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五章 非去不可

    情况比叶凝逍想的还要严重的多,她本来还以为自己丈夫先前所说的话就已经是夸大其词了。

    没想到啊,真实的情况竟然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咋办?”徐明一时间也有些抓瞎,刚才忙活了老半天,也不过是堪堪将情况稳定下来了而已。

    反观苏巨芒体内的情况与他却是完全不同,对方体内的红色怪异,比他当时体内的还要更胜。

    这却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了,比起徐明来说,苏巨芒与吴松大战了一场,受到的伤本来就要重的多。

    然后紧跟着他又不管不顾,没有像徐明那般迅速坐下疗伤。而是横冲直撞般的就追了上去,跟着就是强运内力。

    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继续逼迫着自己将那一剑使完。这才导致了体内的空虚,让这红色怪东西有了趁虚而入的机会。

    事发之后,苏巨芒的身体彻底陷入了重伤的状态,内忧外患之下,自我恢复能力可谓是降到了最低。

    两人在先前的一番努力中,也没能彻底改变这个局面。

    主要的原因还是苏巨芒自己本身没能恢复过来,这就好比是一个溺水的人,你努力的想要把他给拽上来,他却像是吊了块石头一般的死死往下坠。

    另外吴松使的红色玩意儿,即使是以徐明夫妇两的眼界,那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找不到对症下药的办法,苏巨芒也无法自救,这叫他两如何是好。

    两人相对而言,中间隔着已经昏迷过去的苏巨芒,一时间两人的脸上都是愁云惨淡。

    “咋办,我还能咋办。”叶凝逍摇了摇头,她擅长的是简单粗暴的解决问题,像这种救人的活儿,实在不是她所擅长的。

    “除非是圣手宗的医仙来了,否则,换了谁恐怕都难办。”叶凝逍想想说出了这样一个名字。

    而医仙的实力和本事,徐明也是认同的,当即眼神一亮道:“剑阙山庄当年和圣手宗的医仙有交情吗,那人可是古怪的很,要想请动他出手治病,除了银子还得看情分。”

    南医谷那位医仙如今已是一百零八岁的高龄了,圣手宗的医学典籍看遍,各种医家手段可谓是层出不穷。

    不过脾气那也是古怪的很,都说医家仁心救死扶伤,这位医仙却不是,想当初明通钱庄一位大档头,拉了一车的黄金上山求医自己儿子,最后也是无功而返。

    活到医仙这么大岁数了,估摸着是把一切都看淡了,若真没点儿情分,或者能够让他老人家动容的东西,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想到那位满头白发,颌下一缕白须的老人,徐明不由得又多想了些陈年旧事。

    闻言叶凝逍却是摇了摇头:“有没有交情的都没用了。”

    跟着又说道:“你也不想想这里距离圣手宗有多远,即使有我俩的保驾护航,长途跋涉之下,苏巨芒能活着挺到圣手宗吗?”

    说着叶凝逍还看了苏巨芒一眼,顿时徐明也冷静了下来,就刚才的情况来看,把他们夫妇两的内力耗尽也无济于事。

    就他们夫妇两合力的本事尚且如此,还有谁在城里能救的了苏巨芒?

    越是想,两人脸上的苦涩便越深,徐明呢喃着说道:“说不得要当年的道宗魁首、佛门老方丈等人再世,才能有如此本事,生拉硬拽的将苏巨芒从鬼门关前给带回来。”

    “你这说的些不起作用的废话,就不要说了。”叶凝逍没好气的朝自己丈夫翻了个白眼道。

    废话,自然是废话,此刻的情况,眼下的大德郡内要是能找到有这些本事的人,还需要他夫妻两接手这个难题吗。

    两人在这儿焦头烂额的说些忧愁的话,自然没有也用不着避讳刘元,刘元守候在一旁听了老半天,才醒觉过来,即使是徐兄夫妇两,也是遇到难题了。

    直到听到了圣手宗的名字时,刘元才心头一动,想到了还在晴川县待着的丹橘与冬竹姐妹两,这两丫头岂不就都是来自圣手宗的。

    而且这两人分别还是医谷毒山的天下行走,想来即使是没有医仙他老人家的本事,好歹也能学到几分,说不定就对苏巨芒的情况能起到作用。

    再加上晴川县距离大德郡又不算远,再怎么说也比此去圣手宗要方便快捷的多。

    不过这里面存在一个问题,他显然不想将丹橘两人的身份给暴露了,但不暴露这两人的身份如何让徐明相信他有办法?

