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二章 虚实之间

    两个人一高一矮,都是如今的回峰派里最中坚的人物。

    刚才把那些来搜寻的将士送走之后,两人听说了吴松的事情,这可不就下意识的就聊了起来。

    这一次在城主府里展开的,对吴松十面埋伏的行动,他们回峰派也是出了大力气的。

    只如今门中还余下的长老级人物就去了五个,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惨烈的。

    大内第一高手岂非浪得虚名之辈,如此多的人,要不是有苏巨芒的突然出现,恐都是死的死伤的伤的结局。

    至于两人嘴中说的那位有骨气的男人,自然就是被抓起来的刘莽了。

    在杨审之的吩咐下,为了逼出刘莽嘴里的实话,回峰派的一些刑法器具已用了个七七八八,然而竟没起到什么作用。

    这件屋子有些阴暗,照不到阳光只在几个位置上点着蜡烛,昏黄的光芒下,让屋子显得有些阴森。

    屋子不大,但是纵深很长,就两人说话的功夫,已经走到了屋子最底部。

    眼前突然有了些豁然开朗的感觉,只见狭窄的长道后突然开阔了起来,是个四方形的空间,显得有些空空荡荡的。

    三面墙壁上都挂着些什么铁器镣铐,还有木架子上挂着的绳索等东西。

    部分器具上都还有些锈迹斑斑的,甚至还带着点点血迹,看上去有几分森寒,整个屋子里弥漫着血腥气。

    抽抽鼻子,能发现这血腥气还有那么几分浓郁,就这些器具上的东西显然有些年头了,明显不可能是这些东西上传来的气味。

    眼往前看,只那正前方立着的一个十字大木架上,用铁链镣铐还有绳索绑着个身材略壮的男子。

    就手腕脚筋的地方还有一道道的血痕,一身黑色布衣成了一条条的破布挂再身上,内里的皮肉亦都是血痕。

    眼见如此情况,哪里还不明白,这满屋子的血腥气是从哪儿来的。

    许是听见了脚步声,那披头散发垂着头的男子,仿佛用尽了余下的所有力气一般,缓缓的抬起头来,一双眼皮有些无力的耷拉着,只微微露了一条缝隙。

    但双目瞳孔中还透露着神光,眼角有着血迹和汗珠在缓缓滑落,一脸的苍白脱水的感觉,一张大饼脸上嘴唇干裂的可怕。

    缓缓张开嘴来,一根根血丝就挂在双唇之间和牙齿缝上,刘莽用沙哑的嗓音,仿佛铁器摩擦发出的声音一般道:“还有什么没用的,尽管朝爷们招呼吧。”

    “……”一句话吐字虽慢但清清楚楚,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无奈。

    那些个刑具即使是他们这些门派中的老人,即使是只看上一眼,都觉得遍体生寒。

    如果将他们这儿的刑具划分个一二三四五,一般人看一眼然后听他们介绍完这些刑具的用法之后,就受不住了。

    若再稍微硬气一点儿的,一二级的刑具也就够用了,相当硬气的铁汉也不过能承受到第三级也就不行了。

    但如今,这位叫刘莽的,看上去有些粗野的汉子竟然承受到了第四级,还好端端没死且什么话也不说。

    如果再不行,那就只有用到第五级了,但第五级的那些个玩意儿都多少年没用了,到底能不能承受住还另说,关键是不能让这人死了啊。

    上面可是有严令的,这些刑具能够随意用,但在问出话来之前一定得让其活的好好的。

    要是死了,他们也承担不起这个大罪过啊。

    心里转过这么些个心思,左边的那个男子走上前去几步,站到了刘莽三步之外。

    拿起右手边的一个看上去十分夸张的刑具开口就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出那买刀人的事情,这玩意儿也就不往你身上招呼了。”

