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八章 萌芽

    活到现在他也三十多岁了,终于鼓足了勇气迈出了背叛这一步,却不曾想换来了这样的结局。

    此刻整个身子跪趴在地上的男子,神色间显得十分的颓然和卑微,他心里已经有了些微的预感。

    望着一个个的人全都走了出去,那扇周府的大门紧紧的关闭,感觉自己的人生再看不到丝毫的希望。

    这一刻周少爷不发话,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理会那位开锁的男子。

    甚至他们当中的好些人,至今都还不知道这人叫什么。

    当然都这个时候了,也没有人会再去关心这个人的名字。

    无数双眼睛都聚集在前方躺在地上的那男子的身上,眼神里有浓浓的不解疑惑,或者是一些庆幸,庆幸先前跳出来作妖的不是自己,否则,现在趴那儿的就是他们了。

    整个奇士府,除了陈留鹤受伤太重,还在病榻上躺着以外,包括碎大石两兄弟这会儿都走了出来来。

    远远的看着情况,默不作声,自从先前被揍了以后,两兄弟变的越发的低调了。

    大概整个场间静了好一会儿,众人眼看着周少爷也没有个什么表示,这才纷纷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也还是只敢小声的交流,不敢声音过大把周少爷打扰到了。

    一点点的声音入耳而来,趴在地上的男子逐渐的回过魂儿来,从失魂落魄的状态中醒来,他此时此刻才反应过来,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救了啊。

    眼珠一转,当机立断的跪趴着就朝周小少爷的方向爬了过去,真像个狗一般的,迅速爬到了周少爷脚前,头也不敢抬起来看周少爷一眼,就这么跪在地上就开始磕头。

    额头一下下的撞击着坚硬的石地板,这可不是来虚的,声音咚咚咚的,光看着都觉得疼。

    没两下就见他额头也红了,地板上也见血了,血啦呼啦的粘了一片在额头上,简直是血肉模糊。

    又磕了两下后,男子开始一边磕一边开口说道:“小的鬼迷心窍,小的无能活该该死,求您周少爷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会吧。”

    “小的从今往后必定肝脑涂地,为您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男子已经磕的晕头转向了,双目也花了,嘴上尽是说着些表忠心的话。

    然而不管他如何的努力,如何的言说,就是将地板磕出一个洞来,周少爷也分毫没有想要理会他的意思。

    只不过是微微垂首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他,双眼里透露着思索的神色,没有多余的别的情绪。

    甚至还带着那么些冷漠,对于男子磕头所做的一切,都视若无睹。

    不知何时,有个人搬了把椅子放在了周小少爷背后,后者稳稳当当的坐了上去。

    对方始终没有反应,男子一咬牙也豁出去了,继续啪啪的磕头,只不过不知不觉的收了些力道,他真怕磕死在这儿了。

    只要对方不开口,他就不打算停了。

    “别松劲儿呢。来,再用力点。”周向文开口了,坐在椅子里的身子前倾,靠近了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闻声男子下意识的停了下来,抬起头来看着周向文,眨了眨眼,额头上的一滴血水顺着鼻梁往下,慢慢滑到了嘴唇上,看去有些夺目。

    模糊的双眼慢慢聚焦,看清了周少爷脸上的神情,没来由的他便感到一阵恐惧。

    “少……少爷,小的知错了。”男子哆哆嗦嗦的说道。

    “恩,错哪儿了?”周向文不咸不淡的点了点头问道。

    “小的一时昏了头,竟然做出了这等背叛之事。”男子这会儿反应倒是快了些,紧跟着就说道。

    “现在头还昏吗?”周向文继续问道。

    “不昏了,保证以后也不会了。”男子赶紧摇头,说着又磕了下去。

    “恩,很好既然不昏了那我就与你说道说道,免得你听不大懂。”周向文点了点头,身子后仰靠在了椅背上。

    “好的好的,您说。”男子依旧跪在地上不敢站起,只是忙不迭的点头道。

    也不再去看跪在地上那人,周向文一撑椅子扶手站起身来,双眼在在场的所有人脸上都停留了一瞬。

    他还是那个他,周向文看起来依旧有些玩世不恭,只不过是神情显得严肃了些罢了,这些人依旧没有太当回事。

    直至收回了目光,周向文缓缓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当中的部分人,觉得我只是个有钱有势的纨绔子弟罢了。”

