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三章 狭路相逢

    就獗这么大一头,别说几天,真要吃的话,吃上十天半月的都没一点问题,只不过几人自然不可能将这么庞大的一头怪兽直接拖走。

    只能简单的处理一下,类似这样的东西,刘元那也没处理过,例如到底哪部分能吃,哪部分的肉比较好吃等等。

    问秦可依也是抓瞎,她自然也不可能对这有所了解,只能刘元自己靠经验来分辨,大体上就按照猪啊牛的来吧。

    就见刘元手里提着黑如墨玉般的‘寒潮’,在獗的身上上蹿下跳的,跟着一刀插进了其头颅下三寸余的位置,接着单手捏紧刀柄,整个人顺势往下一坠。

    弧形的一道深口便裂了开来,这是在给獗放血呢,还没完,另外一边又来了这么一刀,獗便彻底的尸首分离。

    场面一时间有些血腥,好在刘元的动作足够利索,再加上‘寒潮’锋利异常,原始森林中的血腥与野兽,刀尖上的狂舞,看上去还别有几分粗狂的美感。

    这看入神了,两姑娘也没注意时间的流逝,好像三下两下的便将獗给肢解的差不多了。

    分离出四块大腿肉,外加上一大块胸脯还有背柳肉,啪嗒啪嗒的被刘元扔在地上,跟着自己从獗的背上一跃而下。

    拍了拍手,用麻绳将几块鲜红的精肉都给缠了起来,全部抗在背上说道:“我去洗洗,你们就在这儿等我会儿。”

    说着刘元已经大步流星的奔向了山涧溪水的位置,在山石树木上几个起落,眨眼间便没了身影。

    “元哥哥他是铁打的不成?”秦可依仍旧没从惊讶中回过魂儿来,怎么刚大战了一场后,还有如此充沛的精力来料理这些,双眼看着裴蛟又是疑惑又是钦佩的问道。

    “也许吧。”裴蛟不置可否的答道,其实就她自己也不清楚刘元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眼下她也十分困惑。

    说话间两人将此地收拾了一下,拾掇出一块能坐人的地儿,跟着生起一堆火来。

    过不多大一会儿,刘元已经穿着干净整齐,手里提着一块块门板大的肉,朝着两女走来。

    来的路上还顺手做了三双竹筷子,捆起两对树杈架在火堆左右,中间吊着一口石锅,里面鼓动着乳白色的气泡,熬了一锅香浓的大骨肉汤。

    左边石头上架着一大块薄薄的石头片,下方燃着旺火,石头上搁着切了片的后腿肉,当汤熬的差不多了,烤肉的香气也弥漫开。

    几人直接就着石锅喝了几口鲜汤,汤汁顺滑醇厚,直接滑进了胃里,霎时间浑身都暖了起来,驱散了连日以来待在这儿山林的阴湿之气。

    之后再吃那烤肉,这獗肉烤熟了之后,成红白二色,红的鲜嫩软绵,白的部位嘎嘣脆,一片肉一口吃进嘴中,缓缓咀嚼起来,只觉口齿留香。

    左一片肉右一口汤,不多大一会儿,三人竟然就吃掉了刘元剔下来的一整只后腿肉,其实主要还是刘元吃的最多,毕竟刚才的消耗太大。

    只消耗,不进补是不行的,尤其是他练的这个纯阳霸体诀。

    三人齐齐向后伸了个懒腰,嘴里发出吃饱喝足之后舒服的呻吟。

    “可太好吃了。”秦可依躺在草地上叹气两声后不由得感慨道。

    说起来她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姑娘,身为蛮主的女儿,好吃好喝的自然试过不少。

    眼下这又是浓汤又是石板烤肉的,啥佐料也没有,能好吃到哪儿去,比那些酒楼大厨精细烹饪过的,是一定比不了的。

    秦可依觉得好吃主要还是因为一来是接连在这山林里,没一顿吃到点上的,条件太艰苦了,再加上这獗的肉质的确美味,所以给她的感觉也格外不一样了。

    “行了,耽误不少时间,该赶路了,正好也消消食。”刘元一个鲤鱼打挺从草皮上站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肚皮后说道。

