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一章 神兵

    反倒是把李易笛吓了一跳,他完全没有料到自己闺女会有这么大的一个反应。

    当下转过头去看着李兰心,皱眉瞪了她一眼道:“你跟这激动个什么劲儿,快回屋去。”

    然而李兰心却好像没听见似的,只是把苏巨芒看着,后者已经淡然的点了点头道:“是我。”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李兰心别提多高兴了,兴奋的就差没跳起来把屋顶给掀了,往前走了两步,大声的说着:“当年花灯会胭脂河上那一战你与魔门少主,对,就最后一招”

    也不知是思绪紊乱还是语言没组织利索,就看李兰心一个劲儿的在那儿兴奋,只能听清她具体想要表达个什么意思。

    大抵是好不容易见到了传说中的人物,在倾诉自己的激动之情,另外还想从当事人之一的嘴里,得知当年那一战的始末和细节。

    然而苏巨芒此刻哪里有这个闲心,就在他有些不耐的时候,刘元站起身来直接将李兰心拉到一边,在其耳边说了几句话,后者才逐渐冷静下来。

    “苏先生,咱们还是找个僻静点儿的地方谈吧。”李易笛迅速在心里计较着,面上恢复平静开口说道,至于他先前的看法,已然完全抛到了九霄云外。

    此时此刻,三皇子也没那闲工夫多想别的什么,再晚上一步,可能他连汤都喝不上一口了。

    直接往前一步,站到了李易笛身侧,同样微笑看着苏巨芒道:“鄙人梁文景,仰慕苏先生已久,既然苏先生是想要重建剑阙山庄的话,相信在下也可以略尽绵薄之力。”

    ‘梁’乃大魏皇室之姓,眼下如此大事,此人既然说出他的名姓,必然不会是信口胡诌。

    苏巨芒沉吟一声,紧跟着脸上便带了七分冷意,他对‘梁’这个姓可没有半分好感,开口问道:“‘梁’可是大魏之‘梁’?至于阁下与那位大魏朝三皇子又有何关系?”

    “我便是了。”三皇子微微颔首,脸上至始至终都挂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好胆。”苏巨芒一身气势顿时间冲天而起,一双眸子闪烁着骇人的光芒,就这般直勾勾的把三皇子梁文景盯着。

    他与大魏势不两立,有不共戴天之仇,虽说是冤有头债有主,当年剿灭剑阙山庄一事,完全是魏武帝一人之令,与其子女无关。

    但只要一想到当初的情景,苏巨芒便很难平静下来,更是难以做到不迁怒其子女,何况现在魏武帝已死,有个词叫父债子还。

    能做出来拉拢苏巨芒的决定,三皇子他便料到了有如今这样的状况发生,他又岂是蠢笨之人。

    在苏巨芒的气势之下,梁文景一身锦绣白袍被无中生有的风吹的鼓荡起来,却仍旧是面不改色。

    大概不到一个时辰之前,他就想好了说辞与应对之策,嘴角轻轻一勾,梁文景微微欠了欠身。

    “咱们还是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吧,我会给苏先生一个交代的。”说着三皇子还看了李易笛一眼。

    后者似笑非笑的看着三皇子,起初他也没想到三皇子胆儿这么大呢。

    甚至他都想好要帮三皇子隐瞒身份了,没曾想他自己跳了出来不说,还想与他争抢剑阙山庄这么一块肥肉。

    争就争吧,就以他梁文景这个皇子的名头,便不可能争的过他,他又何惧之有,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不过还不等他说话,苏巨芒已率先开了口道:“好,劳烦李姑娘指一处安静的去处。”最后一句话他是看着李兰心说着的。

    “有的有的,这边请。”此事自然没什么好为难的,李兰心笑着就将包括他父亲在内的三人,带去了后院的空屋子里。

    带到了之后,本来李兰心还打算候在门外,看能不能听个墙根儿,结果苏巨芒给了她一个眼色,顿时乖乖的去了门外等着。

    且不说这三人在屋里如何商谈,总之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屋内苏巨芒的声势便已经小了下去,看来三皇子的那一番说辞十分有用呐。

