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一线希望

    先前那团莫名其妙的血雾,让众人耽搁了一会儿的时间,吴松的速度又不慢,可能早就跑到了城门附近。

    此时也来不及关心徐明与苏巨芒两人的身体状况了,夏玲玲一句话说完,整个人就已经离弦的箭矢一般飞了出去。

    其余的那些个长老紧随其后,也不知是不是刚才那些血雾的缘故,徐明与苏巨芒两人的反应稍稍慢了一丝。

    身体里的内力还没能恢复的足够顺畅,整个人都像是飘着的一般,就连迈步的动作都多了几分迟疑。

    眼看着那些人追了出去,本来也想迅速跟上的徐明却迟疑了,他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出了状况。

    此刻若是再冒然追出去,难保不会因为强行催动内力等事情,而耽搁了伤势,产生什么无法挽救的损伤。

    所以徐明不过是略一思索,当即便盘膝坐了下来,闭上双眼调息之前,他看见的是苏巨芒冲出去的背影。

    于心里叹息一声,也没有都说什么,他知道剑阙山庄的仇恨,大家都是老江湖了,有些事情自己心中能够权衡利弊。

    命是自己的只有一条,但还有很多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完全也不需要他徐明去多提醒什么。

    缓缓的闭上了双目,徐明气运丹田,一丝丝的内力开始徐徐的在经脉之中游走起来。

    渐渐的徐明眉头皱了起来,他终于发现了是哪里不对劲,他整个经脉上覆着了浅浅的一层红色的东西,也说不清是个什么玩意儿,这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东西。

    即使是现在这样的感受,他都是第一次体会到,可能脸上的红色斑点也是由此而来,心里这样想着,徐明睁开眼来,一伸手又拉开了自己双臂衣袖,其上果然也有星星点点的红斑。

    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而真正让他皱眉的原因是经脉上的那层红色东西,仿佛有着活力一般,在他的内力流过时,竟然被那红色的东西缓缓的吞噬了,对就像是吞噬一般,内力在一点点的被消耗。

    难怪先前处在那血雾中的时候,他完全提不起劲儿,在血雾中时,这样的感觉更甚,非是一般人能够承受。

    吴松所练之血煞掌还有如此本事他是不知道的,想来便是使了通明诀之后,就连血煞掌的威力也提高了,兼且变的诡秘甚至邪异。

    当下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总之不能让这些红色的古怪玩意儿继续停留在体内,用膝盖想想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徐明虽然使出了浑身解数,可起到的效果却十分低微

    跑了一段距离之后,苏巨芒便感受到自己有些头晕目眩了,却还是强打起精神来,晃了晃脑袋继续往前追去。

    分出一成的内力在体内游走了一圈,他也和徐明发现了同样的问题,但是苏巨芒却也没有特别在意,毕竟暂时来看,那些红色的东西还对他产生不了太坏的影响,至少,在杀了吴松之前,他没功夫理会这个。

    好不容易逮住的机会,苏巨芒岂能让其溜了。

    一行人不过是几个眨眼的时间,便奔到了城门前,之前城门前已然是一片狼藉。

    各种各样的兵器散落一地,混合着鲜血与倒地不起的士兵,起伏不断的哀嚎,诉说着此地曾发生过怎样惨烈的战事。

    然而一眼望去,又哪里还有吴松的身影,手下人迅速上去整兵,夏玲玲面有急色上前开口便问道:“那太监人呢?”

    左右无人答话,一个像是校官的男子走上前来朝夏玲玲抱拳说道:“禀城主大人,吴松他已经他已经越过城门跑了。”说着缓缓低下头去,一脸的羞愧,已做好了面对城主大人呵骂的准备。

