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三章 同风起

    此街道甚是宽阔,即使是一众将士远远的退开,让开中间空旷的一大块,也依旧还余下很多的空处。

    一枪‘鸾凤啼鸣’出手被打退之后,徐明趁着喘息之机,抓紧时间恢复,望着正前方脸色都变了的吴松,他心里已隐隐有了一个预估。

    他估摸着应该最多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吴松就再也坚持不住,要被他斩于枪下了。

    所以徐明他一点儿也不着急,即使是让这个时间拉的再长一些也无所谓,反正别急功近利从而给了对方反攻的机会就好。

    结果心里刚想到这儿,他比在场除开吴松以外的所有人感知都要来的敏锐,徐明瞬间感受到了由远及近的苏巨芒的气息。

    来了!徐明双目一亮,这便意味着吴松的死期就又提前了,苏巨芒的速度不可谓不快。

    就在徐明思索间,只见苏巨芒冷着一张刀削般的脸庞,单手持巨芒,当空而下,就朝吴松的人中线劈去。

    其剑气势如虹大开大合,大有斩江断河的大气魄与无边威力。

    ‘寸草不生’蓄力时间太长,而且对苏巨芒本人的状态也要求过高,此刻的他伤势依旧没有完全恢复,是断不能使出那招的。

    勉强使出也达不到应有的威力,会反受其累。

    显然即使不用这招也不打紧,苏巨芒双眼如炬,他亦看出如今的吴松已是强弩之末。

    这一招乃破星十六剑中的第四式——魁星点斗。

    他与徐明一上一下,一前一后的朝吴松逼来,却见吴松竟缓缓的闭上了双目。

    这是玩的哪一出?关掉视觉,靠心去感知吗?这不是佛门与小莲花山的讲究吗,没听说过太监还练这样的法门啊。

    心里存着疑惑,但手里的剑已然停不下来了,继续落了下去,唯有站在一旁的徐明隐隐的想到了些什么。

    大约更早,比徐明还要早上那么一会儿,吴松在感受到苏巨芒出现在长街上时,就知道今儿不豁出一点东西,是决计逃不出去了。

    一剑还未落到吴松的头顶,停留在半空之中,却无论如何都再前进不了分毫了。

    苏巨芒保持着持剑向前的姿势,稳稳的停在了半空,大剑巨芒的剑锋就距离吴松的头顶一尺之远而已,却好似天堑一般,连吴松的头发丝都没能斩掉几根。

    变故就发生在这一瞬,一剑被拦,苏巨芒胸中烦闷欲吐,只见吴松七窍之中竟然开始缓缓的渗出血迹。

    情形有些莫名的骇人,苏巨芒没再冒然向前,翻身落在了吴松五步之外的地方,锵的一声将大剑巨芒重重的插在地里,与徐明静静的看着。

    “城主大人家学渊源,能看出些猫腻吗?”一位长燕派的长老站在夏玲玲的身后,摸着自己下颌问道,至于这个家学,自然指的是其背后的夏家。

    “呵呵,洪长老说笑了,在下一介女流,在家中又没什么地位,再有家学也轮不到我学呀。”夏玲玲淡然一笑说道。

    其实她是真没看出来吴松那是玩的什么名堂,而家中的藏书她不说尽数看遍,那也是看了个九成,并没有关于眼前情况的记载。

    只是不想在这些人面前露了底罢了,既然他们说是家学渊源那她自然也就借坡下驴,恩,我家学渊源,只是我自己不受重视接触不到罢了。

    “城主大人谦虚。”洪长老轻声答道,心里自然不以为然,以夏玲玲那一身拳法和内力,在家族中不受重视不过是托词,他才不会信以为真。

    两个人小声交谈的时候,身后其余的那些个长老也小声嘀咕起来,然而都定定的把吴松看着,也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

    只不过都是在心里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想,就瞧吴松那七窍流血的情况,定然也是用了什么未伤敌先伤己的独门心法。