    不过至于几人商谈了什么,李兰心便一点儿也听不到了,这妮子脸上还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往大堂走去。

    对于苏巨芒怎么处理这些事情,刘元却是一点儿也不好奇,对方是剑阙山庄的少庄主,具体该怎么处理类似的事情,还得他自己做主。

    反正一些利弊,在此事之前刘元都已经掰开了揉碎了告诉苏巨芒,到了选择的时候,他相信苏巨芒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刚踏入大堂内,李兰心就看见刘掌柜的和那个冷冷的姑娘在聊着什么,还聊得十分投机的模样。

    “掌柜的。”李兰心突然站在刘元背后唤了一声,本想吓一下刘元,谁知掌柜的一脸淡漠的转过脸来道:“如今也是掌管一处分店的掌柜了,怎的还一惊一乍的。”

    撇了撇嘴,李兰心嘴里哼哼一声,坐在了刘元旁边开口问道:“晴川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郑东西还有丹橘两丫头都好吗?”

    “好呢,好着呢。”刘元说着又将晴川那边的情况详细说了一番,这段时间以来,从李兰心每次寄来的信件就可知她是多么关心这些了。

    之后李兰心又问了一下苏巨芒的情况,两个人聊天没有要避讳裴蛟的意思。

    只不过裴姑娘没听一会儿,就显得兴趣缺缺,她也只是想了解一下刘元与李兰心的关系而已。

    现在看来两人只是简单的掌柜伙计关系,也就不想再听下去了。

    反倒是在李兰心提起郑东西时的神情,她刻意观察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

    原来,这两人还有些故事啊,至此他彻底放下心来。

    以为没什么好说的,谁知一聊起来就停不下来。

    又大概半个时辰之后,后院的响起了脚步声,刘元与李兰心顿时停止了话头,眼神往身后看去。

    苏巨芒在前,三皇子与李易笛两人跟在身后,从三人的脸色上都看不出什么。

    没有急着开口发问,三皇子与李易笛同时与苏巨芒告了个别之后,离开了客栈,等那两人走远了之后,刘元才看着苏巨芒道:“怎么说?”

    “啊,算是成了吧,走,边走边说。”苏巨芒点了点头道。

    走,走哪儿去?心里浮起这个疑问,刘元已经迈动步子跟了出去。

    走在长街一侧,刘元开口道:“咱们现在是去?”

    “去为你打造那趁手的兵器。”苏巨芒回答道,脑子里已经有了清晰的死路。

    路上苏巨芒便将之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却原来最终的结果是,剑阙山庄同时与三皇子李易笛两方合作。

    刘元是真的诧异了,这三皇子当真是个能人,竟然连苏巨芒这样的都能说服。

    现在回想一番,苏巨芒也想不起三皇子之前是怎么跟他掰扯的了,只知道三下五下的,就把他拉到了同一边儿,并且将矛头对准了如今那位新登基的皇上。

    仿佛三皇子自己是个外人一般,与这些都毫无关系,能同时得到两方的助力,自然也是好的。

    当剑阙山庄真正重建好之后,第一批兵器会派给汝阳李家七成,余下三成给三皇子殿下。

    至于在城中设立剑堂一事,李易笛也很快就同意了,并且会亲自派人督促此事,定要建一个气派的剑堂,让苏巨芒满意。

    事情既然商定,苏巨芒这个剑阙山庄少庄主回归的消息,便被回到府里的李易笛迅速派人散布了出去。

    相信过不了多久,便会全城百姓人尽皆知,可以想见,那些慕名而来习武练剑的人会将剑堂围的水泄不通。

    毕竟剑阙山庄偌大的名头,又有当年那个天赋异禀的少庄主在,对如今这些老百姓们自然有莫大的吸引力。

    就三人的速度,还没走出汝阳郡城,便已经从路边听到了一些风声。

    不过就在走出了城之后,刘元才突然醒悟过来,看着苏巨芒问道:“苏先生既然不会冶炼兵刃,咱们这个时候就是去了那火炉处,也没用呐不是。”

    “恩,没错,所以咱们现在便是去找那个会锻兵的人。”苏巨芒点了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

    “找人,谁?”

