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五章 谁无耻

    听见那人的呼喊声,与坐的这些人中有那一部分就住在附近的老百姓们,也立即反应过来。

    再次回想起了当初闻到这酒香的场景,那真可谓是十里飘香,凡是闻到这香气的人,就没有不神魂颠倒的。

    那时就被勾去了魂儿一般,只可惜至那以后,再也没人闻到过类似的香气,就算是当初,也不曾听说谁喝过这酒水。

    估摸着是没有多少,全被客栈掌柜的给珍藏起来了,不曾想今儿又闻到了这香气,那是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了。

    也不知是谁率先吼了一声,道:“走哦大家,咱们快去天下第一客栈瞅瞅去。”

    此言立即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认可,嘴上纷纷喊到:“走走走。”

    一个接一个的奔出了洪福来的大门,当然也没忘了在桌上留下饭钱。

    只听小二在后面追着喊道:“诶诶,别走啊,不就是酒吗,我洪福来也有上等的美酒啊。”

    然而无论小二如何努力的呼喊,都没有人因为他的声音而驻足,眨眼间便跑的没了影。

    店小二在门前跺脚捶腿,突然回过神来噔噔噔的就往楼上跑去,疯狂的敲着掌柜的大门。

    啪啪啪——

    密集而又急促的声音在屋外响起,吓的屋内长着一张圆脸,体态胖胖的掌柜的双手一抖,原本要扎在稻草人身上的银针,噗的一声,就扎进了手指肚里。

    眼看着鲜血就滋了出来,疼得掌柜的哎哟哎哟的痛呼,把个门外的店小二吓的立即拿身撞门就跌了进来。

    “掌柜的!掌柜的你这是咋了这是。”一脸焦急的跑上前去,从地上把跪着的胖掌柜给扶了起来。

    谁知站起身来之后,掌柜的啪的一声,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了店小二的脸颊上,涨红了脸怒气冲冲的道:“你个没出息的混账东西,急什么,啊?你在急什么?”

    “我我我……”店小二一时间被打的懵了,捂着自己半边脸颊,瞪大了眼珠子把掌柜的看着,支支吾吾的险些忘了他来的目的是啥了。

    “你啥呢你?不会说话了就给我滚。”掌柜的捏着自己手指头,擦去血迹后又含在嘴里嘬着。

    闻言小二被吓的一个激灵,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地板上的稻草人。

    稻草人贴着张黄纸条,上面写着天下第一客栈几个字,下面跟着的一行行小字是几个人名,小二瞬间想起了自己要说什么。

    “你眼珠子乱看什么。”掌柜的突然也有些慌了,往左边侧了下身子,隐隐的将稻草人给挡住了。

    说到底他还是怕的,毕竟如今谁不知道变天了,附近几大县的首领是柴听山,而天下第一客栈与柴将军关系甚好。

    此事要是被捅了出去,只柴听山那些手下就不会放过他。

    好在店小二也没有多想什么,当即啊的一声直接开口说道:“掌柜的,楼底下那些客人都跑了。”

    “什么,你说跑了?跑哪儿去?银子结了吗?”掌柜的嘴里的问题一溜就秃噜出来。

    “又被天下第一客栈的给勾走了,银子倒是结了。”店小二点点头回答道。

    “无耻!无耻之极,那些人又跑咱们店来抢客了?”掌柜的一双眼珠子圆突,也顾不得自己手指的疼痛,上前两步一把抓住店小二的手腕就急道。

    他至今忘不掉当初在和天下第一客栈争斗时,对方使的那‘卑劣’的手段,只要一想起当日对方咄咄逼人的样子,他便狠的牙疼。

    “没有,只是客人们闻到一阵酒香,就都跑了。”看着此时掌柜的眼神仿佛疯了一般,店小二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酒香?什么酒香……”掌柜的眼神思索,嘴里在呢喃着。突然忆起了,抬头看着小二道:“你留下看店,掌柜的我出去看看。”

    说着掌柜的已经将店小二给推了出去,然后弯腰将地上的稻草人给捡了起来,藏进了一个柜子的夹缝中。

    将一切都收拾妥当了之后,这才将手指头给缠了起来,整理了一番衣服后,看看没有任何问题,大踏步的往隔壁街的客栈走去。

    就在掌柜的离开了之后,那个店小二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又想悄悄的溜进掌柜的屋里。

