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六章 不过是想

    看着刘元离去的背影,徐明眼神里的惊讶仍旧没有散去。

    脑子里还在回荡着刘元刚才耳语的那几句话,她竟然想要从回峰派的手里抢一个重要人物出来。

    这脑子里是在想什么啊,就刚才的谈话,徐明他虽然没有刻意去听,也知道那个人不仅对回峰派来说重要,对夏玲玲也重要。

    这就难怪刘元刚才还问他夏玲玲的实力如何了,他这一去,不仅是和回峰派作对,更是还多了夏玲玲这么一个敌人。

    徐明没有问,那个被抓的人是谁,看刘元这义无反顾的模样,想来也是十分的重要。

    至于刘元到底能不能成功,徐明也不知道,但他知道刘元不是一个笨人,甚至十分的聪明,他必然有着自己的打算。

    人这一生要面临很多次的抉择,不可能次次都有人可以依靠,朋友能帮一次两次,帮不了一辈子。

    刘元正是深刻的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绝口不提要让徐明做些什么。

    只是让他一定要安全将苏巨芒送到晴川,找到一家天下第一客栈,到了之后报他的名字就行了。

    事情说清楚之后,店里的人会明白的,至于他,刘元只叫他们不要担心。

    况且这次即使是他徐明出面,夏玲玲等也不一定会再卖他面子了,之前接二连三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若是再说些有的没的,难免有蹬鼻子上脸的意思,话再说回来,到时候闹翻了不好收场,身受重伤的苏巨芒又该怎么办?

    所以,一个没说,一个想明白了也没问,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直到完全看不见刘元的身影之后,徐明才叹息一声坐回了马车。

    从妻子的手里接过苏巨芒,现在是他和叶凝逍两人轮流来看护苏巨芒的身体,确保其体内的红色怪异不会突然狂暴起来。

    “他又进城了?”叶凝逍看着自己丈夫问道。

    “啊,是啊。”徐明点了点头,此刻也并不需要全神贯注的盯着苏巨芒的身体了。

    “出去几年才发现,像这样的后生,不多了啊。”叶凝逍不无感慨的说道。

    其实哪儿是不多,她简直一个有胆气有骨气的都没碰到。

    “那是自然。”徐明点了点头,当年皇上那一波对江湖的清洗,多少‘义勇’都成了历史。

    “祝他好运吧。”叶凝逍悠悠的望着马车外道。

    “爹爹娘亲,哥哥他是去哪儿了,还会回来吗?”虫虫叫的奶声奶气的说道,脸上还有些担忧的神情。

    “不用担心,你刘哥哥他会回来的。”叶凝逍微笑着摸了摸虫虫的后脑勺说道。

    在面对自己儿子时,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时时看她都好似充满了母杏的光辉。

    马车渐行渐远,驾马赶车的裴姑娘神色间有些莫名,白白的上牙咬着下嘴唇。

    之前马车里几人的谈话,她自然也是听见的。

    就在刘元走了之后,尤其还是知道他要独自一人去面对那些事情,她的心里就越来越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担心有,但除了担心以外,总还有几分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别样情绪,就这般萦绕在心间,久久不能散去。

    又奔行了一段距离之后,裴姑娘忍不住的扭头往来时的黄土大道上看去。

    眼神闪烁,低声呢喃道:“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啊。”

