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七章 剑阙山庄

    苏巨芒没有就这样的事情过多好奇,也没觉得对方有别的心思,只是郑重的点了点头道:“你说。”

    “剑阙山庄是向来有为人铸剑冶炼兵器的吧。”刘元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说道。

    “有的。”苏巨芒点了点头,然后立即反应过来道:“难不成是,你想要一把趁手的兵刃?”说完苏巨芒自己便在心里确定了,应该是这样没错了。

    “哎呀呀,这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容易啊。”刘元忙不迭的点头。

    眼看着就要去大西北了,他可不就是想让剑阙山庄给他打造一把刀嘛。

    闻言苏巨芒却是迟疑了起来,倒不是他刚说出去的话就不算,毕竟他那也是一口唾沫一个钉的人。

    而是这事情实在是有几分难办,像他不过就是一个练剑的人,什么冶炼打造是完全不会呢。

    当下也直接开口说道:“如今剑阙山庄还未能重开,有些人手都还没召集回来,这冶炼兵器的事儿,没人没材料的,一时半会根本办不到啊。”说着苏巨芒还摇了摇头。

    还有些活没说,那就是剑阙山庄之所有能够冶炼那么多的神兵利器,还得益于庄内一整套的器具。

    如今距离那地儿可不近,而且好多东西也都在战乱中残破甚至损毁了。

    “啊,这我当然知道。”刘元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跟着又说道:“那先生打算在哪儿重开剑阙山庄呢?”

    “这个嘛……”苏巨芒低头沉吟起来,就这事儿他早就考虑过了。

    如今破星十六剑最后一式剑法也得手了,也是时候着手这件事儿了。

    原先的剑阙山庄位于君临道与甘济道之间的郊外,那有一处地热源,可对冶炼兵器有巨大的好处。

    不过现在重开山庄,倒是不一定是非要去原先的地方不可。

    毕竟山庄重开百废待兴,又恰逢兵荒马乱的时期,首先是让山庄的实力强盛起来,不会任人宰割。

    只有真正强大起来之后,具备打造兵器能力的剑阙山庄才会是众人争抢的合作对象,而不是被奴役,用来专门给那些反王提供兵器。

    但也不能太远了些,沉吟一声苏巨芒回答道:“就君临道或者甘济道内吧,不要距离原来的地点太远。”

    以仁河为线的北方自然是不敢去的,那部分还完全在大魏的严密掌控之中。

    南方的话,西南道乃反贼势力最盛,又有平顶王的势力相互对峙,自然也不是一个好去处。

    对于刚起步的剑阙山庄,对于苏巨芒自己来说,压力太大了些。

    反倒是君临道和甘济道这样的,反贼刚刚起步的地方好的多,没有哪个人能直接一口吃下。

    再说回来,他也不是真的舍得将原来的地方彻底舍弃。

    “好,好地方。”刘元皱了皱眉,想起了原先剑阙山庄的地方。

    跟着缓缓说道:“我大胆给苏先生提上一个建议,原先的剑阙山庄虽然在郊外,但距离君临道的汝阳郡是最近。”

    “如果苏先生保守为主,暂且不打算重启原址的话,可选在汝阳郡重建,当可寻求到平稳过渡的时间。”

    “因为汝阳郡也有我天下第一客栈的分店,并且客栈掌柜的就是李家小姐。”说完,刘元脑子里就浮现出李兰心的身影,真是有日子没见了啊。

    听完苏巨芒那是真的诧异了,他突然发现,怎的走到哪儿都有这天下第一客栈呢。

    换在几年前也没听说过这么个客栈,还有刘元这么一号人物啊。

    将疑惑深深的藏在心底,苏巨芒嘴上却问道:“你说的李家,可是如今在汝阳壬平两郡,势头正盛的陕右李家?”

