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一事不明

    现在细细想来,好像元御阁中,知道他父亲是地级御使的也的确不多。

    不对,甚至都不是不多,是刘元自己都不知道,阁中到底有谁知道他爹是谁。

    毕竟当初他爹根本不允许他透露此事,但这件事一定有人知道,至少上面的那些人,应该是知道的。

    但估摸着不会太多,起先刘元还不清楚父亲为何要隐瞒他这个儿子的存在,现在渐渐明白了一些。

    想到这儿刘元不由得啧啧感叹起来,想想当初他要是以地级御使儿子的身份存在于元御阁中,那不说横着走,也得是个二世祖。

    哪至于在父亲死后,他在元御阁内过的越发难受,最后还被辞退了。

    现在想想他父亲当初的一些安排,都是大有深意啊。

    但估摸着阁内应该也还是得有父亲的兄弟朋友才对,可惜刘元一个都不知道,父亲走的时候,除了这家客栈以外也没有多余的交代。

    也不知道该从哪儿下手,所以还是得去大西北一趟啊。

    “你这话呢,倒也是说到点子上了。”徐明喝了口茶,看着刘元说道。

    就以刘元现在的情况,想回去元御阁问些什么,说不得小命都难保。

    要是去大西北找菩萨蛮,只要不有些啥过激的举动,菩萨蛮定然不会对他抱有敌意。

    “是啊。”刘元叹息一声。

    接下来的一柱香时间里,徐明又好好给刘元说了些他父亲的事情,还有大西北的情况。

    整个西北地区就是上林道,再陪上点儿陇右道中一郡之地,边地紧挨着皇城所在的圣天道。

    西北多深山老林且冬日严寒,甚至会大雪封山,各类猛兽又多,非是一般人能够进入。

    如今开了春,从天气上来说,倒是进去大西北的寻觅菩萨蛮的好时候。

    然而寒冬过去之后,一些蛇虫毒蚁,各类花里胡哨的甲壳类又活跃了起来。

    寻常老百姓进去不易活着出来,就是经验老道的猎户那也是小心翼翼。

    总之大西北地势情形等都太过复杂,徐明告诫刘元最好找个熟门熟路的人领着。

    起先菩萨蛮内门,就已经在深山里了,现在遭了朝廷一番血洗,自然躲的更远,越发的不易找了。

    不过徐明却是给刘元指了一条捷径,透露出那些外门弟子还在几个县城或者郡里活动,如果能找到这些人,当能打探出些什么。

    对于这个故人之子,徐明可谓是绞尽脑汁的想办法了,极尽关照之能事。

    徐明苦口婆心的一番话,刘元全部记在了脑子里,听的仔细,一个字都没漏。

    两人又交谈了片刻,突然隔壁屋咚的一声响,惊的两人同时扭头朝门口看去。

    “走,看看。”徐明开口说着,两人一个闪身就出了门,站到院中。

    只见正前方,给苏巨芒疗伤的那个屋子顶上,飘起了一缕缕的红色烟雾。

    轻轻抽了抽鼻子,吸了一口气,刘元一双眉皱了起来,这红色烟雾经久不散,让空气中都多了几分血腥。

    “不愧是大内第一高手,吴松这一手通明诀加血煞掌,端的是了得。”徐明望着不远处,低声感叹道。

    听着话刘元没有吭声,吴松厉害他自然知道,但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他却没有个切身的体会。

    以他的眼力,从当日那一战中,也看不出这几个高手相互之间差距几何。

    “只希望吴松这通明诀彻底失传了才好,千万别再遗留下来了。”徐明跟着又道。

    难以想象全盛时期的吴松再加上通明诀,需要付出多少才能要了他的杏命。

    是的,在徐明现在冷静下来后想来,吴松断然是活不了了,就通明诀的反噬,重伤之下的吴松便绝对扛不住,必死无疑。

    屋门外的那个石碾子边上,徐明包括虫虫在内的几人都静静的看着那屋,心里隐隐有些期盼。

    可结果却是,好长一会儿都再没有什么动静响起。

    仿佛刚才那个咚的一声是个幻听而已,在上空的红色烟雾全部散去了之后,那屋彻底的没了丝毫反应。

    “看来今天是出不来了。”刘元摇了摇头说道。

    “是啊,但就刚才那雾气来看,至少是个好的兆头。”徐明接口说道。

    几个人正在这后院闲聊的时候,前堂传来了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就敲了三下,见屋内没有动静后,脚步声直奔着后院而来。