    临走的时候,刘元把没吃完的肉也带上了,就这些肉也够他们后面几天吃的了。

    是日夜晚,刘元盘腿坐在一棵树下,又是一天的赶路,到的此时他才闲下来,有时间细细感悟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

    先前与那头獗战斗完了之后,他只感觉到体内的‘源’十分活跃,就任由它在自己的四肢百骸中溢散,每一刻他都感觉自己在变强。

    与那头獗的贴身肉搏,每一拳一腿都感受到切实的压迫,上一次体会到这样的感觉还是在太清山上与那傻大个的一战。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此次的提升,要远胜上次和窦岐初的一战,而就是上次和窦岐初的一战,让他已经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纯阳霸体第四层的境界。

    至于现在嘛,刘元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自己快接近第五层了!

    双手握拳在眼前,又缓缓的摊开,刘元双眼里蕴含着难以掩饰的喜色,第五层啊,这门武功除了每次提升都要挨打以外,别的不管是什么都太适合他了。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这八个字才是这门武功的真谛啊。”刘元小声嘀咕着。

    坐在一旁的裴蛟便一脸古怪的看着刘元就像是入了魔一般,时不时的还自己打自己一拳。

    紧跟着她又看见刘元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那把‘寒潮’,朝着自己胳膊比划了两下,一咬牙就朝下砍去。

    吓的裴蛟赶紧伸手拦住,同时开口说道:“姓刘的,你该不会是被那头獗伤到脑子了吧。”眼神带着关切。

    “去去去,你才伤到脑子了呢。”刘元挥手把裴蛟的手打开,又道:“我这不过是试试我现在体魄的强健程度罢了。”

    说完跟着轻轻一刀滑在了自己胳膊上,恩,一点事没有,再然后刘元一点点的加大力道。

    结果初一使劲儿,手臂上的皮肤便绽开一条口子,一丝丝的血液渗透而出。

    赶紧把刀拿开,刘元跟着便感慨道:“啧,想不到‘寒潮’竟如此锋利。”

    不过裴蛟倒没心情关心什么刀的事情,只是看着刘元手臂上的那道伤口,不过眨了下眼的功夫竟然已经开始愈合了。

    让她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情,惊讶的说道:“你这修炼的是什么武功,竟有如此强的自愈能力,难怪你能和那头怪兽贴身肉搏,完事后看上去还没受什么伤的样子。”

    仿佛没听到裴蛟的惊叹声一般,刘元只是看着自己手中的宝刀怔怔出神。

    先前刘元持刀与那头獗战斗的时候,便发现了古怪,威力大的出奇,尤其是在他使用刀法的时候,险些便有控制不住的势头。

    就在见了血之后,大有疯魔一般的状态,这也是刘元即使将刀收起来,换赤手空拳上去的原因之一。

    但现在再看这刀,却又变得老老实实了,就算是刚才见了他的血之后,也没有多余的动静,就这般静静的躺在他掌心。

    “难不成,这就是你的特殊之处。”缓缓将刀举了起来,放在眼前细细端详了一番,刘元忍不住呢喃道。

    可惜刀是不会开口说话的,并不能解答他的这个疑惑。

    既然是能媲美大剑巨芒那样的神兵,想来有什么奇异,也是应该的,再加上在冶炼这把刀的时候,加入的还是吊坠给的材料。

    这么一想,刘元也就释然了,只是在今后的冲突中,使用这把刀还需更加小心才是。

    将刀插回腰间,刘元抬起头来看着裴蛟问道:“咱们离开武陵县之后走了有几日了?”