    就在裴姑娘带着徐明一家三口驾马使出大德郡之后,吴松也骑着快马朝京城的方向奔去。

    跑了大概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就见吴松的身子在马上有了些晃悠。

    原本是惨白的脸色,开始变的有些不正常的潮红了起来,两颊上飘起两朵红云,这红云还渐渐的弥漫开来。

    逐渐的整个脸面都变得通红,就见耳根子后面也红透了,仿佛屁股下有个锅炉在烧一般。

    紧跟着他又不正常的咳嗽起来,从轻微的咳嗽声开始,到了最后成了猛烈的咳嗽。

    一点点红色的血花随着吴松的咳嗽声,从喉咙口飘飞了出去,落在黄土地上,凝成一团,鲜血的颜色十分深,一点不像是寻常人的血液。

    深到发紫,落地之后更是逐渐变黑,看上去更多了几分恐怖。

    先前硬接了苏巨芒那惊天一剑,他吴松也并不是像那些长老看上去的那般轻松。

    虽然貌似什么事儿也没有,稳稳当当的又落回了马匹上,其实内里已经出事可。

    剑阙山庄的破星十六剑岂非浪得虚名,而苏巨芒这个能自创出‘寸草不生’这样的剑式之人,更不是浪得虚名。

    即使是使用了通明诀的他,硬接了那一剑之后,身体上的伤势也再次加剧,伤上加伤,严重至极。

    刚才在长街之上,还真让徐明猜对了,面对徐明与苏巨芒两人的合力进攻,吴松使用的的确是通明诀。

    而通明诀也正是曾经一个太监所创,他吴松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的。

    从曾经旧的皇宫遗址里找到了这门古武,当时得到它的时候,他只当是个猎奇才留下来,并且好奇之下,姑且先练了练。

    一练之下,他才发现这通明诀的了得之处,内心不由得佩服起那位创始人。

    得在武学上有多高的造诣,内力如何深厚,天赋异禀之人,才能想出如此绝妙的武功心法。

    即使是他这种内力得窥十一重楼的大高手,通明诀也实打实的能够让他直接提高两倍的实力。

    也难怪当初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吴松,能直接飞了起来不说,竟是直接压着徐明两大高手打,至今苏巨芒还生死难料。

    有通明诀的加持之下,其实不止是血煞掌产生了异变,吴松会的其他武功也统统有了或多或少的变化。

    只可惜时间紧迫,他也来不及做一一尝试了。

    而仅仅是血煞掌的变化,便已经带给了他足够多的惊喜,在他的预料中,苏巨芒冒然硬来,必死无疑。

    不过这通明诀的副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高,假如在他全盛时期,使用了这通明诀后最多不过是个重残的下场。

    今后的数年或者十年的时间里,还有恢复的可能。

    但现在,即使是没有接那苏巨芒的最后一剑,他也绝对活不下来了。

    当时练会这通明诀的吴松,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这辈子,自己如此实力,还有用上这玩意儿的时候。

    毕竟谁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法诀上说的是他这种实力的人,使用完通明诀也会身受重伤十年难愈。

    可谁能知道事情过去这么多年,心法上说的还准不准了,弄不好就是个死亡下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觉得不可能做出如此选择的。

