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四章 烽烟将起

    本来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柴听山顿时回过神来,双目定定的看着刘元道:“离开,你要去哪儿?”

    “大人你要走?”同时大头也忍不住上前一步,开口问道。

    “去一个不得不去的地方。”刘元并不想说出实情,只是简单的回答道。

    如此柴听山也不好再说什么,当初两个人达成合作或者说交易的时候,双方就是平等的关系。

    虽说刘元是他手底下的情报头子,但柴听山对刘元完全不造成任何约束,如今既然刘元提出要离开,他自然也没有道理去阻止。

    只不过思虑了一小会儿后,柴听山看着刘元轻声说道:“那掌柜的多久会回来?”

    “这却是不好说了。”刘元摇了摇头,的确,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时间,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活着回来。

    “好吧,那掌柜的你走了之后,这客栈的事情?”柴听山最关心的还是这个。

    时间精力已经投进去了,正是看回报的时候刘元却走了,这叫他如何能够接受。

    “这个柴将军放心,自然是一切如常,晴川的客栈依旧是郑东西几人经营着,有我无我都没太大差别。”

    “至于大德郡的客栈,在我走了之后也会找到接班人,将客栈继续下去,再加上大头几人已然在郡城扎了根儿,今后会由他们继续为将军收集消息。”

    “就从之前来看,他们就做的很好嘛。”刘元说完,还微笑着看了大头一眼。

    指的便是前几日二牛未通过他,直接让大头回晴川禀报一事。

    “如此也好。”柴听山放下心来,转而真诚的看着刘元眼睛道:“那我便在这儿先祝掌柜的一路顺风了。”

    “借您吉言。”刘元拱手说完,之后的时间,几人又就大德郡的部署等事情多聊了一会儿。

    然后柴听山便火急火燎的往屋外奔去,赶着安排后面的夺城一事。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那便是夺取大德郡周围几个有粮仓之称的县城。

    大德郡城厚兵多,易守难攻,如此将大德郡彻底孤立起来,无论是拖死对面,还是拖到朝廷来攻,都不失为一件好事。

    但就具体的细节上,他还需要与军师王亚金好生商量着。

    就在柴大将军走了之后,刘元转头看着大头,拍了拍后者的肩膀道:“大头,好好干,将来你会有大出息的。”

    “诶诶。”大头就一个劲儿的点头。

    其实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这三人都不笨,只是有些实诚心眼少罢了,换句话说就是踏实肯干又忠心。

    按理来说这样的人不适合当个情报探子,不过刘元揣摩着,柴将军恐也就是怕那太机灵的人,心眼太多最后给他玩一出双面间谍。

    越是聪敏心眼多的人,他越要费神劳心,不值当,转而就给刘元安排了二牛这三个货。

    现在说一句还拿不准的话,万一将来柴听山真的起义成功坐了天下共主的位置,二牛这几人不死那都是开国元勋,自然算是大出息了。

    只不过就这三人的杏子,即使活的过共患难,也不一定能活过同享福啊,唉。

    看着大头一对滴溜溜圆的大眼珠子,刘元心里叹息一声,道:“行了,我回客栈了。”

    说罢也不过多停留,转身就出了屋子,说来人都是会变的,也许将来这哥几个就学机灵了呢。

    倒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了,埋首大步往前走着,刘元摇了摇头,这些都不是他能预料到的了。

