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一章 有惊无险

    他们三个自从来了这大德郡之后,就一直在长燕派内待着。

    在长燕派内的日子还是比较快乐还有趣的,大头二牛等三个人,算起来还是有几分习武的天赋的。

    当然这不过是和同一批的人相比较,是有一点的,真要说多厉害也不可能。

    但每日习练长燕派的武功,每日他们都能感受到自己实力的提升,心情激动之下难免的就把一些事情给抛在了脑后。

    直到前一两天的时候,还是二牛率先反应过来了什么。

    这段时间里,大德郡发生的事情不少,那个当头头的刘元不说,但是他们觉得该是时候告诉柴大将军了。

    否则他们在这儿这么久了,是来干嘛来了?

    想到就做,就趁着今天,二牛把大头派了出去,如今他们本事比起以往更是高了不少。

    回去的路上更是一片坦途,二牛很放心大头一个人回去。

    至于他,自然是要去将这些通知一下刘元知道,虽然他们这也算是自作主张了,但二牛心里并不担心。

    说到底,他们临走之前还是记着将军的吩咐,他们说到底还是柴大将军的手下。

    派他们三个来最主要的原因,便是还另有一个目的,起到监视刘元的作用。

    此刻走在去往天下第一客栈的路上,二牛心里还在思考着待会应该做些什么。

    应该怎么与刘元说这些事情,他虽然脑子不太灵光,但经过些事情之后,也算是变得有些聪明了。

    ……

    “啊,为难,也不是太为难。”徐明摇了摇头迟疑着说道。

    “不是太为难?”闻言夏玲玲越发的有些疑惑了,不是太为难那就是有些为难了?

    咋的,她身为大德郡的城主,见个自己治下的一个厨子,还有些为难?

    “啊,也不是,这个意思,就这厨子长的模样不是很如人意,怕给城主大人您添堵。”徐明一时间也想不到太好的理由,灵机一动只好如此说道。

    “哦?那我更要见见了。”夏玲玲笑了笑,不容置疑的道,她倒是要看看这厨子到底能长的有多丑。

    眼见推脱不得,徐明也只好朝着后厨走去,这个问题就丢给刘元他自己去头疼好了。

    回到了后厨,徐明细细说了一番,刘元当下除了苦笑也还是只有苦笑。

    拿过一面铜镜,刘元又看了一番自己的面容,之前已经让裴姑娘补过粉了。

    觉得应该出不了问题之后,刘元这才点了点头就朝外走去。

    “城主大人,您见我?”距离本就不远,刘元三两步就走到了前堂,站在夏玲玲的背后抱拳行礼说道。

    闻声夏玲玲转过身来,双目就这般盯在刘元的脸上,定定的看着,仿佛要看出一朵花来一般。

    这个如炬般的目光,看的刘元浑身都不自在,仿佛真会被对方看出什么问题一般,一时间刘元心里还有些忐忑,不过面上还是神色如常。

    也不知看了多久,夏玲玲突然皱了皱眉头,小声嘀咕了一句让刘元几欲吐血的话:“这长的也不是很丑啊。”

    “呵,呵呵。”刘元尴尬的笑了两声,这叫她能怎么回答,只好继续道:“不知城主大人找我来是要做什么?”

