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九章 拒之门外

    如今城中出了大事,即使葫同巷如此偏僻的地方,这些个小老百姓也是知道的,家家都提心吊胆的。

    之前那个胆敢行刺城中将军的刺客还没有抓到,当时他们的心里就已然十分忐忑了。

    身为最底层的小老百姓,上面的一些风吹草动,他们也不过是听个响罢了,或者从别的地方道听途说。

    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们又如何能够尽知,反正只知道这刺客连城中将军都敢刺杀,必然是胆大妄为的,杀他们还不是犹如宰鸡一般容易。

    很是谨小慎微了好多天,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等好不容易风平浪静过去以后,突然城里又冒出这么一档子事来。

    而且听说那还是两个大高手,比之前那个敢刺杀将军的刺客要恐怖几千倍,是不是真的他们不知道,反正听上去挺唬人的。

    他们这些小老百姓们一天听别人说别的地方的事情,听着是很热闹得劲儿,但真当这玩意儿落在自己头上,可不就慌了神嘛。

    所以只要城中将士来搜,他们就显得无比配合,连家里什么暗道密室酒窖都打开了。

    倒是也因此让夏城主了解了不少城中的情况,掌握了不少城里的秘密,可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处在葫同巷这地方的他们,若不是那个天下第一客栈火了起来,他们长这么大都没多少见识。

    此时还不知道是谁看着头前领路的人,突然惊呼出声,嘴里迟疑着带着几分疑惑的喊道:“那是,那是我曾见过一面的守备大人。”

    “啊……守备大人。”其余人纷纷小声嘀咕起来,这算是他们这辈子活这么大见过的最大的官儿了。

    满以为上一遭葫同巷门庭若市的时候,就已然是见过了许多贵人了。

    没想到这一次更甚,连城中守备大人都亲自前来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突然又再一次的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杏,和那两高手的厉害。

    一个个躲在门后,就探出个脑袋往外张望,待这些人越近了之后,才将门给全部打开,摆出扫榻相迎的姿态。

    心里迫不及待的想等这些人进来,赶紧搜完了好能放心。

    结果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看着一众士兵在葫同巷口子前严阵以待的把守住,只余下那位守备大人身后跟着两个亲卫踏步进了巷中。

    一路上目不斜视,在众人的注视中,径直就走到了家客栈门前。

    啊,原来还冲着这家客栈来的,众人的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如此倒也难怪了,守备大人亲自出门,估摸着也是只有这家客栈的原因,才能引来他吧。

    不过至于这家客栈到底有何独特之处,他们便至今也不清楚了。

    只听说好像是菜特别的好吃,但再好吃又能有多好吃,还能好吃过棒子面大饼不成?

    反正闻着倒是挺香的,他们也不是没有好奇去打探过,然而却被里面菜品的价格给吓退了。

    后来有人看了客栈里立着的规矩,更是惊叹不已,如此奇葩的客栈,他们之前更是连听都不曾听说过。

    再之后,他们便对这客栈彻底的打消了念头。

    不过这会儿,他们的好奇心就又起来了,依旧静静的待在门后,眼神定定的把前面看着。

    都是想看看守备大人进去那客栈之后会发生什么,眼神里充满着好奇。

    找到了天下第一客栈的匾额下,宁易抬头看了一眼,想他在大德郡这么久,城中哪个地方是没去过的,但从未有哪一刻,像今天这般心情这么复杂。

    江湖十大高手榜上,排在第七的高手,放在几年前,那也是他想也不敢想的。

    抬脚跨过了门槛,宁易让两个亲卫在客栈外候着,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

    “哟,守备大人亲自来了。”本坐在椅子里喝茶的徐明站起身走上前来,朝着宁易抱手说道。

    “啊,来了。”这会儿宁易就把自己守备的身份放下了,只将自己当成了一个普通人,脸上笑呵呵的道。

    “来了就坐。”徐明顺手一指桌子前也微笑着道。

    “呃,好好,坐坐。”这话听起来怎么都有些怪怪的,宁易微微颔首拉开板凳坐了下去。

    双手十指交叉搁在桌上,坐下之后宁易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儿啊,他来是干嘛来了。

