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三章 何苦来哉

    说了一句等着,门子扭头就进了屋,一路上走的也不快,就像他之前心里想的那样,并不把这样的小事放在心上。

    反而有些心事重重的是在琢磨着之前的事情。

    就在那位冷面男子离开了以后,整个周府内这些个三教九流的牛鬼蛇神便坐不住了。

    没了一个远胜他们的厉害人物在上面压着,他们便动了争个新老大出来的心思。

    本来在冷面男子没来之前,他们还没有这样的想法,可现在就像是有人给他们做出了表率一般。

    那位冷面男子的待遇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能独立住一间小院不说,就连周少爷都不会对其大呼小叫的。

    他们浅薄的,理所当然的把这一切都归结于当了老大这件事上,丝毫没有考虑到他们与冷面男子之间有最本质的差距。

    “还是我能认清自己啊……”门子一边想着,一边忍不住低声呢喃,他感觉自己这辈子也没多大的出息了,好好当个看门的人也不错。

    正思索间,门子才突然一愣站住了,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要走到曾经的禁忌之地,那个冷面男子居住的地方了。

    又往回走了些,随便抓住一个头上顶着个葫芦的男子道:“看见少爷往哪儿去了吗?”

    “喏,那里面,还没出来呢。”男子朝那小院一努嘴道。

    说完就不再理会门子,继续琢磨他手里的‘法宝’去了,估摸着就想靠他手里这个破破烂烂的玩意儿给周少爷一个惊喜。

    整个府内还不止他一个,几乎所有的人都在鼓捣自己看家的玩意儿,想着憋出一个狠的。

    还在那屋子里?闻言门子就往屋里走去,结果堪堪走到屋门口,还没等他进去,就见周少爷从里面出来。

    一脸烦躁,没好气的看着门子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啊,哦,门前来了一个人,说是少爷您的故人,让小的来禀报。”门子愣了一瞬后才反应过来说道。

    “故人?什么故人?”周向文嘴里呢喃着,思来想去都没想到什么,跟着便有些不耐烦的一挥手道:“不见不见,让他走。”

    “诶,小的这就去回绝他。”门子说着听话的转身就要离开。

    结果刚走出一步,便被周向文叫住道:“等等,回来。”

    “说说,那位故人长什么模样?”周向文还是有些慎重的问道。

    门子转回身来答应一声,就开始描述起那人的穿着和样貌。

    一番话说完之后,周少爷对这人还是没有丝毫的印象,不由得越加烦躁,道:“行了,你去吧,给那人二钱银子打发他走,如果他要再说什么你拿不准的话,再来问我。”

    领了吩咐的门子快步离去,看着门子走远了之后,周向文继续欢天喜地的去接受他师父的教诲去了。

    放在大德郡二钱银子当真不多,但也不少了,就这么平白无故的一个陌生人,上来就给二钱,也得赞其一声大方。

    当然,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周少爷诸如此类的举动,都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孩子,甚至是个笑话罢了。

    站在门边,刘元闻声望去,待看见来人是谁后,心头咯噔就是一下,不过迅速平静了下来,脸上没有丝毫异常的反应。

    来人一身锦衣华服,整理了一下衣袍衣领,杜季斜眼看了刘元一眼,对方普普通通,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也就并不放在心上。

    “让开一点。”杜季伸手推了刘元一把,自己站到门槛前往里张望了一眼,他有些好奇,怎么今儿门前没站人。

    看了杜季一眼之后,刘元就微微垂下了头,心里直呼侥幸,还好他今天是易容出门。

    刘元用眼角的余光仔细打量过杜季脸上的神情,发现对方是真的没有认出他来,紧绷的神情稍稍放松下来。

    其实说来还是他多虑了,当初在三禾楼上不过是见了一面,而且他还易容了,怎么可能被识破。

    除非杜季具备敏锐的观察力和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但杜季这样的人,怎么都不可能。

