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六章 当真入了红尘

    既然苏巨芒的苏醒已经只是时间的问题了,众人心里的担心也稍稍放了下来。

    差不多关门的时间也够久了,是时候再次打开门开始营业。

    当然丹橘是不可能出来主厨的,毕竟苏巨芒的病暂时还离不开她,也就只有刘元亲自动手。

    没曾想竟然正好就遇上了隔壁街洪掌柜的事情,这不是把脸伸到手底下让打吗,刘元哪儿会放过这个机会。

    想不到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这位洪掌柜的还会出来作妖呢。

    啪啪的收拾完了洪掌柜之后,刘元与郑东西回到屋内,开始招待今天的这一批客人。

    众人的口味还是没变,那最香的七香水煮鱼还是他们的最爱。

    不过其他的也都没漏,很快所有的招牌菜就被尽数点完。

    正当刘元在厨房里热火朝天的忙活时,虫虫双手抓着门框,双脚却还站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往里张望。

    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还在不住的吞咽口水,也是馋的久了。

    武功等都不会轻易外传,食谱厨艺这样的东西自然也是如此。

    所以只要是在刘元做饭的时候,徐明夫妇两都不会来看上一眼,懂这个江湖规矩。

    不过虫虫年纪小,倒是没这个约束,刘元也不在乎,斜眼看着小家伙馋的舔唇,腾出一只手招了招道:“来,虫虫过来。”

    后者乐的屁颠屁颠的走上前去,仰头啊的一声张开嘴,按照管理,刘元往虫虫嘴里丢了个鱼片。

    嚼吧嚼吧咽下肚去,香的差点没把舌头给吞了,虫虫顿时乐的眯缝起双眼,道:“还要。”

    “小馋嘴。”刘元笑着说了一声,突然灵机一动捏了捏虫虫肉嘟嘟的右脸又道:“咋样,你刘哥哥这一手厨艺想学吗,往后你就能自己做给自己吃了。”

    很显然这个提议对年幼的虫虫来说,是有莫大诱惑的,后者顿时喜出望外的点了点头大声道:“想,想学。”

    “好,那刘哥哥我便教你。”刘元回应道,已经做下了决定。

    晚饭时分过去,郑东西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收拾完了屋里所有的桌椅地面,才向着后院走去。

    此时的院中所有人都把那小木屋盯着,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之后,丹橘与冬竹姐妹两便相互搀扶着从里屋踏出。

    前前后后忙活了十来天,尤其是丹橘消耗过度,此时累的一张脸儿煞白,原先红彤彤的双颊也不见了。

    就算是冬竹也没好到哪儿去,在两人出来之后,刘元连忙上去搀扶着。

    “怎么样了?”刘元将两人扶到磨边坐下,着急的问道。

    “一切都好,就按照苏先生现在身体的情况来看,最多明晚这个时候就会醒来。”丹橘断断续续的说道。

    说完也不待刘元再问,丹橘直接闭目坐下调息起来。

    说起来苏巨芒与她还颇有几分渊源,要知道丹橘除了是圣手宗毒山的传人以外,还是魔门圣女。

    那个当初输给苏巨芒一招半式的魔门少主,正就是她的师兄。

    也不知道师兄知道她救了苏巨芒一命后,会有吁样的想法。

    当然最好还是不要让师兄知道的好,丹橘并不想被魔门知道她的踪迹。

    既然丹橘在养伤,刘元扭头就朝着冬竹看去,只见这丫头手里拿着个两指节大的小瓷杯,粉嫩的嘴唇泡在瓷杯里,小口小口的抿着。

    闻着味刘元也知道冬竹喝的是八果珍酒呢,当下好笑的摇头问道:“咋样,好喝吗?”

