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百二十章 落幕

    “你这糟婆子,说的可是真?”吴松跨前一步怒呵一声道。

    瞧眼前这人怒起来一脸的凶相,气势咄咄逼人的模样,这老人被吓的倒退了一步。

    一甩双手说道:“你这疯子,谁敢拿皇帝开玩笑,真,自然是真。”说着就往后跑去,远远退开。

    真?真的驾崩了?吴松突然就像是丢了魂魄一般,站在原地身子开始摇晃了起来。

    一时间气血上涌,束发带炸开,满头发丝在身后飘飞,满脸胀的通红,一双眼好似要滴血一般恐怖。

    一身的气势四散开来,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

    就站在长街当中,滔天的气浪排开,身边骏马惊的长嘶一声,两蹄前踏,眼睛一番,倒地暴毙而亡。

    四面的小车店铺直接被掀翻倒地,行人纷纷吐血避让。

    刚刚跑开的老人,远远的躲在一边往这儿看来,霎时间直惊的魂不附体。

    仿佛像是变了个人一般,吴松浑身气势萦绕在身周不散,转身双目看着皇宫的方向踏步而去。

    不过是几个闪烁间,便离开了这条街道。

    待吴松整个人消失了之后,长街上倒地的百姓才撑着地板站起,双目里满是惊诧。

    望着吴松消失的方向,几个人顿时纷纷议论起来,大抵是在咒骂和揣摩猜测那人的身份。

    其实就在吴松进城的那刻,一直守在城头上的将士便认出了吴松,比他还要快的,快马加鞭朝皇宫而去。

    守城门的一行人,早就接到了上面的吩咐,一旦有吴松的消息,定要速速禀报。

    此刻吴松还在街上,快马已经赶到了皇宫前。

    当太子殿下,也就是当今天下的新君得知这个消息时,立即招来齐闲着手讨论此事。

    也不过是一柱香的功夫,吴松须发皆张的站在了朱红金漆的皇宫大门前。

    “来者何人?”把守城门的一对金甲将,上前几步大吼问道,同时暗自戒备起来。

    说来他们对大内总管吴松自是认识的,只不过此刻的吴松满脸血红的模样,叫他两如何认得出。

    只觉得来者不善,一身气势逼人的模样,不得不小心应对。

    但想来当今天下,应该还没有人胆敢擅闯皇宫禁地。

    然而只听得两人喊话说完,手下人已经往里而去,站在门前的吴松却是不答,缓步往宫门里走去。

    “站住。”两人将手中弯刀往前,十字交叉在一起,意要拦住吴松。

    只可惜,对旁人来说厉害无匹的金甲将,在吴松的眼里,连根毛儿都算不上。

    吴松视如无睹般,踏步继续往前,两人想要抬刀砍人,却无论如何都使不上劲儿。

    更是眼睁睁的看着吴松走了过来,从他两身边绕了过去,一步步踏进了宫门。

    大概走出了百丈远之后,门前一众守门的将士才回过魂儿来,惊魂未定的看着远处。

    “真个犹如魔神一般。”左边的人呢喃道。

    “是啊,不过,看那衣服好像是我皇宫大内太监的服饰啊。”右边的甲士似有所觉的说道。

    先前对方浑身鲜红,一身衣服还有些破烂,再加上气势逼人,众人眼里只看见了这些。

    此时回过味来,才反应过来那人衣服不仅是宫中,样貌也十分眼熟。

    “啧,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说着那人神色一惊,突然召集着人道:“不好,快走。”

    说着便往前赶去,走在路上那人便大声吼道:“护驾!抓刺客啊!”

