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九章 谈谈

    想着有关于赵长镜的事情,刘元脚步走的倒是不快。

    “刚才那人你认识?”裴姑娘终究是忍不住心头好奇,开口问了出来。

    “啊,认识,算是认识吧。”刘元点了点头,有些惆怅和唏嘘的叹了一声道。

    “认识就是认识,什么叫算是认识?”裴姑娘撇了撇嘴,觉得刘元是在敷衍她,跟着也不在意又问道:“哪个门派的?”

    “就是不熟,不知道呢。”刘元摇了摇头,看也不看裴蛟的说道,说完他突然想起了那日在花灯会上的事情。

    暗自嘀咕起来,那赵长镜该不会是和三皇子走到了一边儿吧,如果真是如此……堪堪想到这儿,刘元顿时加快了脚步。

    “诶,我说你突然的急什么呢。”裴姑娘嘴上呢喃,也还是赶紧跟上,两人一前一后风也似的就奔到了山沟里。

    往前又走了一两里地,眼前豁然开朗,是一片绿意盎然的竹林,此处便是圣铸林。

    也来不及细看这些景色,两人寻着声音,加快了脚步穿过竹林,一尊圆形的大铁炉子正立在上方,背后的矮山上插着一柄柄的大剑。

    两侧东倒西歪的就是些小炉子,四周还堆了些矿石一类的东西。

    大概扫了这么几眼之后,刘元一眼便看到了铁台子前边儿的苏巨芒。

    “苏先生。”开口唤了一声,刘元走上前去。

    刚要再说什么,苏巨芒皱着眉头,竖起一指在唇边道:“嘘,禁声。”

    顿时两人安静下来,连呼吸都不敢重了,只见苏巨芒凝神看着眼前一堆‘废铁’。

    脚底下搁着火红的石头,轰轰的声音响起,一缕缕火焰窜升而起,将铁台子烧了个通红。

    待差不多了之后,苏巨芒脱下身上的长袍子,裸着一双不粗壮却精瘦有形的胳膊,顺手拿起铁锤就开始敲敲打打了起来。

    约莫一柱香的时间之后,苏巨芒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拿起铁台子上那把锤了半天的半截短刀,在眼前细细打量起来。

    突然嘴角微微一笑,将铁台子底下的火焰熄灭掉,顺手将断刀丢去一边,拍了拍手转过身来。

    “拾掇完了?想不到啊,苏先生还会打兵器。”刘元笑嘻嘻的率先开口说道。

    然而苏巨芒却是耿直的摇了摇头道:“不会,我只是试试这地儿的火力,看来还行,等将原来的人召集回来之后,当能尽快给你打造出一把趁手的兵器。”

    “好好好。”刘元点头,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容,他没想到苏巨芒将这事一直记挂着的。

    此事说罢,刘元跟着又问道:“刚才那人你见着了?”

    “啊,你说那个?见着了,刚一拔剑就被吓走了。”苏巨芒毫不在意的说道。

    “可发现那人是干嘛来了?”刘元再问。

    “喏,还不就是为了这个。”苏巨芒顺手拿起一块火焰石,递到了刘元手中,后者拿着石头看来看去,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道:“这石头有什么说道吗?”

    “火焰石啊……”跟着苏巨芒详细给刘元介绍了一番这种石头,后者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道:“这赵长镜到底是哪门的,知道的不少啊。”

    只用膝盖想想,他刘元也知道这石头对那些造反的势力来说,有多么的重要,造反一是人,二是粮草,三就是甲胄。

    不过既然如今苏巨芒来了,这石头是必然不可能再被他人染指,如果聪明的话,也知道来寻求合作,难怪赵长镜知道消息之后飞也似的跑了。

    当下刘元说完了自己的揣测之后,再次问道:“苏先生现在可有了决定,在何处重开这剑阙山庄?”

