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八章 高手前辈

    夏玲玲为什么要找自己,刘元一开始也不是没有考虑过。

    但思前想后也弄不明白,对方找他这么一个没有丝毫后台的漂泊之人是为了什么。

    难不成是看上了他的武功?反正不管是因为什么,总要有些什么条件的。

    在来的路上,刘元脑子里想了很多,却始终没有明白。

    现在由对方亲口提出来反倒是好了,所以刘元回答的倒也是干脆。

    “条件很简单,只需要您加入我大德郡就好,待到将来战事一起,希望您能出手相助。”夏玲玲斟酌着字句道。

    这是她心里早就想好的东西,本来还以为要达成这个目的有些困难。

    现在对方既然有求于自己,想要她放人,那想要达成这个目的便容易多了。

    “啊……”刘元眼神一动,轻应一声,他可是完全的没有想到对方的目的竟然是这个。

    这位夏城主野心不小啊,如今战事主要还是在西南道。

    朝廷的兵马除开进军草原以外,其余的全部集结在西南道,由平顶王掌兵与西岭夏家对峙,至今没个结果。

    尚且没有波及她这儿,她便已经开始招兵买马了。

    先是讨好了徐明夫妇两,说通了对方,现在又将主意打到了他的头上。

    心里苦笑不已,然而如今他说起来是柴听山的情报首领,两人已经是合作关系。

    怎么都不可能再去投靠夏玲玲,大德郡是柴听山势在必得之地,双方迟早会有一战。

    况且夏玲玲这里,实在不是他的良处,并不想与这种世家牵扯太深。

    如此想着刘元紧跟着便说道:“我闲悠野鹤一个人漂泊惯了,恐是受不了这种拘束的生活,到时候在给城主大人添诸多麻烦,那可就不好了。”

    说罢,刘元摇了摇头,委婉的拒绝了。

    “诶,您可是误会了。”夏玲玲伸手倒了一杯茶水,往前推了推道:“您待在我大德郡依旧可以逍遥自在,照样没有人敢管你,可住在城中的天下第一客栈就好。”

    “啊,说来您可能还不知,这天下第一客栈的吃食保管是您从未吃过的……”接下来夏玲玲对客栈内的吃食大肆宣扬,直说的天花乱坠,即使是在那天宫都吃不到的美味。

    听得刘元藏在面具下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古怪,被别人当面如此夸赞的感觉,他还是头一回感受到,最关键的是,对方还不知道他就是那些美味的创造者。

    “我四处流浪惯了,不会在一城之地多待。”说什么都不能答应这个条件,刘元摇了摇头,这次回绝的更加坚决了些。

    看鬼面说什么都不愿意的样子,夏玲玲也知道强逼不得,沉吟一声转而又道:“好,那就变通一下。”

