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六章 却原来

    在确定了眼前这人是刘元的身份之后,周向文显得异常惊讶和慎重,当然他之前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对方骗他。

    但就对方嘴里说出的那些话来看,应该不是作假,因为就某些事情来说,是只有他和刘元两人才知道的,绝无第三者知晓的可能。

    不过周向文心里这会儿更加疑惑的却是刘元所来的目的,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好好在客栈里待着,城中乱糟糟的一团,他是来干嘛来了。

    至于刘元易容的事情,他周向文反倒是没有太过好奇,虽然这易容术完全改变了一个人,但对于从小就听那些江湖故事长大的他来说,不是多么难以理解,也相信世间存在如此本事。

    世界之大,什么高人本领没有,再加上刘元他本身就有很多的秘密。

    两人一路上都沉默着,没有谁率先开口说话,直到走进了一处隐僻的小屋里之后,四周都没有多余的人,静悄悄的连个鸟叫都听不见。

    这里是周向文在宅子里的私地,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胆敢踏入这附近,就在苏巨芒来了之后,这样的地方才又多了一个。

    反手将屋子的门给关上,周向文自去书桌后坐下之后招呼道:“坐,不知刘兄所来何事?”

    看着周向文还要给自己泡茶,刘元心里哪里着急,赶紧阻止道:“你我之间就不要弄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了,我来是想让周兄帮我一件事儿,说完我就走。”刘元说话间用上了自己本来的声音。

    “哦?你又有求于我了。”周小少爷说着伸出食指点着刘元,似笑非笑的道:“好说好说,只要你刘大厨给我在你那客栈里,记上几份七香水煮鱼,几份滑蛋豆腐就行了。”

    “好好好。”几道菜而已,刘元也不是真放在心上,不过是碍于立的规矩,此时就先答应了再说,以后分批还嘛。

    紧跟着便道:“我想让周兄帮我找一个人。”

    “谁?”周向文轻声问道,心里却暗暗有些高兴,他发现自己弄的这个奇才府也不是那么没有用嘛。

    瞧,这不谁想找个人都求到他的头上来,先前的杜季是眼下的刘元也是如此。

    “剑阙山庄少庄主,苏巨芒。”刘元开口答道。

    话语方落,刘元明显注意到周少爷的瞳孔一缩,不过也并没有多想,毕竟苏巨芒不是一般人,对方这个反应也正常。

    “你找他做什么?如今整个城都在搜索那两人的踪迹,你莫不是还有什么想法不成,我劝你可莫要以身犯险呐。”周向文谨慎的问道,一边有意的打探刘元的目的。

    “哈哈哈,你放心,我是聪明人且是一个商人,可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周兄多虑了。”刘元笑呵呵的道。

    “不,此事干系重大,你也知道我家老爷子在这大德郡是什么地位,如果刘兄你不说清楚,我是没法答应你的,怕是多少份水煮鱼都不行。”

    周向文态度格外坚决的摇了摇头,其实哪是有什么担心,主要还是想从刘元嘴里套出更多的东西,毕竟事涉他的师父。

    但刘元看对方如此坚决严肃的神色却是信了个七八分,当下略微迟疑了一瞬便道:“好吧,我只能说,我要交给他一样东西,除此以外我与他别无瓜葛。”

    “东西?”周向文偏头皱眉疑惑出声,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需要交给他师父,念头刚想到这儿,突然浑身一震,站起身来道:“刘兄你随我来。”

    说完也不过多给刘元解释什么,迈步就朝前走去,推门离开小屋后,脚步不停。

    刘元虽然心里疑惑,但也来不及多问,只赶紧跟了上去。

    只见周向文径直往前走,看方向正是那处小院落,见越走越是深入,刘元心里越发的疑惑,直至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出小院,院子中央独立着一处木屋。

    “到了,就是这儿,刘兄随我来。”周向文说罢伸手示意了一下,将木屋的门推开,两人分先后进入小屋。

    待刘元看清了眼前床榻上坐着谁时,浑身一震,嘴里忍不住惊呼呢喃:“苏巨芒。”他没想到转来转去,这么容易就找到了此人。

    “是我。”苏巨芒淡然点了点头又道:“你说有东西要给我?”

