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五章 蹊跷

    云尚客栈,名字倒还是不错,但店内的家具陈设等,都显得有些老旧,想来也应该是一家老店了。

    大概的看了一下客栈内的情况,刘元便收回了目光不再好奇,继而眼神转向了别处,此时天色昏暗,客栈大堂内还余下那么三桌的客人。

    这个时候还能留在客栈内,估摸着也是行至此处的旅客,暂且歇歇脚而已。

    具是身旁放着刀剑,穿着布衣一身朴素,多半是些小行商,亦或是押镖的也说不准儿。

    就在刘元两人进来的一瞬,立即引起了店中几位客人的注意,抬头朝他们看来。

    可明显看出当中两三人的眼神,在裴蛟的脸上停了好一会儿,毕竟抛开裴姑娘那古灵精怪的脾杏不谈,人还是很美的。

    不过店中的人都不知其另外一面,大概这辈子也没有机会看到了。

    “哟,二位来的可晚,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呀。”听进动静,掌柜的抬起头来,从柜台后绕了出来,站到刘元身前抱拳说道。

    “安排一间上房,另在准备一些简单的吃食送来。”刘元随口说道。

    至于安排一间房,倒不是因为有什么,而是一路上都是这样过来的,事先商量好了,住在一起好有个照应,两人要想商谈些什么也方便。

    都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没那些什么大家闺秀的说道和避讳,即使有,以裴蛟这杏子也不在乎。

    说来就是住一间房,他二人也少有睡觉的时候,一个是行走在外的警惕心是必备的,二来便是他两晚上都在练功。

    纯阳霸体诀被刘元修到现在这样的程度,对睡眠的需求其实已然不大了,天天都精力充沛。

    睡觉已然成了一种享受,而不是必须,如今诸事繁多,他刘元又哪儿有那么多的闲工夫享受。

    “好嘞。”掌柜的答应一声,转而朝厨房喊道:“上方一间,小食三碟。”

    说话间店小二从后厨转了出来,帮着刘元两人提行李就往楼上去。

    别看店内装饰摆设不怎么样,这间上房倒还算得上是窗明几净。

    两人分别在桌边坐下之后,便再也没有离开过屋子,待随意叫的那三碟小菜送上来之后,裴姑娘突然对刘元使了个眼神。

    从怀里掏出一根细绳,上边串了一个白色拇指大的圆珠子,只见裴姑娘用圆珠子挨个将三道菜试了一遍。

    刘元眼神好奇的看着她做这一切,说实话他觉得裴蛟有些过于小心了,自从练了纯阳霸体之后,他不说是百毒不侵,那也不是寻常毒药能害的了他了。

    不过裴姑娘这用以试毒的玩意儿稀罕,往日他只见过银针,像这圆珠子倒是从未见过。

    将圆珠子放在自己眼前,裴蛟用两根手指捻动,细绳缓缓转动起来,圆珠子的颜色也由白转红继而变成了墨玉一般的深黑色。

    “嘶——这是怎么回事?”刘元眼神惊奇的看着圆珠子的变化,现在要说这三道菜里没下药他都不信。

    裴蛟脸上微微一笑,将圆珠子擦拭干净之后重新收了起来,也不回答刘元的问题,而是问道:“你进这城里来了之后,就没发现什么古怪或者说异常?”

    事出有因,刘元知道裴蛟这样问定然是有道理的,当下皱着眉头回忆起来,脑子里闪过从城门进来后遇到的一幕幕画面。

    “好了,别想了,看来你是什么也没发现了。”裴姑娘开口将正沉浸在思索中的刘元打断,说完还啧啧感叹起来。

    那语气仿佛是在嘲笑,没见过这么笨的人一般。

    听的刘元一阵膈应,俗话说的好,输人不输阵,刘元当即开口胡诌道:“谁说没发现了,我这正想着呢,就被你打断了。”

    “哦?那你说。”

