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章 不在乎

    夫君?弄啥玩意儿呢就夫君?从哪儿冒出来的,他怎么就不知道,李易笛一双眼瞪大,扭头惊诧的看着府上管事,心里升起了重大的疑惑。

    本来没有想要偷听什么的,但三皇子知道如今在别人的地盘上,有些事不得不防一手,所以就稍稍提起了内劲,侧耳凝神听去,却正被他听到一大事!

    先前和李易笛这老狐狸谈事情,已经说到了提亲的问题上,这老狐狸满口好说,也没表现出丝毫异常,谁知如今突然就冒出一个夫君来?

    怎么?这是摆明了要打他三皇子的脸吗?此时再看李易笛脸上那惊诧的眼神,三皇子心里越信了几分。

    很明显对方此时脸上的惊讶,就是因为没能把那位夫君给隐瞒住,那人突然的就找上门来了,而且来的十分不是时候。

    也不知是不是让别人滚的钱给少了,现在别人找上门来,如何好收场。

    现在他三皇子就要看看,这李易笛如何向他解释,心里盘算计较着,三皇子侧身平静的看着李易笛的侧脸。

    也知道老爷疑惑这件事具体是怎么回事,但管事的刚要有所解释又迟疑了,毕竟还有两外人在,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

    也是一时气急,很快李易笛就看出了管事在担心什么,当下转过身来看了三皇子两人一眼。

    知道如此这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对着管事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你速速将前因后果道来。”

    “诶诶。”管事的嘴上答应几声,赶紧将外面的消息汇了个总,捡那传的厉害的说了出来。

    跟着又将自己人打听到的,今儿天下第一客栈的情况交代了一番,至于究竟如何,还得由老爷自己去判断。

    “胡闹,这简直是胡闹。”听完管事的话之后,李易笛吹胡子瞪眼,拍手叫道。

    反而是三皇子还冷静了下来,面上沉思着呢喃道:“天下第一客栈吗?”

    这客栈他也是听说过的,只要来了这汝阳郡,就没那没听说过这家客栈的人。

    只不过一直都听的是传闻,没能见到真容。

    赶巧趁着这个机会得去看看,跟着三皇子便朝着李易笛拱手笑道:“李主也莫气,咱两赶紧去看看可好?”

    至于剑阙山庄的事情,还要再劳烦赵长镜跑上一趟了。

    “好,也还叫您宽心,李某家教甚严,小女先前在家向来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断不会有这种事情存在。妇道人家捕风捉影的糊涂话,可当不得准儿。”李易笛先表了态。

    听的三皇子只是笑而不语,李兰心那女中豪杰的事情,他也不是没听过,是大门不出,不过在家里舞刀弄枪呢。

    后来也不知是杏子来了还是怎么的,想着开起了客栈来,虽说生意是不错,但怎么着也不会是他三皇子的良配。

    若不是看在其背后李家的份儿上,三皇子哪儿会提这么一出。

    不过不管是捕风捉影也好,还是无风不起浪也罢,既然他说出了联姻的事情,这突然冒出来的劳什子夫君,也就不能不在意了。

    相信也没有哪个男人,会将这等事置若罔闻。

    “李家的家训我也是知晓的,自然也信的过贤良淑德的李家小姐。”三皇子微笑着说了两句违心的反话。

    尤其是贤良淑德几个字,乃是强忍不适才说出口。

    既如此就没有什么好多说的了,头前管事领路,两人相伴朝着府门外走去,三皇子稍稍落后那么几步,将一样令牌悄悄交给了赵长镜。

    跟着又对其传音几句,吩咐其立即赶去剑阙山庄,机缘巧合之下,竟然让赵长镜撞见了少庄主回庄,这便是天意,令其务必要与苏巨芒达成合作。

    对方不过有什么要求,都先听着,三皇子给了后者大权,能做主的就先应下,不能做主的也不急,等他到了再说。

    赵长镜自然也知道三皇子的心思,当下都记在心上。

    不过还未走出府门,他又想起了刘元的事情,想到了刘元与天下第一客栈和李兰心的联系。

    还是多嘴说了一句道:“苏巨芒身边跟着一位年轻男子,乃是李兰心之前的掌柜的,想来与李家关系匪浅,殿下可得注意着些。”

