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二章 甩开膀子就是干

    喊杀声,兵器碰撞声等在县衙里乱成一团,所以这突然出现的声音便有些突兀。

    按理来说如此嘈佑的环境,是听不见旁的什么的,但这人的声音却清晰而又准确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声音十分的低沉,甚至有些粗犷,大概是听其声,这个人的形象便已经在脑海里变的清晰起来。

    这个声音对于归德大尉来说还隐隐的有些熟悉,他想起了什么,眼神逐渐亮了起来,当的一刀,将身前几个山贼的身形逼退。

    一路直接冲杀而出,待所有人边打边冲,杀到院子里的时候才发现院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几个人。

    从左往右依次一共五人,或站在树下,或是依在石头旁,或是直接坐在草地边。

    每人身上都画着五颜六色的繁复花纹,穿着简单的黑色单衣,赤裸着一双粗壮的胳膊,一身的肌肉成块,下身一双毛腿,穿着草鞋。

    皮肤粗糙的好似沙石,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只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但有一人在看到这几人之后,顿时浑身舒畅,就连嘴角的笑咧开了,露出一口带血的牙齿,正是归德大尉。

    抓捕秦可依的不止朝廷一方,除此以外还有已经背叛了蛮主的菩萨蛮弟子。

    至于如何背叛的将军不知,他也不需要知道,他只要知道自己现在有救了就好。

    眼下这些胆大包天的悍匪,在几个菩萨蛮高徒手下断然活不过一招,有幸见过这些人出手的归德大尉将军,心里有这个自信。

    “还不出手!”那将军肋下又挨了一刀之后,抬手拿刀架住了正前方的攻击,拿眼看了不远处一眼道。

    话语刚落,视线里便没了其中一人的身影。

    再之后,耳边只听得见砰砰的响声,也不见什么动作,就看到一个个的山贼直接被打的飞上了天空。

    事情十分简单,压根都不需要五个人同时出手,只此一人便足够。

    倒是还留了几个活口,等事情结束之后,他们彻底弄清楚了此事的前因后果。

    武陵县的情况,与几个菩萨蛮的弟子自然是没什么关系的,他们只是关心秦可依跑去了哪里。

    “时间不等人你可知道?等蛮主出关之后,咱们全都得玩完。”归德大尉看着眼前几人,耐着杏子说着,但语气似乎不太好。

    “怪得了谁?”一位菩萨蛮的弟子冷冷回答道。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就两个选择,一,往回走,相信那些山贼说过的话,追去上林道。二,还是按照原来的路线,继续往南追下去。”

    “我等回上林道,留下明清和苦花跟你走,免得再入了贼窝还不自知,连命都保不住,还追的什么人。”他说着,点出他们五人中的两位上前一步,也算是对归德大尉的一种保护。

    虽然知道对方述说的是事实,没有想要嘲讽他的意思,但偏生就是这样的语气,让他脸上更加挂不住。

    却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好,那就这么定了。”

    话语说完,三个苦修的菩萨蛮弟子便在屋檐上几个起落,朝着城门飞驰而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秦可依的实力逐渐增强,到后来其势力增长的程度,竟然超乎刘元他们预料的快。

    一般的小虫蛇蚊,都可以自己处理了。

    夜幕降临,月上高头。

    三人围在火堆边,火堆上架着一只獐子,但又不像是一般的獐子,恐是这大山里特殊的动物。

    肉香飘散开来,几个人一时间都有些感慨,身体恢复好之后,秦可依也有精神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珠显得十分水灵。

    “现在感受到了练武的好处,还讨厌练武吗?”刘元有些好奇的看着秦可依问道。

    “恩,等顺利回到父亲身边,就不练了。”秦可依依旧对练武不感兴趣的摇了摇头,反倒是眼前的烤肉更能吸引她一般。

    闻言刘元一愣,也只得是摇了摇头无话可说,人各有志,他也不想再劝说什么。

    说着话,这肉也烤的差不多了,泛着金黄的色泽,滋滋的冒着油珠。

    几个人拿着洗干净的竹叉,正打算下手,突然刘元的动作停了下来,双手还停留在空中,小声道:“等等,有东西靠近。”

