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五章 也就一拳的事儿

    倒不是裴姑娘的手法或者说用的易容东西有什么问题,毕竟她自己也是易容的,不管怎么蹦跳,用轻功都没出过任何的问题。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时间太短,当时给刘元易容的时候略微仓促了些。

    当然,即使如此,刘元其实也只是脸上脖子处,一些细微的地方出了问题。

    不仔细盯着看压根也发现不了什么,更别说发现刘元的本来面目了。

    但就是因为周向文如今练了武,眼力有所提高,这才注意到了一些。

    觉得好笑,嘴上下意识的便说了一句大男人竟然还化装,脸上掉粉什么的被他看见。

    闻言本来没什么注意的杜季也凝神观察了起来,就这些简单的小细节上,勾起了杜季的好奇,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倒是没有看穿刘元的真面目,也没有联系到当初在三禾楼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买刀人。

    只是心里忍不住好奇甚至是怀疑起来,这个被他带进来的人到底有着什么目的?他现在开始觉得这人有几分处心积虑的意思了。

    除了勾栏青楼之地,哪有大男人涂脂抹粉的,怎么说这人都是他带进来的,万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也有羽任,他可不想把周向文害了。

    不知怎的,杜季想到了最近还躲在大德郡的刺客少庄主甚至吴松,难保不是这些人假扮的,或者也很有可能是别的歹人。

    当下直接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担心,周向文闻言也反应过来,皱了皱眉,想到了之前的门子来通报的情况。

    此人刚来的时候就说自己是什么劳什子故人,后来看此法行不通,进不来之后,又搭着杜季的关系也要进来,现在再配合着他涂脂抹粉的情况来看,的确足够可疑。

    “恩,我会注意的。”周向文微微颔首,眼神定定的看着前方。

    看了一会儿后,周向文发现这人倒真是个有本事的人。

    也不见他如何出手,只不过左右躲避,偶尔打出那么一击,他手底下的那些异人便已经是倒了一地。

    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在那人手底下撑住,如果不算他师父,眼前这位在他府中,已然算是少有的能打的人了。

    当然,他招揽的这些人,也不单单是冲着能不能打去的,凡是能入他府门的,都有那么一两样的‘绝活’,至少是稀奇古怪的。

    若不是有杜季的打岔提醒,周向文可能就打算等前方分出个结果后,便将其招为自己的手下。

    但这会儿嘛,周向文显得谨慎了不少。

    话说完了之后,杜季招呼一声:“行了,你也用不着管我了,你忙着处理这事儿吧。”说着杜季挥了挥手,便朝着府门外走去。

    “好的,就不远送了杜兄。”周向文抱拳说道。

    等杜季走远了之后,周向文再次朝场间看去。

    只见他手底下围上来的那帮子人此时还能站着的已经不多了,虽然刘元下手并不重,但每次都戳中了这些人的‘软肋’,躺在地上痛呼着,一时半会爬将不起。

    “好小子,老夫当真是小看了你。”陈留鹤一摆长袖,眼角微跳怒哼一声说道。

    在想着闹这么一出之前,陈留鹤是断没想到眼前人不是来混饭吃的,而是真有那么一两手。

    不过他陈留鹤也不惧,他便是整个府中上下,那少数几个能打的之一,说到底还是拳头硬才是老大,这也是他能够在这奇才府一呼百应的最主要原因。

    再加上他一直在旁边看着,发现此人也不过是身形灵活一些罢了,本事倒并没有特别夸张。

    至于倒下去的那些人,陈留鹤压根儿没有于意,不过是些乌合之众罢了,如何能与他作比,他自认为自己出手,也能办的到。

    最先倒下去的碎大石两兄弟,歪着嘴角摸着自己受伤的肋骨处,一脸痛苦的爬了起来,颤颤巍巍的走到了陈留鹤身边。

    “鹤兄,你可小心啊,那小子邪门的紧。”也算是难为这个嘴角带血,先前还挨了一锤的兄弟了,此时还有闲功夫替陈留鹤操心呢。

    只可惜陈留鹤仿佛并不领情,冷冰冰的说道:“放心吧,我又不似你俩这般的不中用。”