    谁知门竟被锁了起来,看了一眼那个锁之后,小二眼珠子迅速转动起来。

    没走多久,胖掌柜的就来到了隔壁街,却远远的看见天下第一客栈的门前拥了不少的人,那门还依然是关着的。

    “娘希匹的,打了烊门关着,都能吸引这么多的客人。”胖掌柜的低声骂了几句,言语里又是羡慕又是恨。

    曾几何时,他们洪福来也是如此好的生意,一切都怪这不择手段的天下第一客栈,越是深想,胖掌柜的心里便越恨。

    当下定了定神,咳嗽两声后胖掌柜的走上前去,站到了客栈匾额下的台阶上,喊了起来:“诸位诸位,还请安静下来,听我说一言。”

    眼前这人大家伙都认识,多多少少的也要给洪福来掌柜的一些面子,于是都安静下来,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把他看着。

    “如今天下第一客栈必定已经出了大事,你们想想你们曾经吃的那些菜,说起来也是普通,可为何就那么好吃,这其中有什么诡秘?诸位难道就没想过吗?”

    一两句话说完,胖掌柜的安静下来不再多说,留出让大家思考的时间。

    场间彻底的安静下来,说起来这个问题大家伙自然都想过。

    但这么多人吃了,过去这么久都没人出过毛病,照样是吃嘛嘛香。

    外加上他们也看见客栈的人,自己也吃的是这些菜,所以想不出来也就不想了,毕竟他们又不是开酒楼客栈的,也不是厨子,想那么多干啥。

    “好,就容我来告诉诸位。”掌柜的见所有人都被他的话给吸引了,越发的意气风发起来。

    跟着又道:“自打这天下第一客栈火了以后,我洪福来几大名厨就开始着手研究他们菜品的秘密。”

    毕竟天下第一客栈开门做生意,来的都是客,也将招牌菜卖给过洪福来的人。

    别人要打包带走,也不会拦着,说来也是一种自信,明摆着不怕你们研究。

    这些大家伙也是都知道的,谁知现在这掌柜的竟然告诉他们说,他已经研究出来了什么,切听听他继续说下去。

    “终于在前几天有了些眉目,我们发现他们其实就厨艺上,压根儿比不过我酒楼的名厨,不过是加了一味着料,这才使得菜完全不一样了。”

    “但现在,我们洪福来已经发现了这味着料的替代品,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做的比天下第一客栈更美味!”

    此话一落,人群霎时间沸腾起来,众人议论几句之后,其中一人望着胖掌柜的喊到:“那不知洪福来要多久才能重现美味呢?”

    “这个嘛,我请大家放心,我洪福来以多年来的名声打包票,只要你们继续相信选择我洪福来,那一天便会越快到来。”

    看将老百姓们的情绪调动的差不多了,掌柜的决定再下一剂猛药。

    道:“现在天下第一客栈打烊十日之久,必然是那味着料已经消耗殆尽,又迟迟找不到替代品,所有才如此。”

    “似这等客栈,诸位大可弃之!”掌柜的说完又举起手来,奋力往上吆喝着,一张胖脸因为激动,越红润了几分。

    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诸人就要被他说动了,可惜的是,只听吱呀一声响,胖掌柜背后的大门被人从里拉开。

    只见刘元站在屋内双手抱在身前,笑眯眯的看着掌柜的背影,又看着门外的众人道:“让诸位父老乡亲久等了,从现在起,天下第一客栈再次营业。”

    “也好叫洪掌柜的看看,我客栈是因为加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还是真就是厨艺高超。”

    配合着刘元的话语,郑东西走出大门,将门前打烊的牌子摘了下来。

    并且弯腰伸手开口说道:“诸位里边儿请,还是老规矩不变,七香水煮鱼滑蛋豆腐鲜香卤煮,先到先得咯!”

