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一章 出鞘之日

    在齐闲进了殿内之后,元使大人依旧在殿门外静静的站着。

    正如先前齐闲所说的那般,如今是万物复苏的春天,深吸一口气都那般的清新。

    然而在这皇宫之中,他却总嗅到一股死气,压的人喘息都粗重了几分。

    先皇死了很久了,但到前几天才昭告天下,是皇上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有些事得彻底稳定下来后才敢有新的行动,否则会引起巨大的动荡。

    例如总还有些不听话不懂事的人,会想要在这个时候搞些大动作出来。

    前些日子看上去风平浪静的,岂见暗地里的血雨腥风,近乎都是大内监的下手。

    这些他这位元使大人倒并不是特别在意,只知道当下这种状况,元御阁的东山再起依然是势不可挡。

    等再过些日子之后,他也需要回元御阁去看看了,既然局势稳定下来,有些事情也该做出决断了。

    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待齐闲步入勤政殿,看清正前方的人之后,三两步上前忙的一个跪倒就拜了下去。

    嘴上说道:“臣无能,未能即使拦住吴松,让其惊扰到了殿前陛下圣驾,还请陛下责罚。”

    “好了,起来吧,难道朕不知是元使出的手吗。”

    坐在桌案后正在翻看奏折的新皇,闻言放下手里的东西,抬起头来看着齐闲说道。

    原先的太子殿下如今当了皇上,自是将白龙袍子换下,穿上了金龙袍,龙袍是赶制的。

    但也并不是粗制滥造,乃朝廷织造局的能工巧匠日夜织出,金丝细线编织,飞舞的金龙栩栩如生,两颗龙眼珠子跟宝石一般闪亮。

    新皇的身形是肥胖了些,所以袍子十分宽大,但皇上的容颜威严,再以金袍衬托,自也是气度不凡。

    说起来太子原先比起三皇子来说,是不那么像先皇的,但此时落在齐闲眼里,隐隐间又看到了先帝的影子。

    “诶。”微微垂首,齐闲嘴上答应一声站起身来,就立在桌子前,静静的等着皇帝指示。

    “吴松去世了?”皇帝双手扶在桌上,望着齐闲低声问道。

    “是,皇上圣明,在您的威武之下,哪有敌人会不败。”齐闲说着还拍了个马屁。

    “行了别说下没用的,吴松的身后事就由你来料理,搜身抄家等,你应该清楚了解吴松他有些什么。”皇上缓缓吩咐着,又说道:“至于吴松笨人嘛,就直接以扰乱宫门的反贼论处好了,葬在五坟坡吧。”

    昭陵乃大魏历代皇室陵墓,若按吴松生前与先帝的君臣关系和其权势地位,死后是足够陪葬皇陵的。

    只不过到了如今,先帝既然已经成了先帝,又哪儿还有他吴松什么事。

    五坟坡便是皇宫里,不管死了什么低等太监还是下贱宫女,都埋葬在这儿。

    恐吴松还活着的时候,怎也想不到自己去后是这么个待遇。

    不过想来以吴松的杏子,即使活着的时候也不会管这身后事了。

    “是。”齐闲躬身应下,后退着离去,眼神里有着抑制不住的喜色。

    出了门后,元使大人听见齐闲的脚步声,转过身来说道:“皇上如何说?”