    “脸上的恭敬都是冲着钱来的,心里并不这么想……”

    整个小院中鸦雀无声,只听得周向文一个人的声音,他的语速不快,每个字都说的很清楚。

    一番话听上去就有些絮叨了,但也是说完了,周向文咽了口唾沫,转过身来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道:“当年江湖上各大门派处理叛徒不忠之人的手段虽然不尽相同,但有个大致的规矩是差不多的。”

    “你知道是什么吗?”

    听着周向文的话,男子努力开始回想,想要尽快说出领对方满意的答案,此刻跪在这儿的他可谓是饱受煎熬。

    不过等他想起之后,直感到后背一凉,霎时间冷汗就下来了。

    迟迟疑疑的道:“是三……三……”

    还没等他‘三’完,周向文身后就有人直接喊了出来:“禀少爷,你说的是三刀六洞吧。”

    “对,就是三刀六洞。”周向文点了点头。

    待周向文点头后,男子看着周少爷,霎时间都哑巴了,他这脆弱的身子骨,挨了三刀六洞后是必死无疑啊。

    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对方行此大刑啊,当下疯了一般的跪着向前道:“少爷,我真的知错了,求您饶了我吧。”

    “这三刀六洞是当年各大门派的刑法,在大魏皇上马踏江湖之后,如今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江湖了。

    少爷您没必要因循守旧,执如此残酷的刑法呐,会让兄弟们寒心的呐……少爷。”男子哭天抹泪的说道,一时间声音都沙哑了。

    当真是再心软一点儿的人,就被打动了。

    只可惜周向文并不是这样的人,处在他这个身份背景的人,阴暗面早就见识了不知多少,只要决定的事情,是断然不会心慈手软的。

    不过听了男子嚎叫的一番话,周向文倒是反应过来什么一般,回过头来看着余下的人,高声说道:“我如此处理叛徒,你们会觉得寒心吗?”

    一语问完,他注意在看在场所有人的反应,大概过了两个眨眼的时间后。

    众人不太整齐但是声音洪亮的说道:“少爷英明!”

    脸上微微一笑,周向文抬手下压转回来又看着男子道:“你听,他们在夸本少爷英明。”

    “不是的,少爷,你听错了。”男子拼命的摇头,一双小眼睛里流下两行晶莹的泪珠。

    “听错?可笑啊。”周向文低头叹息着又道:“不过按你说的,我也觉得这三刀六洞嘛太残酷了些。”

    “也是,之前的那个江湖已经不在了,如今咱们该有些新的东西了。”

    听周少爷这样说,男子简直是喜出望外,一个劲儿的点头,又磕了三个响头道:“少爷说的对极,您真是英明。”

    说话间,周向文一边伸手朝身后示意,立即有人拿了一把大刀递来。

    刀刃森寒,一看就是杀人的快刀,看的男子瞳孔一缩,脸上露出几丝尬笑道:“呵呵,少爷您拿刀是做甚?”

    “六个洞太残酷了,少爷我只要你身上开一个洞就是了。”