    “我说我说就说。”说着刘元压低了声音,用传音的在裴姑娘耳边道:“就是这家客栈便有古怪。”声音细如蚊蝇,准确的传进了裴蛟的耳里。

    却听的她直乐,刚才她才验过这些菜,明摆着嘛不是,刘元这是在撑面子呢。

    不过刘元也不管裴蛟在想些什么,紧跟着又道:“先说那掌柜的,与这间客栈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一脸横肉眼角上还有一个浅浅的疤痕,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生意人。”

    “接着说。”裴姑娘听的来了兴趣。

    “再然后便是那个店小二,说来我也是开了这么久的客栈,又何曾见过这样的店小二,一不会笑二不会迎客,三还让掌柜的拿行李,还有四,便是那店小二的眼神不对,眼底藏着几分凶悍,不带半点谄媚逢迎。”

    这么几句话,一大半是刘元经裴蛟检查过这些菜之后想起的,剩下的便是他瞎说硬凑的,怎也不能让裴蛟小瞧了去不是。

    “还有呢?”裴姑娘再说,就连眼神都亮了起来。

    虽说其中一多半是建立在她刚才验菜那一幕之下的猜测,但她心里隐隐的也高看了刘元几分。

    “还有?没了啊,还有就该你说了。”刘元答道。

    “行吧,能说这么多,也算是难为你了。”裴姑娘点了点头,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跟着便道:“刚才你说的都对,那几位多半不是客栈的主人,而真正的掌柜的等,多半已经遇害了。”

    “遇害了?不能吧,要知道此地可还是属于大魏朝廷的地盘,有些歹人想做些什么,也不太容易吧。”刘元说着,想了想刚才接触的情况,那两人都不是什么高手。

    “这正也是我要说的。”裴姑娘凑近了几分,两人此刻脸对着脸,相隔不过一手的距离,呼吸可闻。

    如此香艳甚至是有些暧昧的场景下,偏生两人都是一脸严肃,只听裴蛟继续道:“你就没忆起那几个守城的士兵,也不像是朝廷的人吗?”

    说着顿了片刻,让刘元思索了一瞬又接着道:“那些甲胄穿的不齐整也就算了,还大的大小的小,明显不合身。”

    “这个”刘元沉吟一声,其实一些偏远的地区,甲胄不合身也是常有的事,毕竟不可能每个人都能有量身打造的新甲穿戴。

    几乎都是前边儿留下来的给他们穿,只不过现在回想起来,那几人身上的甲胄也实在是大的太多了点,就像是从别人身体上扒下来的。

    另外裴姑娘所说的穿戴不齐整的问题,就的的确确是有些奇怪了,朝廷最是讲究仪表,不应该存在这样的情况。

    多半是从未接触过这些甲胄,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整理,匆忙之间,也就成了如今的模样,刘元在心里想到了一个合适理由。

    “是的,你说的有道理。”刘元点了点头。

    再之后裴姑娘又说了些细小的情况,如果没有这些事情的累加,便很容易将这些忽略。

    但现在全部说完,刘元神情已变得十分郑重。

    “知道我刚才那个白珠子是什么吗?那是我师门一样宝贝,能测天下有毒之物,乃行走江湖之必备。”裴姑娘自问自答的说着。

    “所以,这三道菜里都有毒?”刘元再次问道。

    “恩,不过就刚才白珠子的情况来看,多半会是迷药类的东西。”裴姑娘回答道。

    “迷药吗?”刘元看着眼前几道菜,突然拿起了筷子,夹了一筷子菜二话不说直接伸进了嘴里。

    果然,刘元眼神一动,就身体内的反应来看,的确是下了药的。

    “如何?”裴姑娘眼神带着问询的意味。

    “一般吧,药力不强,剂量也不大。”刘元斟酌着回答道,反正这玩意儿对他来说是没啥效果的。

    另外这菜的味道也实在是不敢恭维,明显不是一个专门的厨子所做,现在刘元是越发的相信这其中有些什么猫腻了。

    说着两人又对视一眼,眼神里都带着一丝狡猾,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计划。

    说来两人还是有些冒险的,就小小一间客栈来说,根本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压根儿也拦不住他两。