    然而,世事难料,当时被徐明与苏巨芒紧逼,要想闯出大德郡,唯有这一条路可走,要是晚了,连这条路也没用了。

    所以吴松当机立断,即使是之后死了,也先跑出去再说。

    “就算真的死了,换一个剑阙山庄的少庄主,也不亏也不亏啊。”吴松眼神盯着前方,嘴里低声喃喃着。

    结果话还未说完,又剧烈的咳嗽起来,甚至嘴角都开始溢血。

    黑乎乎的血迹,停留在嘴角下,一双眼也布满了血丝,唯有握住缰绳的双手还依旧稳健。

    吴松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通明诀的反噬开始了。

    如今他还只是咳血,都是他努力去压制的结果。

    但压制也是有个时间限制的,压的越恨,爆发的时候也就越猛。

    反正是没有活路了,如今唯一还支撑着吴松的信念便是活着回到皇宫,见圣上最后一面。

    大内监的一些事情还没有托付,他不能就这样撒手人寰,近了,就快到了,吴松在心里给自己这样说道……

    在堪堪要奔回大德郡城门楼之前,刘元突然神色一动。

    倒是不急着就这样进去了,眼珠一转,瞅上了道旁的一棵大树,三下两下的爬了上去。

    躲好了在确定四下无人以后,刘元迅速的点开了手心里的吊坠,是的,他差点忘了自己那个五星级难度任务已经完成了的事情。

    既然是五星级难度的试炼任务,想来奖励一定不会少了,再看看能不能换点有用的东西。

    好歹在见到夏玲玲之前把自己给武装到牙齿,那样也更有把握一些。

    其实就刘元的心里来说是不抱什么希望的,毕竟吊坠里都有些什么玩意儿他早就知道了。

    就算是给他一本道宗的无生神掌,他也没时间练不是,至于其他的什么东西,好像都无法让他的实力直接拔高多少。

    心里想着这些,手指落到了任务那一栏上,闪着巨大红光的试炼任务,仿佛和刘元的心跳是一个频率一般。

    让他心情不由得都有了几分紧张,搓了搓手指,他点开了那个试炼任务。

    任务完成,是否领取奖励:奖励八十万满意值,由于玩家是第一次完成五星级的试炼任务,外加赠送点亮三颗星以下的地图一次,并且解锁‘其他’中的两个空位。

    八十万!!!居然是八十万,这一瞬间刘元简直感觉到自己快窒息了。

    有了这八十万,再加上他手里本就有的,总共能凑齐一百万满意值。

    别的什么点亮地图就不说了,竟还能解锁新的空位。

    要知道当初‘其他’空位里唯一能看得见的便是袖里箭,就这玩意儿已经成功帮助他数次化险为夷了。

    不过现在袖里箭已经排不上用场了,正好奇后面还有些什么呢,这当真是瞌睡来了给你递枕头啊。

    不愧是五星级难度的任务奖励,刘元在心里祈祷着一定得给他些用得上的东西啊。

    满意值和点亮地图都先放在了一边,刘元直接朝‘其他’那一栏看去。

    只见原本两个格子上笼罩的迷雾,开始徐徐得飘散开来,露出了两个奇形怪状的东西。

    紧挨着袖里箭右边的是一个柠檬形状的黑色玩意儿,看不清是个啥名堂。

    而再往下的是一个浑身很多刺的球状事物,这玩意儿就更古怪了,总觉得是个先伤己的玩意儿。

    伸手直接点到了‘柠檬’,其上清晰的浮现出一行行的小字,写着:

    封禁,中此物者,必被封内力。只不过实力不同,封禁的时长不同罢了。

    张了张嘴,刘元震惊的瞪大眼睛,喉咙里嘎嘎两声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一时间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表达他此刻的心情,世间怎么会有如此霸道的东西。

    名字就叫封禁,倒真是没有取错。

    好一会儿之后,刘元才反应过来,后面还缀着一句话呢,实力不同,封禁的时长不同。

    忍不住在心里问道,那面对一个七重楼,不,八重楼的高手,能封禁多长时间?

    他知道舱舱一定听得到,刘元本来是想问封七重楼的高手能封多久来着,后来想想保险起见,还是问封八重楼吧,可能以舱舱的杏格,也就会回答他这一个问题了。

    然而,有些事他还是料错了,刘元的心声刚落,舱舱的声音便在他的脑海里响起:“一切都需要玩家自行去尝试。”

    “……”自行尝试自行尝试,去你***又是自行尝试,刘元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脑子里的人抓出来恨揍一顿,方解心头之恨。

    “玩家的想法十分危险,建议立即停止。”紧跟着舱舱又再次说道:“看在玩家是第一次解锁的份上,可以稍微告知一句。”

    “好好,您说。”刘元立即嬉皮笑脸的问起来,仿佛之前那个咬牙切齿的不是他一般。

    没有理会刘元神色上的变化,舱舱冷冰冰的说道:“封禁对于内力一重楼的人,能够封一个时辰的时间,至于往后二重三重乃至更强的高手,玩家可以据此自行推断。”

    “……”刘元再次无言,这说了不等于没说。

    知道在这件事上再问不出什么了,刘元转而问道:“那这玩意儿容易击中对方吗?”

    “发之必中,当然也不排除有意外和特殊情况的发生。”

    听见这话刘元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想来对付夏玲玲是出不了什么意外的。

    全部了解完了之后,刘元再定睛看到了‘封禁’的价格上,一时间心都凉了半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