    “并且,你顺利招了之后,我们还能既往不咎,你依旧是我回峰派的弟子。”男子跟着就如是说道。

    这决定也是他们临时改的,只因为像刘莽这样的硬汉属实不多,就是他们回峰派也起了爱才的心思,自然要将其笼络在手底下。

    像这样的人,一旦是死心塌地的认准了他们门派,那忠心是毋庸置疑的,很能用得上,而且刘莽的天赋也还行,又刻苦努力,将来成为门派中的一把好手,也不是不可能的。

    然而他这一番话说完,脸上还带着郑重认真和一点威胁的意味,刘莽就像是完全没有看明白一般。

    只不过两边的嘴角慢慢咧开,轻笑了三声,笑的男子皱眉诧异,刚要开口发问,只听刘莽简简单单的说了三个字:

    “招呼吧。”

    ……

    三阳大道之上,此刻围了个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的,全是大德郡的兵马。

    从最外面往里眺望过去,却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听得见乒乒乓乓的动静。

    此地正是发现吴松的地方,大约在半个时辰以前,最先发现吴松踪迹的是第八营五小队的人。

    如果只是躲在一个屋子里,那吴松也太蠢了,迟早会被发现,他控制了一户人家。

    只不过是时间太紧迫了,如果时间充裕的话,他当时是会选择控制一个城中高官的,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只可惜他当时忙着逃跑,哪里又能知道城中那些高官的住地。

    而且事先他吴松从来没想过办这样一件小事他还会失手,并且被困城中,所以他哪里还考虑过这些玩意儿。

    当时也是那几个士兵发觉不对,这户人家的反应太过异样。心里一突便想到了,必然是那两人躲在此处。

    只不过有些可惜的是,他已经算是足够的机敏了,速让人前去禀报,让人来援,他自己在这儿拖延时间。

    然而却也不知是他太过急功近利了呢,还是吴松太警惕,被后者发现了不对劲之后,吴松直接爆起。

    二话不说,接连几掌从门内往外拍了出去,跟着看也不看便夺路而逃。

    以他的本事,就那几招血煞掌之下,几个普通老百姓普通的士兵,哪里能抗的住,当即吐血倒飞而出,躺在地上后死的不能再死了。

    然而没过去太久,吴松便因为体内的剑气爆发,再次被一众早有准备的将士给团团围了起来。

    任他如何强压下伤势,提气左冲右突的死活也都跑不出去。

    掌下毙掉的人虽然是越来越多,但他体内的伤势爆发的也越快,若是再找不到一条通路,可能伤势就彻底的压制不住了。

    面上还是一派严肃冷峻的神情,但吴松的心里依然是十分的焦急了。

    结果没有过去太久的时间,他便再次遭到了一波沉重的打击,包括那位城主大人在内,几个先前没有一击毙命的门派长老也加入了战团。

    形势就越发的严峻起来,完全不给吴松喘息的机会,他一身功力已然用到了极致。

    双掌血气上涌,先是一掌便将一位长老劈飞,招招都用上了全力。

    一时间地面上躺着的尸体越来越多,不过是交手了片刻,夏玲玲的心里便越来越有些没底了。

    她不是吴松,她不知道对方此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只看那些长老还有他与吴松交手的情况来看,对方的实力仿佛丝毫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一般。

    一时间夏玲玲的心里便越发的忐忑了起来,所以立即就派人速去通知在天下第一客栈的徐明。

    如果有他来,夏玲玲的心里便有底了,有徐明压阵,必然能把吴松耗死在军阵中。

    至于徐明他会不会来,夏玲玲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且不说对方的客栈还在城中,就她之前给了徐明那么多面子,对方这一次怎么都不该再拒绝她了。

    眼看着阵中又死了那么多的弟兄,都是她大德郡的士兵,夏玲玲的心里就一阵抽痛。

    怎么能不痛,乱世之中有人就有实力,而对付吴松这样的高手,那真是用人命去填啊。

    大概过去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一层层的人群外,徐明已远远在望了。

    当即脚步又快了几分,握紧手里的白鸾枪,徐明提枪就冲了上去,双脚在地上轻轻一点,整个人便飞了起来。

    踩着一众士兵的人头冲了上去,居高临下,一眼便看见了正处在人群中央大杀四方的吴松大太监。

    一声清亮的凤鸣刹那间响起,吴松眼角狂跳,心里一突,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他实在没有想到,这姓徐的明明把那烂驼山的高手放跑了,怎么可能会和大德郡又搞到一起去。