    “我需要您帮我做一件事。”夏玲玲眨了眨眼,突然想到了什么。

    “何事?”刘元问道。

    “帮我从西北菩萨蛮的手里取一样东西回来,一门练体的武功。”夏玲玲回忆了一下说道。

    “莫不是蛮神诀?”刘元眉头一挑,诧异的问道,如果真让他去找这个,那难度也忒大了点儿。

    要知道这蛮神诀在菩萨蛮的地位,就相当于破星十六剑之于剑阙山庄。

    “不不不,如果是蛮神诀那岂不是故意刁难您吗,这门武功叫做‘巫湮’,并不如蛮神诀那般重要,只是比较神秘。

    如果您答应,我会告诉您一个人的信息,去了西北以后找他,你应该能得到一些线索。”夏玲玲郑重的说道。

    在看遍了家中的藏书之后,得知了‘巫湮’这门武功,那是她早就想要得到的东西了,对于她来说有莫大的作用。

    只不过由于她人在大德郡的缘故脱不开身,再加上也不能请求家中人的帮助,这才将主意打到了鬼面的身上。

    如果她还想在武学实力上有所提升的话,这武功她势在必得。

    尤其是在经历了吴松的事情之后,她迫切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

    原以为她已经足够的强大,尤其是现在这样的江湖,不说横着走,那也是来去自如,结果没多久便给了她当头一棒。

    就先前吴松苏巨芒等人,无论是哪一个手底下,她都走不出三招。

    “菩萨蛮的‘巫湮’吗?”刘元低声呢喃着,搜寻着脑子里的记忆,却没有分毫的印象。

    就以他的见识来说,没听说过菩萨蛮有这样一门武功倒也正常。

    他没见识不打紧,但按理来说,天下有的没的所有武功,吊坠上都应该有所记载才是。

    想来是他还没将吊坠里的武功看完的缘故,估摸着得是一门上层武学,他还没来得及看到。

    也不知要多少满意值,要是不贵的话,这东西又实在难以找到,倒是可以用满意值兑换一份交给夏城主。

    当然,能找到自然是更好,反正这西北菩萨蛮他原也打算要去的。

    毕竟身上山荒刀法的秘密,他还想要一去菩萨蛮探个究竟。

    心里想着些事情,刘元微微颔首道:“好,这事儿我可以答应城主大人。”

    一听鬼面答应了,夏玲玲脸上一喜。

    紧跟着刘元又说道:“那现在城主大人,可以放了我兄弟吧。”

    刚要回答,夏玲玲脸上转而又多了几分迟疑的,看着鬼面说道:“放呢,是肯定会放的,不过在此之前呢,小女子斗胆还想与您讨教一二。”

    “也好知道您的大概实力,此事难度不小,小女子也不想误了您的杏命不是。”夏玲玲脸上笑意盈盈,但说出来的话不无几分挑衅和试探的意味。

    “试试可以,不过城主大人恐要小心了。”刘元浑身的气势一起,双目凌厉的看着夏玲玲。

    “小女子虽然学艺不精,但想来点到为止,自保还是能做到的。”夏玲玲站起身来,微笑着点了点头,就要往屋外走去。

    走着道:“这里地方太小,恐施展不开,咱们出去。”

    “呵呵,那倒是不用了,不过是一两招的事情。”刘元也笑着站起身来。

    “哦?朋友如此看不起人。”夏玲玲脸上带着不忿怒道,跟着心里又觉得对方不过是个狂言大话之人。

    对方原本在她心里的地位,不由得又低了几分,直冷哼一声,也不多说。

    “动手吧。”刘元不多辩解,双手静静的放在身侧,依旧保持着冷冷的高手风范,毕竟做戏要做全套嘛,他这个高手不能露了底。

    “朋友竟不拔刀?”夏玲玲眼神微眯。

    “出手吧。”刘元简单伸了下右手,压着声音轻声说道。

    心里的不忿越发的高了,夏玲玲身子一动便到了桌边,速度之快已成了一道残影。

    好快的速度!刘元心里一突,心头都凉了半截,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高估夏玲玲了,现在看来差距还是很大啊。

    几乎是夏玲玲出手的瞬间,刘元条件反射般的抬手就把‘封禁’给丢了出去。

    ……

    空气瞬间凝滞了下来,整个昏暗的屋子里变得越发的安静了下来。

    夏玲玲的拳头停在了刘元额前半尺的地方,被气劲儿激荡起来的发丝徐徐落了下来。

    锵啷一声响,刘元拔出鞘中之刀,缓缓将其架在了夏玲玲的脖子边。

    一丝笑声从刘元的嘴角响起,声音依旧平稳的说道:“我这一刀,如何?”

    皮肤感受着刀口森冷的寒意,夏玲玲眼皮直跳,咕咚咽了口唾沫。

    此刻夏玲玲的心算是彻底的沉到了谷底,她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诡异的情况。

    浑身上下原本奔腾如流水的内力,此刻齐齐像是被冰封起来了一般,完全调动不起来。

    不管她如何的努力,都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先前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眼角只见对方有一个轻微抬手的动作,也不见什么东西,下一刻自己身体里的内力便成了如今模样。

    这得是多么高明的手段或者武功,才能直接封禁她的内力?或者内力之深厚,高过她多少?

