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六章 谁又是省油的灯了

    一股透人心脾的寒意,直接透过他与刀接触的指尖传遍全身上下,浑身激灵打了个冷战,男子刹那间反应过来,直接向后退了数步。

    神色惊魂未定般的看着前方的那把刀,他有种错觉,仿佛自己若是当真抓住那刀,恐整条手臂都会被冻成冰块。

    那刀黑漆漆的,刀身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无论是刀柄上的龟甲裂纹,还是整把刀犹如墨玉一般的材质颜色,都显得极为好看,这也是他第一时间被其吸引的原因。

    只不过此刻,他说什么也不敢再碰那刀了。

    “你咋了这是,瞧你那样儿,一把刀给你吓成这样?”一旁正准备对裴蛟下手的男子,立即停下脚步,看着他,言语间带着三分好奇七分嘲笑的说道。

    闻言他只是翻了一个白眼,也不辩驳什么,只是扭头看着已经站到门边上的老大说道:“大哥,这刀邪门的紧。”

    一直密切注视着前边情况的‘店小二’神色平静,但心里已经不止一次的泛起嘀咕,当下沉声开口道:“知道了,直接动手杀人,等成了两具尸体之后再下手搜身。”

    “得嘞。”

    嘴上答应一声,他倒是没什么,可苦了另外那位,只见那人看了看裴姑娘的俏脸,有些迟疑的说道:“大哥,如此美的妞,就直接杀了?会不会太可惜了些?”

    “让你动手你就动手,哪儿那么多的废话。”老大重重的哼了一声,一双眼凌厉的瞪了他一眼。

    后者再不敢造次,两人同时抬起手中弯刀,就要手起刀落,给刘元二人来一个痛快。

    只见乌黑的刀光闪过,两道血痕在脖子上闪过,直愣愣的躺倒了下去。

    “往哪儿跑啊。”只见原本躺的好好的裴姑娘一个闪身就到了门前,正好拦在‘店小二’的身前。

    反手将门给关上,刘元将‘寒潮’提在手中,刀尖斜向着下方,看着‘店小二’笑迷了眼道:“别急着走啊,咱们聊聊,老大?”

    显然刚才那一瞬间,刘元暴起伤人了,对于要杀自己的人,刘元从来不会手下留情,那两人连反应都来不及,便没了声息。

    之所以还留着‘店小二’,自然是因为对方还有些用处。

    后路被封,前路又被堵,那老大背对着裴蛟,看着刘元眼皮子抖动,突然噗通一下就跪了下去。

    一声脆响,真怕把木地板都跪裂了,此举倒是让刘元一愣。

    还不待他说些什么,只见老大举起手来抱拳说道:“大侠,两位大侠便饶过小的一命吧,你瞅瞅这两没出息的,要杀二位的罪魁回首已死,便将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声音还带着哭腔,他满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小心谨慎了,甚至都躲到了门边。

    然而这一男一女的实力高出太多,绝对的实力面前,不是谨慎小心就有用的,所以倒也光棍,为了活命,没有什么是他干不出来的。

    “嚯,不愧是当老大的啊。”看着跪在地上的老大,刘元笑了起来,拉过身后的板凳坐下,看着他道:“行了,站起来回话吧。”说着还给裴蛟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推门走了出去。

    注意到身后的动静,老大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他本来还想拖延时间,等留在客栈的弟兄们察觉到不对劲儿,会去通知城里的人。

    现在看来不太可能了,他手下那些人几斤几两自己清楚,绝不会是那姑娘的对手。

    再加上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出了事,以那姑娘的狡诈,有心偷袭之下,更不会有失手的可能。

    眼前两人看似年轻,做起事来却像是老江湖。

    不过心里想的这些,他脸上却依旧笑着,点了点头道:“小的跪着就好。”

    “行,你要愿意跪着就跪着吧。”刘元也不多说,跟着便直接问道:“你们抢这间客栈多久了?”

