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二章 到头来不过一场空

    可能谁也没有想到,刘元什么事都放下了,先跑到二楼屋子里忙活起来,例如,徐明这会儿就不知道刘元在干嘛呢。

    当然他也没功夫去理会刘元做些什么,徐明这会儿坐在大堂里在想着自己的事情。

    诚如他所说,由于他们夫妇两是江湖高手榜上排第七的存在,所以夏玲玲这位大德郡新的城主大人,不会那他两怎么样,反而还会极尽笼络之能事。

    不过凡是有利就有弊,虽然他和自己妻子依旧可以在城里安安稳稳的开这个客栈,甚至表面上看去没有任何区别。

    但这也仅仅是表面上,无论是他还是她都知道,平静的日子已然一去不复返了。

    如今乱世之中,将来如果大德郡有能用的上他们夫妻两的事情,他两便无法再置身事外。

    想到这儿,徐明摇了摇头,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至少暂时看来,还没有什么是需要用到他的。

    日子且过上走吧,如今在外漂泊的妻子也回了来,正该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时候。

    想罢,徐明双掌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就往后院走去。

    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再去告诉少庄主秘籍的事情,或者那位少主自己就会来寻他。

    其实徐明的心里还希望着苏巨芒能报仇成功,将吴松那老贼力毙于剑下。

    至于那个暗号的事情,暂时先咽到肚子里去吧。

    现在细细想来,当时的他还是有些鲁莽了,虽然是为了说服苏巨芒,但保不齐附近还有些有心人,比如,他也没想到今天刘元会听进去,并且记在了心上。

    想到刘元刚才在桌下便小心翼翼又好奇的模样,当下徐明摇了摇头不由得哑然失笑。

    推开门走到后院,徐明正看见虫虫与自己夫人站在院中,前者跟着后者有模有样的扎着马步,每一次出拳时,小嘴里还啊啊的吼着。

    攥着小拳头,一张粉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认真,身后的刘窜风嘴里嚼着草料,一双眼笑眯了,弯成月牙。

    三两步走到自己儿子身后,徐明满脸高兴的看了看儿子后又看着叶凝逍道:“怎么知道改变注意,愿意让咱们儿子学武了?”

    闻言叶凝逍却是白了自己丈夫一眼,不咸不淡的道:“如今世道变了,不练就一身本领,大丈夫将来何以安身立命,虫虫他又靠什么自保?”

    “哈哈,凝逍你能想通可是太好了。”徐明拍手乐道。

    虫虫一双眼灵动的转起来,看看爹娘,挺胸抬头像个小大人似的颔首说道:“虫虫习武有成,将来还要保护爹爹和娘亲呢。”

    “乖。”徐明揉了揉虫虫的后脑勺,嘴角止不住笑意又道:“爹娘哪里需要你保护,能保护好自己就不错了。”

    大概在几年以前,那个时候叶凝逍还未离开,徐明便提过让虫虫习武的事情,只不过叶凝逍说什么都不同意。

    就像那件事情一样,两人各执一词,争论了好些天,不过最后的结果是反正虫虫还没到习武的最佳年纪,可以先放放,等后面再说。

    习武可不是年纪越小越好的,具备一定的身体基础是最好,否则稍不注意就会伤筋动骨,留下后遗症。

    可以先从幼时开始打熬体魄,这事叶凝逍倒是没拒绝,不习武可以,但也想自己孩子有个健康的身体不是。

    长到现在,虫虫的身体算不错了,但是既然同意了虫虫习武,两人的分歧又来了。

    只听徐明出声道:“既然要习武,虫虫当然是要跟着我这个当爹的学枪了。”

    “学拳有哪里不好吗?”叶凝逍闻言眼神一寒,颇为犀利的盯着徐明凶巴巴的道。

    仿佛下一刻徐明只要说出个一二三来,叶凝逍就要和他手底下见真章了,看看到底是她的拳厉害还是徐明的枪厉害。

    “呵呵,都好都学。”徐明顿时福至心灵,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说罢徐明立即转移话题,蹲下身来捏了捏虫虫的脸蛋,贴着虫虫耳边道:“两个都学,等将来你学成了告诉父亲,哪个更强,好不好?”