    两人谈话没有要避讳周少爷的意思,后者只静静的站在一旁。

    听着这话周少爷显得很淡然,刘元却再次讶然道:“你全都听见了?”

    “恩。”苏巨芒一如既往的冷冰冰的,只是微微颔首。

    院子里来了陌生人,苏巨芒一直都在警惕着,注意着整座院落的情况,尤其是在刘元与周向文见面之后,更是分出了一大半的精力都注意在此,连一点细微的声音都没放过。

    说句不好听的话,刚才刘元就算是放一个屁,他都能听见。

    就在苏巨芒听见那句要交给他一样东西后,他才决定见上一见,因此传音给周向文。

    同样的周向文也是没料到他师父还有如此神奇的手段,所以神情异样。

    “啊,对,是一样东西,一样对你非常重要的东西。”刘元说话间探手入怀,掏出那一叠纸张。

    往上前走了几步,将其递到了苏巨芒的手中。刘元退了回去,眼神定定的看着苏巨芒。

    原先他不懂,在听了先前那一番话之后,此刻终于有些认识到了这些高手恐怖的实力,一点风吹草动都能纳入耳里。

    如此近距离的直面着苏巨芒,刘元越发觉得对方身上有一种气势,难以琢磨。

    打今儿起,他行事得更加谨慎小心了才是,这些个活了多年,成名已久的高手各个不简单。

    不过来不及深想,在苏巨芒打开纸张看第一眼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就变了,直到手里一叠纸完全看完,苏巨芒抬起头来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双目如电般的直视着刘元,浑身上下仿佛隐隐有什么要喷薄而出一般。

    这气势一时间逼迫的刘元周向文二人喘不过气来,好一会儿后,苏巨芒才平静下来道:“大恩不言谢,从此往后,我剑阙山庄我苏巨芒欠你刘元一个人情。”

    他没有去问对方是如何得手的,但对方既然这样做了,将这东西交给了他,他苏巨芒便认。

    曾经他苏巨芒就发过誓言,一定要报仇雪恨并拿回属于他们剑阙山庄的东西,如今这个人帮他拿了回来,是何样恩情。

    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听其话语说的平淡,但话语背后蕴藏的含义却让刘元大喜过望。

    他没有想到只不过是按照吊坠所说来还个秘籍而已,就得到了如此巨大的好处,这可比对他来说,形同鸡肋般的一式剑法要好太多了。

    与此同时,刘元清晰的感受到手心里的吊坠震动了一下,他敢肯定这次那个任务一定是完成了,也必须完成了,他可再禁不起什么折腾了。

    想到这儿,刘元内心不由得苦笑起来,这五星级的任务可太难了。

    有江湖排第七的高手帮助,再加上一些机缘之下,他才成功将这秘籍交到了苏巨芒手中。

    从他初来大德郡,第一次见到徐明开始,仿佛这个任务其实就已经开始了。

    不,或者说当初在晴川客栈,遇到雷家兄妹,发现他们货物丢了时,这个任务便开始了。

    回忆先前发生的一幕幕事情,其中漏了缺了任何一环都不是如今这个局面了。

    本来还没想出刘元到底是送的什么东西,在自己师父这番表现以后,周向文终于想起了这到底是什么。

    不由得眼露浓浓的惊诧,就这么把刘元的后背给盯着。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高看刘元了,可现在想想还是小看了对方啊。

    这一本秘籍是多少人眼中垂涎的东西,大内第一高手,剑阙山庄,铁山回峰二派等,包括他们大德郡的兵马,当初仁河上的各方势力,还有一路上明里暗里的更是不知道有多少江湖人马在关注着。

    一番龙争虎斗之下,这些高手两败俱伤,却连个毛都没有捞着。

    眼看着那位蒋姓神秘人,传闻是来自于烂驼山的人物,受伤逃出了大德郡,这秘籍恐再难找到,亦或是在别地又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谁曾想,这秘籍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刘元的手里?