    “啊,葬吴松于五坟坡。”齐闲轻声回答道。

    “五坟坡吗。”元使望着前方依旧一动不动的吴松,摇了摇头,他也改变不了什么,也不想改变什么。

    自先帝登基的几年时间里,与大内监的明争暗斗都不算什么,真要说恨和愤还得是紫薇山楚牧。

    那块压在元御阁头顶几年时间,由楚牧亲笔写就的匾额,也是时候拿下来了。

    等齐闲彻底离开了之后,整个勤政殿便安静下来,原先的太子现在的新君,没有于勤政殿内安排一个婢女小太监。

    离开座位,皇上起身走到了左边的窗户处,推开窗朝外看去,右手捏着窗框。

    心里计较着当下最重要的几件事,其一,他那位弟弟不死,他便一日都睡不安稳。

    其二,还有草原的大事,至今草原上征战的将帅士兵,还不知这皇位更迭的大事。

    其三,便是南方各路反贼的势力了。

    其四,就是那至修起,还不曾被父皇享用过的天子行宫,处在君临道这么个不尴不尬的位置,得想办法利用起来。

    其五,还得处理掉紫薇山的事情,尤其是楚牧其人……

    理清了这么几个思绪,皇上传唤一声,将候在门外的元使叫了进来。

    先前的几件事,都打算交给元御阁去处理,待吩咐完了之后,元使从殿门离开,径直走出宫门,朝元御阁的方向行去。

    过不多时,便来到了青平长街上的那处地方。

    今儿是春光明媚,本来还坐靠在门口门框上的老苗头,突然似有所觉的睁开了双眼。

    眨了眨眼看着廊下来人,笑了起来说道:“咋的,情况一切顺利。”

    “啊,是啊,苗老好。”元御阁门下来人,自然是那位‘少腿’元使。

    即使以他的实力和地位,也对这位老者十分尊敬。

    微笑着说完,直接刷的一声腾身而起,单手摘下了写着元御阁三字的匾额,倒提在手中,又朝老苗头笑了笑后,一指门里说道:“也是时候换里面那块来挂上了。”

    此言此举看的老苗头双目一亮,嬉笑着点了点头道:“好事儿。”

    一石激起千层浪,待‘少腿’元使提着匾额踏入元御阁后,还待在阁中的所有人都走了出来,仿佛都猜到了什么一般。

    眼神里待着三分期待和五分惊讶,余下两分全是喜色。

    所有人无论天地玄黄哪级御使,都纷纷朝元使大人行了一礼之后,便静静的看着他走到了那做八角阁楼下。

    转过身来看着众人,只听的啪的一声,将手中匾额折成两半,砰的一声扔在了地上。

    以其独有的嗓音轻声说道:“打今儿起!我元御阁这把宝刀,锋芒毕露的时候到了!”

    新皇登基的第一天,传下中书舍与吏部的诏书便到了。

    圣旨下达,恢复元御阁天地玄黄四等御使的职位和俸禄,任命四大元使为千禄将军,官职入三品,与六部尚书同品。

    实际上千禄将军本身就只是个虚职,光有品级无实权,但元御阁本身也游离于官场之外近乎独自存在。

    即使没有这些个官位,元御阁上下都井井有条,之所以如此只是皇上为了表示一点,元御阁重新得到重用了。

    在诏书末尾,更赋予了元御阁与大内监一条同样的权利,监察百官勿需经刑部直接上奏天庭之权。

    而这个百官之内,更是包括了大内监,此乃当日在勤政殿内,齐闲走了之后,皇上亲口告诉元使的。

    元御阁重启的第二天,青平长街上虽然照旧是车水马龙,但元御阁的门前好像也没多少变化,依旧是老苗头在呼呼大睡,只隐隐的多了几分阴森之气。

    而也就是这一日,元御阁几个人接连离开了皇宫,走的悄无声息。

    他们接到的首要命令便是探知三皇子的消息,还有大德郡的军情。

    其中正还带着一份交给窦岐初的秘令,乃天级御使古分宗亲笔所书。

    ……

    没有过去太长的时间,刘元快马加鞭的追了出来,便已经远离了大德郡城。

    一路上紧赶慢赶的,刘元还抽空看遍了吊坠武功心法里的所有篇章,却怎么都没有找到‘巫湮’这门武功,名字类似的倒是发现了五六个,却没有一个是的。

    而从夏玲玲那儿得到的消息来看,这的确是一门练体极佳的武功。

    但好像也没有特别独特的地方,至于给的那个人的信息,暂且也看不出来什么,得去了西北之后再说。

    心里计较着这些事情,刘元一路上日夜都没有停过,就怕赶不及了。

    又过去了一天的时间之后,刘元感觉自己距离晴川县应该也不远了,却远远的看见一姑娘骑马赶来。

    又近了几分,看清那女子的容貌之后,刘元的心里稍稍有几分惊讶。

    “你怎的来了。”

    “你成功了?”