    一声声的呐喊在皇宫内外接连响起,还沉浸在哀伤中,不知沉浸了多久的整个皇宫突然便热闹了起来。

    此时的吴松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但对于他待了多年的皇宫还是熟悉的。

    按着记忆下意识的便走到了禁宫前,刷刷刷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

    一队队的禁军卫士从各个长廊角落里窜了出来,里三圈外三圈的将吴松包围在了中间。

    人人拔出腰间长刀,眼神凌厉的看着吴松严阵以待,只待一声令下,便要悍不畏死的冲上前来下手。

    吴松静静的立在人群中,一双血红还不断滴泪的眼珠四下一扫,双手背在身后,吐气开声道:“让太子来见。”

    几个字远远的传开,震的附近的人双耳生疼。

    正前方的殿门打开,前方围着的一众将士突然让出一条道儿来,顺着这道儿往前看去,一位与吴松服饰相差无几的男子正立在那儿。

    照样是背负双手,双眼里含着莫名的意味,静静的直视着吴松。

    缓缓开口道:“一别多日,见过吴大总管,总管可安好?”

    “齐闲,速去让太子来见。”吴松不知是不是眼也花了,还是别的什么,只盯着齐闲沉声说道。

    “哈哈哈哈。”齐闲看着不远处的吴松突的爆发出一阵朗声大笑。

    直笑的众人心里发毛,然后才听齐闲咳嗽两声道:“好叫吴大总管知道,如今整个皇宫已没有了太子,只有当今圣上,先皇既已驾崩,您还是也追寻先皇而去吧。”

    “胡说八道,咱家走之前皇上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驾崩了,其中自是你等猫腻,从中作梗。”

    吴松神色又变了几分,抬手指着齐闲道。

    话还未说完吴松人已经冲上前去,比他动作稍慢几分,身周围着的将士迅速包围上去。

    只不过却通通近不了吴松的身子,刚不过三寸距离,便被远远的震飞了出去。

    短刀长枪的乒呤乓啷断了一地,一双手环绕着血气,直取齐闲的中门。

    “死吧。”齐闲看着前方那人轻呼一声,双手徐徐抬起成爪,说来他一身武功,倒是有近半都是吴松所教导。

    真要论的话,吴松还算他的恩师,只不过整个皇宫大内,又哪里会讲个这些。

    恩师?不过都是些相互利用罢了。

    心里想着些事情,齐闲面上却不改半分,下起手来照样不会心慈手软,这没了根儿的人,狠。

    然而齐闲刚还见吴松整个人还在半空,又不过几个闪烁之间,就连人影都看不着了。

    吓的齐闲心头霍然一惊,他自然知道吴松的实力几何,凭他一人,断不可能是对手。

    只不过先前遥遥的几句对话,他已然看出吴松是身受重伤。

    但此时展现出来的实力,又哪里像是一个身受重伤的人能有的?

    眨眼时间,心里转过了千般计较,齐闲一身内力运转,浑身紧绷,时刻感受着四周情况。

    突的眼神一动,头顶!

    双掌相叠,抬手就朝自己天灵盖上方轰去,果不其然,正与吴松拼个正着。

    吴松单掌血煞凝聚,与齐闲双掌相对,丝毫不落下风。

    更听得砰的一声,齐闲一口银牙紧咬,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

    两个膝盖直撞的地板龟裂开来,右边的嘴角渗出一缕血丝。

    心里惊的仿佛重新认识吴松一般,一口气自丹田而起,翻天一掌再起,将直压在他头顶的吴松掀飞了出去。

    整个人往前一跃,转过身来看着吴松,人还是那个人,但实力却完全不同,仿佛入了魔。

    齐闲双眼里透露着三分惊惧,似乎又想起了当年的事情。

    脱口而出就道:“你这是用了通明诀?!”转而自己就在心里确认了此事,必然是如此,否则不会是如今这个状况。

    想当初他无论如何都没能从吴松的嘴里套出通明诀原文,对方也只不过是顺嘴提过那么一次,还说是这辈子都不打算用了。

    后来齐闲看无论如何都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只得放弃。

    并且只当吴松这话是说着玩儿的,诓骗于他,为了提高他在众人心里的神秘感和无可侵犯的地位。

    此时想明白了之后,齐闲可谓是心头一片火热,说什么都要将这门心法得到手。

    对于齐闲的话,吴松充耳不闻,转身就往勤政殿的方向走去。

    这会儿皇上正在那儿处,齐闲哪能让吴松接近,赶紧两步追了上去,再将吴松拦了起来。

    只不过吴松边打边走,齐闲竟然丝毫拦不住,一路两人就到了勤政殿的附近。

    殿门下的长廊处,正有一人垂手而立,仿佛专门候在这儿等着谁一般。

    待看见殿门下立着的人后,齐闲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这吴松他可拦不住,再打下去恐是他也要受伤,不对,其实是已经受伤了。