    等来等去,这府门前都没有人,杜季不是一个喜欢等候的人,当下抬脚就迈过了门槛,不过还没等他找进去,那门子已经走了出来。

    “哟,杜少爷,稀罕呐。”门子还远远的便拱手招呼道。

    “恩,找你家少爷有事。”杜季微微颔首道。

    “您里边请。”门子说着随便招来廊下的一个人,让其领着杜少爷进去。

    眼看着杜季往里走了,刘元摸了摸自己鼻子也快步跟了上去。

    “诶,你做什么?”门子一个跨步挡在刘元和杜季的中间,把刘元拦住说道。

    “我和杜少爷是一起的。”刘元伸手指着前面的杜季道,闻言门子一脸诧异,看了看刘元又看了看转回头的杜少爷。

    此时趁门子不注意,刘元拼命朝杜季使眼色,也不管有用没用了,总之能混进去了再说。

    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杜季突然一笑,也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或者仅仅是觉得有趣,点了点头道:“恩,是一起来的,让他跟着我吧。”

    “呃,既然杜少您都这样说了,那你进去吧。”说着,门子直接放两人都进了去。看着那人走远了之后,门子摇了摇头:“得,省二钱银子。”

    “谢谢杜公子了。”刘元跟在杜季身边抱拳说道,一脸感激不是做假。

    杜季却是不答话,只是跟着前面那个人往前走着,惹的刘元有些尴尬的笑笑。

    许是听到了身后的谈话,头前领路那人回过头来看了刘元一眼,其貌不扬的并不放在心上,只不过冷哼一声压低了声音说道:“周少爷就是太仁慈了,是人不是人的东西都想进来。”

    说话是真够不客气的,仿佛真怕刘元进来抢了他的饭碗一般。

    不是闹事的时候,刘元只当是没听见,既然杜季不说话,便打量起四周的情况来,他就像是个没见识的乡巴佬一般,东看看西瞅瞅。

    其实是在找机会先溜,他可不想和杜季一同去见周少爷。

    大概走出了两三天小道,好家伙,刘元真是见识到了周向文都是招揽了些什么玩意儿在府里。

    有喷火的走铁丝的,吞宝剑和那胸口碎大石的。

    尤其是那个胸口碎大石的,也不知是不是哪里想不开了,一拳厚的大石板子压在胸口上,一张胖脸憋的通红,死死的咬住牙也不说话,双手抓住石板边缘,从鼻子里闷哼一声。

    完了就见一个拎锤子的大汉,呸呸的朝手心吐了两下唾沫,捏紧了大锤,嘴里啊呀一声,将那锤高高举起,砰的一声就落了下去。

    锤,完好无损,大石板,纹丝不动。

    却见躺在大石板下的那人一张脸由红转青,又由青变黑,噗嗤一声一口鲜血就喷吐在了空中,满口满牙鲜红,脸儿煞白。

    点点红花洒在了石板表面,怎一个惨字了得,刘元不由得摇头啧啧感叹出声:“这都是为了啥啊?”

    他先前还一直以为在周少爷这府上是个什么轻松的活路,没曾想竟还要冒这样的生命危险,得亏他当初没答应来啊。

    “你看不起他们?”前方领路那人穿一身布衣,突然转过头来,眼神不善的盯着刘元道,仿佛对方在说他一般。

    没想到感叹别人,还能无端招来这人的注意,刘元连忙摆手道:“不敢不敢。”

    “谅你也不敢。”那人说着还朝杜少爷笑了笑,才继续往前走去。

    还没走出这条长廊,距离那小院也还有一段距离,突听杜季说道:“你呢,你进来又是为了什么?也想讨碗不劳而获的饭吃?有什么特长奇异之处吗?”