    就凭他这浑身一点内力都没有的样子,又根本不可能成功将苏巨芒护送到晴川,说不得就死在半道了,忙没帮上不说,反倒是还加剧了别人的死亡。

    从内心层面上来说,苏巨芒与他无冤无仇,他自然也不想苏巨芒堂堂一个少庄主就这样冤屈的死了,不仅是徐明两人愁,他也愁啊,当下一双眉都皱成了川字。

    忍不住在心里碎碎念道,这该死的大头和二牛,要是晚走那么一天半天的也好啊,好歹能帮他带个消息回去,让丹橘两人过来也好啊。

    现在看来这个方法是行不通了,此时让丹橘两人赶来,说不准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

    到底该想个什么办法呢,刘元咬着嘴皮子在院中来回踱步。

    夫妇两也没在意刘元心里在想什么,当下徐明摇了摇头道:“尽人事,听天命吧。”说着两人继续将手搭在了苏巨芒身上的几处穴位上。

    想着在加把劲,说不准在内力耗尽之前,可以找到这红色怪异的弱点,从而让苏巨芒能够恢复过来。

    眼看两人又要开始,时间紧迫不能再耽搁了,刘元直接开口打断道:“那个,徐兄我问下,就现在的情况来说,苏巨芒还能坚持多久?”

    “看情况吧,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已经稍稍稳定了下来,他还能坚持大概三天的时间,但这是理想状态,随着往后推移,这个时间定然会缩短,可能就两天半的样子。”徐明没有好奇刘元为何会如此问,直接回答道。

    三天吗,刘元在心里合计着,深吸一口气后说道:“我有办法,或可救得他杏命?”

    “哦?”本来还不甚在意的叶凝逍也抬起头来,看着刘元神色十分好奇。

    先前她刚来到这客栈时,还以为刘元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厨子,后来发现了这天下第一客栈的不一般后,才知道一切都源自这个年轻人。

    想不到现在对方竟然在这上面也有能力?叶凝逍面上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心里其实是不信的。

    “何办法?”徐明更加了解刘元,更是亲眼见证了客栈是如何辉煌起来的,虽然不可思议,但他相信既然刘元这样说了,便绝不是无的放矢。

    “就在大德郡晴川县内,隐藏着一位高手,医术十分之高明。”刘元一脸笃定的说道。

    然而刘元这充满自信的话语说完之后,徐明两人都愣住了,几个眨眼的时间之后,徐明才迟疑着开口说道:“刘兄弟,有些江湖郎中你可信不得啊,他们或许有些偏门的手段,偶尔运气好了,撞上了适合的病人能起到些奇效,但就这样的情况来说,非是一般人能够处理的啊。”

    一番话说得语重心长,徐明觉得以刘元的聪慧应该能听的明白,同样的叶凝逍也是这个意思。

    甚至她心里还觉得有些好笑,年轻人虽说有一技之长,但到底还是天真啊。

    “不是什么游方郎中或者术士,真是隐士高人。”刘元肯定的说道,眼看对方还是不信,刘元跟着又道:“徐兄你最开始能看出我有这一手厨艺吗?总之是个等死的局面,何不听我的试上一试呢?”

    “这”徐明看了自家妻子一眼,有些动摇了,索杏也的确是没有更好的办法,最终两人同意了,点了点头道:“好,姑且一试。”

    眼看终于劝动对方,刘元稍稍松一口气,只要愿意尝试就还有机会。

    当即就开始着手准备,徐明夫妻两都走了,显然是不可能把虫虫一个人留在客栈里的,所以也得带上。

    另外他们都走了,裴姑娘一个人也不能还住在店里吧?刘元这么一想便上楼去与裴姑娘说了情况。

    后者在听明白了之后,正在思索呢,刘元便笑了笑道:“不想去见见你那位同门吗?”