    “正是。”刘元点了点头。

    就这事儿苏巨芒自然还要好生考虑一番,对于刘元说的话,他没有怀疑,但也没有立即就做出决定。

    “等明儿一早我再给你答复吧。”苏巨芒最后说道。

    “也好。”刘元点了点头,虽然他有些急,但也不急在这一时。

    之后晚上大家坐在一起吃了饭,还是丹橘下的厨,饭桌上相互之间聊着,主要是苏巨芒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他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他将谢意都记在了心底。

    等晚饭吃过,众人分别开来,各自回到房间去休息,苏巨芒继续调养着他的身子。

    也就在晚上的时候,刘元大概是怕了裴姑娘一般,直接将窗户给关了起来。

    虽然他知道就这么一扇窗户而已,必然是不可能挡的住那位的,好歹求一个心里安慰吧。

    好在一夜无话,这一夜十分的安静,窗外没有任何的动静,倒是让刘元睡了一个好觉。

    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刘元走下楼去,正碰上了从后院走出来的苏巨芒。

    看着对方径直朝着自己走来,刘元上前一步笑呵呵的道:“苏先生可是有了答案。”

    “是的,就打算采纳刘兄弟的建议,今日就往汝阳郡去。”苏巨芒点了点头道。

    “好,既如此,待我收拾一下,我和你一同前去。”刘元脸上一喜,直接说道,这个苏巨芒没有推辞。

    苏巨芒刚点头,刘元刚要转身就去楼上,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好的,我也收拾一下。”

    转过头来,看着裴姑娘大步离去的身影,刘元苦笑一下,冲着裴姑娘的后背喊道:“我说,我这儿是去汝阳郡呢,你跟着去干嘛呀。”

    “我去看看你另外一家客栈,和那个叫做兰心的伙计呀。”裴姑娘转身微微一笑,说的理所当然的。

    根本就拗不过对方,刘元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噔噔噔的往楼上走去。

    这一别便又不知要多久才能见了,郑东西包括丹橘冬竹在内的所有人,都候在门前,目送着刘元几人离开。

    没有什么依依惜别,走出几条街之后,便收拾住了心情。

    就在刚离开了城门以后,刘元突然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神色一动,啊的一声抬起头来看着苏巨芒道:“劳烦苏先生先行一步去汝阳,我还得去大德郡一趟。”

    “好,刘兄弟顺便帮我把这封信带给周向文,我走的不快,就在路上等你。”苏巨芒说着已经长鞭一甩,飞驰离去。

    “我说姓刘的,你是故意的呢这是?”裴蛟眼神不善的看着刘元,一句话仿佛是从后槽牙里吐出来的。

    但凡是刘元要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就要扑上来咬刘元一口生肉一般。

    “我是真有事。”刘元现在当真是怕了这个姑奶奶牛皮糖了,怎么甩都甩不掉,偏生还是郑东西的什么劳什子师叔。

    “那刘窜风还留在城里呢,我不能留下他不管,而且我还有些东西没拿。”这倒确实是实话。

    至于什么东西刘元没说,自然是那只神奇的甲鱼了,早想好了用它的身子来做兵器,可不能忘了。

    “好,我随你一起。”裴姑娘开口斩钉截铁的道。

    “行,你要不嫌麻烦,就跟上吧。”刘元点了点头道。

    两人一路说着话,就往大德郡奔去,堪堪要到大德郡门前了,刘元回过来想提醒裴姑娘什么,才发现后者已经改头换面易容好了。

    “你这真是好本事啊。”刘元惊的瞪大了眼珠子,对方这快马加鞭的还能易容,了不得。

    “哼,那当然,怎么说我这东西的师叔也不是白当的。”裴姑娘不无骄傲的抬头说道。

    说着又道:“我跟你说,说不准你带着我还有意想不到好处呢。”

    “是是是,你最有办法了。”刘元笑着摇了摇头道,他哪里不知道带着裴蛟不是累赘,反而对他还有帮助。

    但裴蛟与他无亲无故的,不过是和郑东西师出同门,上次帮他易容,已经是帮了他忙了,刘元并不想欠裴姑娘太多。

    然而对方如此坚持,是刘元没想到的,毕竟去大西北可不是儿戏,恐怕也真就犹如对方所说的那般,自是红尘历练吧。

    一时间心里稀里糊涂也想不明白,刘元缴纳了入城费用之后,便带着裴姑娘走了进去。

    这次回来刘元本打算什么人都不惊动的,可毕竟还是要帮苏巨芒送一封信,就先让裴姑娘回客栈等着。

    自己来到了周小少爷的府邸,不过路上的时候就在好奇苏巨芒与小少爷到底是什么关系。

    赶巧周向文正在屋内,当见着周向文人的时候,刘元也没多问这个。

    不过难免的少不了一番叙旧,和过问之后的事情,该说的能说的,刘元都说给了。

    完事之后,刘元将怀里的信掏了出来往前递过去道:“喏,这是苏先生让我带给你的。”

