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八章 再相逢

    有人,有什么人?这是听见这句话后,刘元心里产生的第一个想法。

    放眼望去正前方便是一个缺了半截的大殿,屋顶正上方一个大洞,成手掌形,还不知是何人下的手。

    往四周看去,左右两边的屋子都成了一根根的立柱,再远处是一栋栋的屋子群,掩映在山体之中,想看的再清楚些就难了。

    总的来说,剑阙山庄被一小片山脉所环绕。

    原本平平整整的砖石白石地面,此刻也是凹凸坑洼接连不断,比先前的太清山状态还要惨的多。

    至于什么人,刘元却是半点没有瞧着。

    同样的裴姑娘侧耳倾听,也没听见什么人的动静,就连呼吸声都没有听见。

    当然两人都没有怀疑苏巨芒所说的话,毕竟以他的本事,说是有人就必定是有人的。

    也不知是不是此地另有他人,还是触景生情的原因,苏巨芒跨进大门之后,眼神怔怔的出神就没有挪动过脚步。

    苏巨芒不动,他两自然也不敢动,站在那儿就跟着三尊雕塑似的。

    正如刘元所猜想的那般,此时此刻的苏巨芒当真是触景生情,陷入了当年那一战的回忆当中。

    元御阁元使同大内监的几个高手,联手对付他的父亲,终是不敌而败,不过也斩去了其中一位元使的一只胳膊。

    三十六名精锐弟子,结剑阙山庄的地冲剑阵,与朝廷的大队人马中厮杀了足足半个多时辰。

    最终在剑阙山庄大部分人的努力下,山庄还是成功跑掉了不少的有生力量,其中就包括他一个。

    伸手捏了捏眉心,苏巨芒以内力传音说道:“你两在这儿等我,我去去就回来。”说罢苏巨芒背着大木匣,几个闪身便消失不见。

    待苏巨芒走了一会儿之后,刘元才开口悄声说道:“你说这个点儿上,来剑阙山庄这片废墟的会是谁?”

    “那谁知道呢,总之不可能是我神偷门的人。”裴蛟翻了个白眼说道,显得对那位并不如何在意。

    即使裴姑娘这样回答,刘元还是继续说道:“我看搞不好就是朝廷的人。”他这话也是有几分道理。

    “朝廷?呵。”裴姑娘冷笑一声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看来是没法好好交流了,刘元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有心想要看看这里的情况,却记着苏巨芒的话不敢乱动,干脆扫清地上灰尘,就在门前坐了下来。

    却说苏巨芒往东边的圣铸林奔去,那儿曾经是剑阙山庄开炉冶炼兵器的地方,他听到的动静也正来自于那处。

    悄无声息的奔过几处长街,几个攀登站上了一处矮山的山头,双目定睛往下看去。

    果然正有一人鬼鬼祟祟的在火坛附近搜寻着什么,看那一身打扮倒是文气,个头也不矮。

    做的儿事却透出几分诡异,只见那人跟着便跑到了一个圆形大铁炉的旁边,伸手摸了上去,嘴里还在啧啧的感叹什么。

    那炉是主炉,底下便是地热源头,要不是这笨重的玩意儿朝廷带不走,哪儿还能留在此地。

    明显没有发现苏巨芒的到来,那人看完大铁炉子之后,又往左边锻铁的地方跑去,右边的青铜鼎里插着几把断剑断刀。

    顺手拿起半截,搁在眼前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念道:“好东西啊,真是可惜了,如今只有一半。”

    说罢叮咛一声,就扔在了锻台上,顺手抄起右手边的小铁锤,啪啪的打了几下。

    一看那拙劣的手法,苏巨芒就知道那人哪儿会这打铁锻兵器的手艺,不过是玩闹罢了。

    正被苏巨芒看准,那人正在借由这动作,缅怀此地曾经热火朝天的场面。

    足足又看了一柱香的时间,待那人从主炉底下掏出了一堆红彤彤的石头,打算装起来之时,苏巨芒终于是忍不住了,咳嗽了两声。

    万籁俱寂得一片废墟上,突然传来两声人的咳嗽声,把那人吓的是够呛,手指一抖,一块红石头掉地滚向一旁。

    寻着声音抬头看去,那人心里悚然一惊。

    只见山头之上,背负双手站着个身姿挺拔,还背着一个大木匣的人。

    清风徐徐,吹起此人衣袖长袍,一脸的冰冷神色,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竟真的有人,还不知是何时来的,端的是了得。

    不管心里再如何惊讶,他脸上还是强自沉着冷静,山下的人忙把手里石头放下,站起身来朝苏巨芒抱拳说道:

    “朋友远道而来,可也是对这剑阙山庄的东西感兴趣啊,如今此地已是无主,你我来此大可搜寻一番,但凡有用之物,谁先看见就算谁的,也避免了一番争斗,可否?”