    “啊,我就想问问,你来这客栈多久了,之前是我大德郡人氏吗?”夏玲玲啊了一声,回过神来问道。

    裴姑娘的手段当真是了得,现在刘元不蹦不跳,不打不闹的,脸上的妆容不出一点问题,就是夏玲玲也看不出来任何的毛病,更别说联系到鬼面的头上了。

    然而这个问题,却是问的刘元心里一突,这个问题可是不好回答啊。

    至于夏玲玲这么问也的确只是出于好奇,毕竟这个厨子有这么一手的本事,怎么可能到现在都还名声不显。

    没有于别的酒楼客栈谋到生路,要在别的酒楼可能早就出名了。

    而葫同巷这家小破客栈她也是后来问过了,一点名气没有,所以这厨子如果不是突然得到了什么惊天食谱,那就是从别地过来的。

    心里斟酌着,刘元开口道:“回城主大人的话,我来这家客栈有几个月了。”刘元没有全说实话,但也没有说的太夸张。

    跟着又道:“我也是大德郡人氏。”说完在心里暗道,晴川县也属于大德郡,他自然是大德郡人氏,所以这可不算说谎,刘元脸不红心不跳的。

    “恩。”夏玲玲点了点头,她也没有淤深问下去,刚要再打听一下别的。

    就听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夏玲玲的注意力瞬间便被拉了过去。

    她开始还满以为是葫同巷的那些人将情况搜索完了,来给她通报情况的。

    谁知一小兵踏步走了进来,脚步之急促,连招呼也不打一声,看的夏玲玲眉头一皱说道:“什么事,说。”

    “回城主大人,那大内总管吴松的踪迹发现了。”一句话说完,夏玲玲瞬间忘了自己刚才想说的是什么,霍然站起身来就道:“走,头前领路,快。”

    说话间夏玲玲也没和徐明告辞一声,与那小兵同时离开了客栈,眨眼间便骑马从葫同巷离开了。

    就在夏玲玲走了之后,刘元的那颗心才放了下去,这一关总算是先混了过去,但还是不保险,说不准夏玲玲什么时候又想起了什么从而找到他,他得找个机会躲躲先。

    至于那吴松的事情,刘元并不是很在意,但有人在意啊,眼看夏玲玲走了,徐明立即去了后院,刘元紧随在后。

    见到了苏巨芒以后,发现对方依旧在运功疗伤,仿佛已陷入深境,徐明没有贸然的打扰。

    两个人就这样把苏巨芒看着,足足等了有一刻钟的时间,后者才缓缓的睁开眼来。

    徐明立即开口问道:“如何?”

    “不太好。”苏巨芒摇了摇头,即使到现在他伤势也只不过是恢复了一部分而已。

    吴松的掌法果然了得,那血煞之气,让他体内无论内力还是血脉都运转的极其缓慢。

    “吴松的踪迹有了。”徐明紧跟着提醒道,他知道对方重视这个。

    “恩。”苏巨芒显得并不诧异,即使是刚刚他在疗伤的过程中,也没有放过对外界的警惕。

    刚才外面小兵的声音那么大,他自然听得清楚。

    不过他之所以没有马上动身的原因,一来是他实力大打折扣,二来那夏玲玲刚走。

    而他心里是着急的,虽然他可以肯定那吴松硬吃了他几剑,必然也不会好受到哪儿去。

    但万一呢?万一就被对方逃了出去,怎么办?万一大德郡的那些人再次不中用咋办?所以他心里那个愁啊。

    不过徐明接下来的话,让苏巨芒又放心些,只听徐明说道:“没事,这你不用担心,如果城主她拿不下,自然会来请我。”

    “也好。”苏巨芒点了点头,道:“那便有劳徐兄了,我继续疗伤。”

    说完二话不说,再次闭上双眼。

    这里的事儿还没完,但其实已经没他刘元什么事儿了,除了心里还牵挂着有关他父亲的事情以外,也就还剩下晴川县的事情了。

    说起来这几天消息也收集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告诉柴听山,有些事该行动就可以行动了。

