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九章 妖精

    看来对方隐瞒不说的事情还真是有些重要呢,即使到现在这样的境地,秦姑娘也依旧是不卑不亢的,不吐露丝毫实情。

    闻言,刘元与裴姑娘两人俱是愣了一瞬,然后才听裴蛟轻笑一声然后说道:“是,你的确没那个义务,一五一十的向我们交待清楚。”

    “但好歹是我们救了你,往后还要护送你抵达上林道。你虽没这个义务,却是有这个必要呢。”

    说完裴姑娘看着秦可依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一码归一码,是,你们是救了我护送我,但等我到了之后我也会报答你们的,这个报答定然让你俩满意。”秦可依面色不改,平静的说道。

    不过刚刚说完,就听裴蛟大笑了起来道:“哈哈哈,要让我满意可不容易呢。”她经手过的宝贝不知凡几。

    不过还不等秦可依继续做下承诺,刘元便接口说道:“要不你就说实话,你到底是谁?要不往后的路你就自己走吧,至于救你的报酬,这块玉佩也够了。”

    “呵,令人满意的报答,多稀罕呢。”刘元冷冷说完,看着秦可依又道:“话我就放这儿了,给个回复吧。”等着她的回答。

    先前秦可依说话的神情语气等等,彻底把刘元给惹怒了。

    这不是一个对待与其有救命之恩的人应有的态度,而且让刘元十分不舒服的是,对方总是站在一个高点在与他说话。

    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还带着淡淡傲意,甚至有些漠视的态度,都让他难受。

    在神气什么?上到王孙贵胄武林高手世家门阀,下到一县县令,三教九流什么人物他没见过。

    再说什么报答,真以为他多稀罕似的,坐拥三家天下第一客栈,钱财之类不过小事,往后只会更多。

    他不觉得世上有什么人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他,他还甘之如饴的愿意去忍受。

    即使是裴蛟一般时候也是高山雪莲一般冷冷的,但刘元却不会有类似的感觉,反而相处的十分舒服。

    话再说回来,想他刘元手心里还有吊坠这样的,理应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宝物在,他骄傲了吗?

    他都没骄傲,你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搁这儿傲什么呢傲?

    一番话说完,裴蛟一时无言,她弄出这么些事,不过是想加大他们的筹码,得到更多的好处而已。

    至于态度什么的她才不在乎,有切实的好处来的实惠吗?

    现在可好,刘元彻底把这事搞僵了,不过也没办法,他想干嘛便干嘛吧,裴蛟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

    “你!”秦可依眼睛瞪着刘元,怒呵一声,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才好。

    “选吧。”刘元再说道。

    “好,我自己走,我还不信了,没了你们我照样能回到上林道。”说着,秦可依双手一甩就往前方茫茫的大山走去。

    双方背对着,刘元两人都没回头,秦可依走的不快,一步两步三步。

    刘元两人没看见,背对着他两的秦可依一张小脸上带着倔强,但眼底却含着浓浓的害怕和担忧。

    结果没多久,就连她慢慢转过身来,看着刘元二人喊道:“诶,那玉佩我再换一匹马总行吧?”

    这话说得裴蛟直接乐了,嘴角挂着轻笑。

    笑过了心绪平复下来之后,才转过身来看着小姑娘的脸庞道:“那可不行哦,小姑娘,这总共就一匹马一匹驴,给了你,我们用什么。”

    闻言秦可依上齿狠狠的咬了一下下唇,执拗的又再次转过身去。

    “没有马,只靠步行,翻山越岭的这么远的路,可不容易啊。”

    “此去上林道还有多远的距离你想过吗,你一个弱女子是吧。”

    “十万大山里无数的蛇虫鼠蚁,猛兽异禽就不说了。”

    “最关键的是,那些巨形蜘蛛蟒蛇啊,长的可丑,你这么好看的姑娘,进了上道里,还不够人打牙祭的,完事连个全尸都剩不下,得变成粪便。”

    “就算运气好,这些你都没碰上,夜里呼啸而过的山风,月色下张牙舞爪的丛林树木,荒郊野岭独自一人,不害怕吗?”