    话音方落,众人二话不说就往里冲,视站在门前的洪掌柜的如若无物,嘴上还吼道:“快快快。”

    “我就说嘛,天下第一客栈诚信做买卖,那丹橘姑娘的手艺,即使普通菜都那般好吃,又有什么好质疑的。”

    “就是,丹橘冬竹两丫头不仅人水灵,那菜更是没得说。”

    你一言我一语的,尽数落到了洪掌柜的耳朵里,后者更是被人群冲的东倒西歪。

    最后他那肥胖的身躯直接被挤出了台阶,晕陶陶的站到了一边,一身上好的衣服被挤的皱皱巴巴。

    自打刘元开门起,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像一个接一个的巴掌,接连甩在了他洪掌柜的脸颊上。

    蜂拥而上的众人,更是一脚又一脚的踩在了他的心上。

    此时一张脸被气的阵青阵白,偏生郑东西还微笑着走上前去,拱手说道:“不知洪掌柜的可有兴趣,再来试试客栈的菜品?”

    只见洪掌柜的被气的一句话说不出,只是伸手指着刘元,气的手指颤抖。

    却听郑东西继续说道:“来嘛,别不好意思,你再吃吃看,也好帮助你们洪福来找到那味着料不是。”

    “哎呀呀,东西你看看,洪掌柜的这一听能吃到咱们的饭菜,情绪激动的,手指都往外冒血珠子了。”

    刘元看着洪掌柜被白布包起来的手指,竟然渐渐泛红,明显是伤口再次裂开,岂会放过这个打趣的机会。

    走上前几步,捏住洪掌柜的手,面上挂着浮夸的关切表情说道。

    “好好,好你个刘元刘掌柜的,使如此卑劣下作的手段,早不开门晚不开门的,偏偏我来为老百姓谋福祉的时候就开门了。”

    “你卑鄙无耻。”洪掌柜的说着呸了一声,一把拉出自己的手,甩开膀子转身就走。

    只听刘元看着其背影冷冷道:“洪掌柜的这话可是过誉了,还能谁都跟你似的吗?”

    气的洪掌柜的走在路上踩着石子儿,厚实的背影踉跄一下,险些甩一跤,还把脚给歪了。

    他心底还真就是这么想的,刘元刚好这个时候出现,必然是在门后听了好一会儿了,甚至今儿那个酒香也来的蹊跷,必定都是预谋好的。

    一路上嘴上都在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无耻卑鄙的话语,不过他还真就想错了。

    这一切不过是个巧合,就在今儿早上,众人密切关注着苏巨芒那屋时,门就被推开了,冬竹这丫头脸色苍白,颤颤巍巍的从屋里踏出。

    刘元上前一把扶住这丫头虚弱的身躯,后者来不及多解释,只找刘元大致说了一下情况。

    也没有瞒着在场诸人的意思,是为了让他们都想办法帮着找一个东西,一个可以短时间提升内力的东西。

    或丹药或是别的什么都行,甚至只是让内力活跃起来都可。

    说是只差这一味东西,就能彻底的让苏巨芒体内的红色毒素消失殆尽,说到底他救不如自救。

    还是要苏巨芒自己体内的内力活跃起来才行,这样才能根除。

    一时间大家群策群力,更是没有丝毫的藏私,只可惜即使是再不藏私,徐明夫妇两也拿不出这样的东西。

    像能提升内力的玩意儿,不论放到哪儿,放到啥时候来说那都是宝贝。

    就连圣手宗的高徒,都没有随身携带,徐明两人早用不上这玩意儿了,更是不可能有。

    就在众人着急的时候,刘元突然灵光一闪,他想起了那个被自己遗忘了很久的八果珍酒。

    说来也是稀奇,当初就他和王大善人喝过这玩意儿。

    可他两一个天生绝脉一个不习武的普通人,都是没有内力,哪里知道这酒的神奇,最后还是在太清山上,莫瑶将这个秘密告诉了他。

    当下也不迟疑,直接拿了一小坛子酒出来,放了这么长时间,接开封泥的那一刻仿佛更香了。

    就在冬竹用筷子浅尝了一点儿后,顿时眼睛都亮了,可爱的小脑袋点了又点,这酒超出她预料的好。

    至此,苏巨芒的命算是彻底保住了,而苏醒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先皇驾崩新皇登基,改国号为珏仁的消息也像是长了翅膀一般,传遍了大江南北,传到了晴川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