    闻言苏巨芒想也不想,伸出食指指着脚下的大地,一脸坚决的说道:“这儿,就是这儿,哪儿也不改了。”

    说着长叹一声,无论如何他都割舍不掉这个地方呐。

    况且这个地方也有难以割舍掉的利处,想到这儿苏巨芒又回答道:“这必然不能一蹴而就,我还打算再在汝阳郡城内再开一个剑阙山庄的剑堂。”

    “在这里重建的期间,此剑堂专门用来招纳人才,招来我剑阙山庄那些曾经的人。”

    说完苏巨芒以询问的眼神,静静的看着刘元。

    “这个方法很好。”刘元顿时拍板,就得这么干。

    不过他们走了之后,这些个火焰石却是不敢再待在这儿了,苏巨芒尽数装进了一个大白袋子里。

    三个人收拾妥当之后,快速离开朝着汝阳郡而去。

    比起大德郡来说,汝阳郡显得要清秀了不少,从一砖一瓦,墙面石材上就可见一般。

    和大德郡形势不同的是,汝阳郡附近几大县,除了些边缘的乡村地区,尽数在李家的掌控之中,更是和壬平郡连成一片。

    差不多,整个君临道两郡之地,如今都是李家天下,不过明面上还不是如此。

    还有朝廷的官员在主政,虽然暗地里都知道是姓了李,但离开了君临道这片地方,往外那些人可就云里雾里了,谁知道具体是怎么样个情况。

    说着话就到了汝阳郡的城门下,脑子里回忆着先前李兰心信中所说的一些事情,缴纳了入城费之后,几个人进了城中。

    城中的情况比起大德郡来说好像也没多少差别,照例是车水马龙店铺林立,一对对甲胄鲜亮的卫队,从长街上巡逻而过。

    此时日上高头,烈日的光芒泼洒而下,春儿刚开,难得的有阳光这么好的一天,三人心情也好了不少。

    多转了两条街之后,刘元拍了拍前边一个路人的肩膀说道:“仁兄,我请问个事儿。”

    “哟,新来的外地人?你说。”那人也是个好脾气的,转过身来打量了一番风尘仆仆的三个人,这怪异的组合也没让他过多好奇。

    “请问你听说过天下第一客栈吗?”刘元开口直接问道。

    闻言那老兄先是一愣,跟着噗嗤乐道:

    “哈哈,兄弟你这是慕名而来的吧,知道咱汝阳郡天下第一客栈的菜品那是一绝。”

    “我听说过没,走遍整个汝阳郡你随便拉个人问问就没有不知道这家客栈的。”

    说着这位老兄顺手往东边儿的一个方向指去,脸上竟还带着自豪和骄傲。

    “出了这个街左转一直走,再过两个拐弯,看见一个有些破旧的大门,那就是了。”

    说着老兄眼珠子一转又道:“你三别看那店破,店里的东西可是不便宜,还有限份儿的,现在赶过去恐还能闻着点儿香气。”

    道了声谢,刘元三人牵马就往那地儿赶去。

    地方不远,三个人过不多时就走到了地方,却见客栈门前竟然排了一条长队,一个跑堂模样的人在门前拿纸笔记着什么。

    往前了几步,刘元才听清其嘴里喃喃着:“东街郑园圆,明日滑蛋豆腐一份……”

    好家伙,这是把明天的都给安排上了?刘元心头一惊,这汝阳郡分店的生意,比他预料的还要好上不少。

    三个人也不说话,推开人群就要往里进,谁知没走出两步就被喷拦下了。

    也不知道是谁,横眉冷目的瞪着三人怒道:“在我汝阳郡,天下第一客栈的门前,哪个胆敢搞特殊。”

    闻言排队的众人也纷纷嚷嚷起来,指着刘元几人横挑鼻子竖挑眼儿的。

    此处动静闹的大了,那正在记东西的跑堂也看了过来,倒是客气几分,看着刘元三人说道:“三位是新来的吧,还不知小店规矩,还请耐心等待着。”

    “若是想要往前挤,未来一月我天下第一客栈都不接纳。”

    “你误会了,我三人不是来吃饭的,来找人的……”刘元话还没说完,便有人接口闹道:“兄弟,这借口不新鲜了,赶紧再想一个吧。”

    刘元听得一愣,报之以苦笑,道:“真是找人来的。”

    说罢也没办法,直接站在客栈门前就喊了起来:“兰心,李兰心,李大小姐。”

    一声高过一声,听的众人皆是愣住。

    好一会儿之后才听几人议论起来:“乖乖,有日子没见着如此胆大包天的人了,竟敢在客栈门前直呼李小姐的大名。”