    得,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两人对视一眼,不尴不尬的默默退到了后边儿,相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陈留鹤在府中向来目中无人,他们也习惯了。

    在那冷面男子没来之前,还要更加跋扈,连在周少爷跟前的红人,整个大德郡的消息头头六爷都不放在眼里。

    说罢陈留鹤也不管这两兄弟在怎么想,走上前来摆开架势,朝刘元招了招手道:“来,打赢我,你就有资格留在奇才府了。”

    “我真的从来没有说过,我想留在你们这奇才府啊。”刘元一脸苦笑的摇了摇头。

    他越想越是纳闷,他好像真的没说过类似的话。

    然而他这话又引起了陈留鹤等人的误会,只见他嘴角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现在才说这求饶的话,晚了!打了我们这么多的弟兄就想跑?没门。”

    “对对,没门。”有人躺在地上惨呼,嘴里还不忘了如此说道。

    满地打着滚,也还在嘴上不住的嚎叫着。

    “对啊,鹤兄给我狠狠的揍他,给我揍的他满地找牙,再像丢死狗一样的丢出去。”

    站在背后的碎大石两兄弟伸手大喊道,仿佛陈留鹤是伸张正义的大英雄一般,希冀着他为他们报仇。

    在满地的嚎叫声,还有那两兄弟的呐喊声中,陈留鹤越发的得意起来,甚而都有些飘飘然了,明明很享受的心理,脸上还在强装镇定。

    仿佛他现在就已经是取代了那冷面男子,在府中的地位一般。

    双手微抬往下轻轻一压,示意他们可以安静下来了,接下来到他出手的时刻了。

    微风拂面,陈留鹤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估计他这辈子都少有此时此刻这般风光的时刻了。

    结果还没等陈留鹤享受完,只听砰的一声,刘元不知何时已经闪身到了近前,一拳便狠狠的揍在了他的脸上。

    砰——

    又是一声响,不过这次却是陈留鹤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的声音。

    刹那间,风停了。

    刘元站在先前陈留鹤站立的位置,甩了甩手,对方太磨叽了,他实在等不及了,这才抢先出手。

    落叶诀用来对付这些人,真是有些欺负他们了啊,刘元摇了摇头心里想到。

    围观的所有人眼睛瞪的铜铃般大,滴溜溜圆,下巴张开到快脱臼了,一脸震惊的看着前方。

    看看那个面貌普通的男子,再看看曲腿躺在地上的陈留鹤,眼睛里含着浓浓的震惊和不解,他们完全没有看清那人的动作。

    正如先前他们和那人对战一模一样,对方身子太灵活,用两个字说就是邪门。

    只见陈留鹤勉强撑起半个身子,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一张脸憋的通红,半是伤的半是羞恼,简直无地自容。

    然而努力了很久也没能成功,最终是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身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其实刘元出手没这么重,陈留鹤也没有受这么重的伤,只不过是他自己把自己气的。

    怒火攻心,又羞又气,直接晕了过去,遭次一次,可能往后行事会低调些了。

    这是咋回事?怎么好端端的一个人,还是府里出了名的高手,就这样被一招就给干掉了呢?

