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七章 入闺房

    只见这长的像柠檬唤作封禁的玩意儿,在刘元的手指松开之后,一行价格在其上清晰的浮现出来。

    四十万满意值一枚。

    咕咚,刘元狠狠的咽了口唾沫,然后开口就道:“你这卖的也太贵了,咋不去抢啊。”

    “四十万满意值,也就说我完成了五星级难度的试炼任务,刚够买这玩意儿俩?”刘元嘀嘀咕咕的,诉说着心里的愤慨。

    然而不管他如何辱骂亦或是抱怨也好,舱舱都像是彻底的消失了一般,再没有发出过任何的声音。

    反正东西就摆在这儿,价格也标好了的,你要买就赶紧买,嫌贵不买就不买,如此行事风格,倒是很像刘元的天下第一客栈。

    咬了咬牙,不管是多少钱他都只有认了,买肯定是要买的,这是他想要从夏玲玲手里要人的重要手段。

    不过暂时来说倒也是不急,毕竟还有个东西还没看呢。

    紧跟着刘元将手指放到了另外一件浑身带刺儿的事物上,一行行小字再次浮现:

    天罗,具备巨大杀伤力的暗器,爆炸开来之后,方圆十丈都是它的有效杀伤范围。

    “啧。”刘元忍不住啧啧感叹起来,要是能多来几个这样的玩意儿,两军对垒的时候,还不炸的对面人仰马翻的。

    但还是好奇这玩意儿具体的杀伤力,在心里问道,对练过武的人,也有同样的效果吗?

    这次舱舱没有淤装死,而是回答道:“对内力三重楼以下,没练过硬功护体横练功夫的人,都是必死无疑。”

    这个答案还算满意,刘元只要用脑子想想,也能知道这玩意儿不可能对吴松那一层次的人起到什么作用,可能也就比挠痒痒痛一点儿。

    松开手指之后,天罗的价格缓缓浮现,售价六十万满意值一枚。

    “……”顿时间刘元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这吊坠仿佛是看着他的钱袋在标价。

    总共他就还剩下一百万满意值,这两玩意儿加起来不多不少,正好是一百万。

    暂时他想不出要这天罗有什么用,所以先放一放好了,刘元买了一个封禁。

    眼前金光一闪,一个黑乎乎的柠檬便落到了刘元手心里。

    个头倒是不大,刘元一只手握紧就能将其完全包住。

    捏在手里的那一刻,他心里瞬间便明悟了这玩意儿的用法。

    “真是个好东西。”刘元说笑着,将其在手心里抛了两下后,小心翼翼的揣进了胸前袋子里。

    满意值还剩下六十万多一点,如果这次能够成功将刘莽救出来,他当能换一个更强的武功了。

    又或者是驱散地图上的迷雾以提升人气值都行,不过前提得是他这次行动能够成功。

    转而一想,刘元皱了皱眉,还是做出了决定,再买了一个封禁,多买一个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如此一来就只剩下二十万了。