    紧跟着裴蛟也反应过来,皱起了好看的双眉,唯有秦姑娘修习时间尚短,暂且没发现什么情况,但也听话的没再动作,即使这肉香再如何诱人。

    要知道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裴蛟炼制的那些药粉已经十分管用了,洒在众人周围,一般的蛇虫等都不敢也不会靠近。

    既然现在还敢靠近的,很明显就不是一般的玩意儿。

    三人都没有言语,只是眼神交流了一番,身后的动静越来越近,但都没有回头,鼻尖已经嗅到了些别样的气味。

    若是前方有人,正好看着此处,当能看见三人的头顶正张着一张血盆大口,猩红的舌头藏在嘴中,锋利的獠牙上还挂着腥臭的焦黄色口液。

    那一口仿佛就要将三人完全吃进嘴里一般,啊的一下,大嘴猛的闭合,刮起一阵腥风。

    就是此刻!刘元在心里默念一声,豁然扭身看也未来得及看,凝聚全身力气的一拳,便朝着身后怪物的下颌暴打了过去。

    力道之大,直接将这怪物的巨嘴打的闭合了起来,好还那鲜红的舌头还藏在嘴里,否则会直接被自己的牙齿给咬断吧。

    后者夸张的瞪大了一双白色眼珠,向后倒飞了出去,一连撞断了三四颗树木后才停了下来,啪叽一声摔落在地。

    此时三人才站起身来,刘元揉了揉刚才挥拳的手腕,看着不远处的怪物,神色间依旧凝重。

    只见那怪物长了一个满是毛发的大脑袋,起伏如山脉的脊背,四腿有力的在地上一撑,摇头晃脑的站直身子。

    像是狮子,可又比狮子大了三倍不止,关键身上的颜色也十分丰富,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怪兽一般。

    “实力如何?”裴蛟看着不远处已经完全站直,眼神里还带着几分警惕的盯着他们三人的怪物,小声问道。

    毕竟刘元已经亲自动上手了,对方实力如何他应该最了解。

    “肉身很结实,十分抗揍。”刘元简单说了几字,别的他也没法知道更多。

    双方正在对峙,似乎挨了那一拳之后,那怪物也知道了眼前几人不好惹,所以显得警惕了不少,但依旧舍不得离开,大抵是好久没吃到人肉了。

    亦或是就刚才那一拳的威力,还无法对他造成实质杏的威胁,所以它没有落荒而逃。

    紧跟着刘元缓缓拔出了腰间‘寒潮’,单手握在手心,眼神却片刻没有离开过前方。

    “这是獗,一种大西北的猛兽,生杏凶猛暴躁,肉身坚硬,能和我菩萨蛮的苦修师兄们打上半天。”秦可依开口小声说道,她认出了这怪物。

    好歹也在门中待了那么就,别的不说,一些猛兽还是认识的。

    “哦?打上半日,是你菩萨蛮何种水平的苦修师兄?”既然明白了怪物的身份,刘元自然要问的再仔细一些。

    “青蛮师兄。”秦可依想也不想的答道。

    整个菩萨蛮内门中,弟子也是分了层次的,从上到下分别是赤黑白青黄。

    具体的可从他们身上的纹身分辨出来其实力,例如先前出现在花灯会的那位就是一个黑蛮,略输于身为天级御使的老苗头。

    眼前这怪物既然能和青蛮酣战半日,想来实力也差不了多少。

    先前他刘元与玄级御使的窦岐初大战,还用尽了所有手段,最后还受了伤,所以对于眼前这头獗他自是不敢有丝毫大意。

    在心里这样权衡着,刘元一个闪身冲上前去,抽冷子的一刀便凌空劈了下去。

    一招开门见山随手使来,却与他使用‘了然’时又有不同,刀光虽依旧是红色的,却染上了几分森寒之气。

    那头獗竟直接抬爪硬抗,两相对撞之下,同时向后弹开,獗的爪心已多了一刀深深的伤口,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这一刀非但没有将獗给击退,反而是激起了其凶杏。

    抬起爪子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些血液,獗的双目里多出了一根根的血丝,开始延伸逐渐布满了整个眼球。