    接过信之后,周向文倒是没有直接当面就打开看,而是揣进了怀里看着刘元笑道:“走,咱吃个饭去。”

    “哈哈哈,不了不了,我还有事儿呢。”刘元摆手拒绝了,就看那眼神,他也知道对方心里欠着这封信呢。

    要真和他出去吃饭了,心里还不知怎么火急火燎的,饭也吃不安生,再说他也真是有事。

    将刘元送到了府门前的长廊处,周向文就打算往回走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拱手抱拳说了一堆类似的话,跟着刘元却一把拉住周向文双手手腕道:“还有一句话想问问周少爷。”

    “哦?你问。”周向文双手抱在身前,看着刘元问道。

    他与周向文之间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但那是不算柴听山的情况。

    暂且周向文还不知道,加上前段日子帮他隐瞒身份的事,两人关系算是十分的要好。

    所以有些话,现在的他能说,晚了就不好说了,想了想,刘元走上前一步,附在周向文耳边道:“就看这奇士府,周小少爷必然是想要干一番大事的。”

    “怕,不是那么的忠心城主大人吧。”此话一落,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周向文的神色一紧,刘元不待其答话,抬手拍了拍周的肩膀道:“不用回答我。”

    跟着又说道:“将来若是有一天,大德郡被兵临城下了,你要哪般?”

    说完周向文的眼神一动,扭头看了看刘元,此时的对方已经从自己的身前离开,他的脑子有些懵,还不知对方为何要说这样没头没脑的两句话。

    “好了,话说完了,我走了。”刘元说着转身就走,再不停留。

    他相信周向文这样的机灵人,会多想的,只要多想,就算是给对方心底埋下了一颗种子。

    算是帮了柴听山的同时,也帮了这个周小少爷一把。

    离开了周府之后,刘元再无什么心事,直接回了客栈,裴姑娘坐在桌边,看向门口:“嚯,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

    “哪能啊。”嬉笑着说道,刘元往后院走去,回了自己屋后直接将那两个木箱子抱在怀里。

    抱着就往刘窜风背上放,后者面对刘元可温顺的很,摸了摸刘窜风的毛发,笑着把刘窜风拉出了马厩。

    叫上了裴姑娘,两人再次离城而去,十分幸运的是,这一趟没有遇上任何的意外。

    “我说你专门回来就是为了这两个大木箱子?”裴姑娘好笑的问道。

    “呵,你可不知道,这两里面是宝贝呢。”刘元神秘莫测的笑了笑。

    “能有什么宝贝?”想她裴蛟什么宝贝没见过,不屑的撇了撇嘴。

    两人快马加鞭,刘窜风真的撒丫子狂奔起来后,简直让裴蛟看直了眼。

    “我说你这驴才真是头宝贝啊。”跑了一天一夜,刘窜风依旧神气活现的,裴蛟忍不住感叹道。

    像是听出了别人在夸赞它一般,刘窜风哼哧两声摇了摇头。

    苏巨芒还真是在路上等着他两,没多久三个人便碰了面,一路东去。

    约莫不过是五六天的时间,三个人便到了汝阳郡附近。

    若是按照原先的打算,苏巨芒是想直接进汝阳郡的,后来他却又改了注意,想先回剑阙山庄的原址看看。

    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总之别人这样决定了,刘元两人自是也无异议。

    转过了几座矮山之后的原野上,一座偌大的庄子赫然在望。

    越近了几分,刘元看见了大门前,写着剑阙山庄几个大字的石碑,一笔一划都显凌厉。

    踩着破败的石阶,三个人拾阶而上,头顶半截匾额歪歪扭扭的挂着,簌簌的往下落灰。

    内里残破寂静,多了几分阴森。

    “嘘,别动,有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