    两人不分先后近乎同时的说道,来的这姑娘鼻梁高挺容貌清丽犹如高山雪莲一般,岂不正是裴姑娘嘛。

    “你先回答我问题。”裴姑娘说着又赶紧问道,与刘元并马往晴川赶去。

    “那当然,我的实力你还不清楚吗?一旦出马哪儿有失败的可能。”刘元也没说实情,只是不无骄傲的昂起头颅说道。

    “哼。”裴姑娘闻言冷哼一声,丝毫没放在心上,刘元的实力比她强,她是知道的,但要说和夏玲玲甚至整个回峰派对着干还能赢,她是不信的。

    只道是对方使了个什么她不知道的诡计,或者做了什么交易,裴姑娘眼神灵动心里这般想到,不得不说她聪慧,已经猜对了七八分。

    “好了,现在说说你怎么过来了。”刘元也不打算过多解释,也不等裴姑娘深想便追问道。

    “啊……我……我是……”裴姑娘支支吾吾的,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做答。

    其实就她自己也不知道,先前是怎么了,竟然一心就想要往大德郡赶。

    当然,她可能自己心里也已经明白了什么,只是无论说什么都不可能,也不愿意承认她是忧心他,才如此这般。

    没支吾太久,裴姑娘就又说道:“我这不是怕你死了没人给你收尸,怪可怜的吗。”

    “哈哈,劳您记挂了。”刘元这个愣头青哈哈一笑,还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般,只跟着问道:“老徐和苏巨芒他们人呢,安全了?”

    “还有你那位郑师兄,也见到了?”说着刘元脸上还带着几分调侃的意味。

    闻言裴姑娘下意识的摇了摇头,道:“我赶马将他们送到晴川之后便离开了,不曾知道后面的情况。”

    “哦?”刘元轻吟一声,驾马的速度又快了几分,心里担忧着,别是出了什么事才好。

    跑出一段距离之后,裴姑娘才突然反应过来什么般问道:“谁与你说的那东西是我师兄了?”

    “不是吗?”刘元淡然问道,对这种事也不是特别好奇。

    裴姑娘也没再多说,两人之后的一路上没再多说什么,大约也就是第二天的时候,两人抵达了晴川城墙下。

    守城门的一干士兵,还有几个都是当初随柴听山打天下的老面孔,竟还认得出刘元,与刘元笑着打了个招呼之后便放了行。

    两人牵马就往天下第一客栈的方向赶去,大抵是近乡情怯等情绪,此时刘元的心里还有几分忐忑。

    却也没用到一柱香的时间,就赶到了客栈大门前。

    只见大门是紧闭的,刘元也没有敲门的意思,直接就往后院的木门走去,推门进去之后,听见了声儿,郑东西迎了出来。

    “怎么样了?”刘元走上前去,神色略带焦急的说道。

    “不好说。”郑东西摇了摇头。

    就在大概不到两天之前,徐明等人顺利的找到了这家客栈。

    按照刘元的交代,双方简短的交流过后,便确定了身份。

    丹橘与冬竹姐妹两人,迅速从徐明夫妇两手里将苏巨芒给接了过去,进了屋之后便关了起来,至今未出。

    在客栈大堂的时候,也没多说什么,等三个人离去之后,徐明才好奇起来问郑东西那双胞胎姐妹两都是谁呢,如此年轻又有何本事。

    在看到客栈天下第一的招牌,看到客栈里那些菜的时候,徐明就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对于刘元他还是信得过的,只是这两姑娘未免也太年轻了些。

    郑东西只简单的透露了圣手宗天下行走几个字,徐明两人便再无异议,如果这样都还不能救得苏巨芒一命,那恐也是天要如此了。

    进了屋之后,丹橘内力迅速在苏巨芒体内游走一圈,身为圣手宗毒山传人,这方面的见解自是比徐明要来的高深。

    也正因为如此,才更觉棘手。

    与此同时,冬竹也抬起头来与姐姐对视一眼。

    “试试看吧。”两人同时说道。

    之后,前者以内力镇压,后者辅以药石医术双管齐下,至于结果如何,还要些时日了。

    将情况简单的说过之后,郑东西眼神才绕过刘元,看着裴姑娘的脸庞喊了一声令刘元惊诧不已的称呼:

    “弟子郑东西,见过师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