    但若是整个武陵县都这么古怪的话,可就有些不好办了,很不幸的是,眼下这种情况明显是后者

    夜深人静,大堂内的客人都回屋睡下了,就像刘元所揣测的那般,堂里的这些人都是路过此地暂且留宿的客人,其中倒也不全是行商。

    估摸着能出门在外的,身上怎么着都该有点盘缠,留宿客栈都是住的起房的,没说住大通铺之类的玩意儿。

    此刻的后院厨房,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

    只见除了先前的掌柜的还有小二之外,还三个别的人,穿着简单的布衣,一旁还放着几把铁环弯刀。

    “大哥,原客栈里的那些人还留着吗?”其中一人看着‘店小二’道。

    “留着吧,如果咱们抢一溜子就换一个地儿的话,走之前再解决不迟,如果大当家的想要据此为王,也造起朝廷的反来,那那些人就还有些用处。”

    原来这店小二还是几个人当中的头头,此刻垂首思量着说道,也不知说的是哪里的方言亦或是黑话。

    “诶诶。”那人答应着,心里暗道侥幸,幸好他先前没鲁莽的做些什么。

    几个人正说着,突然砰的一声轻响,厨房的木门被从外面撞了开来,一个瘦长脸的男子站在后厨门口,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看去。

    反手将木门关上,男子喘息两声后看着店小二说道:“老大,该睡的都睡下了,还有最开始那个和咱们尥蹶子的姑娘也绑了起来。”

    说着还感叹起来:“那小娘皮的,脾气还挺暴,嘴都堵上了之后还跟我呜呜喳喳的呢。”

    “行了,那女人有点来头,你别动。”老大瞪着他说道。

    “知道知道,一根头发丝我都不敢动。”男子忙不迭的点头。

    跟着男子又迟疑着道:“那睡去的那些人咱们怎么处理?”在场的人都懂,那些人是怎么睡去的。

    “搜身,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都留着,整个县城咱们就分到这么一间客栈,还不可这劲儿的搜刮。”店小二挥了挥手,其实他心里也不对那些人报什么期待。

    就那些人的穿着来看,也不像是些什么有钱人,能有多少算多少吧。

    结果这话刚说完,老大神色突然愣住了,道:“等等。”叫住了转身就要离开的几人。

    看着转过身来的男子:“那一男一女怎么样了,就那个腰间挂着刀的。”

    “还能怎么样,也不过是两个样子货罢了,悄悄凑在门缝里看过了,吃了咱们的菜后躺在桌面上一点动静没有了。”男子撇了撇嘴随意说道。

    接着又面露喜色:“老大,如此也好,那两人穿的衣服就不一般,那姑娘也是真美啊。”说着喉结滚动,嘴角的哈喇子都快掉出来了。

    “那就行,去吧。”说着老大的心里总还有些担忧,因为就那两人的风姿来看,便不像是一般人。

    该不会是有诈吧,想到这儿,老大眼神一凝,抬手拿起案板上的弯刀:“来两个人,同我一起上楼去看看。”

    说话间,几个人去了后院的屋子,几个人去了后厨外的房间,老大带了两个武功最好的,轻手轻脚的上了楼。

    先是侧身贴在门边听了下内里的动静,只能听见轻微的呼吸声,跟着老大敲了敲门道:“客官,吃的可还满意啊。”

    一连问了三遍,门里都没有什么反应,这才小心翼翼的将一把片儿刀插进了门缝里,顶开了插销之后,三个人陆续走了进去。

    那老大依旧穿着店小二的衣服,将刀藏在背后,走到了刘元身侧,抬手轻轻的推了刘元一下,身子随着他的手摇晃两下,接着再无动静。

    “老大都这样了,不可能出事,下手吧。”后面一人实在是有些等不及了,开口悄声说道。

    闻言老大什么也没说,只是皱眉往后退去,站的远远的立在门边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

    得到首肯之后,两个人大喜,尤其是右边那个,兴奋的搓着手就要来搜裴蛟的身,想他活这么大还没见过如此美的妞。

    而左边那个却是一眼就盯上了刘元腰间的‘寒潮’,探手就抓了上去:“我看这刀就得值不少银子。”

    就在他指尖碰到刀的一瞬,异变突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