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章 是与不是

    还在巷子里进出的那些士兵们,在看见守备大人跟在城主身后进来了,都愣了一瞬,他们是怎么也没想到城主大人竟然亲自前来了,看来对那天下第一客栈是相当的重视。

    一众老百姓们虽然听说了城主大人是个女子,但哪里又亲眼见过,自然是认不出夏玲玲的。

    但此时看见他们眼里最大的官,那位守备大人竟然跟在一个姑娘身后,还落后了半步,稍微一想,也能猜到这女子是个什么身份了。

    不过,猜到了之后他们却越发的疑惑不敢相信了,不敢将葫同巷这么个僻静贫穷的地方与城主大人联系起来。

    没有人会去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悄无声息的不敢啃声,待看见城主大人进了天下第一客栈之后他们才再次惊叹起来。

    这小破客栈到底是有什么魔力,能先后吸引如此多的人纷至沓来。

    不过也只是在城主大人进去之后,他们才小声嘀咕议论起来。

    跟在夏玲玲的身后,宁易也再次走了进来,和离开的时候别无两样,徐明依旧是坐在桌子前喝着他那枯树叶一样的东西泡的茶水。

    果然,果然夏玲玲亲自来了,徐明心里暗想,站起身来迎了上去,明知故问的道:“不知城主大人所来是为何事呀?”

    脸上堆满了笑容,看着夏城主那叫一个亲切。

    既然你徐明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夏玲玲索杏也不拆穿直接说道:“那大内总管吴松与剑阙山庄少庄主一战过后,两败俱伤在城中隐匿了起来,此事你是知道的。”

    “知道知道。”徐明满口答应着点了点头。

    “吴松如此挑衅我大德郡,更是口出狂言还废了我一只手,这样的仇怨不能不报,如今他身受重伤,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时机。”

    “另,那位剑阙山庄的苏巨芒,虽与我大德郡没什么仇怨,但找到他对我来说也十分重要。”夏玲玲一番话说完,眼神格外郑重的看着徐明。

    也是,正如她所说,他们与苏巨芒的的确确是没什么仇怨。

    真要论起来,不仅是没有仇怨,苏巨芒于她夏玲玲还有恩情,毕竟当初眼看着就要死在吴松手下,是苏巨芒的突然出现,改变了一些不好的结果。

    所以夏玲玲刚才的那一番话是半点没有参假,说完以后她顿了一瞬,留给徐明一丝反应的时间。

    然后才再次说道:“这些,我都希望徐兄你能够明白,能够配合一下,至于你其余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的。”

    夏玲玲说了很多,语速也不快,到态度显得十分之诚恳。

    只可惜说完了之后,徐明却半点不为所动,只不过是缓缓的摇了摇头,然后开口道:“抱歉,天下第一客栈有自己的规矩,不能破。”

    此话刚刚说完,整个场间都变得寂静了起来,仿佛空气都多了几分凝滞。

    一楼大堂,三个人,六只眼睛,相互之间看着,眼神渐渐开始变得不对。

    “徐兄当真不愿意配合?”夏玲玲眼神变了,整个人的气势也为之一变。

    她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将态度摆明,事情也已经说的如此清楚了,对方还是不愿意,如此不给她夏玲玲脸面。

    “我徐明在城主大人您这儿开客栈,自然也是要遵守一些规矩,而至于与您有仇的人,也断不可能是我徐明的朋友。”徐明紧跟便道,言辞恳切。

    “而,既然是如此遵纪守法的客栈,便也不需要耽误您时间,让搜查了。”徐明说着对夏玲玲笑了笑。

    听话听音,夏玲玲本来还稍显高昂的情绪慢慢回落了下去,对方话语里所表达的几个意思她都听明白了。

    “好,我明白了,只希望若大德郡有用得上您的时候,您能稍微帮衬一下。”夏玲玲微微颔首,已经彻底放下心来。

    “妥。”徐明轻声道。

    说完后,夏玲玲迈步就朝外走去,将宁易引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还不等夏玲玲开口,宁易率先道:“城主,咱们就这样放过了?那徐明如此阻拦,里面必然是有什么猫腻,一查便知。”