    这话说的还是客气,他也自认为是一点儿毛病没有。

    而且丝毫没有提及那些石头的事情,就怕引起对方注意,对方既然来了之后没有立即动手,而是躲在暗处观察他,想来也是有些怕他的。

    假如换个人,可能还真就被他这番说辞给囫囵过去了,只可惜眼前这位就是此地主人。

    “放肆!”苏巨芒横眉冷立,嘴里怒呵出声,看着眼前人毫不客气。

    “那你要哪般?”那人明显也是个有脾气的人,当下也不松嘴,说完又道:“咋的,难不成你还想独吞此地不成?”

    闻言苏巨芒只是不答,眼珠子定定的看着那人,心里计较着什么。

    气氛一瞬间有些沉寂,既然他不说话,也不做什么,那人也懒得管。

    摆了摆手低声嘀咕道:“真是有病。”说着弯腰将地上的石头捡了起来,继续往白布袋里装去,却还斜眼注意着上方的动静。

    “放下。”苏巨芒说着,人已经飘摇而下,立在那人身前,一掌就推了出去。

    那人明显是早有防备,丝毫不耽搁的放下石头就朝后退去。

    “咦。”苏巨芒嘴里轻咦一声,他还真是没想到对方能够躲过他这一掌。

    “你还想强抢不成?我可告诉你,你这可是虎口夺食。”那人毫不嘴软,更是还不忘往自己脸上贴金。

    “哈哈,我抢你的?”苏巨芒冷笑两声说道,当下就要将地上的石头捡起来。

    还不等他行动,那人竟然直接开口说道:“好,看来你也是冲着这剑阙山庄的火焰石来的,要不这样,这毕竟是我先来的,咱们四六如何,你四我六。”