    夏玲玲深吸一口气,缓缓的收回了拳头,往后退了半步。

    没了内力的她,也不过是个会武的普通人罢了,或能打得过几个地痞无赖,又哪里会是通缉榜榜首‘鬼面’的对手,不够对方一刀杀的。

    想不到啊,这还真是被对方给说中了,不过是一两招的功夫,便胜负已分。

    “阁下武艺手段之高超,实乃小女子生平仅见,刚才多有冒犯了,您海涵。”

    身为一方城主,夏玲玲倒也是能屈能伸,说着还朝‘鬼面’微微施了一礼。

    “您客气。”刘元情绪依旧没有任何波动,只不过缓缓收回了手里的刀,插回了鞘中。

    然而心里却完全不是他面上这般沉着了,这会儿他看夏玲玲的状态,内力依旧是被封禁的状态,但心里可是心虚不已。

    从刚才出手的时候,他便在心里算着时间,已经约莫过去了十个眨眼的时间。

    还不知道啥时候夏玲玲的封禁便会解除,只赶紧说道:“现在,夏城主觉得我的实力如何,可够本事接下你这差事。”

    “前辈折煞我了,如果您这本事都不成的话,就不知谁能成了。”夏玲玲脸上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而称呼也已经从朋友变成了前辈,心里已然认定了,能有如此本事的人,绝对是潜心练武多年的老怪物,大有来头之人,即使是开宗立派也不是不可。

    更是在心里暗呸一声,老怪物一把年纪了才出山,还和一众年轻子弟争夺名声,刚才更是还扮起了嫩来,当真是臭不要脸。

    不管心里如何想,夏玲玲面上都还是一本正经恭恭敬敬的。

    这一声前辈叫的刘元心里好不舒坦,想他一个’寂寂无名’的年轻人,能得夏城主这样一声称呼,比三伏天嚼了个冰块还舒坦。

    “那现在,夏城主可否放了我兄弟了。”刘元再次说道。

    然而听鬼面这话,夏玲玲却再次迟疑了,不过没过去太久,她心里便有了决断,开口说道:“放,小女子是一定会放的。”

    “不过,请恕小女子暂时还不能将其交到您的手上。”夏玲玲拱手抱拳说着又道:“待前辈将武功带回来之后,小女子必定完完本本,毫发无损的将其交到您手上。”

    “前辈如此本事,想来不会在这种小事上为难于我吧。”夏玲玲又补充道。

    “当然,也请前辈您放心,我们定然会好吃好喝的将你兄弟供着,不会让他稍受委屈。”

    一连几次刘元都想开口插话了,结果夏玲玲嘴就跟个连珠箭似的,一直没停过,刘元又不好强行打断,坏了自己高手的风范。

    直到此刻才苦笑一下道:“话都让城主你说了,也便给你这个面子吧,反正兄弟他我也带不走,由你帮我好生安顿着也好。”

    “不过,在次之前,让我见他一面可行?”

    “行,当然行,就现在便可以。”夏玲玲见对方没有淤刁难自己,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哪里还有不允的道理。

    “好。”刘元点头应了一声,从夏玲玲的手里接过一件黑袍兜在身上,将脸完全藏了起来。

    跟着夏玲玲便往外走,在外间的一出酒楼房间里坐下,夏玲玲让刘元稍坐,便出门去以独特的方法找到了杨审之。

    也没有说明全部的情况,只说是想要见一见那位刘莽,杨审之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不过是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回峰派的两位长老跟在杨审之身后,押着满身是伤的刘莽就朝那酒楼走去。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夏玲玲放下茶杯眼神一动道:“来了,前辈稍后,我去开口。”

    说话间,门被打开,当隐藏在黑色兜袍后的刘元看清刘莽时,惊的手中茶杯落地。

    霍然站起身来,三两步走到了刘莽身上,一把掀开了兜帽,双手扶着刘莽满是血痕的胳膊道:“刘莽,你怎么样了?”

    听着熟悉的声音,刘莽虚弱的睁开了眼皮,然而入眼所见的却是一张鬼脸面具。

    皱了皱眉,吐气开声道:“娘的,怎的刑法不成,又玩的什么神鬼把戏?我刘莽还是那句话,并不认识什么买刀的人!”

    说着一把挣脱了刘元的胳膊,沉着一张半青半白的脸,面无表情。

    张了张嘴,刘元一时间只感觉喉头哽咽眼角湿润,说不出半句话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