    本来是他们兴师动众的前来包围,想要让这人知难而退,最不济也要给他一个下马威,现在却完全反转了过来。

    “大哥。”还是那碎石两兄弟反应够快,对视一眼后就抢着走上前去,朝刘元一抱拳说道。

    眼神特别的真诚,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多好的几兄弟呢。

    惹得刘元再次苦笑,他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摇了摇头道:“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话音刚落,只听外圈响起一阵啪啪啪的拍手的声音,所有人寻声看去,只见不知何时周小少爷现在圈子外,双眼亮亮的看着那人,一个劲儿的拍手,脸上的神色令人难以咂摸。

    对方的身手,还有刚才的一切,周向文都看在眼里,即使是他这个已经会武功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厉害。

    是个有真本事的人,他是越来越爱这个人才了,十分想要收入府中。

    不过,在这儿之前还要弄清楚一些问题才行。

    “周少爷。”看着周少爷朝里面走来,所有人立即躬身应道,并且朝后面退了几步让开位置。

    抬起右手轻轻摆了摆,周向文开口说道:“好了,你们都散去了吧,我和这位仁兄单独聊聊。”

    “少爷!”大多数人顿时急了,几步走上前来,嘴里有些急迫的喊道。

    “哟?”周少爷闻言转过身来,讶异的看了一圈。

    待看清楚这些人脸上焦急的神色之后,他总算是明白过来,原来这些人在担忧他的安危,不放心他独自一人和如此危险的人待在一起。

    当下忍不住有些好笑:“行了,都散了不用担心我。”说完又白了众人一眼,没好气的道:“就算真要出什么事,就凭你们这些人又有什么用?”

    “恩?你瞧瞧你们这些个鼻青脸肿,连路都走不稳的样子,真是白养你们这么久了,滚滚滚,都给我滚,赶紧从我眼面前消失,回去闭门思过去。”周向文连连挥手道。

    看见周少爷态度坚决,他们也不再坚持了,纷纷你搭着我,我攀着你散去了。

    待所有人都走了之后,小院瞬间清净下来,就连躺在地上还晕着的陈留鹤都被托死狗一样的托走了。

    如今他这一战一输,还是如此没有脸面的输了,他在府里的地位可谓是一落千丈,众人对他的态度大不如前了。

    至少在他晕着的时候是如此,谁都看的出来,将来这府上的新贵必然是那个人了。

    至于他们什么争老大的心思也淡了,谁能想到在冷面男子走了以后,又来了这么一个玩意儿。

    站直了身子,周向文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的眼睛,缓缓说道:“很能打啊。”

    他周向文倒是不怕,首先他也算是练过武的,觉得对方即使是想做什么,他也有自保之力。

    再者,他师父那个大高手就在府内,对方即使再如何厉害还能翻了天去不成,而且他也没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丝毫的敌意,就连刚才的出手他也看出对方是有所留手的。

    “没有没有,是他们太不济事了。”刘元缓缓摇头,说的是实话,可听在周向文耳朵里有些刺耳。

    “嚯,好啊,你这话是说我手底下尽是些酒囊饭袋了哦?”周向文眼一瞪道。

    这不是先前你自己说的吗,刘元心里这般想着,嘴上却说道:“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您误会了。”

    “好了,本少爷也不管你有没有这个意思,来,和本少爷练练手。”说着周少爷原地活动了两下身子,显得有些跃跃欲试。

    之前都是被他师父狠揍,可他师父是何等高手,因此周向文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水平,如今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自然要好好练上一番。

    看着周向文也不二话,说完就要冲上来给自己一拳,刘元赶紧抬手拦住道:“停停停,我是刘元。”看对方没反应,刘元忍不住直接说了出来。

    果然最后一句话起作用了,周向文兀的顿住脚步,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喉咙里堵了个苍蝇一般。刘元?他没听错吧。

    “天下第一客栈,刘元。”刘元怕对方不信又一脸郑重的说了些只有他们两才知道的事情。

    闻言周向文终于认真起来道:“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却说杜季离开了之后,没走出两条街就觉得不对劲起来,越是回忆之前的事情,脑子里越是疑惑。

    而且越想越放心不下,怎么说他和周向文关系都不错,怎么也不能眼看着对方出事啊。

    如今城中又是多事之秋,不行!

    想到这儿,杜季立即快跑几步,找到了正在搜索吴松两人的兵马,将他的怀疑简洁的说了出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