    此刻他只恨自己怎么来了不赶紧拿了石头就走,偏是在一旁摸来摸去,感受什么劳什子的情怀,耽误了不少时间,才惹出这么一号人物来。

    “嚯,知道的还不少。”冷哼一声又挥袖说道“赶紧滚。”苏巨芒脸上显得十分的不耐烦,他这会儿事比较多,也懒得搭理这个不速之客。

    说来别人也没做错什么,毕竟正如对方所说,这片废墟的确是无主之物。

    “嘿呀。”那人也是怒了,莫名其妙的来了就让他滚,凭什么啊?跟着直接吼了出来:“不然那就五五,也行!”这是他最后的让步。

    “这地儿是我的,你走吧。”说着苏巨芒已经不再看他,神色略微有些伤感的将地上的石头捡了起来,握在手心里还十分温热。

    “哈哈?你的?”那人被气乐了,又说道:“我看你是癞蛤蟆吞天,好大的口气。”说完那人也不打算再让,抬手就冲了上来。

    苏巨芒直起身来,冷哼一声道:“不识抬举。”语罢,只听的一声铿锵,背后木匣里的大剑巨芒悍然出鞘。

    被苏巨芒握在手中,宽的像门板一般的大剑,一剑就竖劈了下去。

    我的个天呐,心头暗道一声,那人一双眼瞪的铜铃般大。

    这一剑还没来得及落下,那人仅仅是将手伸出到一半,顿时手麻成了爪子,便快速的朝后面退去。

    张嘴大吼一声:“大剑巨芒,你是苏巨芒。”说完那人也不停留转身就逃,逃的飞快,犹如火烧着了屁股一般。

    “别的不咋样,逃跑的本事倒是一流。”苏巨芒说着将剑收了回去,再不理会,而是打量起手里的石头来。

    这火焰石乃他剑阙山庄独有,从地热源头上的热力和独有的白母石凝聚而成,就手里这不大的一块,就能燃起巨大的火焰,比什么干柴都好使。

    而且还持久,巴掌大的一块大概就能够燃上两刻钟的时间。

    别的什么都不说,估计啥有用的都没有了,独独这个火焰石还在就好,对苏巨芒可是有大用。

    他也不在乎放跑了那人会如何,毕竟剑阙山庄重开是必然,在这儿没人能够阻止,聪明人只会上门来寻求合作。

    将地面上的火焰石收集到了一边,苏巨芒继续埋头朝大火炉底下掏去,最终掏出来了一百多块,应该是这几年新生成的。

    有些质地都不是太好,只是勉强能用罢了,比起前些年来是差了不少。

    看着手里的石头,苏巨芒再次陷入了沉思,原本寂静无声的圣铸林,一幕幕景象开始在眼前浮现,过不久,苏巨芒的眼角便湿润了。

    悄悄握紧了双拳,他一定要再现剑阙山庄往日之辉煌,杀父与灭庄之仇不共戴天,必报之。

    将手心里的火焰石都捏碎了之后,苏巨芒才蓦然回过神来,摊开掌心看了看,苦笑着摇了摇头,任重而道远啊。

    却说那人头也不回的夺路而逃,一路上苏巨芒也没有去追,眨眼间他便好似风一般的逃到了大门前。

    远远的却正好看见两个人,心头咯噔就是一下,难怪那苏巨芒不追,原来早就派人堵好了去路啊。

    心里这样想着,那人转身就要换一条路。

    不过已经来不及了,三个人都看到了对方,紧跟着那人也突然就愣住了。

    在苏巨芒离开之后,刘元也还是保持着警惕,此时看见来人,顿时整个人都立了起来。

    待看清来人之后,刘元突然就愣住了,他也明显看见那人也愣住了。

    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刘元叹息一声,伸手朝前招了下道:“赵兄弟别急着跑啊,来,咱们来聊聊。”

    “你认识?”裴姑娘转过头来,疑惑不解的看着刘元问道,她本来都准备好出手了,这又是闹的哪一出啊。

    “可不就认识嘛。”刘元笑了笑,看着对方不情不愿的朝他走来。

    看着对方的眼睛,刘元再次笑着调侃道:“来来来,念两句你的拿手酸诗来听听呢。”

    “别闹。”赵长镜瞪了刘元一眼,跟着又道:“我告诉你,如今此地的主人来了,你想做些什么是不可能了,还不赶紧开溜。”

    此人竟然是花灯会分别之后,再也没有见过的赵长镜,刘元也没想到对方还活着,且能在这儿碰面。

    “赵兄说的可是那位少庄主苏巨芒?”刘元笑嘻嘻的问道。

    “诶?你见过了?”赵长镜一惊,突然又反应过来:“你和他不会是一路的吧?”

    “会,怎么不会。”刘元点了点头,脸上笑的越发开心了。

    此言说罢,赵长镜沉默了,低着头眼咕噜乱转,快速思考着什么,跟着便抬起头来说道:“那位少庄主可是有重启剑阙山庄?”

    “是。”刘元颔首。

    “可有后盾所依?”赵长镜再问。

    “凭他是苏巨芒,大剑巨芒的传人,要什么后盾?”刘元答道。

    “好,那就是说还没有咯。”赵长镜眼神亮了起来,转身就跑再不停留,翻过墙院之后,远远的飘来一句:“刘掌柜的,很快我还会回来的,要找不到你,我就去天下第一客栈。”

    不用想,刘元也知道对方嘴里所说的天下第一客栈,是李兰心开的那家,只是好奇赵长镜再来做甚?

    暂时也想不明白,刘元索杏先放下,两人大踏步的往圣铸林方向而去,说来至今为止,刘元也不知道赵长镜出自何门何派。

    想当初在花灯会时,赵长镜能被金雀楼捧为上宾,自是身份不一般。

    却说那日花灯会,赵长镜本来就是有目的而去的,果断的站到了三皇子一边,更是帮助三皇子顺利渡过难关。

    如今的他包括他身后的势力,已然是三皇子的人了。

    若是再来剑阙山庄,他必然是带着三皇子的诚意而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