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七章 如此结局

    听见说话声,所有人转过头来,都把那人给盯着。

    只见此人个子不高,却有些獐头鼠目的模样,一双眼小的即使没有笑也像是一条缝般。

    这人周向文还有些熟悉,当初把他收入府里的时候是因为此人有一手开锁的绝活,无论多难的锁,他费点时间都能捅开,且一般不损伤锁本身。

    你要说这项本事厉害吧,也的确是厉害,一般人没这手艺,但你要说这本事多有用,却是有些鸡肋了,以他周少爷的身份地位完全用不上。

    当初之所以把这人收入奇士府,还是因为占了一个奇字,管他那么多,先收进来再说,指不定啥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了。

    然而自他来了之后,是一直待在府中无所事事,周向文就像是完全忘记了有这么个人一般。

    他除了这一手本事以外,肩不能抗收不能提的,打架垫底,在整个府中都没什么地位,一天到晚过的浑浑噩噩,这样的日子他早就过够了。

    此时他看到了一丝挣脱牢笼的机会,城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们这些人虽然轻易不出府门,但也知道了城中发生的大事。

    这些城中将士进来以后,他们起先还没注意,但很快就发现了几个人手里拿着的画像。

    左边那个一身太监服的中年男子他们不认识,但右边画像上的那位他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岂不正是在府里待了好些日子,被周少爷奉为上宾甚至想拜师的那个冷面男子吗。

    也顾不得这冷面男子来头是有多大了,反正有大德郡在背后撑腰,他也不怕。

    “哦?你有何话说?”校官看着那人说完又看了周少爷一眼,他心里还纳闷呢,这一出是不是周少爷安排好了的。

    周少爷神色不变,只是转过身来看着那獐头鼠目的男子道:“你可想好了,这儿是城中校官,要谨言慎行。”

    哦?这也是演的哪一出?校官看着周向文的反应,越发的疑惑了,只不过开口道:“无妨,你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听见这句话,他仿佛胆气又壮了些,努力睁开一双小眼睛道:“禀报军爷,如果我能说出那两人的线索,是不是应该有什么奖励啊?”

    说着,他伸手一指那两张纸,此言一出,人群中顿时骚动了起来。

    府里余下的人中,还不乏一些人也有类似的想法,只不过因为迟疑胆小害怕等各种原因让他给抢先了。

    “自然是有的。”一听对方这话,校官双目一亮,赶紧说道。

    他可是知道城主大人对这事儿是有多么的重视,而城主大人有多重视,他就有多重视。

    难不成,今儿这一等一的功劳就要落在他身上了?校官心里一时间有些兴奋又道:“若有什么直接说来,莫言隐瞒不报,隐瞒便是大罪。”

    “诶诶诶。”獐头鼠目之人一个劲儿的点头。

    又斜眼看了周向文一眼,发现后者平静的脸色看不出什么动静,但他心里总觉得有些害怕,不过现在也是箭在弦上,当下一咬牙。

    道:“禀报军爷,那画上的剑阙山庄少主苏巨芒,曾经就在这府邸之中。”

    “哦?!你此话当真不是虚言?”校官情绪激动之下,忍不住上前半步又克制下来站住脚步。

    一双眼像燃烧着火苗一般,定定的看着那男子。

    “真真真,如此多的人,小的哪里又敢哄骗您啊,而且在这里的这么多人,他,他们都是见过苏巨芒的,不信您大可一问。”

    那男子抱拳,说着又环视一圈,指着在场众人道,这个时候他也是豁出去了,不过眼神是半点不敢看周少爷了。

    被指着的人纷纷点头,眼看如此情况,那校官自然信了,其实就那男子不补上这么些话他也信了八分,毕竟没有谁敢在这件事上,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不过,既然是在周府里,这事情就有些不太好办了啊。

    周家老爷子在大德郡多年,名望之高比杜如疑还要更甚,就连城主大人都不得不顾及三分。

    不看僧面看佛面,所以校官看着周向文道:“不知周少爷对此事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吗?”