    当下也不再多废话,直接开口说道:“前辈,那个你也知道我来是干嘛的。”

    “不知道。”徐明十分直接的摇了摇头,跟着又道:“对了,别叫我前辈,我不老,我儿才几岁呢。”

    “诶,是是是。”宁易点头应下又道:“您也知道如今城中是个什么情况,所以我领人来是想搜搜你这客栈。”

    “哦,搜我客栈啊。”徐明哦了一声,刚说着便脸上的神情一收:“不行。”态度坚决。

    不行?一时间宁易的神情有些凝滞,他没想到对方竟拒绝的如此坚决,不带丝毫考虑。

    不过是搜寻一下客栈而已,放眼整个大德郡,除了城主府事先招呼了一声,其余地方都是直接就动手,畅行无阻。

    也是因为这客栈的掌柜是徐明,他宁易才先礼,他也以为自己这个守备亲自前来,对方应该给这个面子,可结果呢。

    宁易皱了皱眉道:“不知徐掌柜是为何拒绝?”心里已然有了些不喜。

    身处高位惯了,而且自皇上马踏天下之后,宁易也不像从前那般,把这些所谓的高手看的如何神秘重视。

    “哦?你这是信不过我咯,以我的能力,那两个重伤的人躲进我这客栈里面,难道我会不知?”徐明语气平淡的诉说着,又道:“至于我这客栈,有各种菜肴的食谱秘籍做法,岂能让你们随便搜?”

    “我这一间小客栈,就靠着这么点菜赚钱了,真被你们发现了去,我拿什么吃饭,恩?”徐明义正言辞,说的也是有理有据,让宁易反驳不得。

    微微低着头,脸上闪过一丝迟疑的神色,好一会儿之后,他突然恍然,险些就被对方绕了进去。

    是,没错,如果那两个高手躲进客栈,的确不可能瞒过徐明的感知,但是,这并不代表对方就不会藏人啊。

    可这话不能这么说啊,他可不敢也不会傻到将这话直接就说出来,脑子里想到这儿,守备宁易心里便已然有了决定。

    抬起头来正视着徐明道:“这个徐掌柜的大可放心,我手下人都规矩着,断然不会动你那些隐秘的东西。”

    “只要被发现了,直接开除军籍,砍断一只手,如何?”宁易反问道。

    “不不不。”徐明果断的摇了摇头,直言道:“我无法相信你们。”

    “徐掌柜的当真不愿意配合?”宁易神色冷了下来。

    他礼也礼了,接下来如果逼不得已,就只能后兵了。

    “哈哈不是不愿意配合,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嘛,就不耽误您检查其他地方了。”徐明乐呵着说道。

    双手一拍桌子,宁易霍然站起身来,双眼微微眯着,眼皮跳动了两下,他在心里权衡着一些事情。

    思前想后的在考虑着利弊,以及他到底有没有这个权利做些什么。

    “怎的?难不成守备大人还想武力镇压,欺负我这个小老百姓?欺负我这个小小的客栈?”徐明也站起身来,看着宁易的眼睛说道。

    “不行呐,即使是大德郡,也得讲规矩不是,咱们这奉公守法的优良商人,守备大人你没道理啊。”徐明越说,脸上越渐渐的有了些笑意。

    闻言宁易不说话了,只在心里苦笑不已,心头暗道:如果你真的是一小小的客栈也就好了哦,我也不用如此顾虑了,只需要直接搜就好了。

    明明是对方在顶他,怎么弄到最后成了他仗势欺人一般,宁易摇了摇头,轻声道:“在下没有这个能力,可以做些什么,掌柜的不给我宁易这个面子也行,在下会如实的向城主大人禀报的。”