    “刚来。”老大简单答道。

    “你要再如此不清不楚的说些模棱两可的话,便可以去地下见你兄弟了。”刘元开口冷冷的说道。

    “诶诶,来了一天了,昨儿凌晨到的。”老大赶紧回答道,眼前这位年轻人给他的感觉,完全模糊了年龄。

    “城里那些人呢?有多少?”刘元再问。

    “城里”闻言老大心头一突,是真的惊诧了,他完全想不到眼前人到底还知道多少。

    “说!”不给对方多思考的机会,刘元眼神一凝,稍稍将刀抬了起来。

    接下来的情况十分顺利,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刘元便通过跪着的这位,了解清楚了城内的情况。

    原来夺取武陵县的这群人,乃是城外一座山头上的悍匪山贼。

    乱世之中,日子过不下去了,便落草为寇,也是常事,还有的本就是犯了罪的,整个南方地区,显然也不止这一伙山贼。

    能成功将一座县城抢下,倒还真是有几分本事,这伙山贼总共有八百余人,已算是颇具规模。

    如今在城里的不过五百之数,城外还有人等着接应,听了对方简单描述了一番他们夺取城头的过程,刘元也只有感叹武陵这偏远县城的人,实在是太大意了,恐也是安逸日子过的太久。

    这些事儿都了解完了之后,刘元正要问下如何才能安全离开之地,裴蛟施施然的推门走了进来。

    “料理完了?”刘元抬头看着她小声问道。

    “是啊,我出手还能有失误?”裴姑娘小声回答道。

    笑了笑,刘元没搭理裴蛟,而是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人道:“说说,你们客栈一共来了几个人?”

    这便是刘元精明的地方了,以防这老大偷奸耍滑,隐瞒一些什么情况,刘元没有直接问裴姑娘找到了几个人。

    “五个。”老大不敢有丝毫隐瞒,直接开口回答道。

    刘元再看到裴姑娘问道:“恩?你解决掉了几个?”后者竖起一只手,示意也是五个。

    如此就没有问题了,整个客栈没有放跑任何一个人。

    说完之后,裴姑娘却是凑到刘元耳边,提起了一个别的问题,便是她在后院处理那些人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一个被捆绑起来的姑娘。

    “哦?有什么奇异的地方吗?”要说这些山贼将客栈的客人捆绑起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既然裴蛟如此郑重其事的提了出来,必然就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她在我进去之后,拼命的摇头晃脑,嘴里还呜咽着,我也没取掉其嘴里的塞布,而是从她身体上搜到了这个。”

    说着,裴姑娘将一块牌子递到了刘元的手中。

    接过这黑金二色的令牌,刘元眼神一凝,皱起了眉头,轻声呢喃道:“这是大西北上林道的通行令牌,那姑娘能有这牌子,估摸着得是个官宦之家的姑娘。”

    “是啊,就是因为是大西北的牌子,我这才刻意拿来给你看看。”裴姑娘点了点头。

    “恩。”刘元点了点头,将这事记在了心上,把牌子揣进了怀里。

    看着两人在那儿窃窃私语,记得跪在地上的老大心里七上八下的,几次想要开口又有些迟疑着,怕多说多错。

    直看到两人停下话头之后,那老大才再次开口道:“两位大侠,您看看,可以将我放了吗?该交代的我可都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了。”

    “呵呵不急。”刘元轻笑一声,又道:“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您问,您问。”

    “我们明天要走,你说,能顺利出城吗?”刘元双目一眨不眨的,直勾勾的盯着老大的眼睛说道。

    闻言,那老大却是没有立即说话,低着头思索了一会儿,这次刘元没催,只是在心里计算着时间,等了快一百息的时候,才见老大抬起头来。

    道:“具体的就小的在山中的地位,还不够格知道的那么清楚,但想来如果明日走的早的话,应该是能离开的。”

    “不过,要是想保险起见,最好还是等到咱们的人撤了之后再走为妙。”老大话语里仿佛是真的在为刘元考虑一般。

    “你先前不是说,城外还有接应的人马吗?”刘元紧跟着就问道。

    “对,是有,但,这不是城已经夺下了吗,就不需要接应了。”每次回答刘元的问题,他脸上都挂着笑容。

    紧跟着又说道:“抢完这一波,钱财物资,已经足够咱们山寨过几年的冬天了。”