    闻言夏玲玲却是一惊,如此连番的阵仗都能让吴松那老小子跑了,叫她如何能不意外。

    那吴松就像是一座挖不尽的金矿一般,总也在生死边缘带给她夏玲玲一些惊吓。

    “就这样跑了?”夏玲玲双目怔怔,嘴上呢喃着,没有人察觉到苏巨芒早就离开了。

    后发先至,苏巨芒比夏玲玲几人还要稍快一步的,抵达了这里,在看明白了情形之后,发现没有吴松的身影时,他便飞奔着往前,踩着城墙蹬上了城垛。

    一双眼电射向前,只见一匹快马在城外的黄土地上疾驰,马上骑着的人可不正是吴松。

    只看那马儿神俊的模样和飞扬起来的尘土,就知是军中好马速度非凡,其人的身影已然渐行渐远,再耽搁下去,恐连背影都看不着了。

    深深的吸进一口气,苏巨芒也不吐,只是双脚在城垛上一跺便跃上了高空,改为双手的姿势捏住大剑的剑柄,剑芒开始在大日之下吞吐,显得有些耀眼和夺目。

    这一瞬间,飞在上空的苏巨芒吸引了城墙下所有人的注意。

    只听其突然吐气开声,哇的大吼一句道:“吴松老狗,接剑。”

    短短的四个字说的铿锵有力,仿佛落地就能砸出一个坑般,声浪还远远的便震荡开来。

    显然苏巨芒不是一个多话甚至废话的人,甚至还有些冷,他之所以弄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什么剑前喊话的把戏,都只是为了吸引吴松的注意。

    否则对方直接跑了,他有力也没出使。

    不得不说苏巨芒还是成功了,也不知是名字还是老狗亦或是接剑吸引了吴松的注意。

    后者干脆从马上立了起来,转身望着苏巨芒那惊天一剑,睁开的双目里弥漫着血丝,嘴角挂着冷然的笑意。

    仿佛并不把苏巨芒这一剑放在眼里,眼神上飘,看着苏巨芒脸上的红斑,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

    眼看着成功了,苏巨芒掌中一剑便好似泰山压顶一般的落了下去。

    不过这一剑堪堪落到一半的时候,苏巨芒脸上的神色一变,他浑身的经脉犹如万千蚂蚁在爬一般的难受,一张脸迅速窜红。

    双目里闪过一丝坚毅,苏巨芒狠狠的一咬舌尖,强忍住这种难受的感觉,又鼓了把劲调动起了浑身的内力,孤注一掷般的都搁在这一剑中了。

    剑芒瞬间高长,延绵向前足足过一二里地长的距离,真犹如擎天之剑一般,横亘在了城池与那一人一马之间。

    反观吴松一头黑发好似蒙上了一层血光一般,无所畏惧的抬起了双手,在巨大的剑势之下,吴松怎么看都显得那么渺小,渺小到犹如蝼蚁一般的双手轻轻的合住了剑芒。

    悄无声息的,没有发出任何的动静,风停了,道旁枝繁叶茂的树林中的每一片树叶都停止了摇曳。

    十分奇怪的是,马儿还在继续往前奔跑。

    啵——

    一声轻响,那巨大的剑芒直接碎成了一块块的金色碎片,徐徐在空中飘飞,最后散成了一点点的金光,消失的干干净净。

    而立在剑芒下的吴松就好似没事人儿一般,慢慢放下双手坐回了马上,眨眼间已然变成了黄土大道上的一个黑点,并未死于剑下。

    “这这就完了?”已经爬上城楼的一些个长老小声的嘀咕起来,那看上去气势惊天的一剑,怎的就像是无功而返了一般。

    “啊,是完了。”另有人应道,说着又迟疑道:“这是破星十六剑中的第八式——点苍?”

    “恩,应该是的,只看先前那架势,怎么也得有峪经那位庄主的八成功力了,但这最后的结果实在是有些出人意料啊。”

    何止是出人意料,就这四个字还是给苏巨芒面子了,没说他这一剑是个样子货,毕竟要知道吴松已经是个强弩之末了啊,就这样还没丝毫建树,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站在众人身前一步的夏玲玲倒是没有说完,只不过双眼盯着城垛上的苏巨芒若有所思,后者这会儿已经飘飘然落在了地上,却明显的脚步一个踉跄,若不是以剑杵地,险些一个不稳摔倒在地。