    刘元眼神示意了郑东西一下,后者立即朝门边走去,还不等对方上手,直接将门给拉开了。

    “呵呵,郑哥好。”来人一身简易的盔甲,脸上稚气未脱还带着微笑说道。

    来人郑东西还认识,乃柴大将军府的护卫,当下点了点头:“怎么,有事儿?”

    “是,大将军听说刘掌柜的回来了,特派我来请他。”来人点了点头又说道:“啊,对了,柴大将军还说,若掌柜的手里有事儿的话,可以等,等他处理完了再走。”

    “不用了,就现在走吧,赶好我也有事向柴大将军禀报。”听了两人对话的刘元,和徐明招呼一声便走了过来。

    “哎呀,那就太好了,掌柜的这边儿请。”那护卫神色十分恭敬,弯腰行礼后才往前走去。

    一定要对刘掌柜的保持应有的尊重,这是临行前大将军交代过的。

    刘元这个情报消息头子的身份虽然不能暴露,但尊敬还是要有的,这些柴大将军都很重视。

    这护卫不知道为何要对一个商人如此对待,但天下第一客栈的事迹他还是听说过的。

    如今柴大将军手底下的两位心腹爱将陈斩与丁广志,想当初都因为这家客栈,险些大打出手。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无功而返,谁都没赢,反倒是这家小客栈成了最大赢家,柴大将军还允许了客栈很多不太合理的规矩。

    后来还留在晴川的人,只要吃过天下第一客栈的美食的,没有人不说一个好字,其中自然也包括他。

    所以对于刘元这个客栈幕后的大掌柜,他倒也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不过,后面来客栈吃饭的人中,倒是有不少看上丹橘两姐妹的,明里暗里想要求亲的不少,只可惜都无疾而终了。

    便有人打起了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刘大掌柜的注意,那当然不是求亲不成转而看上了他。

    而是想要曲线救国,看看讨好这位掌柜的能不能让其美言几句,进而得到那姐妹两的青睐。

    尚且年少的小护卫自也是求亲大队中的一员,所以此时对刘元也是刻意讨好。

    一路上都在说着刘元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当然他虽年轻却也知道轻重,那些军中隐秘都没说。

    却也让刘元知道了不少情况,例如就在他走后,柴听山不仅拿下了最近的那处县城,更是接连招纳了不少兵马。

    柴字将旗下的势力日益壮大,跟着又往前推进拿下了两座城池,治下的百姓也多了起来,兵多将广粮草充足,等秋收之后,便也算有了一定夺取大德郡的实力。

    也得亏是由那剑招秘籍从而引起的一系列事情,把夏玲玲的脚步拌住了,给了柴听山充足的喘息时间。

    而后者也不像夏玲玲最开始预料的那样,只是个乡野村夫怀着小富即安的思想,反倒是野心勃勃接连吞并附近势力。

    让夏玲玲措手不及,还丝毫没有反应过来,这只卧榻之侧的猎犬就变成了一只猛虎。

    走在通往将军府的路上,刘元心里一直在琢磨着这些事情,分析当下的形势。

    虽然他看好柴听山,自己也站在柴听山这边儿,希望对方能够一统君临道圈地为王。

    但再想想夏玲玲的能力和大德郡的情况,便感叹着此事殊为不易啊。

    最终鹿死谁手,还存在着太多的变数。

    至于眼前这个小护卫还抱着什么别样的目的,刘元倒是没看出来,只觉得这人是不是话太多了些。

    跟着刘元又想到了王大善人,和他的便宜徒弟王生,不知这小子在军中混的怎么样了。

    当下刘元开口直接问道:“你跟着柴大将军这么久,可有听说过一个叫王生的年轻人。”

    “王生?!”护卫闻言眼神一亮,跟着又说道:“掌柜的说的可是那个年纪不足二十,一把神力的王生?”