    这到底是什么人物啊?如此举动,不由得令周向文想起一人——鬼面。

    是的,就是‘鬼面’,简直堪比当初在太清山上,众多帮派势力你争我夺之下,众目睽睽中,一举夺得三千道藏的本事相差不多了。

    而对方不过只是一个开客栈的,客栈里的一个厨子罢了,此时刘元在周向文心里的地位已然被无限拔高,心里暗道辛好,辛好当初做出了与刘元交好的决定。

    此时此刻三个人的心理各有不同,但不过安静了一瞬,就听刘元突然神色一动道:“糟了。”

    “糟了?什么糟了?”周向文上前半步,看着刘元的侧脸问道,他现在越来越重视刘元所说的话了。

    不用想刘元也知道周向文既然让苏巨芒藏身他府邸,二人之间必然关系不浅。

    而苏巨芒的情况,周向文也必然不敢让府门中的那些奇人知道。

    而状况出也就出在这个地方,刘元转身看着周向文凝重的道:“你府里那些人,可曾见过苏少主?”

    “见过……啊……”刚说了两字,周向文瞬间反应过来。

    “你可能保证这些人的绝对忠诚?”刘元再道。

    看周向文脸上的表情,即使对方不答刘元也知道答案了。

    如果说先前不知道苏巨芒的身份,周家小少爷收留了他,以他们周家的地位,还能说的过去。

    现在既然知道了苏巨芒是何人,周向文还敢收留,可就出大事了。

    同样的,如果之前不知道周家府邸收留过苏巨芒,那些士兵给周家一个面子,可能周少爷使些银两,也就表面搜查一下,做做样子就离开了。

    但如果府里那些人通风报信,告诉了搜查人苏巨芒曾在府里住过的消息,那些人便非搜不可了。

    周向文两人也都不是笨人,先前之所以没有想到这一点,只不过是陷入了盲区。

    此刻由刘元这个旁观者说出,周向文顿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杏。

    苏巨芒是想躲避,但也不想给自己徒弟带来祸端,当即站起身来:“我走。”

    周向文刚要说话,刘元已经抢先道:“恩,走的确是要走,但走去哪儿才安全?”

    “来不及了。”苏巨芒眉头一动,他已然听见了门外那些急促的脚步声。

    对苏巨芒没有半分怀疑,刘元当机立断拉住苏巨芒的袖子就道:“走跟我来,咱们翻墙出去。”

    说话间两人已经出了小院,刘元远远的撂下一句:“前面的事情就交给周少爷你应付了……”

    看着两人远去,周向文看了看自己衣服后,长出一口气跨步走了出去。

    不知怎的看见自己师父跟着刘元离开了以后,他完全没有多担忧自己师父,他越发的相信刘元的能力。

    不出多时,周向文便来到了前院,果然如师父所言,没过去太久,一队队的士兵便鱼贯而入,四散开来,将周向文半围在中间。

    只是稍稍有些让周向文诧异的是,怎么杜季也跟着一起来了,站在一众人马前,身边就是位校官。

    “杜少爷,还敢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周向文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朝着杜季抱拳道。

    “周少,过来我告诉你。”说罢杜季把他找来这些人的目的详细说了一遍,周向文不由得在心里苦笑,你这是帮的哪门子倒忙啊。

    当下周向文朝那位校官禀明情况,说那个可疑男子其实十分正常,而且如今也已不在府中了。

    闻言校官倒是也显得十分客气,怎么也得给周家面子,笑呵呵的道:“那就打扰周少爷了,我等也是奉命行事,还得搜查一下您的府邸,找找有无那两个高手。”

    “可。”周向文点点头,显得十分坦然。

    外间闹的动静过大,此时府里的人都走了出来。

    还真叫刘元给算准了,只见人群中有一男子,迟疑着走上前来。

    张口有些弱弱的道:“军爷,我也话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