    “一个洞?……”男子的话还没说完,不过也已经止步于此了。

    眼前寒芒一闪,刀来的迅疾,已然齐男子脖子处一刀而下,一颗大好的头颅便飞去了一旁。

    徒留下原地一个无头尸体还保持着跪立的姿势,脖子口的血向上喷涌飞溅五步之远。

    头颅滴溜溜的滚去了一边,男子的尸体也软绵绵的朝前倒了下去,浓郁的血腥味霎时间弥漫开来。

    整个场间万籁俱寂,听不见一点儿声音,也不知是过去了多久,仿佛一瞬,又好似有一会儿,周向文耳里听见了部分人咕咚咽口水的声音。

    望着眼前的尸体,周向文心里倒是没啥负担,只是有些感慨,掏出白色的绢布开始擦拭刀上的血迹。

    这要换了他没练武之前,想要如此干净利落的砍下一颗人头,还有些困难,此刻却是干净利落。

    练武好啊还是,心里想着,周少爷反手将刀丢还了回去,走上前几步,站到了那头颅前。

    头颅上的一双眼就像开了缝一般,比男子生前可要睁的大多了,眼神里还残留着几分惊疑的情绪。

    这也许是他眼睛最大的时刻,只可惜死后才如此。

    周向文居高临下低垂着眼眸看着死人头颅上的眼睛,轻声细语道:“你还不知道一句话吗?乱世人命贱如草芥。”

    “还想活命,是断不可能的,但凡有些骨气,也不必生前遭受那磕头的折磨了。”

    “你说说,反正都是死,你求我干嘛呀。”

    说着,右手手指松开,白色染血的绢布滑落,飘飘摇摇的盖在了头颅上,周向文嘴角再次挂起了以往那纨绔的笑容。

    正如他自己所说,如今是乱世呐,现在他站着的地方是大德郡,而不是大魏王朝大德郡。

    若换在几年前,他周向文想弄死个犹如无根之萍的人也可以,但断然做不到如此明目张胆,还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

    甩了甩手,周向文再次看着场间诸人,依旧是犹如先前那般,视线在每一个人身上停留。

    只不过这次,这些人脸上的神情大不一样了,人人脸上都多了几分肃穆和敬畏。

    好一个‘一个洞’,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么说杀便杀了。

    他们实是没有想到向来玩世不恭的周少爷,会行此雷霆手段,比三刀六洞还要更甚。

    后者确实稍显折磨,前者更加的果决,也更得人心,更能起到效果。

    他们与这獐头鼠目的男子,本身没有多少感情,此时闻着空气中萦绕的血腥气,不过是稍有些紧张罢了。

    “刚才我说的话,你们都听见了?”周向文大声道。

    “听见了!”众人齐声答。

    “好,我不管你们以前是怎么想的,从今往后既然是我奇士府的人,便必须得一心一意,我奇士府的这碗饭可没那么容易吃。”

    “明白!”众人又纷纷应诺。

    没有人注意到奇士府这方小天地内,悄然间在发生着怎样的变化,就算是注意到也不会去在意,不过是些乌合之众。

    眼下城中大事还得是搜捕那两个重伤在逃的高手。

    而且得尽快,时间拖的越久越不利,等那两人伤势痊愈之后,便又是来去如风,阻拦不住了。

    所以在上头的高压命令之下,城中的将士展开了地摊式的搜索。

    整个城中都十分凶险,在那两凶手没抓到之前,倒是抓到了几个别的作奸犯科的人。

    统统关进了大狱里再说,没那闲功夫多理会这些。

    如此严密的搜查之下,其实周向文的担心还是有道理的,能躲到哪儿去呢。

    一条条街的搜索过去,没有过去太久的时间,城中被搜过的地方便已经去了五分之一。

    虽说葫同巷比较偏远,众将士也渐渐的搜了过来,不断在朝着这个地方逼近。

    而就在大概很短的时间以前,刘元带着苏巨芒藏身进了天下第一客栈内。

    时间紧迫不容说的太多,刘元只是和苏巨芒简短的交流了一番过后,后者便一切都同意了。

    看见两人一同进来后,徐明瞬间也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而徐明自然也是同意的,双方之间本没有什么仇怨。

    而现在秘籍又到了苏巨芒的手中,有刘元在中间,那关系更是融洽了不少。

    短暂的时间内,刘元纵观全局,思考过后发现,当今整个大德郡内,也只有他这天下第一客栈是最好的容身之所了。

    因为有明逍夫妇的原因,谁都知道他两是城主大人的坐上宾,如果徐明肯帮忙,那些人怎么都要给几分面子。

    刚刚找到藏身的地方,一队队的人马便踏进了葫同巷,为首之人竟是守备大人宁易,其亲自前来。

    自这天下第一客栈的招牌挂上去以后,葫同巷的小老百姓们发现他们这儿是越来越热闹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