    夏玲玲如此重视的那个人,都被徐明放跑了,现在倒好,徐明反还是帮起她来了。

    然而由不得吴松多想,那枪的速度之快,再他听见那声凤鸣的瞬间便到了。

    气势如虹,远超过了声速,一点银光闪烁的枪头,隐隐间能看见有一头鸾凤在枪尖儿环绕。

    “好,就让咱家来试试你这十大高手排第七的白鸾枪的威力。”吴松怒吼一声,双目瞳孔里倒映出枪头的影子。

    说话间双臂展开将四周之人排开,跟着便一拳就迎了上去。

    拳面儿上覆盖着一层若有似无的土气,霎那间便听得砰然一声巨响,两人应声后退。

    无边的气浪掀开,将那些正要冲上来的将士们又远远的挤了出去,一时间人仰马翻。

    一头秀发在风中飞扬,夏玲玲的眼神里透着深思,交好徐明夫妇果真是对的,与这些能在榜上有名的高手一对比,她可还差的太远了。

    将来征伐天下,她大德郡怎能没有一个能镇的住的高手,夏玲玲野心不小。

    翻身落在了地上,将手中的枪杆重重的在地上一跺,地面小范围的裂成一片蛛网。

    双眼定定的看着前方后退三尺的吴松,虽然这一击对拼看上去貌似是平分秋色,但徐明心里却忍不住一喜。

    别人看不出来,他怎么会察觉不到,吴松实力竟然已经大打折扣,一身实力用不出五成。

    即使他不来,夏玲玲等人豁出命去,再加上这么多的将士包围,也能将吴松留在这儿。

    不过同时徐明的心里也不得不感慨,对方不愧是大内总管,一身所学虽然驳杂却并不粗浅。

    就刚刚那一拳,乃是凝黄拳,刚猛霸道且攻守兼备,已被吴松练出了九成火候。

    此拳法正是地罡派的镇派拳法,被朝廷剿灭了之后,果然落到了宫中,被吴松学了去。

    就这样的拳法,别说是阴阳怪气没了子孙根的太监,就是当初地罡派的那些男人,一些个长老也不一定练成了吴松这样的火候,可见其人习武之天份。

    远远的把徐明看着,吴松心里那个气啊,出宫之后他可谓是诸事不顺。

    此刻更是虎落平阳,换在他全盛时期,眼前这位白鸾枪若是不带妻子,哪儿能是他的对手。

    不过脸上还是不能露怯,更是又先一步冲了上去,徐明能不能探出他的虚实先不论,只要能迷惑过旁的那些人便有机会。

    这会儿那什么剑法秘籍他也顾不得了,等逃脱之后伤势养好了再另寻他途。

    当下场间无形之中划出了一片越来越大的空地,所有人都远远的看着场间,耳听得砰砰的响。

    就夏玲玲等还能扑捉个两人的战斗轨迹,但也看不太真切。

    至于其余这些普通人,就只能是看见两个人影不断交错相撞了,听个热闹。

    越打,吴松的心里越是烦躁,对方仿佛已经吃准了他的底一般,一直稳扎稳打,就不给他机会,迟早被这样温水煮青蛙的法子给耗死在里。

    所以吴松他能不烦吗,但对方又不是一般的什么臭鱼烂虾,既不能势如破竹的压过去,一时间还真找不着更好的应对办法。

    又是一柱香的时间过去,夏玲玲逐渐的放下心来,感觉局面已经彻底稳定下来了,吴松这位大内高手,死在她大德郡已是迟早的事了。

    突然一道厚重的剑气由远及近的逼来,夏玲玲等人心有所感回头望去,只见苏巨芒身背大剑,几个闪烁之间,破开人群便到了近前。

    反手到背后握住剑柄,苏巨芒凌空一跃到了高空,太阳下好似天神下凡一般,一剑就朝吴松劈来。

    然而吴松却突然站在场间不动了,只见其浑身衣袍像是吹了气般的鼓胀起来,缓缓闭上双眼,七窍流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