    “是嘛。”刘元不置可否,从刚才的谈话来看,对方的几个回答联在一起都没有找到什么破绽,也没有前后矛盾的地方。

    让裴蛟从屋子里找了根麻绳出来,将这个跪着的人先绑了起来。

    后者也没反抗,只是有些哭笑不得道:“大侠,您说说我都这么听话了,还绑个什么劲儿呢。”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裴姑娘依旧是给他来了个五花大绑,绑完又踩着对方后背,使劲拉了一下,勒的紧紧的,包管对方挣脱不开。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一个一直对你笑的人,很容易令人放松警惕,更何况这人还是跪着的。

    至于是否真的会对眼前这两人有用,‘店小二’心里也没谱,看着那个腰佩刀的男人走出屋门,留下那女人看守他。

    他心里放松了不少,那男人不好对付,想来这女人要好应付的多,悄悄的打量起裴蛟的背影,眼眉低垂,心里思量着办法。

    他想活不想死,但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两人绝不会放过他,从那男人挥刀毫不手软就可见一斑。

    不过很快他就会知道,这女人才不是省油的灯啊。

    看着靠在衣柜边的男子,裴姑娘手里把玩着一个白瓷茶杯,轻声问道:“落草为寇,杀了多少人了?”

    闻言男子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一丝略微尴尬的笑容道:“没杀过,都是小的们下的手,而且都是该死之人,无辜百姓,我们是不会动的。”

    翘着嘴角冷哼一声,这话要是能信,母猪都可以上树,她自没那么天真。

    当然裴姑娘也并未多说什么,而是从怀里掏出了几个小纸包,冰山一般的漂亮脸蛋儿露出一丝迷人的笑容,在男子眼前摇了摇道:“这些可都是宝贝,待会我会一一让你吃下去的。”

    说着已经提起茶壶,倒了一杯水,拆开一包粉末,走到了男子身前。

    “这这这,这都是些什么?”

    本来老大背在身后的双手还在鼓捣着想要挣脱开,看着不断朝自己的逼近的女人,立即挣的更大力了些。

    他头一次发觉美好的笑容,也令他心头发寒

    离开了屋子,踏步下了楼梯之后,刘元没有耽搁,按照裴蛟的说法,走去了后院,此刻月明星稀,后院静悄悄的听不到丝毫动静。

    裴姑娘下楼的及时,那些来投宿的客人都没有受到伤害,只是因为吃了药,还睡得深沉。

    从右数,第二间屋子,刘元看着后院情况,嘴里呢喃着走了过去,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子里黑漆漆的。

    唯有窗口投进的一些月光,这对于夜能视物的刘元来说不是问题。

    清冷的月辉投射在一位姑娘白里透红的脸蛋上,几缕黑色的发丝垂在耳后脸颊上,双目闭合,长长的睫毛在月光下显得多了几分灵动。

    是个好看的姑娘,虽比不上裴蛟五官精致,却也多了几分小巧和柔美的感觉,想来也是从小养尊处优的,才能养的如此好看。

    估摸着是真的睡着了,即使刘元脚步声动静闹得很大,也没有引起那姑娘的注意,甚至睫毛都没有一丝颤动。

    往前走了几步,刘元站到姑娘身前直接蹲下身来,伸手拍了拍姑娘肩膀,恐是下手轻了,后者没有一点儿反应。

    跟着刘元下手重了些,更是直接伸手摇晃了两下姑娘的身子。

    恩宁一声,那姑娘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缓缓掀开了眼帘,待看清眼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子之后,冷冷的瞪着他。

    掏出怀里的令牌,在姑娘身前晃了晃:“这牌子是你的?”说着将姑娘嘴里的白布扯了出来。

    停顿了大概两三息的功夫,姑娘突然大吼大叫起来:“畜生,你们这些无耻的悍匪,我劝你立即将本小姐放了,否则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

    嘴里跟着又骂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

    听的刘元直皱眉头,啪的一脆声,他一巴掌就甩在了姑娘右脸上。

    “闭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