    虫虫不言语,只重重的点了点头。

    ……

    这间屋子就在裴姑娘屋子的隔壁,此时刘元趴在地上伸手咚咚咚的敲击着地板,声音传开惹的她十分好奇。

    将耳朵贴在墙边听了会儿动静,裴姑娘皱了皱眉。

    且不管裴姑娘如何好奇,刘元没想到自己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竟然真发现了些什么。

    这里是整个屋子里靠门左边的位置,敲击的声音明显与旁的不同,刘元眼神一动,五指张开成爪,运力小心翼翼的抓了下去,犹如刀切豆腐一般,右手一点点的插了下去,十分顺利。

    感觉差不多到位置了之后,刘元五指握紧一勾一用力,便彻底将这块给抓了起来。

    入眼所见并不是一个空洞,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个小木盒子。

    还好是刘元他刚才足够的小心,并没有损伤到里面的东西。

    他此时有一种极其强烈的预感,这小木盒子里的东西便是他一直要找的那个。

    伸手将其从坑洞里取了出来,吹掉盒子表面上的木屑。

    先是拿在手里细细打量起这木盒的材质,应该是河间道的上等小原木。

    只盒子便如此精贵,里面的东西必不一般,刘元双手用力,缓缓将木盖给揭开。

    当刘元揭开木盒盖子的一瞬间,他清晰的感觉到了吊坠震动了一下。

    而木盒子里的是一叠薄薄的纸,刘元一把全取了出来,数了一遍,不多不少一共有十张,上面详细的记录着剑阙山庄破星十六剑的最后一式剑法。

    “真的是这个,真的还藏在屋子里。”刘元一时间不敢相信的呢喃着。

    大内总管吴松等人打生打死就为了夺取的东西,竟然就这样被他得到手了?

    由自不敢相信的,刘元翻动手里的纸张,每一页都细细看去,没有发现任何的破绽。

    走去门边听了下屋外的动静,没有什么异常,刘元将木盒子放到一边,那秘籍揣进了怀里,伸手点开了手心里的吊坠。

    果然依旧是那个试炼任务在闪着红光,点开只见并不是说任务完成,而竟然是有了新的提示。

    新的提示依旧是简单的四个字——物归原主。

    “玩呢你?!!”就这么简单的四个字直接让刘元看傻了眼,一怒之下恨不得将吊坠给摔在地上。

    物归原主?归啥原主,这是让他再给那姓蒋的送回去?

    他觉得只要是脑子没有坏掉,都不可能想出如此离奇的东西。

    大概几个眨眼的时间过后,刘元总算是稍稍有些冷静了下来,物归原主应该指的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让他将其还给剑阙山庄?

    当刘元想到这儿的瞬间,脑海里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女声道:“玩家的脑子还不算特别笨。”

    “……”刘元一时无言,他总算知道这任务的五星难度是难在哪儿了。

    不对,刘元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他发现吊坠的任务是会变动的,每个时间节点上,发生的事情不同,任务的提示也会不同。

    如果他没有于大德郡内找到秘籍,如果他从别人手里得到,这个任务的提示是否会又有变动?

    细细回顾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刘元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接近事情的真相,如此想来,刘元竟有些不寒而栗起来,自己的每一步仿佛都被吊坠算准了一般。

    游戏,真的只是一个游戏吗,这个吊坠未免也太过可怕了一些。

    起先刘元只是得到了这个吊坠带给他的好处或者说便利,心里喜悦之下没有多想什么。

    并且像他这样天生绝脉的废人,如果没有吊坠,这辈子可能都没有机会为三叔报仇,更别说找到自己父亲。

    但现在,他头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越陷越深,头一次产生了将来一定要想办法摆脱吊坠的想法。