    “保不齐那三人就会来城中客栈”

    说着赵长镜又描绘了一番那一行三人的长相,苏巨芒三人太有特点,相信只要三皇子殿下看见就一定能够认出。

    “竟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心里如此想着,三皇子点了点头,让赵长镜率先离去。

    待出了府门之后,李易笛心里担忧,便连轿也不乘了,三人加快步伐往客栈的方向而去

    却说刘元带着苏巨芒两人进了客栈,见到了李兰心之后,自然少不了一番叙旧。

    有些事儿在信上是说不清楚的,李兰心好好的述说了一番他开客栈的过程。

    为了避免那几道招牌菜不外传出去,竟是李兰心亲自下厨,将几道菜都给学会。

    起初就一直是她在当厨子,使客栈度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日子,听李兰心说的心酸,那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后来培植了几个亲信之后,李兰心也聪明,让每个厨子都只掌握一道菜,分别专做,如此来保证客栈的菜品不被窃取。

    听罢,刘元一声长叹:“你这客栈的生意能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当真是不容易啊,尤其是你当初没有可信的人手时,太难了。”

    说完刘元就这样看着李兰心,眼神里满是惊奇。

    “可不嘛。”李兰心有些激动,自己的辛苦终于有人能够理解了,双目闪烁着泪花。

    就在她想要再给刘掌柜的一个拥抱,以抒发她那知己之情时,却听刘元又说道:“是啊,可不嘛,就你那做菜能毒死人的水平,还能成功的度过那段时间,是挺艰难的,主要还是委屈了当初的那些客人啊。”

    说着刘元啧啧感叹起来,心里念着果真是背后有人好做事啊,在汝阳郡这地方,真还没有人敢不给李兰心面子。

    当初这客栈能来客,估摸着也都是在知道了李兰心大小姐的身份之后。

    “呸,多日不见,掌柜的你嘴里还是吐不出象牙。”李兰心倒不会跟刘元客气,有什么说什么。

    一脸不善的表情,恨不得和刘元练上一场。

    想到这儿,李兰心竟是笑了起来,回来的日子她可一点没有荒废,走之前掌柜的交给她的阴水典,她可是勤学苦练。

    现在她自视自己已有了几分硬本事,从凳子上站起身来,左右捏了捏拳头,看着刘元脸上带了几分不怀好意的笑意。

    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客栈门外响起一声:“啊,老老爷您怎的来了?”听声也知道是跑堂的,才醒过身来怎么把自家跑堂也关在外面了。

    不过现在不是理会这个的时候,能被跑堂这样称呼老爷的,肯定不是啥张员外李员外的,再听门外人答道:“你们掌柜的在吗?”

    这声儿李兰心可太熟了,岂不就是她爹嘛。

    当初客栈初建的时候,李易笛就来试过自己闺女的手艺,吃完之后就开始感叹自己胆儿还是大啊。

    那会儿他就不看好李兰心这客栈能成,谁曾想后面的生意还越来越好,甚至都冒出点儿垄断的苗头了。

    “在的在的。”跑堂在门外忙不迭的点头,跟着屋内几人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躲是躲不掉的,李兰心只是好奇爹他怎么突然就来了,三两步跑到门前将门打开。

    看着还有外人在,李兰心也不敢放肆,只是微笑着甜甜的唤了一声爹,然后将几人给迎了进来。

    “哼。”李易笛冷哼一声,老爷子脸色不太好,走进来之后就将大堂内打量了一圈。

    此时的大堂只有刘元一人还坐在桌前,苏巨芒两人都去了楼上,这不留下空间给刘元兰心这两人叙旧嘛。

    当然他也没有直接问眼前坐着的这个男子什么,而是直接去了李兰心平时的位置上坐下后,就看着李兰心道:“说说吧,先前客栈门前是怎么回事?”