    廊下之人看清了吴松的情况之后,也是皱起了眉头。

    身为元御阁的四大元使之一,他来到这皇宫大内其实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

    也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到了太子殿下那边,总之只要是能让元御阁东山再起,他可以做到不择手段。

    改头换面这么久,现在他终于可以以真面目示人,至于吴松,一朝天子一朝臣,正如齐闲先前所说,他也该死了。

    在看清了廊下,守在勤政殿门前那人之后,吴松一瞬间醒了神,全都明白过来。

    “你竟然串通元御阁?!”吴松盯着齐闲,盛怒之下扭身一脚出其不意的就踹在了齐闲心口。

    后者之来得及双臂交叉在胸前抵挡,可又哪里挡的住,整个身子在地上倒滑七八丈之远,

    待稳住身形之后,霍然抬起头来看去,吴松已经一路逼到了廊下。

    前方两人已经斗到了一起,只听得见吴松边打边说着:“咱家当初早该让圣上再压的狠一点儿,让你元御阁永世不能翻身。”

    “吴总管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元使大人脸色平静淡淡的说道。

    一人站在门前,就连脚步都没有半分挪动,更是将两人交战的余波都控制在了身前,身后身侧的木门廊柱子都没有丝毫损伤,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一经交战之后,他也彻底看出来了,此时的吴松其实已经死了,不过是撑着一口气,或者也可说是回光返照罢了。

    估摸着是不想再耗下去了,又怕是打扰到了殿内的新皇,‘少腿’元使大人整个人抽身而起,犹如狂风般的一腿就抽在了吴松的太阳穴处。

    后者脑袋一懵双耳嗡嗡的倒飞而出,像是个破麻袋一样飞出了长廊,咚的一声,直接跪在了白玉砖石铺就的大殿上。

    打斗声一停,整个勤政殿附近顿时就安静下来,不远处的吴松即使是跪着的,也依旧是腰背挺直一脸风采,丝毫看不出阉人的阴险尖酸,反还是多了几分大气。

    一双眼向外鼓,挺的像是金鱼眼,就这么直勾勾的注视着正前方。

    慢慢的双目里的神色一点点消糜,只余下两分内疚,左右各一行血泪滑下了眼眶,在胀的通红的双颊上,留下两道深痕,头慢慢的垂了下去。

    好一会儿之后,当勤政殿屋顶的飞檐雕兽上响起一声鸟叫时,齐闲才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分。

    走到了吴松的正前方,看了一眼跪着的吴松,又回首看着元使,小声问道:“死了?”

    “啊,死了。”这位没了男人第三条腿的元使微微颔首答道。

    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久久没有言语。

    齐闲心头好奇元使在看什么,也顺着目光望去,只见今儿碧空如洗,倒是好天气。

    再想着刚才鸟叫,齐闲嘴角轻笑呢喃:“春天来了,护城河的冰也该化完了吧。”

    应是能听见齐闲的话语声,但元使却没再回什么,只在心里默默想着。

    大内第一高手吴松一生不弱于人,即使死前也有如此雄风。

    可不是嘛,吴松一人独战大德郡内各大高手各路人马。

    废了夏玲玲一只手,两派各大长老败退,重伤徐明打退烂驼山高徒蒋枭云,更是让苏巨芒生死难料。

    重伤之下一路辗转回到皇城,还能力战四大掌印太监之首的齐闲不竭,更是又与‘少腿’元使一战。

    至死,也还跪立在不倒。

    “齐闲。”勤政殿内响起了当朝新皇的呼喊。

    看着齐闲小跑着入了殿门,元使轻叹一声。

    这一年是为珏仁元年,先皇驾崩新皇登基,下令举国哀悼。

    改定年号为珏仁,葬先皇入昭陵,立牌位归太庙,追为圣武高天至上皇。

    史称,魏武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