    说话间,双手背在身后给手下人做着手势,只要对方稍有异动,就也暂时顾不得对方是什么周家小儿子了,直接动手拿下再说。

    “哎呀,我说呢,是想起什么事没禀报来着。”周向文脸上笑嘻嘻的,丝毫不当回事一般。

    跟着便道:“这件事我正想说,你们就来了,先前那苏巨芒的确在我这儿小住了一段时间,当时我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人,这不你也知道我奇士府是什么样的存在,自然也就把他留下了。”

    “不过之前他就离开了,便再没回来过。”说完周向文还无奈的耸肩摊手。

    其实他说这么多,还是为了多拖延一些时间,好给师父与刘元足够的时间逃离。

    “尽管周少爷您这样说了,我也还是要搜上一搜的,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没再回来过。”校官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咱们都在城主大人治下,为她排忧解难,您尽管搜。”

    周向文说笑着让开身子,还挥手驱赶着府里人道:“都让一让了,回屋将你们的房子箱子衣柜都打开,让将士们好好搜查。”

    “都给我好好配合,谁敢不配合的,以后就不是我奇士府的人。”

    “动手。”校官一挥手命令下去,来的这一百多人立即散开到各个房间之中。

    唯还剩下十个人站在校官身边,后者笑眯眯的走上前去,朝周向文说道:“周少爷,可方便告诉在下,之前苏巨芒住在哪儿的?”

    “哎呀,好说,你随我来。”一拍自己额头,周向文恍然大悟般的在头前领路。

    看着周向文转过身去的背影,校官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他发现这位周少爷好像也并不不是传言中的那么纨绔无用。

    包括杜季也是,起码比传言中的不堪要好上一些,令十个人在自己身后,迅速跟了上去。

    行走之间,周向文在心里不住的祈祷,同时脚步不快,可也不敢太慢了。

    兜兜转转的,抹角拐弯就来到了那处小院前,周向文伸手往前一指说道:“就是这儿了。”

    “恩。”校官点了点头,一挥手,众人纷纷将腰间的弯刀拔出握在手心,一步步的小心翼翼朝中间的小木屋逼近。

    待将小木屋团团围住以后,校官一挥手道:“上。”

    上?谁上?几个人面面相觑,都有了几分迟疑,仿佛没有谁想第一个冲进去。

    这自然是废话,那苏巨芒是何等人物,若真的在里面,冲进去估计就是个死字。

    不过事儿总要有人干,还是最右边的一位仁兄胆气最足。

    改双手握紧了手中的刀,虽然知道真遇上了,有刀没刀都一样,但手里捏个东西,心里总觉得安全些。

    吞咽了一口唾沫,嘴里呀的一声低呼,一头就撞了进去。

    木门应声而开,甚至那人用力都重了些,险些将门都给撞破了,一头便栽了进去。

    立即站直了身子,握紧手里的弯刀环视了一圈左右,眼神里带着三分惊疑不定。

    看有人当这个出头鸟之后,余下的几个人包括校官在内,都纷纷走了进去,即使里面没人,瞻仰一下剑阙山庄少主曾经住过的屋子也是好的啊。

    所有人都在屋中站定,霎时间这屋子便显得小了不少,略微的有些急促。

    屋子就这么大一点儿,所有人进来后,自然是一目了然,哪里有苏巨芒的身影,只有一些简单的衣物和桌上留着的茶杯。

    “唉,可惜啊,早没来。”校官看罢之后扼腕叹息,不过想想又笑了起来,就算他早来又有什么用。

    既然没人,众人又依次从里面走了出来,校官对着周向文一抱拳说道:“多谢周小少爷的配合了。”

    “哪里哪里,这都是我应该的。”周向文摇了摇头微笑着谦虚道。

    “行,那我等就先出去看看,至于今儿您手下人说明的那个情况,抱歉,事关重大,我也只有是如实禀报啊。”