    得,看来刚才的问题是白问了,也不知这姓刘的是不是在装傻呢,裴蛟心里这般想到。

    也知道涉及功法武功是不可能轻易告诉旁人的,也就不再多问,而是开口回答道:“超过十五天,不到二十日吧。”具体的她也没去数过。

    “都这么久了啊。”刘元说着,心里不由得担忧起来,能够追杀秦可依的人,必然不会是蠢人,时间拖得越久越不利。

    因此刘元站起身来当机立断道:“走,咱们从现在开始连夜赶路,秦姑娘的身子也好不少了,应该足以坚持住。”

    说完,裴蛟便直接将秦可依给叫醒了,后者眼神还有些迷蒙,只是迷迷糊糊的说道:“恩是天亮了吗,今儿天亮的有些早啊。”

    “赶路了。”裴蛟冰冷的声音清晰的在秦可依的耳边响起,就连呼吸都能清晰感受到,吓的秦可依一个激灵直接从地上爬起来。

    已经死了数日的獗,尸体上已经爬满了虫蛇。

    大半个枯白的骨架暴露在空气中,原先眼球的位置已经成了两个圆洞,一条黄蛇从洞中钻出,嘶嘶的吐着信子。

    微微转动着蛇头,看向了偏东的方向,却不知感受到了什么,刷的一下便钻了下去,摇摆着蛇身,顺着草地迅速远去。

    也不过是半柱香的时间过后,林间响起了脚步声。

    将还在啃噬残尸的毒虫们给惊动,却不是朝着脚步声的地方冲去,反倒是犹如潮水般的迅疾退去。

    一道阳光穿过林叶投注下来,那人已经走到了獗的尸首旁,伸手在白骨上来回抚摸了两次,又观察了一番四周的痕迹。

    双脚站在刘元曾经烤肉的位置上,皱着眉头低声道:“才走没几天,看来真是从这条路上离开的,恩,不出意外是三个人。”

    “希望是那女人吧”

    说着其人已经大步离去,看似频率不快,但每一步都足足跨出数丈之远,最后一句话的声音还停留在林子上空,雄壮的背影便已经从林间消失。

    瞧那身上的纹身,虽然复杂多变了些,但大体上都是以白色飞鸟为主

    后面的进程的确是快了不少,不出三天时间,几人便已经能远远的瞅见山脉的尽头了。

    “快了,按照这个速度,咱们再有两日时间,应该就能抵达上林道边缘的崆榕县。”刘元手里拿着地图,看罢之后又再次揣进了怀里。

    看着远处,秦可依突然干劲十足,竟然主动催促起来两人道:“快快,那咱们抓紧。”

    而且后面的路也好走了不少,不必在爬山涉水的,山脚下便有一条蜿蜒的山路可供三人骑马冲过去。

    只听嘚嘚的马蹄上在山下响起,刘窜风也是撒了欢的跑,连着跑了一整天不带歇息的。

    刘窜风的体质远超寻常驴马,但裴蛟胯下那匹马就不行了,先前都不敢放开了跑,就怕马给累死了,现在便少了这个担心。

    “听,什么声音?!”刘元双手紧紧的抓住缰绳,双目警惕的看着前方,同时开口朝裴蛟问道。

    不出多时,后者也反应过来,回答道:“左前方的山头上。”

    说完,包括秦可依在内,几人都朝那个方向看去,只见那处山头上尘土飞扬,一棵棵大树都晃荡起来。

    “这难不成,又是有什么猛兽出没?”刘元下意识的说道,却丝毫没有放下心里的警惕,就连速度也没有慢下。

    又跑出一段路之后,刘元神色凝重了起来,因为他们跑出多远,那山头上飞扬的尘土便追了多远。

    开口低声道:“这玩意儿是冲着我们来的,小心戒备。”

    话语刚落,刘元便瞳孔一缩,只因他完全看清了,那是一个人!

    眼看着就要跑出这片山脉了,好死不死的出了这么个意外,在这茫茫山林中,遇到什么刘元都不带怕的,独独怕遇到人。

    而且还是目的杏如此强的人,不用多想,必然是冲着秦可依来的。

    越近了几分,那人跳跃着在往山下俯冲了,瞧那方向,正拦在三人的必经之路上。

    转过一个弯角之后,只见那人在草地上一个滑铲后跳跃至半空,跟着咚的一声便落在了山道上。

    昂——的大吼了一声,张开双臂将他三连人带马的给拦了下来,蜿蜒狭窄的山道上,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勒住刘窜风,刘元停在十步外,双眼微眯谨慎的打量着来人,首先是壮,大约有两个刘元宽,再然后就是那些扎眼的纹身。

    “菩萨蛮,白蛮?”

    “秦留下,你两,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