    看着大人走出屋门,大头忽然就有些发懵,刚才大人的话有点费解啊。

    想来想去也弄不明白,突然大头眨了眨眼,暗道一声:话说他到底是干嘛来了。

    离开了将军府之后,刘元又往客栈的方向去,他还要等苏巨芒清醒过来。

    结果走到一半的时候,站在一个分岔路口上,刘元捏了捏眉心,突然就改了道儿往西去了。

    他突然想起,自己得去见见王大善人,刚才在客栈的时候,还听郑东西提起,王大善人在他走了之后,照旧一有机会就会来客栈吃饭。

    有时还会问起他过的咋样了,说是王生那小子嘴里也还总念叨他,又是师父又是恩人的。

    也不知道这个时节,王生在不在府上,刚才柴将军走的匆忙,还有好多事儿没问呢。

    心里想着事儿,不出两条街,便王大善人府邸在望。

    走上前去,守门的两个家丁竟然还记得刘元,不过是左边那位迟疑着上前问道:“请问是天下第一客栈的刘掌柜当面吗?”这不怕弄错了吗。

    “是我,烦请通报一声,我见见王大善人。”刘元微微颔首说道。

    “好好,您稍后。”那门子说完便大踏步的往门里跑。

    也没让刘元等的太久,不大一会儿,那门子出来了不说,身后还跟着王大善人。

    刘元连忙上前,抱起双手道:“怎的要您亲自出来了。”

    “哈哈,你我之间这不多日未见嘛,人之常情罢了,不是讲究那些虚礼。”王大善人笑呵着一把抓住刘元的手腕,拉着就往里边进儿。

    结果还没转过右边的长廊,便听的一声呼喊。

    “爹,可是刘大哥来了?”说话间,一个一身黑褐色轻甲的年轻小将,手提双锤就从月亮门右边跑了出来。

    待看见果真是刘元之后,一脸的喜色毫不掩饰的便扩散开来。

    提着双锤冲上来就要给刘元一个大大的拥抱,把刘元吓的赶紧后退一步,双手撑着王生胸膛乐道:“你小子都当了校官了,怎的还是如此莽撞。”

    “你这双八角锤也不收一下,把你刘大哥我锤出个好歹来。”

    “嘿嘿。”王生左右看了一眼自己双手,笑了笑后将双锤往右边草地上一丢。

    只听咚的一声,地上便多了两个坑,双锤保持着柄把斜向上的姿势立着,足可见这双锤是有多重。

    看的刘元眼角直跳,有的时候他也不是没产生过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和王生对练,当能压迫的他纯阳霸体快速提升。

    丢了双锤之后,经这一打岔,王生反倒是有些拘谨起来。

    看了下自己父亲,然后恭恭敬敬的朝刘元行礼说道:“恩人。”

    又帮他说服父亲,让他成功从军,如今更是立下功勋,先前还指点过他武艺,对王生来说,自然是天大的恩情了。

    “言重了言重了。”刘元赶紧将王生给扶住了,之后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就往里走去。

    待进屋了之后,王生还笑着把刘元看着。

    自从将自家儿子送进了柴听山的麾下之后,王大善人也算是彻底和柴听山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所以对一些事情那是格外的关注,也包括刘元的一些事情。

    他多多少少的知道些刘元在郡城那边的目的,当下沉吟着开口问道:“在那边可还顺利?”

    “还算顺利吧,可能柴大将军他马上就要有大动作了。”刘元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神看向了王生。

    后者闻言一乐,眼睛都亮了起来道:“哦?又要打哪儿?”

    闻言王大善人却是看着自己儿子,呵斥一声道:“说了多少次,叫你稳重一点。”

    王生忙闭上嘴坐了回去,只不过还是一脸期待的看着刘元。

    别人父亲教育儿子,他却是没有插手的道理,刘元只回答道:“暂时还不知,总之你准备着吧。”计划没定,他也不好随意说。

    “恩。”王生重重的点了点头。

    之后也没闲聊太多,有些涉及王大善人私事的东西,起先刘元拘泥于晴川这一县之地时还比较好奇。

    例如王大善人身上那么多的秘密,手底下的那些人,当初离开县城去了甘济道是为了什么,还有他遍布几个大城的生意等等。

    放到现在刘元都不会问,也不怎么好奇了,总之王大善人本事越大,对王生也越有好处,如此便好。

    直接说道:“我可能过几天就要离开晴川了。”

    “恩,还是回大德郡吗?”王大善人显得并不如何好奇道。

    “不是,是要远离这地儿了。”刘元摇了摇头。

    “啊,这样。”王大善人眼神一变,点了点头说了些祝福的话,同样的,对于刘元的私事他也没好奇去问。

    刘元觉得王大善人秘密多,对方也同样觉得他神秘异常。

    反倒是王生有些紧张了起来,道:“刘大哥,如今兵荒马乱的你这是要去哪儿,外面可得小心。”