    “不用了,已经可以确定了。”夏玲玲缓缓摇了摇头,至于是什么可以确定了夏玲玲没说,有些事并不需要让宁易知道的那么清楚。

    跟着不容宁易多问,夏玲玲又道:“你速速去主持其余地方的搜寻工作,务必在今天之前找到,找到之后以围为主,不必急着捉拿,来报我。”

    “是。”宁易抱拳重重的一点头说道,转身离去,他没有淤问夏玲玲之后的动向。

    望着宁易离去,眨眼间消失于转角之后,夏玲玲继续走向了那间客栈。

    在她来之前,她心里便想好了两个结果,无非是拒绝和同意。

    如果同意的话,那可能杏便多了,但如果拒绝的话,就只有一个可能!

    客栈里绝对躲着人,否则徐明不可能死活拦着,更不可能还有别的秘密。

    最大的秘密就是他两夫妇的身份,如今什么都知道了,一间小破客栈又还有什么秘密呢?

    而从徐明的答话来看,又必然不会是吴松,那便只能是苏巨芒。

    对方话也说的很清楚了,于是两人心照不宣的都将这件事从面儿上给绕了过去。

    谁也没有将这层窗户纸给点破,只要不点破,大家的面子也就都保住了。

    看着再次从门外走进来的夏玲玲,徐明稍稍有些诧异,收拾茶杯的手顿了一下,又放在了桌上,眼神一凝道:“怎么,城主大人一个人又回来了?”

    “现在我不是什么城主,我是来天下第一客栈吃饭的食客。”夏玲玲说着,自顾自的在一张桌后,拉开板凳坐了下去。

    双目认真,双手放在桌上,呼了一口气道:“好了,有什么招牌菜都给我上来吧。”

    “今儿。我应该是第一个来的客人吧,即使是照你们客栈的规矩来,那些菜品我应该也都能点吧?”夏玲玲脸上挂着笑容。

    她不是多么爱吃的一个人,但是人皆有好奇心,她纯粹就是好奇到底是什么菜,会勾的那些人趋之若鹜。

    虽然她一介女儿身在夏家不受重视,不如几个兄弟受家里喜爱,但那也是大事上来说。

    就吃喝等事上,那她也是吃喝玩乐锦衣玉食惯了的人,什么好吃的没有吃过。

    在家里只要是那些名厨做的煎炒烹炸,小吃点心大菜小菜的,就是再好吃,她品尝一二也就觉得差不多了。

    倒是还从来没有觉得天底下能有什么好吃的,能勾的她全部吃完。

    之前从客栈传出来的夸张事迹她也都知道了,但也就停留在听说上。

    正如这家客栈夸张的规矩,在她看来也没有多少实际意义,不过是些商家博人眼球吸引顾客的噱头罢了。

    “呃……”徐明眉头为蹙,迟疑一声。

    “怎的?就这事儿还有什么困难不成不过去了吧。”夏玲玲摇了摇头又笑道:“若不然就是怕不合我意?从我这城主的口中传出去,坏了客栈的名声?”

    “如果是这个,那您就大可不必担心了。”

    “不不不,自然不是这个的。”徐明摇了摇头,他对客栈里的菜品非常有信心。

    他担心的是刘元,心里思索着点了点头道:“好,稍后,马上就来。”

    说着徐明便转去了后院厨房,而密切注意着外面一切的苏巨芒刘元两人,自然也听清楚了外面的交流。

    “知道了,我马上做。”刘元看着徐明道。

    该来的始终还是会来的,他只盼望着菜做好了赶紧吧那位城主大人哄走,他可不想与夏玲玲碰面。

    虽然他这会儿依旧保持着被裴姑娘易容后的状态,但难保不被那位机敏的城主大人看出什么来。

    毕竟夏玲玲可不是杜季,前者当时对他的印象之深刻,也比杜季具备更敏锐的洞察力。

    说干就干,刘元挽起袖子便动了起来,从池子里捞了一条大肥鱼,放在案板咔咔的清理起来。

    而苏巨芒显然是对这些没有丝毫兴趣的,有兴趣也没用,他在抓紧时间恢复伤势。

    躲在徐明这儿,没了大德郡的压力,那么大德郡的搜查对他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了。