    “好喝。”冬竹点了点头,声音犹如银铃般悦耳,跟着又道:“还能回复元气呢,这是救了苏先生之后剩下的,不是我……”

    看着众人都把自己看着,冬竹话到最后声音却越来越小,仿佛自己做了多大的错事一般,微微低着头,上齿咬着下唇,不敢再喝了。

    “哈哈哈哈,又没不让你喝,你委屈兮兮的作甚?”刘元突然就笑了起来道。

    闻言冬竹狠狠的白了刘元一眼,又继续抿着,这酒劲儿大,可实在是不敢喝的猛了。

    关键这酒太过香甜醇厚,勾的冬竹又忍不住的想喝。

    “辛苦了。”刘元望着冬竹,由衷的说道。

    既然是他天下第一客栈的伙计,他便打定注意要护着客栈里的人一辈子,无论是谁来都抢不走。

    在得知刘元会酿这样的酒之后,徐明夫妇两虽然诧异倒也没多问什么,毕竟先前已经有了那么多新奇事儿发生在对方身上了。

    至于据为己有的想法,徐明更是不曾有过,倒是有想到自己儿子将来倒是可以用的上。

    刚想到这儿呢,就见刘元拍了拍徐明的胳膊道:“诶,老徐,我有个想法,现在需要争得你的同意了。”

    “你说。”徐明回答道。

    “我打算将几道招牌菜的做法交给虫虫,不知徐兄你和嫂子愿不愿意家伙自己倒是已经同意了。”刘元说着,虫虫还就站在刘元腿边点了点头。

    “哦?这不太好吧,这几道菜可都是你看家的手艺。”这可是好事,但徐明没有直接答应,而是反问道,总觉得刘元还有话要说。

    “再者说,虫虫是半点基础没有,传给他恐是糟蹋东西了。”

    听完刘元只是摇了摇头,丝毫不在意的道:“只要喜欢吃,就一定能有成就,我看虫虫天赋不错,有你们给他打熬的身体,至少刀能拿的稳,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成功。”

    “况且就算不行,这不还有徐兄你给他打下手嘛,我便将食谱传给虫虫。”

    “那你呢?”徐明忙问。

    “我要走了,但天下第一客栈还得继续开下去,我不忍看我一手拉起来的客栈,在我离开之后人走茶凉。”说着,刘元还作势擦了擦眼泪,十分伤感的模样。

    其实主要还是,刘元怕这一家客栈没了客之后,他少了一处赚取满意值的地方。

    “你要走?”问完徐明就反应过来了,刘元这是准备好去大西北了啊。

    这么些日子看刘元没有反应,他原还以为对方打算放一放呢,等实力再强点再离开。

    只是刘元等不急了,已经等了太久,他怕再等下去,就连看自己父亲最后一眼的机会都没了。

    而且他这纯阳霸体诀特殊,也只有于生死战斗中才能最快的提升实力。

    不过徐明反应过来了,其他人不知道啊。

    “掌柜的你要离开?”

    “你要走哪儿去?”

    几人谈话没有避讳其他人的意思,闻言所有人都惊诧的把刘元看着,最后一句问话便是裴姑娘问的。

    “一个不得不去的地方。”刘元回过头来,眼神在所有人脸上停留了一瞬,这句话他已不知道是第几遍说了。

    之后郑东西冬竹几人又就这件事询问了一番,主要还是关心掌柜的安危。

    刘元也详细解释了一番,除了离开的原因以外,别的都没有什么隐瞒。

    告诉了他们自己要去大西北,至于什么时候回来还说不准。

    说完了之后,几人也表示理解,唯有郑东西苦笑一下:“哪有你这般当掌柜的,老百姓说甩手掌柜甩手掌柜的,至少人还找得着不是。”

    “哪儿像你似的,见天儿的看不着人,弄的这客栈像我这个跑堂的开的一般。”说着众人都乐呵起来。

    一巴掌拍在郑东西肩头,刘元也笑了:“辛苦你了,大不了等回来就给你涨工钱。”

    客栈经营到现在这个状态,谁都拿这儿当自己家一般,谁还在乎那几个铜板。

    月上高头星光灿烂,差不多了众人都离开去各自屋睡下。

    这么多天了,终于可以睡个好觉,刘元心思沉重的躺下,难得的没有琢磨刀法,双手枕在头下,只瞪大了眼珠子看着头顶。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突然刘元眼神凌厉的往右边看去,只见他没关上的窗户边刮起一阵微风。

    清亮的月光下,映照出一个窈窕曼妙的身姿,黑色长发飘飘,几缕发丝缓缓垂落肩头。

    “星光月色,美人不请自来,还不走寻常路,刮起香风阵阵,咋的,对我有什么企图不成?”