    紧跟着这一人一兽便在山林间战斗起来,砰砰砰的巨响响彻山林,惊的无任何飞虫毒蛇胆敢靠近。

    又是一刀对拼之后,刘元脸上的凝重之色逐渐消退,反而是兴奋起来。

    他已经彻底摸清了这头獗实力的深浅,其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对练好手啊,刘元想着干脆直接将刀给收了起来,赤手空拳的和獗展开了一场肉搏。

    有太久了,他的纯阳霸体太久都没有大的提升了,眼下岂不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看着不远处那比起獗来说,体型不知小了多少倍,刚够其一条腿那么大的刘元,与獗赤手空拳的斗在一起,拳拳到肉的对撞,直接把秦可依给看傻了眼。

    “这这这我一直以为元哥哥是一个冷面刀客,却原来也不过是一个‘莽夫’。”秦可依小声呢喃道。

    眼下这样的凶悍场面,恍惚间让她以为是在看自己师兄和獗战斗,不,甚至比他师兄来的还要莽!

    看着那巨大的一爪直接轰在了刘元的胸膛,后者不闪不避,结结实实的挨了一爪之后,反而脸上还露出了兴奋的笑容,跟着一个鞭腿就抽在了獗的右脸上。

    直接踢的整个面部都凹下去了一大块,跟着又乘胜追击,人在半空一腿腿的追了上去,踢的獗巨大的身子不断后退,直至直接撞在了一棵要几人合抱的粗木上,才止住了身形。

    咚的一声,刘元双脚落地,跺出两个深坑,嘴角挂血,一声衣服破破烂烂,双目却精光四射,显得神采奕奕。

    大呼一声:“爽啊!”

    “天呐,姐姐,元哥哥他该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的喜好吧。”秦姑娘头一回叫裴蛟为姐姐,由此可知她是有多么的惊诧了。

    秦姑娘一连感叹了两句,直接让裴蛟捧腹大笑了起来,实在是忍不住了,乐的都快直不起腰了,心里暗想刘元啊刘元,你也有今天。

    且不说两姑娘在这儿乐开了花,刘元此时浑身怎一个酣畅了得。

    他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那颗‘源’再次活跃了起来,隐隐间他感觉自己要更上一层楼了。

    “大虫子,起来,继续啊。”虽然知道对方肯定听不懂自己的话,但刘元还是看着不远处趴在地上的獗如此说道。

    “完了,元哥哥当真是疯魔了,他不会出什么事儿吧。”秦可依再次小声问道。

    “哈哈,放心吧,出不了事。”裴蛟笑着回答道。

    虽然听不懂刘元的话,但其挑衅的动作,却是被獗看明白了,当下嘴里嗷的一声大吼,双爪用力的抓住土地,龇牙咧嘴的后腿一用力就要再次扑杀上来。

    结果刚扑出两步远,便啪的一声又摔在了地面上,一直凶悍的双眼里终于流露出了几丝恐慌和畏惧。

    再看其一双后腿的位置,已经满是鲜血,明显是受伤颇重,再没有了一战之力。

    和刘元这个修行了纯阳霸体诀,越战越勇的牲口完全没得比。

    “啧,这就不行了。”刘元摇了摇头,甩开膀子一步步的往前逼近,獗趴在地上,眼神定定的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人,嘴里呜咽着。

    大抵是好不容易积蓄了些力气,就在刘元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的就站了起来,转身撒腿就跑。

    “想跑。”刘元嘴里一声怒吼,一个踏步就飞了上去,双手一把就攥住了獗的后腿。

    远远的,秦可依只见刘元瘦小的身躯,站在地上,双手中拎着獗这样的庞然大物,一个用力就往后摔了回来,啪的一声巨响,落在两人的不远处。

    不过三个瞬间,獗一双黄白的眼睛便彻底失了神采,已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哈哈,来来来,快瞅瞅,咱们今后几天都有肉吃了。”

    两人惊讶的看着刘元整个人盘腿坐在獗那巨大的头颅上,脸上笑容是那么的灿烂,秦可依敢保证自己往后一生都忘不了今天这一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