    一听这话,裴姑娘眼神一动,点了点头道:“好,我与你们一起走。”

    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众人全都收拾妥当,刘元想了想还是带上了那根‘烧火棍’,至于两箱子里的雨花参和甲鱼就先留在客栈里。

    一行五个人还外带一个孩子,众人租下了一辆大马车,直接朝着城门口奔去,当然在去城门口之前还得见一下城主大人说明情况,否则他们是出不去的。

    好在也顺路,城主府就在这条道儿上,马车才跑到一半儿就看见了正在道边处理事情的夏城主。

    离的远远的,也没刻意去听,徐明探头出去,只见夏玲玲与守备宁易还有一个陌生男子在聊着什么。

    驾车的是裴姑娘,依旧是女扮男装,她一路混吃混喝的在客栈活到现在,总还是要做点事儿不是。

    慢慢的驱车靠近了过去,别说夏玲玲这会儿心里真就还有些紧张,毕竟她可是刺杀过大德郡首要人物的人。

    不过她这会儿是易容过后的,倒也不怕什么,至少面上一切如常。

    为了安全起见,刘元还是待在车上不打算出去,否则见的‘熟人’多了,再被看出什么破绽来。

    心情紧张之下,刘元难免提了个小心,全神贯注的听着外面谈话,竟听到个熟悉的声音。

    脑海里瞬间闪过三个字——杨审之。

    “人是在门派里有段时间了,开始是什么都没问出来,他执意不肯说,后来交给了刑堂,也到现在都没个结果。”

    “恩,没事,我有的是时间,可以等,也不急。”夏玲玲回答道。

    两人断断续续的谈话,引起了刘元的注意,抓了什么人?要问出个什么结果?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脑子里思前想后的开始回忆,这段时间夏玲玲与回峰派合作是要抓谁?想来想去,他只想到了自己。忍不住呢喃道:“不应该啊,我这还好好的不是。”

    下了车之后,徐明简短的和夏玲玲说明了情况,后者很快便表示了同意,甚至连搜车的要求都没提,就这样放任马车离开了。

    倒不是有多相信徐明,而是她要搜的人怎么看都不可能与徐明挂上联系。

    就在马车离去了之后,杨审之与夏玲玲继续交谈起来,然而就这个谈话的内容,让刘元脑子里嘣的一声,仿佛有什么炸开了一般。

    只听杨审之说道:“真是没想到那姓刘的会这么硬气,诸般手段都用了,还是不肯开口,那买刀的人对他来说就这么重要?”

    “不说就慢慢来,迟早会吐露实情的。”夏玲玲答道,然而见识过那刘莽状态的杨审之,却是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他深刻的以为,可能即使是疼死了,那人都不会说半个字。

    姓刘,买刀,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的事情,刘元哪儿还不知道是刘莽落入对方手中了。

    他得想办法把对方救出来,这是肯定的。

    不过在那儿之前,还有些情况需要打听清楚,不能冒然行动,否则只会送命还白搭。

    拿到了通行证之后,裴姑娘驾车的速度立马快了起来,一路飞驰着就朝城门而去。

    在城门前检查了一下证牌之后,守门的士兵便放了行。

    马车嘚嘚的使出了城门,刘元看着徐明小声问道:“徐兄你以为那位城主大人的实力如何?”

    “唔,还算可以,内力应该在六七重楼的样子吧。”徐明随口说道,六七重楼的内力修为,听上去的确不错,但放在徐明等这些内力已经突破九之极数的人,也就平平罢了。

    “六七重楼吗”刘元下意识的低声念叨着,在心里权衡比较着。

    好一会儿之后,刘元朝徐明耳语了一番,跟着便在徐明震惊的眼神中,一跃跳下了马车,朝城门大步流星的赶去。

    有些事,不得不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