    说不心疼是假的,他赚这点满意值可不容易,长出一口气后自己安慰自己道,罢了罢了,反正赚来就是为了用的。

    说罢不再多想,迅速将吊坠收了起来,之前那个任务赠送的一次驱散迷雾的机会也暂且先留着,以后再说。

    一溜烟的跳下了大树,刘元往城门的方向大步流行的跑去。

    入城的时候没有受到什么刁难,站在长街一头,刘元眼珠一转思考了一会后,向着城主府所在的黄谷大道行去。

    此时此刻夏玲玲还在外面处理事情,也是正好,若是夏玲玲在府中了反而还不好办,不方便刘元潜入。

    所以刘元也没有丝毫耽搁,绕着后面的小巷,来到了夏府的背面,身子一跃便腾空翻墙落了下去。

    落地之后,四周寂静没有半点杂音,刘元双目亮晶晶的环视了周围一圈,此处应该是夏府的花园位置。

    步履无声的往前走了几步,刘元辨别了方向后,朝右边行去。

    趁着没人注意,抓了一个府上的婢女,问出了夏玲玲的住处。

    打晕了她托到一边去藏了起来,刘元朝东边的屋子摸了过去。

    当时在仁河上怒战的夏象,到现在为止伤势都没有恢复,否则也不能让刘元潜入的如此轻松。

    从窗户口一窜就跳了进去,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双目一扫。

    这夏玲玲的屋子倒是不像寻常姑娘的闺房,屋内一应陈设都偏厚重了些,若不是提前知晓,可能刘元都不会发现这是夏玲玲的住处。

    待看清了屋内的布局之后,刘元身子一矮躲进了床底下。

    躺好了之后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他躲床底下的次数好像不少了。

    结果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过去了,刘元心里不由得泛起了嘀咕。

    还好当时打晕那婢女的时候下了重手,不过也保不齐被府里的其他人发现异常,只盼着夏玲玲尽快回来才好。

    想着想着,也不过是又过了半个时辰的功夫,刘元耳朵里听到了一点儿动静,顿时紧张起来,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暗运落叶诀,让自己悄无声息的隐匿起来。

    只见门口的位置,夏玲玲慢慢悠悠的走了回来,脑子里还在思索先前的事情。

    如今吴松和那秘籍的事情都暂且告一段落,接下来她得着手收复大德郡以外诸地的事情了,以扩张自己的实力,好面对随时都可能到来的朝廷的进攻。

    结果刚到了门口,就见府里管事走了过来,神色带着些古怪。

    “哦,有事?”夏玲玲刚要往前的身子停了下来,凝神皱眉看着他问道。

    “诶。”管事点了点头,走到了夏玲玲身边,附耳悄声说道:“府上一个婢女跑了,到现在都还没找到。”

    “什么时候的事?”夏玲玲随口问道,显得不是很在意。

    毕竟不过是跑了一个婢女而已,算得什么大事,她也不是那严苛的人。

    “就,大概下午的时候吧。”管事的想了想说道。

    “下午吗……好,知道了,你去吧,继续找。”夏玲玲有些头疼的挥了挥手,如今事已经够多的了,她可不想再为了什么劳什子婢女烦心。

    和管事的辞别了之后,夏玲玲径直的朝住房走去。

    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今夜还需要好好静养调息。

    一路上也走的不快,她心里还在想着杨审之那边儿的消息。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刘莽的嘴里套出话来,她迫切的想要知道‘鬼面’的消息。

    如今乱世已起,可以想见的,要不了太久,各地的帮派就会死灰复燃。

    到时候割据各地的门阀势力,为了征伐天下,必然会与这些门派合作。

    以财富名望各种许诺等,极尽拉拢之事。

    但到那时,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等这些都成了气候,就更没她夏玲玲什么事儿了。

    而像‘鬼面’这样的单枪匹马的高手,可以想见的,必然会成为众多势力争抢的对象。

    并且在夏玲玲的揣测中看来,这位‘鬼面’很有可能不是一个人,其背后还有着某些隐秘势力的支撑。

    否则单凭对方一人,就能练就一身如此高强的本领,还能于众目睽睽之下,一举夺得三千道藏,说什么她夏玲玲都不信。

    就算她信,这也太过不可思议了。

    曾经也不是没有野路子出身的高手,碾压一众门派精英弟子的情况出现。

    例如剑侠叶飞蝉和大德郡里那对明逍夫妇,可这都是榜上有名的高手,而且从发迹起,就不是寂寂无名之辈。

    前者叶飞蝉,那更是年少有为挥斥方遒,一路战得了一个剑侠的名头。

    哪儿像‘鬼面’这样式的,突然就冒了出来,还是皇上血洗江湖之后冒了出来,背后要是没点什么高人或隐世门派的支撑,打死她夏玲玲都不信。

    心里想着些有的没的,人已经转过了几条石子路,走到了自己住处所在的小院里。

    却突然顿住了脚步,夏玲玲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皱起了眉头,这院子里来过外人。

    但不确定是府上的下人还是旁人,前者应该不可能,毕竟谁不知道这里是她的住处,哪个敢乱闯。

    至于后者嘛,想到这儿,夏玲玲双眼又落在了院子里的几处角落上。

    也没有发现别的什么异常啊,但夏玲玲突然间就想起了之前管事对她所言,府上婢女消失一事。

    顿时不敢大意,心中警惕起来,如今她伤势未愈,可不敢乱来。

    难不成是吴松那阉狗又回来了?摇了摇头,夏玲玲自己就否决了这个可能。

    除此之外,城中还有谁需要她夏玲玲忌惮?