    “哈哈我会的。”

    又在王大善人府上小坐了一会儿,喝了点上等的茶水之后,刘元将王生拉到一边小声问起了当初的事情。

    “你当初说其意外得到的那本秘籍,是回峰派给的吧。”刘元压低了声音,说完王生悚然一惊的看着刘元。

    也不等王生说话,刘元又道:“不用太惊讶,这早就能猜到了。”

    跟着刘元又说了很多回峰派的事情,例如当初李兰心,还有刘莽等。

    现在这些早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儿了,如今回峰派已经彻底复出且天下大乱,再也不用像当初那样遮遮掩掩。

    “啊,难怪啊,我就说呢,怎么没有后续了,而且也没人管我,之前我还一直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或者父亲在背后努力了。”王生恍然大悟的说道。

    这也算是王生在变相的承认了,闻言刘元一些事情也就都想明白了。

    说着让王生一个人琢磨去,刘元又走进了屋子,他们单独两人后,刘元又朝王大善人问道:“就在我走了之后,可有人对柴将军下手?”

    “你是说,那个隐藏在晴川的势力?”王大善人瞬间想起了,先前还闹的沸沸扬扬的,县城里出动好多兵马追了出去,却连人毛都没找到一根。

    最后包括林捕头在内,还不都投了柴听山的麾下开始造反,那个势力却也彻底的销声匿迹了。

    “啊,我想起了,你说到这个还真有。”王大善人敲了敲额头后抬起头来说道。

    “后来呢。”刘元赶紧问道。

    “后来自然是被拦下了,再后来就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发生了。”王大善人还有话没说,当时他手下那位老管事还出了力的。

    不过来的人也是以试探为主,那日即使没有他手下的帮衬,也不会出事。

    “有些意外的是,那柴大将军手底下还有高人相助,那日连人影都没看着,便将来人吓退了。”王大善人又仔细描绘了一下那日的情况。

    听完刘元就想明白了,这明摆着是丹橘出手了啊,也就是她有这本事。

    估摸着她这一出手,那是吓的回峰派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从王大善人府里走的时候,天色已经趋近黄昏时分。

    待刘元回到客栈之后,问了下之前的情况,依旧没有新的状况发生。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客栈门口那打烊的牌子挂了快七天,把个晴川县的人急得是抓耳挠腮。

    好几天吃不得丹橘做的饭菜不说,更是连点香气儿都闻不到了。

    起初那些来晚了,或者吃不起客栈几个特色菜的人,也都会蹲客栈边闻点香气,然后捧着一碗米饭吃的香甜。

    最近儿也不知天下第一客栈出了啥事,整个客栈仿佛都笼罩在一股沉闷的气氛里。

    反而是这样的情况,让隔壁的洪福来掌柜的又兴奋了起来。

    那些平淡如水,生意一落千丈的日子里,整个洪福来上上下下都在琢磨隔壁天下第一那些菜是咋做出来。

    结果却是十分的令人沮丧,说来洪福来手底下那也都是几个附近的名厨,却任凭他们如何努力,也都只能模仿个神似。

    味道那是差的远了,完全比不上,不能让客人迷恋。

    反而最近几天生意好了起来,他们打算钻这么一个空子,好把客人再拉回来。

    甚至那位掌柜的还日日在屋子里诅咒着,又是扎小人又是画符的,诅咒那客栈一蹶不振,客栈里的人突遇疾病而死。

    不过可惜事与愿违,就在又过了三天之后,天下第一客栈里一阵香气飘摇开来。

    与洪福来本来就只隔了一条街,所有的客人便都闻到了这个香气。

    不由得魂都被勾了去,只听一人突然双目放光,双手颤抖着满脸激动的吼道:

    “我知道,我知道这个香气,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这是八果珍酒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