    “应该的嘛,宁大人身为下属,遇到拿不准的事儿,理应向上面禀明清楚。”徐明意有所指的说着,让宁易心里好不难受。

    干脆什么也不说了,握了握拳,转身就走出了客栈的大门,两个亲卫什么也不问,就静静的跟着他身后。

    看着守备大人出门了,所有于一旁看了的老百姓们,顿时神色一变,待看见对方将目光转了过来,他们又齐齐看向了一旁。

    同时在心里好奇不已,怎么守备大人进去那客栈之后,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就出来了呢。

    又不吵又不闹的,什么声音和动静都没听着,就这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这不应该啊,看那个架势,守备大人怎么也应该做些什么不是。

    最起码的,也应该搜查一下客栈才是啊。难道,那客栈还有什么天大的来头,竟然能将守备大人给逼退了?

    心里刚想到这儿而已,就看见守备大人用力一挥手道:“给我搜!除了那天下第一客栈以外的所有地方,一寸土都不要给我放过。”

    众将士齐刷刷的答应一声,提紧了腰刀,纷纷钻进了各个屋子里,展开了严密的搜索。

    看见情况照常进行,宁易点了点头,看着自己两个亲卫道:“你们俩在这儿盯着,一定要严厉督察,避免任何的懈怠和徇私受贿的情况发生。”

    “恩。”两人同时点头,一脸严肃。

    “好。”宁易说完,快步跑到了葫同巷的巷子口,翻身就上了停在那里的马匹,长嘶一声,快马加鞭的就朝着城主府赶去。

    在宁易走了之后,徐明也没有淤坐下去,直接去了刘元两人藏身的屋子,将刚才堂下的事情说了一遍。

    然后又道:“待会那城主夏玲玲很有可能会亲自来,我可能会拦不住,二位做好最坏的打算。”

    的确,宁易他还能硬拦,但如果夏玲玲非要搜查的话,他是拦不住的。

    一番话说完,徐明便看到刘元陷入了沉思,一双眼是失神的状态,还以为对方是计较办法了。

    然而刘元此刻却想的是别的,如果夏玲玲真来了,只要看一眼便能认出他鬼面的身份,毋庸置疑……

    正如徐明所说的那般,这样的事情他的确做不了主了,他在心里权衡了好半天,发现还是不要冒这个风险的好。

    马不停蹄,一路上高呼让开,过不多时,宁易便一马当先的停在了城主府门前,翻身下马也不栓的,就三两步上了台阶。

    与守门的人说了些什么以后,后者迅速带着宁大人就往里而去。

    此时此刻的夏玲玲正在书房里坐着,翻看着不断从外面送来的各种消息,一双柳叶眉不断挑动。

    她这会儿的伤势多多少少的也算是恢复了些,又用来家里独门的伤药,至少是能动了,结果正看到一半的时候。

    听见了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她知道这个时候,若不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手下人是不会来打扰她的。

    哦?难道是回峰派的杨审之问出那鬼面的消息了?想到这儿,她头抬起来看向了门外。

    书房的门未关,她一眼就看到了正从石子儿路上走来的宁易。

    “你怎么来了?不督促着城中的情况,跑我这儿干啥来了?”夏玲玲语气不悦道。

    “大人,卑职有要事禀报,有关天下第一客栈徐明夫妇的。”宁易行礼后,站直腰道。

    “说。”一听是关系到徐明得事情,夏玲玲立即重视起来,将手里的东西全都放下,看着宁易道。

    紧跟着宁易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不敢有任何的添油加醋,也不敢隐瞒。

    “他真如此干脆的拒绝了?”夏玲玲问道。

    待看见宁易点头后,夏玲玲身子后仰,闭上了眼睛,捏了捏自己眉心,开始思索起来。

    大概不过是盏茶功夫,夏玲玲直接从椅子里站了起来,拿起架子上的披风套上,龙行虎步的就朝外走去。

    “走,跟我去天下第一客栈。”

    答应一声赶紧跟上,去的路上两人同时骑马,当到了葫同巷时,那些将士依然在搜寻屋子。

    这是夏玲玲头一回来到天下第一客栈,这是夏玲玲自三禾楼之后,第一次距离‘鬼面’如此之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