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百四十一章 如此结局

    这办法是刘元之前就想好了的,只是要从吊坠里浩如烟海的秘籍中,找到一门相对合适秦可依的心法,不太容易。

    他也就是趁着每次单独出去找吃食的机会,才有空闲可以点开吊坠浏览一番,最终敲定了这门心法。

    此门心法的上限不高,即使练到极点也不会有多厉害,充其量不过四五重楼的样子,但此法胜在起步容易,尤其适合像秦可依这样没有丝毫基础的人。

    这件事情一敲定,两人心里都算一块大石落下,但也还不能彻底的放松下来,还得看看具体的效果如何。

    一晚上的时间过去,翌日清晨天亮时分,刘元两人都没有打扰秦可依的意思。

    直至日上三竿,灼热的阳光透过层层树叶照射在略显湿润的泥土上,一颗颗小草的显得那么清晰,还有些微晶莹的水珠,此时秦可依才缓缓睁开眼来。

    “如何?”刘元开口询问,他与裴蛟两人的眼神里都带着些期许。

    先是感受了一番自己此时的身体状况,然后秦可依才抬起头来看着两人思索着回答道:“唔,若是按照秘籍上所言,我现在应该是有气感了。”

    闻言刘元两人眼中都带了三分喜色,区区一夜的时间,就能在体内练出气劲儿,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不愧是蛮主的女儿。

    看来秦姑娘基础虽然没有,但天赋还是有的,只是当真有些可惜,如今她已十四五岁,算不得习武的最佳年龄。

    “让我瞧瞧。”还是有些不放心,裴姑娘嘴上说着,伸出右手就要探探秦可依的脉息。

    虽然对裴蛟有些畏惧,但秦可依还是老老实实的将手伸了过来。

    几个瞬间之后,裴蛟收回手来,感叹一句:“你这天赋比预想的还要好上一些,可惜了。”

    才不管什么可惜不可惜,反正如果可以的话,秦可依是一辈子都不打算习武,当下只是有些关心的开口问道:“那就我现在这个状态,大概需要多久才不会拖你们的后退。”

    “短时间内想要有多厉害是不可能的,但勉强抵御一下这山林里恶劣的天气环境等,三四天应该能办到。”裴蛟斟酌着说道。

    “三四天啊”秦可依呢喃道,还是觉得这时间有些长。

    没有就此事多言,几人再次顺着山道往下走去,就下来的路要平顺下,山下有条蜿蜒的长道,众人直接骑马往前奔去

    就在刘元几人刚刚踏进这片山道之时,被一群山贼所占领的武陵县,也迎来了新的一批客人。

    再三纠结之后,那些当初还留在县城内的山贼首领们,最终还是不打算放弃这县城,愿意将此地经营起来。

    刚刚做出这个决定不久,守在城头上的那些山贼们,远远的便看见正前方尘土飞扬,跟着一行雄赳赳的披甲士卒便奔行到了城门楼下。

    中出一位大汉,仰头看着城头上的众人,高声呼喊起来:“开门!你县县令是干什么吃的,大白天的为何紧闭城门?”

    声音铿锵有力落地有声,然而话语说完城头上的众人却无一位给他一丁点儿的反应。

    似乎城头上的那些人脸上还显得十分慌张和焦急,到这会儿,城下那大汉察觉到有些不对了。

    莫不成那女子当真是躲进了这里?想到这儿,大汉再不能淡定,跟着开口再次吼道:“让你们县令或者县备速速来见我。”

    过不多时,先前刘元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山贼首领,也是二当家的便走上了城头,穿的还算周正,低垂着眼眸看着下方问道:“不知来者何人,可有令牌等信物,现下反贼横行,我等也是迫不得已,不能轻易打开城门。”

    “尤其是你等这样全副武装的模样,谁知道是不是反贼。”说着那二当家的还轻蔑一笑,他就是不开城门,这些人又能奈他何?