    待在大德郡这么久,一些污七糟八的事情,烦的他焦头烂额,再加上还要日夜练功提升实力,完全没有多余功夫理会别的。

    说起来也是很久没有回去晴川县,了解下晴川县现在如何了,柴听山又有没有什么新的动静,他客栈里的几个人怎么样了。

    还有王大善人父子俩,王生那小子在军中又混的如何了。

    结果就刚想到这儿呢,客栈外传来一阵蹩脚的杜鹃叫声,刚还想笑呢,刘元突然反应过来什么,神色上有些说不出的意味,似无奈。

    “我出去一下。”刘元指了指门外,张了张嘴悄声说道,说完就去了后门的地方。

    刚刚把后门打开,探头探脑的往外面张望了几眼,发现那些搜寻葫同巷的士兵已经全部撤离,此刻显得有些空荡。

    几个老百姓站在自家屋檐下,和隔壁的人小声交流着。

    除此以外,没有什么别的多余发现了,刘元皱了皱眉,紧跟着又再次听到了几声杜鹃啼鸣。

    寻着声音,刘元从后面离开了葫同巷,在旁边的一个无人的拐角处看见了二牛。

    “果然是你小子。”刘元脸上苦笑不得的道,上次他自告奋勇的说自己杜鹃学的像,刘元真是信了他的邪。

    不过是要比上次好一点儿,起码他听出来了这人学的是杜鹃。

    “哈哈是我呢。”二牛笑的憨憨的,还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后又说道:“怎样,在下没骗你吧,我这杜鹃学的可是惟妙惟肖。”

    “是是是。”刘元彻底笑出了声,也不争辩什么,只应道。

    闻言二牛又是一笑,刘元也不管他找啥,直接问道:“行了,少说废话,你来是还有啥事?”

    “有的有的。”二牛点头:“没事不敢来打扰你……”跟着二牛先说了一番长燕派的情况,出动了多少个长老说了一说。

    又将之前在长燕派里对大头的安排,还有具体送出去了些什么消息都说了一遍。

    话语说完二牛心里还有些忐忑,微微低着头,眼神闪烁的把刘元看着。

    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有些怕的。

    虽然双方都心照不宣,他们三实际上是柴大将军的手下,但这一刻有一种被戳破的感觉,还是有些尴尬。

    然而他多虑了,刘元面上只是沉思,完全没有看出来有那方面的心思,好一会儿之后才见刘元开口道:

    “行了,你们做的对,这事儿我知道了,也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待大头回来的时候你再来报我知晓。”

    说完刘元眼神没有丝毫波动的看着二牛沉声道:“好了,我都知道了,你赶紧回去吧。”

    “诶诶。”二牛点了点头,还了一条路后又往回走去,低头走在路上,他心里总觉得有些古怪。

    总觉得刘元的反应不太对啊,然而以的脑子也想不出来更多了,当下摇了摇头也不再多想。

    看着二牛离去的背影,刘元心里叹息一声,紧跟着便又释然了。

    到底不是他的手下,而且他也没那闲功夫去收拢这些人的忠心,索杏既然是忠于柴听山的,便让他们继续忠心下去吧。

    也是好事,反正这么几个货他也用不上。

    看来还要等大头从晴川回来再说了,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刘元走回了客栈。

    说来几人也都饿着的,刘元又亲自掌厨给嫂夫人和虫虫做了点吃食。

    说起来整日在客栈里吃这些个好吃的,虫虫小小年纪,他的嘴都给养叼了,现在一般的东西都不怎么爱吃了,而且与刘元的关系还越来越好。

    几个人吃过饭后,还没歇下,门外再次传来了脚步声,脚步声还没靠近,就听有人先高声喊了起来:“徐掌柜的,徐掌柜!”

    喊了大概两三声,徐明走出屋去。

    “见过徐掌柜的。”来人毕恭毕敬,说完直接道:“城主大人让我速来请您,那吴松势强,快要困不住了。”

    “好,我这便去。”徐明没有推辞,点头应下后,交代一番,提上白鸾枪就走。

    留下夫人看孩子,想来一个重伤的太监,也不需要他夫妇两同时出手。

    再说,等苏巨芒伤势再好上一些,也会赶来支援,所以完全没必要担心什么。

    就在徐明离开的同时,一间阴暗的小屋子里。

    “咋样,那些人送走了。”

    “恩,送走了,听说是吴松那老贼找到了,可不就走了嘛。”

    “吴松啊……”说着,此人眼神闪烁着恨光,这么多的帮派没有一家一人是不恨元御阁和大内监的。

    回峰派自然也不例外,如果可以,他们自然也希望能够手刃吴松这老贼。

    现在手刃既然办不到了,能看着这老贼死也令人大快人心。

    “好了,不说那废话了,咱们还是好生炮制里面那人吧。”

    “对对对,抓紧,这都多久了,几年时间一晃而过,我还从未见过像他骨头这么硬的汉子,可惜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