    如此大的网铺开,还怕找不到吴松这条老鲨鱼吗,而他要做的就是尽量尽快恢复,一定要赶在吴松之前,至少比他要快。

    如此等大德郡发现了动静之后,他便能出手要了吴松那狗贼的老命。

    不至于被那老鲨鱼给逃了,如果这次被吴松给逃了,那他要再想毙吴松于剑下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如果那老贼躲进了皇宫里,那便更是遥遥无期了。

    轰——

    灶台上的火焰升腾而起,大约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夏玲玲还坐在大堂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杯子里的茶水。

    在两根手指中间旋来旋去,她看着这些个枯树叶,是怎么也喝不下去,先前喝了一小口,强忍着呕吐的不适感给咽了下去。

    她实在是好奇,徐明喝这玩意儿是如何喝的甘之如饴的。

    突然,一阵勾人的香气顺着通往后院的门缝,丝丝缕缕的飘了进来。

    那香味萦绕在鼻间,惹的夏玲玲下意识的抽了下鼻子,眼神稍稍亮了些。

    果然有其独到之处!不是沽名钓誉或者仅仅只有一些噱头啊,别的都不说,这隔着这么远还有一道门,闻到的这个香气,就已十分了得。

    完全不逊色于她家那些名厨的手艺,甚至,只这一点上,还要更甚。

    “可以啊……”夏玲玲嘴里呢喃起来,她对这些个吃食开始期待了。

    又是一小会儿过去,后院的门被推开,徐明端着一个破了洞的木质托盘走了出来。

    “哟,您堂堂一个掌柜的还亲自端菜,做这跑堂的活儿呢。”夏玲玲不无调侃的说道,其实心里想的是堂堂第七的高手,竟然窝在这里做这么些个事情。

    “没办法,生活所迫。”徐明一笑说着将其往桌上一放又道:

    “来尝尝,这菜唤作七香水煮鱼。”说着猛的一下将盖在上面的盖子揭开。

    本来刚要说对方如此有名的客栈,不知道赚了多少钱,竟然连换一个好一点儿的托盘都不行吗,还在用破了洞的,结果便被一阵香气扑面而来。

    顿时间愣住了,脱口而出道:“香,可太香了啊。”呢喃着,下意识的便拿起了桌上的筷子,夹了一片香滑无刺的鱼片伸入口中。

    “如何?”徐明歪了下头问道。然而夏玲玲并不答话,只是眼神亮晶晶的迅速伸筷子又夹了一片,又夹了一片……

    眼看如此,徐明默默退去了一边,不再打扰了,他早就相信世界上无人能抵抗他客栈几个招牌菜的诱惑。

    如果能,那就吃一片七香水煮鱼,如果还能,那就再来一道滑蛋豆腐。

    陆陆续续的,徐明又上了两道菜,还端来了一碗米饭。

    即使是不贪吃的夏玲玲,不知不觉间,竟也吃了个锅干碗净。

    吃完之后夏玲玲舒服的摸了摸自己的肚皮,看着徐明感叹道:“如此手艺,当真了得,只是徐掌柜的不觉得,你现在这么破旧的客栈,有些辱没了天下第一的名头吗,赚的钱,应该也够翻新一下了吧。”

    “哈哈,够是够的,我也不是没和我家厨子提过,但他不同意,说这才是这家客栈应该有的格调。”

    徐明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他实在是想不通这格调到底是在哪儿呢。

    “格调?”夏玲玲诧异一声,突然笑了起来:“我想见见这位厨子。”

    就这一句话,刘元握在手里的锅险些掉地上了。

    “难不成,见个厨子也为难?”夏玲玲越发的好奇了,心里有了些预感,看着徐明的脸色问道。

    ……

    长燕派长老几乎都出动了,如今门派中人少了不少,也没什么好教导的。

    再加上碰上城里这么多事,大头找到了门中管事,说是想回家省亲。

    很快便得到了应允,大头收拾好行囊和包袱,踏上了回晴川的路。

    大德郡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且自顾不暇,有些事应该向柴大将军面禀了。

    于此同时,二牛朝着天下第一客栈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