    “混账东西,吓了你的狗眼,给爷爷我看好了,这是什么。”说话间那大汉从怀里掏出一块铁牌,运住力道,就往城头上扔去。

    只听得刷的一声,划破长空,铁牌噗的一下,就像是切豆腐一般,镶入了二当家背后的石墙里。

    一个小喽啰立即朝后走去,只见牌子上半个令字裸露在外,余下的全部被石头掩盖,其卯足了力气,又是咬牙又是用双脚蹬着墙壁使力的,也未能将令牌给拔出来。

    最终三人合力,才将这令牌拔出,收力不及,仰面就摔倒在地。

    扶好略大的头盔,那人双手持着令牌,小跑着递到了二当家身前。

    二当家拿起令牌正细细端详起来,城楼下那大汉再次高声喊道:“可看好了,本将乃上林道普怡郡归德大尉,乃从五品的功勋武将,此次是奉了上命,沿途捉拿江湖余孽朝廷钦犯。”

    “尔等还不快将城门打开,否则便治你武陵县一个窝藏朝廷钦犯的罪名。”

    从五品的将军,那真是有实权的,比起一县县令高了数个品级不说,如今又是战乱时期,武将的地位隐隐就要高上几分。

    所以二当家的也不敢怠慢,但不敢怠慢是一回事,他也不怎么敢开门啊,如今武陵县早就换了主人。

    要是被发现了,还是死路一条,可要是明摆着将这些人拒之门外,也必然会迎来朝廷的问责,无论正的反的都逃不过这一劫了。

    想着想着,二当家的心里便暗自苦笑,他们招谁惹谁了这么命苦。

    不就是抢了一个县城吗,先是来了两江湖豪杰在城中闹了一场,那几人走了也就算了,跟着又来了这么一帮子人。

    最关键的是这些人他们惹不起,城在这儿杵着他们也躲不起,就是这次躲了不开门,事后一走了之,也必然引来这些人的大清洗。

    如此明摆着的事情,一查就能清楚,到时候知道是他们山寨捣的鬼,还不得被朝廷的军队给铲平了。

    先前他们之所以能够逍遥,还不是因为朝廷一时间顾不过来,哪有本事真的和朝廷正面抗衡啊。

    当下捏着手心里这块令牌,冒了一脑门的细密汗珠,突的灵机一动,他想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拉过一个手下,朝其耳语了一番,然后又叮嘱道:“一定要将我的原话给大当家的传达到了,让他切莫露了马脚。”

    “诶诶诶。”手下人一连答应了三声,然后才飞也似的下了城头,骑上一匹快马就朝衙门口奔去。

    待到手下人走远,城楼下那位归德大尉的耐心都快要磨没了的时候,二当家的这才抱拳朗声说道:“哎呀呀,下官不知竟然是归德将军当面,实在是有失远迎”

    本来二当家的还想再说几句客套话好拖延下时间,谁知直接就被那大汉打断了吼道:“行了,你们读书的就爱放些酸屁,赶快给本将开门,拖拖拉拉的,什么事儿能办成!”

    这位归德大尉其实正在气头上呢,换了往常也没有这么粗鲁,谁让他一路上为了追那女子,手底下的弟兄死伤不少,烦闷的紧。

    抬起右手用衣袖擦了擦额头冷汗,二当家的再不敢多说一个字,只是喊了一声打开城门。

    跟着又小声嘀咕了一句城门不要开的太快,能多拖延一会儿是一会儿。

    骑在高头大马上,在城门前左右逡巡着,等到城门好不容易打开,大汉一溜烟的就冲了进去,身后众骑兵紧随其后。

    待入了城之后,二当家匆匆迎了上来,先是一礼到底,直起腰来还不等他回话,便听归德大尉道:“你就是武陵县县令?”