    秦可依每往前走上一步,裴蛟便说上一句,声音越来越大,说到后来秦可依往前走的步子逐渐慢了下来,最后顿住了脚步。

    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何时刘元也转过身来,看着对方的背影有些微的颤抖,突然觉得她是那么的落魄。

    三息过后,秦可依慢慢转了回来。

    俏脸已然满是泪痕,哭的泪眼模糊梨花带雨的,沙哑着嗓音吼道:“混蛋!你们欺负人……欺负人……”

    长这么大,她秦可依又哪里遭受过这些待遇,突逢大变,孤苦无依的一个人,她还没崩溃,已经是心志坚毅了。

    看着对方楚楚可怜的模样,刘元恍惚间就想明白了。

    可能那点骄傲,已经是秦可依坚持走下去的最后依仗了,倒不是真的盛气凌人。

    她怕自己没了那点傲,会彻底的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失去了自我,然后任人摆布。

    例如之前在武陵县的黑屋里,突然醒来后的破口大骂,还有刚才的倔强,等等都是其保护或者说伪装自己的外衣。

    可现在,就这唯一的一点依仗,也被裴蛟用一连串的话语给打的粉碎,更是揉成了沙,踩进了泥土里。

    “你可真是个妖精。”刘元扭头认真的看着裴蛟,苦笑着感慨道。

    “过奖过奖,现在这样,还不都是你逼的。”裴蛟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的说道。

    这话说的刘元哑口无言,最后也只得是认了。

    ……

    当三个人再次上路的时候,秦可依照旧和裴蛟共乘一匹马。

    只不过再看现在的秦可依,完全没有了先前的神气模样,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甚至隐隐从眼神上,可以感受到她对身后那位女人的惧怕。

    就在一刻钟之前,秦可依大概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在得知这个身份之后,刘元再没有理由将其赶走了,即使有重重险阻,那他也要试上一试。

    至于细节始末什么的,刘元便没问的过于清楚了,只要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要面对什么这就够了。

    别的,知道那么多重要吗?与他有关吗?显然裴蛟也是同样的看法,她想的其实还要简单些。

    反正是陪着姓刘的,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离开,她只关心那事成之后的报酬。

    反倒是秦可依自己分外好奇,她满以为在自己说出这些之后,两人会当即选择抛下她独自离开。

    这也是她先前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说的原因之一,没想到两人竟然如此的义无反顾。

    这大概就是江湖侠士吧,秦可依低头看着前方,心里如此想到。

    渐渐的,三个人的身影已经隐没在了群山之中,就连嘚嘚的马蹄声也听不见了。

    如果可以的话,明确知道这大山之中有多少凶险的刘元,是能不进山便不进的。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随着三个人的深入,只能走山路。

    而且在知道了那些事之后,刘元也明白了,秦可依为何要选这样一条路,所以他也没有淤原路返回。

    “夜快近了,咱们得尽快从这座山头下去。”这话刘元是说给秦姑娘听的,说完看着后者的腿又问道:“还能行吧,身体吃的住不?”

    “能,咱们抓紧赶路吧。”秦可依咬牙点了头道。

    后者的身子还是娇贵小姐的身,但心却十分坚强。

    此时的几人就是在赶时间,所以即使看出了秦姑娘有些体力不支,刘元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一边说着,三人踩着松软的草皮泥地往前走去,两边是针叶状的高大树木。

    关键是其树干上还时不时的渗出白色的液体,这样的树木刘元简直是闻所未闻。

    细小的枝丫上还盘着一条条的小蛇,或者都不一定是蛇,只是像而已,吐着舌头,睁着一双黄色竖瞳,静静的看着林下三人往前走去。

    山林里的温度比之先前还要低,还有较重的湿气,不知不觉秦可依已经双手抱着胳膊来回的揉搓起来。

    在这大西北的山林里,对于未知的事物,刘元始终保持着不好奇,不去碰的心态。

    天知道他这纯阳霸体诀,能不能挡的住这些古怪玩意儿。

    走到了子时,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起来,整片山林里都只有些微的月光,已经是裴蛟在拉着秦姑娘的手往前走了。