    “谁说不是啊,上次找这个方式想混进去的人,最后可是鼻青脸肿的被丢在了长街中央。”

    “嘘,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没过太久,众人眼前一亮,就见一位英姿飒爽的姑娘已然立在了门前,定定的站在那儿没动。

    “完了,李小姐今儿这气势不一般,这三人凶险了。”

    “我也觉得是,李掌柜的今儿你瞧那激动的,双手都在抖了,这三人估摸着凶多吉少。”

    见了许多次类似场面的跑堂也惊了,他还从未见过自家掌柜的有如此时候,忙不迭的往左边躲闪了几步,怕血溅自己一身。

    就在跑堂的刚刚躲好了之后,便见李兰心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狠狠的抱了刘元一下,还不待裴姑娘发作,立马分开,一拳锤在了刘元肩头:“你这个甩手掌柜的,总算舍得来看上一眼了。”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轻点。”刘元假意揉着肩头说道。

    一行人说笑着,就被李兰心给亲自迎接了进去,也不管身后掉了多少眼珠子和下巴,只听砰的一声,李兰心将客栈大门给关上了。

    只从里飘出一句:“今儿不营业了。”

    十几个人痴痴傻傻的望着紧闭的大门,好一会儿没回过神来,不营业都没有先前李兰心那两个动作,带给他们的震撼大。

    那动作便好似一个守在家中的妻子,终于把自己丈夫盼回来了一般,再加上李兰心那句甩手掌柜,由不得他们不多想啊。

    很快这个事就借由这些人的嘴,传开了去,传遍了酒楼茶肆。

    起先还说的是天下第一客栈的掌柜,那个女中豪杰李家小姐,终于有了意中人。

    到后来就变得离谱了,说什么抛家弃妻的负心汉终于回来了。

    本来还以为那女豪杰这辈子是恨嫁了,没曾想反转来的如此之快,过不多时这个消息就传到了李府。

    汝阳郡的李府,自然就是李兰心的家,她爹李易笛正在书房会客,自回到汝阳郡之后,李长笛便再次换回了原来的名字,改‘长’为‘易’重新认祖归宗,并且记了大功。

    要按江湖话说,李易笛如今稳坐汝阳郡的头把交椅,乃是真正的无冕之王。

    按理来说,整个汝阳郡都没有一个值得他以重宾之礼对待的客人,但今儿这位例外。

    乃是李易笛亲自将其迎接进了府中,更是在书房见面。

    “三皇子说的事情,李某会仔细考虑的。”李易笛看着眼前人,轻声说道。

    先前两人在这儿小屋里商谈了足足半个时辰,只谈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合作。

    三皇子丝毫没有面对一个反王的局促害怕担忧等情绪,镇定自若应对自如。

    他能拿的出手的便是一个大义,说到底反贼这个名头都名不正言不顺,不得民心。

    而他不一样,他是大魏正统,魏武帝的三皇子,有这杆大旗在,能帮李家不少的忙。

    只要双方合作,就有无数的好处,只有一个前提,那边是李家助他夺回天下,至于两人合作的基础便是联姻。

    这边只要答应,三皇子可以立即提亲,迎娶李家小姐兰心。

    反正那半个时辰,三皇子说了个天花乱坠,但李易笛也不是吃素的,先把三皇子给稳住了,其余的可以慢慢商议。

    就在一刻钟之前,三皇子的那个贴身护卫赵长镜回来了,两人嘀嘀咕咕的耳语一番,正好留给李易笛思考的时间。

    也不知给三皇子说了什么,总之李易笛明显的看到三皇子神色有过一瞬间的波动。

    待这句话说完了之后,三皇子站起身来朝其拱手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多打扰了,希望能尽快给我一个答复。”

    此时他心里有一件更加着急的事情,那边是剑阙山庄,无论如何他都要抢在李家之前,争夺到与剑阙山庄的合作权。

    “好说好说。”李易笛笑呵呵的点头,将三皇子送出屋去。

    却在此时,李府管事火急火燎的冲了上来,刚要大喊,看见有外人之后又忍住。

    只朝着李易笛耳语道:“老爷,外面坊间都传遍了,说是小姐的夫君回来了。”

    惊的三皇子眼神霍然一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