    “正是下官。”二当家的在落草之前,好歹也读过些书,所以假装个县令还是勉强能行。

    之后也不二话,直接将一行人安排去了县衙,尽量不要与城中人接触。

    至于那个一身匪气,还有些莽撞的大当家,自然是让他冒充起了一县掌兵的县备,同时还做好了第二手准备。

    那便是只要这些将士发现不妙,产生什么异动,就只能瓮中捉鳖,将这些人尽数杀死在城里。

    就以二当家的摔角为号,他怀里揣了一个易碎的玉角,只要落地,埋伏在县衙各处的山贼,便会一窝蜂的冲进来,将众将士剁碎。

    至于杀了人之后的事情,就之后再说吧。

    这就是二当家灵机一动想到的办法,这些人不可能认识武陵县的官员。

    而这些人好像的确不如那两侠士机敏,并没有发现城中的异常,等见了那个一脸胡须的县备大人之后,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

    应该算是蒙混过去了,二当家的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待两相交谈完了以后,这位归德大尉拒绝了他们接风洗尘的美意,直接切入了正题问道:“你们有没有见过这样一位姑娘”

    之后花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他将秦可依的情况大致描绘的一番,却是听的两位当家一头雾水。

    因为对这样一位姑娘,他两实在是没有什么印象,而先前在那家客栈的小头目也已经死了。

    不过看来这事对这些人非常重要,为了尽快将这些瘟神送走,二当家立即下令,让手下人去收集消息。

    动作很快,没有让几人等的太久,便有先前见过这姑娘的人想了起来,就是跟着那两个侠士冲出城去的姑娘。

    “来了来了消息来了。”二当家急匆匆的跑到偏房,朝坐立不安的归德大尉说道。

    屋子不算大,方桌上还泡了几杯茶,不过动也没动过一口,依旧徐徐的冒着热气。除开这大尉之外,其余的还有些他的亲兵都在屋子里等着,

    “那女人骑一匹快马从西城门离开了。”

    “哦?西城门?就是咱们刚才来时的那个城门?”大汉神情一动,二当家点头应是,紧跟着大汉又问道:“可曾看见出了城门之后又往哪儿去了?”

    “西,还是西,看那方向大概是上林道吧。”二当家的思索了一下,认真回答道。

    谁知这将军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瞪着一双牛眼就冲了上来,一把擒住二当家的衣领怒道:“你胡说!怎么可能是西,这绝对不可能。”

    这让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秦可依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怎么会再回去?他觉得这县官为了敷衍他而说了谎话。

    文人的花花肠子多,他最讨厌被欺骗。

    没过多大一会儿,埋伏在屋子外的大当家还有一众山贼,便听见屋子里的那位将军和他们二当家的吵闹起来,间或还夹佑着什么你胡说,你说谎之类的话语。

    “糟糕了大当家的,二当家被对方拆穿了,咱们只能和这些丘八拼了。”一个手下人俯在大当家的耳边,一脸着急的小声说道。

    “不急,咱们再听听看。”大当家的倒是显得比较沉着。

    只不过此话刚刚说完,就听屋子里响起啪的一声脆响,那是玉角落地的声儿。

    这一下大当家的再不犹豫,豁然从草丛后站起身来,高举手中弯刀发出了进攻的信号。

    “兄弟们给我上,今天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语罢,众人就朝着屋里冲了进去。

    当门被从外面撞开的那一瞬间,举着弯刀的众人,只看见归德大尉右手还攥着二当家的胸前衣服,但二当家的却是神情一脸呆滞的看着地板。

    地板上躺了一地的碎玉片,那是他与这将军推嚷之间,不慎从衣袋里滑落的玉角,可不是他主动摔碎的啊!

    扭动着僵硬的脖子,看着为首的大当家,还有已经将小屋包围起来的众山贼,二当家仰头望天叹息一声,简直欲哭无泪。

    怎就弄巧成拙到如此境地了,将军也由于诧异之下,已经松开了手指,二当家趁机往后退去。

    眼下这种情况已经没了第二种选择,也不可能解释的清楚,二当家的淡淡说了一句:“动手吧。”

    在城中埋伏已久的山贼,直接与归德大尉等人动起手来。

    有心算无心,还是偷袭的情况,注定了一开始这些山贼便占了上风。

    就在归德大尉都快支撑不住的时候,不知从何处响起一个声音:“你们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