    深吸一口气,夏玲玲装作什么也没发现一般,像寻常一样推开了屋门,双眼迅速的看了一眼屋内,也不点灯的就在桌边坐了下来,背对着床板。

    提气,全神贯注,双耳听着屋内动静,眉头却皱的更深了,她没有听到丝毫的动静。

    是个高手?!夏玲玲心里刚这么想,动静突然就来了,来自于床底下。

    火红的一刀,霎那间在屋内燃起,照耀的整个屋子里通明透亮。

    透过火光的缝隙,夏玲玲瞳孔一缩看清了来人——鬼面!

    一头黑发在火光下飞扬,左右挂着两颗獠牙,红蓝二色的鬼脸面具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然而夏玲玲刚要做出反应,火光却堪堪在自己额头前停下了,屋里再次变得黑暗。

    她听见了对方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听说,你在找我?”

    眨了眨眼,待适应了环境之后,夏玲玲的心绪迅速平复下来点了点头道:“恩,是的,找一个买刀的人,如今看来您果然就是鬼面了。”

    不知不觉间,夏玲玲说话下意识的便带上了敬词。

    只因为刚才那一刀,带给了她莫大的震撼。当真正直面那一刀时,夏玲玲才知道这一刀的气势是如何的了得。

    仿佛就算是有一座山在身前横亘,也挡不住这一刀之威。如此刀法,她闻所未闻。

    本来她就不知道‘鬼面’实力的虚实,如今再细细看去,更是感受不到对方体内有丝毫的内力存在。

    她自然不会认为对方没有内力,只能说明对方不是隐匿本事高超,就是内力深厚凝而不发,不由得又高看了几分。

    没有答应也没有否认,刘元只是淡淡的说道:“你抓了我的兄弟,放了他。”

    别看刘元此时面上冷静又淡然,殊不知后背冷汗都吓出来了。

    这位大德郡城主的实力,比他高了何止是一个层次。

    刚才他之所以临了临了把那一刀撤了的原因,就是怕露了底啊。

    山刀第一式开门见山,是他练的最为纯熟的一式,自以为气势上已经与武功上所描绘的近了六分。

    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实力还是那个实力,这一刀要是落实在了,岂不就露了馅,所以只能收刀。

    如今看来这一刀的效果还不错,就夏玲玲刚才的表现来看,明显是被他这一刀给唬住了。

    以有心算无心,再加上先前躲在床底下的隐匿功夫,刘元‘鬼面’这个神秘高手的形象,可算是彻底的在夏玲玲心里立了起来。

    好悬好悬呐,这个形象既然立起来了,就得保持住了,刘元在心里告诫着自己。

    不幸中的万幸是,夏玲玲还不知道天下第一客栈里的那个厨子是他。

    闻言夏玲玲却是愣了一瞬,对方如此冒险前来,竟然是为了那个刘莽。

    再听其那兄弟二字,还有刘莽承受酷刑也守口如瓶的情况,夏玲玲瞬间明白了什么。

    “坐。”夏玲玲一指桌边的凳子,朝鬼面笑了笑说道。

    既然对方有求于自己,那就好办了,怕的就是没得谈。

    此时自然不能露了怯,刘元拉开板凳坐到了夏玲玲的对面。

    “我时间不多,还请你尽快放人。”刘元冷冷的说道。

    “有件事儿,我必须先解释一下,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刘莽是您兄弟,还以为不过是普通的买卖人关系,用了些手段,有对不住的地方,望你海涵。”夏玲玲斟酌着解释道。

    “只要放人,一切都好说。”刘元轻声答道。

    “既然都见到了您,那放人自然是可以的。”

    “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个条件。”

    “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