    刘元也难得的调侃起来,笑眯眯的跟个登徒子似的看着眼前姑娘。

    “我裴蛟何时又走过寻常路。”裴姑娘微笑着说道,霎时间犹如春风解冻冰川一般。

    步履偏偏的往前行来,一双笔直修长的腿在刘元眼前绕来绕去,更是毫不客气的直接坐在了刘元床边。

    翘起二郎腿,双手妖娆的交叠放在膝上,微微颔首巧笑倩兮的看着平躺在床上的刘元,于平日里的那个冷冰冰的美人,简直判若两人。

    除了那夜在太清山上,莫瑶夜间直接溜进了刘元的床上以外,他何时又经历过这样的阵仗。

    况且那晚上莫瑶也没有如此的步履款款,莫瑶又哪里有这裴姑娘妖精,对了,就是妖精,这是刘元对裴姑娘的新印象。

    他一个修纯阳霸体的,血气方刚的男儿,哪里遭得住,顿时就多了些窘态。

    而且,她竟是第一次说出了自己的真名,刘元突然后脖劲上一寒,大有来者不善之感。

    还强自镇定的开口问道:“娇花的娇?”

    “蛟龙的蛟。”裴姑娘笑的越甜了几分,却让刘元下意识的双手撑着床板就要坐起来。

    谁知看见刘元这个动作,裴姑娘伸出白玉青葱般的食指在刘元心口一点,顿时浑身酥麻了一半,刘元啪一下又躺了回去。

    脸上顿时多了几分苦笑,问道:“裴姑娘,裴蛟师叔,你是干嘛来了?”

    “呸,谁是你师叔,不许跟着郑东西叫。”裴姑娘双眉一挑,一双杏眼瞪着刘元说道。

    “好好,不叫不叫,那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跑我这来干嘛?”刘元再次问道。

    本来是他想调侃两句裴姑娘来着,这会儿总感觉是自己被调戏了,完全遭不住啊!

    “带上我。”裴姑娘笑容渐收,开口简短有力的说道。

    “啥就带上你了?”刘元一脸纳闷,到这会儿他还晕晕乎乎的。

    “傻子,自然是你去大西北带上我。”裴姑娘说完还在心里暗骂一声,这傻子当真不解风情,我都这样了他还要装疯卖傻。

    “那不行,那大西北可危险,你没必要跟着我冒险。”刘元立即摇头晃脑的说道。

    一听那不行三个字,裴姑娘立即瞪着他,跟着便道:“我愿意。”

    “你愿意……?”刘元立即懵了,不知该作何回答。

    “你今天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总之以我裴蛟的本事,就是跟着你,你能甩的掉我吗?”

    “你这是为了什么呀?”刘元一头雾水的道。

    “我……我是神偷门的红尘历练啊,当然得出去走走。”起先还有些迟疑,跟着裴姑娘便理所当然起来。

    最终的结果便是刘元死活拗不过,只得答应下来,不答应也没辙,跟着裴姑娘便一脸满意的再次从窗户口窜了出去。

    后半夜刘元还是睡的很舒服的,直至第二天清晨,打开大门,客栈开始营业的时候,刘元才从睡眠中醒来。

    中午时分,陆陆续续的又有客人走了进来,不比昨天少。

    今儿却给客栈众人带来了新皇登基的消息,弄的刘元一天都心不在焉的。

    当然,最主要还不是他,柴听山王亚金等人才有的烦心。

    新皇登基必然大刀阔斧,虽说如今的大魏天下经不起折腾,但怎么着这些个反贼也得着手收拾了不是。

    愁啊,愁着愁着这天就黑了,正如丹橘所预料的那般,大约是昨晚那个时候,苏巨芒的屋子有了动静。

    第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过去,后者的状态看上去还不错,至少比昨夜的丹橘好多了。

    看了眼眼前人,又抬头看了看天。

    “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或许是‘再世为人’还有些茫然。

    待刘元上前告诉了苏巨芒所有的前因后果之后,后者陷入了沉默。

    好一会儿之后才说道:“我想和刘兄弟单独待一会儿。”他再次改变了对刘元的称呼。

    待月下只他两人,后院彻底安静下来。

    “刘兄弟对苏某之大恩大德,苏某没齿难忘,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在苏某重开了剑阙山庄之后,恩人但有什么用的上苏某的,我义不容辞。”

    这个承诺可太重了,刘元眼神怔怔,突然眼珠子一转,微笑着道:“现在我便有个不情之请,需要劳烦苏先生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