    说完一脸有趣的看着刘元,仿佛是要看刘元的笑话一般。

    但刘元却想多了,看着杜季这莫名的眼神,他心里一动,难不成这纨绔看出什么了?不行,不能再和这纨绔子弟多待了。

    “呵呵,大概吧,也是想进来见识见识。”刘元说着立马又道:“请问茅厕在哪儿?呵呵那个人有三急。”说着还双手拢住裆部,夹紧了双腿。

    “懒驴上磨屎尿多,离开这院右拐直走一小段你应该就能看见了,快去吧。”

    领头那人巴不得赶紧把这人支开,他好巴结巴结杜少爷。

    闻言刘元立即朝茅厕的方向溜去,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杜季看着刘元离去的背影,总觉得有几分熟悉,眼神若有所思。

    不过刚要再深想一下,却被那布衣领头的人嬉皮笑脸的巴结话语给打断了思绪。

    两人边走边聊,不多大一会儿,就见周向文照样是一脸不耐的走了出来。

    每次都正是冷面师父说到关键的时候就有脚步声打断,他迫不得已的走了出来。

    待看清是杜季后,脸上才勉强挂起笑容抱拳拱手道:“杜兄,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将杜少爷带到了之后,那个领路人朝两位招呼一声便火急火燎的离开了,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哈哈,我来自然是有事的。”杜季说着也不废话,紧跟着便道:“还是那买卖刀的事情。”

    “哦,又是这事,如今城内都乱成了这副模样,咱们那位城主大人还有心思理会这件事情?”

    闻言周向文皱了皱眉说道,在知道和刘元有关之后,他已经不想再搅和进这件事里。

    ……

    却说那位叫作陈留鹤的布衣男子,把杜季带到了之后,迅速朝刚才在长廊分别的地方走去。

    那位容貌普普通通的男子,虽然陈留鹤觉得不怎么样,本来也并不放在心上。

    但刚又一想,那人可是被杜家少爷带进府里的,虽然貌似与杜少爷也没多深的交情。

    不过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凭杜少爷与他家少爷之间的关系,难保不会被周少爷留进府里,然后近水楼台先得月,占了他们的位置。

    所以他得先下手为强,给那人一个下马威,让其知难而退,知道这府上也不是那么好待的,从而自行离开。

    赶到地方后四下一望,找到隔壁屋的人问道:“我来问你,刚才那小子人呢?”就听这口气,陈留鹤在府上的地位貌似不低。

    “往那边去了。”那人脑子里思考了下对方说的小子是谁,伸手指了个方向道。

    “你们都随我来,再叫上张龚那几个。”陈留鹤刚要走,想着又顿住了脚步点了几个人道:“走,我边走边说。”

    说话间,一行人就朝着刘元离开的方向赶去。

    结果发现那人竟然不在茅厕,能去哪儿?

    “分头找,找到之后先不急着动,速来告诉我。”

    几句话吩咐下去之后,众人立即散开。

    如此多的人,又是众人熟悉的府邸,没用太多功夫,正在随意溜达的刘元便发现自己被一群人或有意或无意的盯上了。

    最开始也没怎么在意,可能是他一个外人比较显眼吧。

    可后来,他有些愣住了,看着一个接一个的人冒出来,从正前方将他围住了一般,而刚才胸口碎大石的那两个兄弟也在这些人当中。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刘元抬起手来又缓缓放下,长出一口气叹道。

    ……

    在吴松与苏巨芒的战斗告一段落之后,夏玲玲当即下令紧闭城门,全城搜捕这两人,尤其是吴松那老贼不能放过,断手之仇,怎能放过。

    也不过是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大多数的兵马都动了起来,由宁易亲自督促。

    恐怕是要不了太久,这些兵马就要搜寻到周少爷的府邸了。

    不过除此之外,杨审之却在告别了夏城主之后,回了帮派在大德郡的总部。

    却说当日刘莽一路跑了回去,当时他思前想后,要想逃出城去是不可能了,唯有回峰派还能暂且躲避。

    当然他也没有傻到将事情一五一十的都交代出来,不过是撒谎说了别的,暂时糊弄过去。

    当时门派中人只是让他在这儿暂且待着,也没告诉他下一步该怎么办,这一待就待到了现在,而他仿佛就像是被遗忘了一般。

    不过他也乐的清净,在这里有吃有喝,又不用担心被抓还不需要出卖兄弟,他自然开心。

    直到门外响起一阵动静,杨审之推开了刘莽所在的院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