    眼见如此情况,夏玲玲忙走上前去,伸手在苏巨芒背后轻轻一扶,双手挨在苏巨芒后背时,她才发现对方的身子凉的可怕。

    再看其脸上的神色,红色斑点都快占据了整个脸庞,豁然一惊的说道:“您这是,您没事吧?”夏玲玲的担忧不是作假,于情于理她都不想苏巨芒出事。

    “没”张嘴只说了一个字,苏巨芒便噗嗤一声吐出一口血来,血液落在地上,显得有些刺目。

    乖乖,这还没事儿呢,夏玲玲赶紧扶着苏巨芒在城头坐下,她就坐在苏巨芒背后,双掌抵在其后心,两人同时闭上眼睛,开始疗伤。

    然而等夏玲玲的内力到了苏巨芒体内时,才知道对方到底面临的到底是多么严重的一个情况。

    那红色的古怪东西,开始逐步蚕食苏巨芒的内力,即使是夏玲玲这个外来者,它们也毫不客气的侵蚀了过来。

    待到内力蚕食完了之后,剩下的就会开始蚕食苏巨芒的经脉骨骼,最后只落得一个死亡的结局,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了。

    而且这个时间还会到来的很快,只因为就凭夏玲玲现在的感受来说,苏巨芒体内的内力剩下的不多了。

    想也能想得到,起先苏巨芒便是带伤在身,再加上刚才又强用了那样的剑招,不出问题才怪呢。

    不行,她想尽办法都要救苏巨芒,夏玲玲睁开眼来,扭头看着几位长老道:“诸位来搭把手。”

    一问之下才知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说话间,几个人相互轮流着给苏巨芒渡去内力,一路就这样护送着他往城里奔去。

    当徐明终于将体内的红色玩意儿清理了个七七八八之后,心里由于忧心苏巨芒的情况,也来不及继续下去,不过刚站起身来,就看见前方一群人朝他奔来。

    处在正中间的便是闭上双眼的苏巨芒,只看后者的脸色,他也知道其人这会儿的状态有多差,已然病入膏肓一般。

    都不待徐明发问,夏玲玲率先开口将先前的事情和后来的情况,简短的交代了一番,后又道:“现在只能靠徐兄你们夫妻两想想办法了。”

    这是夏玲玲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整个城中如今也只有明逍夫妇可以依靠。

    “交给我。”徐明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从夏玲玲的手里接过了苏巨芒的身子,也不需要别的人帮忙,一路就朝着天下第一客栈飞奔而去。

    在真的接手了苏巨芒之后,徐明才感到问题的严重杏,苏巨芒事先没能察觉出那红色东西的厉害,由于误判了,又冒然催运内力,这才加剧了问题的爆发。

    如果不是苏巨芒想要强留下吴松杏命,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了。

    一路上徐明都在与苏巨芒体内的红色怪异做着对抗,加上他先前已经有了与这玩意儿抗争到底的经验,此刻显得要从容了一些。

    但即使是再从容也没用啊,他也只不过是在延长苏巨芒的死亡时间而已。对方体内的红色怪异,已经到了顽固的地步。

    一边往苏巨芒体内渡着内力,帮其运功疗伤,徐明的脑子里也在思考着这玩意儿的源头到底是什么,才有这样的能力。

    思来想去,也没能从记忆中搜寻到一个相似的,最后也只有一个结论,就是血煞掌在通明诀的加持下,产生了无法理解的变化。

    想着想着,徐明便已经一阵风似的刮进了客栈大门,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以后,迅速找到了自己妻子。

    只不过是简短的交流了一下现在的情形,两人便在后院里盘膝坐了下来,将苏巨芒置于中间,两人齐齐朝其渡着内力,分点其十处大穴,夫妻合力显得更加得心应手。

    本来就没有离开的刘元,也听徐明说了对方的情况,此刻承担起了护法的职责。

    起初刘元心里其实是不怎么担心的,毕竟以明逍夫妇两人的能力,若还有拿不下来的问题,他即使是担心了也没用不是,所以老老实实的在一旁候着。

    然而小半个时辰过去了,夫妇两满头大汗的睁开眼来,眼里同时看着对方,缓缓摇了摇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