    “城主大人那儿,还需要您亲自解释一下,不然就只有您家老爷子出面了。”校官貌似十分关切的说道。

    “一定一定,这个我自然是晓得的。”周向文微微颔首道。

    “那就好。”说着校官踏步就朝前走了去。

    堪堪快要离开院子前,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顿住脚步回过头来看着周向文道:

    “啊,对了,既然人都没有找到,那个说消息的小子又是周少爷府邸的人,我就还是交给周少爷您奖励他吧,想必他也会十分乐意的。”

    正如校官所说,没能真的找到苏巨芒的人,他也乐意卖周少爷这么一个人情,

    闻言周向文嘴角一勾,笑了起来:“也好,举手之劳。”这个人情他得领。

    原先他还只是觉得养这么个奇士府有这乐趣,现在他真正开始重视了,如果想真的让这些乌合之众将来有些什么作用,他得立威了。

    否则今日之局面,将来还会出现,到那时可能还是沉重的影响和打击。

    待校官带着他的人走远了之后,周向文又留下来将整个小院里里外外的看了一遍,最后趴到墙头上往外张望了几眼。

    外面是宽阔的长街,只有少数不多的几个行人,然后便是巡逻搜查的士兵,已经到了这附近。

    其余的,并没有看见他师父和刘元的身影,甚至连一点踪迹也没有发现,好事。

    看完了这些,周向文才从墙头一跃而下,也朝着前院走去,过去了这么长时间,那些人也应该搜查完了呀。

    正思索着,周向文便已经走到了前院,发现大多数的士兵此刻都聚集在了这里,校官站在一边和杜季正有说有笑的。

    看见周向文出来之后,校官上前几步道:“这里没有什么问题,我还要去别处公干,这便就此别过了,特来与周少爷你知会一声。”

    “好的好的,您慢走,辛苦了。”周向文点了点头。

    说罢,两人还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笑,看的杜季一头雾水。

    眼看着一个接一个的人离开,那位獐头鼠目的开锁男子孤零零的站在一旁,有些矜持不住了。

    三两步的跑上前去,赶在校官离开之前,出现在他的身侧,弯腰拱手陪着笑脸说道:“军爷,您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哦?忘了什么?什么都没忘呀。”校官看着他摇头笑道。

    望着对方这副模样,怎么看怎么欠揍,男子真想一拳打到其脸上,不过不敢,依旧笑的找不着眼说道:“呵呵,忘了我呀,如此重要的线索,城主大人有重大的奖赏啊,我得跟着你们去领赏啊。”

    “哎呀,你说这个啊,因为人也没找着,你的奖励我交给你家主子了,喏,你去找你家主子领奖吧。”说着校官还回头努嘴。

    嘴角的神情有些嘲弄,还有些不怀好意。

    刹那间犹如五雷轰顶一般,男子浑身一震,一股凉气从脊椎骨开始,窜到了头发丝,仿佛眼睛都睁大了一些。

    突然就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一把就抓住了校官的手,撕心裂肺的喊道:“大人,军爷,你不能啊,你不能这样做啊。”

    “松手!”对方过激的举动,倒也真的把校官惊着了,抽了一下手还没抽回来。

    又猛的一用力,这次将手抽了出来,却是让男子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他也不爬起来,索杏就直接跪坐在了地上,一个猛的向前,犹如饿狗吃屎一般,双手紧紧的搂住了校官的小腿,死死抱住,脸颊都贴了上去。

    嘴里哭天喊地的道:“大人啊,你不能做出这等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事情啊,你不能把我一个人就在这儿啊,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啊。”

    这次,校官不再答话,只不过微微弯腰,眼神冰冷,双手抓住对方抱着自己的手,一点点的用力给掰开了。

    之后将其手臂重重的甩在地上,扬长而去,只留下男子半躺在地,一双狭小的眼,阴冷怨毒的看着前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