    “徐兄以你之见,对方这是什么情况?”不管身后人怎么商量,苏巨芒开口朝徐明问道。

    “通明诀吧,如果没看错的话。”徐明斟酌着说道。

    “通明诀?”苏巨芒脸上的神色稍稍一讶,只看吴松他倒是还没看明白,但如果说是通明诀的话,他瞬间想起了一些事情。

    通明诀由来已久,不过具体是谁创的倒是众说纷纭,有说是数百年前的一位大太监创的,也有说是数百年前南方某个家族少爷被人斩断子孙根后,悟出此法从而报仇雪恨。

    不过不管是创的,通明诀都是专给太监设立的一门武功,然而此法在前朝的时候就已经失传了,没听说过前朝哪个太监是会这玩意儿的。

    竟想不到如今会在吴松的身上再现,苏巨芒迟疑着说道:“果真是那通明诀?”

    “啊,七八分吧。”徐明淡淡点了点头,显得并不如何重视,毕竟从书籍记载来看,都说这通明诀厉害,能瞬间爆发出两倍多的实力。

    但具体是不是的谁也没真正见过不是,而且两倍?徐明的嘴角挂着不信。

    谁的内力不是一分一毫的修出来的,一个内力一重楼的人爆发两倍还有可能,但像他们这些内力已超过九重楼的高手,翻个两倍是什么概念?即使有可能,那也不怕爆体而亡吗?

    既能提升两倍实力,同时还有独特的法门护住肉身而不当场死亡,能想出如此妙法的创始人,怎会至今都没个确切的说法。

    “有些意外啊。”苏巨芒轻声说道,有关通明诀的事情他自然也是知晓的,不管能不能提升实力,只看吴松此刻的情况,先伤己倒是一定的。

    说不准最后还没轮到他两出手,吴松就把自己给玩死了呢,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几个人还没议论完,就见吴松悍然朝东北方冲了过去。

    “围上!”夏玲玲一挥手吼道,东北方的一群人迅速横刀立枪的严正以待。

    然而仿佛行动还是慢了一般,亦或许,吴松的速度肉眼可辨的提升了。

    比一匹发了狂的奔马还要来的恐怖,也不见其如何动作,只听得砰砰砰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残缺武器便掉了一地,跟着便是血淋淋的残肢断臂,还伴随着很多人的呜呼与哀嚎。

    还不算完,就好像是体内某些东西一时间控制不住一般,吴松闭着双眼疯狂的莽撞了一阵之后,更是直接冲天而起,在一众士兵仰头瞪大双眼的惊叹中飞了出去。

    他们大都知道那些武林高手会轻功,可以飞檐走壁,可以登萍度水还有一苇渡江甚至长久滞空等玄妙的轻功法门,但从来没有哪个人可以真的做到冯虚御风踏空而行,那不是高手了,那简直就是神仙中人。

    但此刻的吴松这叫什么?竟然凌空而起直接飞了起来,跟插了翅膀一般,不过眨眼功夫就快飞出包围圈了,这如何叫人不惊!

    “不好。”徐明嘴中一声惊呼,人已经奔了出去,苏巨芒丝毫不比他慢,紧跟在后。

    两人都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高看吴松了,所以才谨慎的打量着对方,都没有急功近利的想要迅速拿下对方,而是使了个温水煮青蛙这般的法子。