    如此昏暗的环境,对于刘元两人来说倒是不影响视物,但秦可依就完全是两眼一抹黑了。

    起初天刚暗下来时,秦姑娘脚下踩着些格外松软的东西,心里都会恐惧恶心半天,亦或是枯树枝断裂的声音,都是浑身一抖。

    此时又正值一天最冷的时候,即使是已经穿上了刘元携带的衣物,秦可依还是冷的牙齿打架。

    咔咔咔的声音,在寂静的山林里响个不停。

    有些事还真叫裴蛟说对了,时不时的林子里刮起一阵妖风,让秦姑娘显得越发的小心翼翼。

    突的,悄无声息的,秦可依感到身边一阵凌厉的风闪过。

    不是寻常的风,更像是气,依稀可见是刘元出了一刀。

    往右侧跳了几步,只见她原先站立的位置处,正躺着两节弯曲的尸体还在蠕动,断口处流下绿色的汁液,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上喉头。

    连忙捂住嘴巴,强忍住不适,扭头不去看它。

    “胆大一点,拿出你之前的勇气来,我俩会护着你,不要自己把自己当成累赘。”

    语气很冷,刘元这话说的也不客气,但似乎是起到作用了,秦可依轻声道:“明白。”

    又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在这样的状态环境下,对秦可依实在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身体或许还能再坚持一会儿,但紧绷的神经也快到极限了。

    不得不说刘元开始还是低估了这西北大山的危险程度,就到现在为止,他与裴蛟已经各自出手了十余次。

    即使保护的秦可依没受到一丁点的伤害,他两的消耗也不大,却也会感到累。

    最终还是没能爬下这个山头,刘元站住脚步,一刀在身前劈出一个圆来。

    “今晚就先在这儿睡会儿吧。”刘元轻声说道,跟着裴蛟从怀里掏出一个粉包来,细细的洒在了刘元劈出的圈沟里。

    “恩。”秦可依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

    她知道自己快是极限了,也没有嘴硬硬撑,没习武的她,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等秦可依累得彻底睡下之后,刘元再次与裴蛟小声交谈起来。

    “你洒的这个白粉,有用吗,你先前在那老大的身上就是实验这些玩意儿?”刘元好奇的问道。

    “恩,一部分是吧,至于有没有用,试试再说。”裴姑娘回答道。

    沉默了一会儿,刘元看着裴蛟再次开口道:“你原本没必要陪我躺这浑水,我以为白天你就会离开。”

    “呵,陪你?姓刘的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堂堂神偷门这一任的红尘历练,岂是陪你,不过自己好奇罢了。”

    裴蛟说着,看着刘元的眼神里仿佛在说你真是自作多情。

    “好好好,不早了,你休息下吧,一人半夜,咱俩换着来。”刘元摇了摇头,并不想就此事多言。

    说完继续警惕着周围情况,没过去太久,圈外的草地边就响起沙沙的声。

    刘元拿眼看去,只见一只只细小的爬虫,密密麻麻成群结队的出现在圈外。

    得,又是一种刘元完全不认识的玩意儿。

    只见这些个小东西试探杏的在圈外爬着,应该是嗅了嗅吧,刘元姑且在心里这样想到,也不知其有没有这样的器官。

    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密密麻麻的小虫子又如潮水般的退去。

    真有作用!刘元心里感慨一声,下意识的看了裴蛟一眼。

    下一刻,刘元抬手朝前一吸,将一只小虫子捏在指间。

    他突然觉得应该了解一下这些玩意儿,否则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也许有些是没毒的呢。

    就这样想着,刘元缓缓松手,将小虫放在手背,让其咬了自己一口。

    “……”看着努力了半天却连自己皮都没咬破一点儿的小虫,刘元彻底无言了。

    就在刘元刚刚进入这西北大山的那一刻,远在君临道大德郡附近,被载入史册的一战也彻底打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