    “曾经我剑阙山庄的铸兵师,我想他应该在那儿。”苏巨芒眼神带着几分思索的说道。

    当年的剑阙山庄造兵之人众多,其中更是详细的分出刀剑铁三个门堂,有一位宗师级的长老,一生冶炼兵器已五十年之久。

    余下十二位兵师,近五十位火头,数百个打铁烧铸之人。

    若不是剑阙山庄这圣铸林的炉火越烧越旺,更是想着冶炼神兵利器,也不会被朝廷的人盯上。

    便是在前任庄主,也就是苏巨芒的父亲带动下,那位练兵宗师开始着手起炉冶炼神兵。

    一时间牵动了整个剑阙山庄的心神,调动了大部分人力与物力,然而最终的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当年那把神兵正就是在最最紧要的关头被打断了,朝廷的兵马迅速而至,火炉直接炸开,在父亲的保护下,大宗师侥幸捡得一条杏命,十二位兵师只活了五人,战乱之后只得两人逃掉。”

    “其余的什么火头铁匠,刀剑铁三堂的人也被冲了个七零八落,最终有多少人从朝廷的铁蹄下逃生也不知,但想来也是十之一二罢了。”

    “至于炸炉之后的残破兵刃,被一分为五,其中之一便被我正要去找的这位兵师带走了。”

    既然刘元在问,苏巨芒索杏便把当年的一些事情给说了出来,说的也不是特别详细。

    因为他当年在山庄就是出了名的剑痴,只知习练剑法,旁的是一点兴趣也无。

    “这神兵当真有传言的那般神奇?有通天彻地之能,得之可号令群雄夺得天下?”刘元半信半疑的问道,一双眼亮晶晶的显然十分好奇。

    闻言苏巨芒却是有几分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哪有什么能只凭一把死物兵器就夺得人心,甚而夺得天下的,兵器再强也不过是器罢了。”

    “传说之所以是传说,就是因为其神秘又不真实啊,只不过那些年每逢乱世,便有神兵问世,因此才出了这样的传言罢了。”苏巨芒摇了摇头,他一直信奉着人力大于一切。

    “那对于当年的些神兵,例如长至,金佛提还有断水寒等等,剑阙山庄内都有记载吗?”裴姑娘也跟着好奇问道。

    关于神兵宝贝这样的东西,向来是神偷门所钟爱的,裴姑娘在门中时,便对剑阙山庄的宝兵刃多有耳闻。

    更是听师门长辈说起了金佛提等神兵的传闻,神偷门内没有更加详细的记载,据说剑阙山庄内是有的,包括那些神兵有何奇特之处都详细记载着。

    甚至,裴姑娘还听说,剑阙山庄还曾经经手过一把神兵,后来也不知是遗失了,还是被谁夺了去,亦或是至今还在山庄人的手上也说不准。

    当初听闻这些事的时候,裴蛟的心里便一直存着疑惑,此时少庄主就在眼前,话又说到这儿了,她也不怕犯忌讳,直接就问了出来。

    “有吧,或许呢,谁知道呢。”苏巨芒回忆着,随口说道。剑阙山庄内的剑法,他是大多了解,至于其他的典藏,便一点儿也不好奇了。

    自然也包括那些神兵,什么金佛提断水寒的,今儿要不是裴蛟提起,他连名字都想不起。

    不过此话落在裴姑娘心里,却又成了另外一番理解,她误以为是这些消息隐秘,压根儿不便告诉她,眼珠子转动,已经动了将剑阙山庄那一片废墟翻个底朝天的打算。

    说不得就在地底下藏着什么宝贝,到底是源远流长传承多年的门派。

    对于这方面的看法,刘元与苏巨芒近乎一致,当下也没再问,几人说话间已经快马加鞭,跟在苏巨芒身后东拐西转的进了一条小路。

    也不知奔了多久,前方是一片起伏的山脉,众人牵马而上,在大山里兜兜转转,就在两人都要怀疑苏巨芒找不着路时,穿过一条狭窄小道,一座山谷赫然眼前。

    一个袒胸露乳的老者,正在驱赶一群鸭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