    谁知道他们温水是真的,但对方又哪里是青蛙,这是一条恶蛟啊。

    来不及思考到底是吴松藏了一手还是那通明诀的本事,两人迅速推开人群后也飞奔了起来,渐渐腾身而起踩着众人的人头往前。

    可即便是如此,也没能真的追赶上吴松的身影,徐明已经将压箱底的本事都使了出来,怎奈那吴松竟大有咏飞越快的架势。

    再加上轻功这一块儿,本就不是他和苏巨芒所擅长的,所以一时间产生了一身本事无处施展的尴尬。

    又是几个眨眼的时间之后,终究是让对方飞出了包围圈,余下一众士兵在身后狂奔,即使追不上对方,就是远远的看个热闹也是好的啊。

    独独是夏玲玲包括一众长老,心里真的是急了,原以为是个瓮中捉鳖,谁知道是鲤鱼跃了龙门。

    十拿九稳的事情,就这样出现了意外,夏玲玲心里又气又急,今儿若是被吴松跑了,将来还不知道如何才能再有这样的机会。

    至于其余那些长老,自然是怕吴松的报复。

    一追一逃,就在徐明都快要泄气的时候,突然眼神一亮,只见正前方的吴松速度慢了下来,并且徐徐坠到了地上。

    我就说,哪儿有人真的能飞,若是有如此本事,那还不是天下之大随处可去!果然,吴松后继乏力了吧,徐明心里这样想到,一枪疾出就追了上去。

    此时他们三个人的速度最快,已经远远的离开了那条大道,距离城门都已经不远了。

    在夏玲玲的吩咐下,四大城门自然也是紧紧关闭严防死守,一众士兵都堆在了门前,脸上带着或紧张或担忧等各不相同的神情。

    有些奇怪的是,落地之后,吴松竟然没有忙着继续逃跑,而是顿住脚步转过身来,用已经合上了的眼帘将徐明二人盯着。

    不知道为何,对方虽然是闭上眼睛,但比先前睁开正对着他们时看上去还要来的恐怖,令人毛骨悚然浑身发寒。

    单从面色上看,吴松此刻的脸更是没了半分血色一般,惨白的骇人。

    最关键的是面颊上还挂着几道血痕,看上去又多了几分狰狞,脸上还不带丝毫的表情,一阵风一般的就飘了过来。

    两人霎时间浑身紧绷,分左右迎了上去。

    不过是初一交手两人便发现不对劲儿了,对方的实力提升了,还是切切实实的能感受到的那种提升,比之吴松先前全盛时期还要厉害那么一星半点的。

    短短的时间内,吴松以一敌二完全的不落下风,更是大有压着徐明两人的劲头。

    不过仿佛是吴松也知道时间紧迫一般,出手招招都是狠辣,他可不想再次被包围起来,不过又是几个眨眼的时间过去,苏巨芒与徐明两人竟然已经带伤了。

    要知道先前徐明独自一人与吴松对抗那么久,都没有丝毫问题,还显得游刃有余啊。

    没有任何的交流,但仅仅是从余光中,两人也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凝重。

    哒哒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顿时间吴松双掌交叠在一起,就在徐明一枪与苏巨芒的一剑同时到来时,轰然一掌就飞了出去。

    一个鲜红色的血手印同时印在了苏巨芒与徐明的身上,两人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突然庞大的血色气息便弥漫开来,将二人包围在了中央。

    二话不说吴松转身就跑,速度更快了几分,眨眼间已经跑出了这条短巷。

    当夏玲玲等人赶到的时候,只看见眼前一团浓郁到都散不开的血雾仿佛有生命力一般的在蠕动,惊的所有人顿住了脚步。

    只能依稀从血雾中听到些声音,夏玲玲凝神细细听去,终于听出来了,是徐明与苏巨芒两人被包裹在了血雾里。

    这一下所有人都出现了一瞬的晃神,如此两个大高手不仅没抓到吴松不说,还被对方拖住了?

    夏玲玲也来不及好奇甚至疑惑,当即直接出手帮助雾中两人,起先还找不到从哪儿下手,待所有人都动起来之后。

    这血雾便缓慢的移动了起来,众人一看有门,更是将浑身的内力运到极致,围绕着血雾使出了浑身解数。

    约莫半柱香的功夫之后,与徐明两人里应外合,终于将这团血雾给驱散,显出里面两人真身。

    然而看两人的面皮上,竟然多了一点点的血斑,跟中毒了似的。

    “你们这是怎么了?”夏玲玲忍不住问道,她怎也没想到吴松七窍流血了之后,使出的手段如此邪异。

    说来也是奇怪,刚才在那血雾之中,徐明与苏巨芒两人竟然感到自身内力仿佛坠了千钧之物一般,难以调动,兼且逐渐陷入了一种神志不清的状态。

    此刻听到夏玲玲的喊声,两人还在云里雾里的,摇头晃脑两下后,徐明刚要开口答话,却听得远处传来了乒铃乓啷的声响。

    “不好,是城门的方向,快走。”夏玲玲嘴里急呼,脚下已经动了起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