    不过刚刚想到这儿,刘元顿时打住,想法戛然而止,不敢再深想下去。

    他打算出门去打听打听那位少庄主的动静,到底是还在城中还是逃出了城外,亦或是与吴松同归于尽了?总之千万不要是最后这个才好。

    临走之前,刘元走到隔壁屋敲响了裴姑娘的房门。

    “怎么,有事?”裴姑娘站在门口望着刘元问道。

    “嘿嘿,帮个小忙,很小的那种。”刘元脸上带着点讨好的笑容说道,说着还伸出两个手指比划了一下,示意真的是很小的事情。

    “哟,稀罕呐,什么事能难倒您啊。”裴姑娘嘴角微翘不无调侃的道,说着也还是侧身让过:“进来说吧。”

    进了屋后,刘元自顾自的在桌边坐下,双手搁在桌上望着裴姑娘现在这张男人的脸庞道:“你的易容术也在我脸上使使。”

    如今城中接连发生大事,好不热闹,他既然要出门去调查那位少庄主的事情,就难保不会被一些曾经在酒楼里见过他的人认出来。

    甚至还更有可能的是就碰到了那位城主大人,还是改头换面比较方便他行事。

    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刘元的事情就已经够他忙的焦头烂额了,‘鬼面’的事可别再添什么乱子了,所以这不就想到了裴姑娘。

    “哦?你这张脸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闻言裴姑娘十分好奇的看着他的脸说道,说罢还上上下下的将其从头至尾打量了一遍。

    “谁见不得人,你才见不得人。”刘元说着在心头暗想,自己另外一个身份若是被裴姑娘知道了,还不知她要多惊讶呢。

    “行行行,本姑娘见不得人,至于易容的事情,您自己看着办吧,本姑娘不伺候。”

    说完裴姑娘眨了眨眼,端起桌上的茶杯小口小口的抿着,望着刘元脸上僵硬的神情,心里憋着笑呢。

    之后进行了长达一柱香时间的软磨硬泡,裴姑娘才终于松口了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

    “唔,暂时还没想好,等想到了再告诉你。”裴姑娘思考了一瞬后摇了摇头道。

    “行,只要不违背原则,我都答应你。”刘元一口答应下来。

    此时此刻的他绝对没有想到,等将来在裴姑娘说出那个条件时,他是多么的纠结痛苦和难受。

    要说别人是此道高手呢,当刘元再次出现在客栈门口时已然换了一张脸一般,保管连晴川客栈里的人都认不出。

    说来也没有花去太多的时间,不过是细微的改动了一下。

    走出了葫同巷后,刘元直往周少爷在城中的那处府邸而去。

    这是刘元在先前就想好了的,如果真的要靠他去一个个的问太慢。

    类似于这样的事情,说到底还是周少爷手底下养的那帮人,处理起来要得心应手的多。

    至于那处宅院的地址,在先前周小少爷想招揽他入府的时候就告诉过他了。

    当然走去那宅院的路上刘元也没闲着,从一些老百姓的嘴里知道了个大概的情况。

    并没有出现什么同归于尽的情况,最终的结果是那两人都消失了。

    其实是众说纷纭,有些事情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到最后就变味了,这消息是刘元从众多的消息里总结出来的。

    不由得在心里感慨起来,即使是身受重伤还能与重重包围中逃脱,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

    他又想到那位在江湖十大高手榜上排第三的楚牧,该是何样了得,当时只不过是远远的观望,再加上见识浅薄,不能尽知。

    现在回想起来,他那位一生都嘻嘻哈哈吊儿郎当的三叔,哪是凡人。

    思绪飘的有些远了,不知不觉间刘元已经走到了那处府门。

    “劳烦通报你家周公子一声,就说是故人来访。”刘元对门子谦和的说道。

    闻言门子不屑的撇了撇嘴道:“等着。”说完扭身进了里屋。

    什么故人,不过是听说他家周公子的名头,又一个想来混吃混喝的‘奇人异士’罢了。

    这些年来他没少见这样的人,像是说故人的都太普通了,还有说是周公子远房亲戚,大罗金仙转世,菩萨下凡普渡众生的等等,不一而足。

    也没在意门子的看法,刘元就静静的站在门口。

    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稍稍侧身看去,心头兀的一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