    “对,是他。”刘元点了点头,听护卫的描述应该说的是同一个人了。

    “那哪儿能不知道啊。”护卫双掌一拍,又道:“在攻克城池的几场硬仗中,他可是屡立战功,如今已然是大将军麾下最年轻的校官了。”

    “哦?”刘元也没有太过惊讶,对方能有这个本事,他事先也有婴料。

    混的还不错嘛,刘元嘴角轻微一笑,想来现在王大善人不会再说什么了,他也由衷的为王生感到高兴。

    说来也是巧了,最近这些日子柴听山刚好从前方回到晴川县,先是见了大头,紧跟着就得知刘元回来的消息。

    刚好一起都见了,了解完了之后,他还得回前方去。

    将军府的位置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也就闲聊的功夫两人便到了。

    没在门前停留,护卫一路领着刘元就往里进,也不过是走了一小会儿的功夫,两个人便到了柴听山的书房前。

    就停在这儿了,护卫敲了下门道:“将军,刘掌柜的到了。”

    话落,门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好,进来吧。”

    说着护卫伸手示意了一下,刘元点头笑笑,推门走了进去。

    关上门后,一眼便看见了左前方,身姿挺拔立在红色木纹书柜前的柴听山,跟着也看到了坐在一边的大头。

    “见过将军,一别多日,将军风采更甚往昔啊。”刘元笑着抱拳道。

    “大人。”同时大头也站起身来冲着刘元说道,说完还傻笑一下。

    “哈哈,哪来的什么风采,坐。”柴听山说着一直自己身前的椅子。

    刘元拉开椅子就在其正对面坐下,跟着柴听山也不废话,直接将前几天大头向他禀报的情况重复了一遍。

    末了问道:“不知掌柜的可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一番话听完,大致上也就是之前在大德郡时二牛说的那些。

    想了想刘元点了点头道:“却还有一些。”说着将大德郡的一些将士情况,兵力如何,附近的几个点又说了些。

    “明白了。”柴听山听完思索了一会儿,跟着又笑笑说道:“我听说明逍夫妇两正在你客栈中。”

    “对,将军耳目聪灵。”刘元点了点头。

    “那依掌柜的你看,我有没有希望将这样的高手招至麾下。”说着柴听山还自信满满的将刘元看着。

    闻言刘元定定的愣了一瞬,然后才委婉的道:“恐怕不太容易。”

    估摸着也是像柴听山这样的人,压根儿也意识不到类似徐明这样的江湖排行榜上第七的高手,是什么样的存在。

    即使是夏玲玲也是给了不少的方便和好处,只为了得到徐明的好感。

    又或者,难不成是连番的胜利让柴听山也有些飘飘然了?

    想想应该也不太可能是后者,以柴听山的出身来说,更可能的还是前者多一些。

    “哦?”柴听山轻讶一声,也没有太过惊讶什么的,他简单的以为,想来也是他的势力还不够强吧。

    “不过。”刘元突然的一个转折,又将柴听山的心给提了起来。

    为了不打击到对方,也为了一些别的目的,刘元又道:“倒也不是柴将军您的问题,而是如今这夫妇两已经倾向了大德郡。”

    “倾向到何种程度?”柴听山紧跟着便问道。

    “有敌来犯,至少会出手一次。”

    “夫妇两会在大德郡待多久?”柴听山再问。

    果然,以柴听山的本事,敏锐的把握住了自己话语里的潜台词,刘元直接答道:“这个不好说了,快则七天,长则一月。”

    “七天吗……”柴听山眼神深邃,低声呢喃道。

    时间短暂,他心里霎时间就想到了好几个方案和计划。

    看来柴听山也不是不了解两人的实力啊,刘元心里想着开口说到了今天来这儿的主要目的:

    “还要告诉柴将军一事,我将要离开君临道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