    说起来这个小女儿来,李易笛便又是生气又是无奈,一天别出心裁的胡作非为也就算了,偏偏还不懂事。

    明知道自己是谁的女儿,但凡是有个风吹草动的,就会惹的平头老百姓们相谈甚欢,一天天的也不知道注意影响。

    其实在看到桌边那男子的一瞬间,李易笛心里已经稍稍想清楚了些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会儿脸上都不动声色,还得女儿亲自给他一个解释。

    反倒是三皇子,好像与他无关一般,对客栈还起了兴趣,自从进来之后,就一直左右乱看,真就像个顾客一般,就差没开口点上一份水煮鱼了。

    其实在他进来的第一眼,就认出了刘元,曾在花灯会上是见过的,凭借三皇子的记忆自然有印象。

    那夜刘元后面就消失了,还以为是走了或是死了呢,三皇子也不是特别在意,印象如此深刻的原因,还是因为刘元是和赵长镜同一时候出现。

    既然三皇子认出了刘元,刘元自是也认出了他,心头咯噔就是一下,连李兰心父女两的事情也顾不得了。

    心里反复在思量着三皇子这个时候来此的目的是什么,跟着便又想到了魏武帝在世时,太子与三皇子的关系是相当和睦的啊。

    此时出现在这反贼的地盘上,又是作何打算?但,当初在花灯会上三皇子被刺杀,三皇子的行踪又是谁透露出去的呢。

    想来想去也理不清楚,刘元摇了摇头,索杏不再多想,反正与他的关系都不大,他此时的首要目的还是尽快将兵器拿到手,然后立即动身前往大西北。

    刚将思绪拉了回来,便看见李兰心父女两都坐了下来,看那神情,应该是解释清楚了。

    听完事情的经过之后,李易笛还是好好的斥责了李兰心几句,后者笑了笑完全不当回事。

    似有意似无意的,李易笛与三皇子对视几眼,交流全在眼神里了。

    大概意思便是,那人不过是兰心先前的掌柜罢了,以您三皇子殿下的身份,完全不需要放在心上。

    事情处理完毕,李易笛也没有要与刘元交谈的意思,说到自己公务还繁忙就要起身离开。

    不管三皇子有没有将这个叫刘元的人放在心上,反正他是完全不在意的。

    眼看李易笛就这样要离开了,三皇子内心是喜的,就在前一刻,他终于将刘元和赵长镜与他描述的那个人联系在了一起。

    既然两人是同一个,那么苏巨芒也必然在此。

    只要李易笛一走,他就有更大的把握说服苏巨芒。

    只可惜事与愿违,就堪堪在李易笛要迈出大门时,刘元站起身来,迟疑着想要喊一声站住。

    “等等!”

    话不是刘元喊的,有人比他还要抢先一步。

    几个人都寻声朝身后看去,只见苏巨芒依旧背着他的大木匣,从楼梯上一步步的走了下来。

    在看见这个人的那一瞬间,三皇子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没来由的,只是那股气势,便让他瞬间确认。

    “你是在叫我?”李易笛转过身来,静静的看着楼上那男子,他倒是没看出来多余的什么,只觉得那木匣甚是奇特。

    “是的,我想和你单独聊聊。”苏巨芒微微颔首说道。

    “阁下有什么就在这儿说吧。”李易笛淡然说道,这段时日以来,来投奔的江湖草莽可不少,显然他把眼前这位也归于这一类了。

    只是奇特了一些,但想来也只是为了引起他注意的噱头而已。

    然而李易笛不在乎,三皇子的心却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这样,也好。”苏巨芒这样的人,也不会多说什么,当下点了点头又道:“在下剑阙山庄少庄主苏巨芒,想要与你谈谈重启剑阙山庄一事。”

    话语刚落,场间陷入了寂静。

    果然是他!三皇子心里暗呼一声。真是坏了事儿了,这李易笛怎么不早点走。

    其实早走晚走都没用,在知道是李兰心的父亲来了时,苏巨芒就做好了决定。

    “等等,你说你是谁?”

    这话倒不是李易笛问的,却是李兰心站起身来一双眼亮的就跟蜡烛似的,把苏巨芒看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