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一章 一代传承

    闻言,刘元忍不住眨了眨眼,他不得不承认老徐这句话说的何其正确,紧跟着便听站在一旁的女子道:“怎么,你很强吗?”

    说话间叶凝逍双目看着徐明,仿佛下一刻就要动手与自己丈夫切磋一番。

    惹的徐明讪笑两声,也不说话。

    此时刘元才想起眼前这位可不是寻常女子,能榜上排在第七可有她一份功劳,当下朝其拱手笑道:“嫂子好。”

    明逍夫妇,虽‘明’在前,可如今看来竟是‘逍’还要厉害些。

    “之前的事情,谢谢了。”叶凝逍对刘元充满诚意的笑了笑,笑容看上去让整个人都显得明媚了不少。

    “嫂子客气了,互助而已。”刘元当然知道叶凝逍这句谢谢是指的什么,但他并不倨傲,微微欠身说道。

    “你们聊,我把虫虫带去后院。”说着也不待两人再说什么,叶凝逍揉揉虫虫的后脑勺,便跟着她乖乖的向里面走去。

    两人走了之后,大堂再次安静下来,刘元走去桌前的板凳上坐下,思虑着在想该从哪里问起。

    想来想去,还是又去将客栈的大门给关上了之后才再坐了回来。

    道:“城主大人为何这么轻易的放过老徐你了?总要有个原因吧。”实力强,应该只是一点而已。

    “那姓蒋的已经走了,秘籍眼看着是不可能得手,咱们这位城主大人又不傻,自是只能抓住眼前的利益。”徐明也不藏着捏着直接说道:“她大德郡如今自立,郡中竟有个榜上第七的高手,自然是要尽心笼络了。”

    听完,刘元仔细想想,此事若换做是他,定然也是如此选择,倒是可以理解。

    话匣子一旦打开,刘元也不再纠结,紧跟着又问道:“那,那秘籍去哪儿了?”

    “哦,刘兄弟你也对这秘籍感兴趣?”徐明诧异一声,接着又打趣道:“这可不是什么绝世名菜的食谱啊。”

    “呃,老徐你说笑了。”刘元一时语塞有些尴尬,想想他这段时间窝在客栈里还以为能够瞒天过海。

    现在想想以老徐的本事,恐早就发现他的不正常了,最关键的是这么大一个高手就摆在眼前,他竟一点没看出来。

    看刘元吃瘪,徐明一时间觉得颇有意思,这些天里对方翻云覆雨,不过短短时日就将小小一间客栈给盘活了,盘成了如今这样的知名客栈。

    “哈哈,好了不逗乐了。”老徐一摆手又说道:“我既然答应了那位少庄主,自然也不会放过秘籍的事情,不过那姓蒋的说,那秘籍并不在他的身上。”

    “不在?”刘元豁然一惊,跟着便是低声呢喃:“不在,竟然不在,怎会不在?”

    从那年轻人身上得到的秘籍是假的,如今也不再那姓蒋的身上,那这秘籍在哪儿?

    “那老徐你可曾问过他,这秘籍在哪儿?”刘元不死心道。

    “问了,不过对方只是摇摇头,最后估计是为了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又说了一句,那秘籍还在城中。”徐明回答道。

    这个结果也在他的预料之中,而且他既还有所求,也不能逼迫太深。

    得到这么一个消息也就够了,也算是能够对那位少庄主有所交代。

    至于少庄主能不能从重重包围中脱身而出,他丝毫没有担心过。

    若是这点本事都没有,这点困难都无法解决,他又凭什么复兴剑阙山庄。

    “没出城?”刘元讶异一声,待看见徐明点了点头之后,他总算是稍稍放下心来。

    还好,如果那秘籍还在城里的话,还不算最坏的情况,至少他还有希望不是。

    “怎的,真有兴趣?”徐明微笑问道。

    “哈哈,好奇好奇,只是好奇。”刘元随口敷衍着,却惹来徐明一阵意味深长的眼神,明显不信呐。

    跟着又说道:“你如果真有什么想法,可得赶快了,吴松和那位少庄主可不会轻易放手,想从这两人手里虎口夺食,不是易事。”

    “他两还能活着留在城里?”刘元想想当时看到的情况,那吴松已经重伤成那般模样了,还能有好?

    且不说附近还有那么多士兵包围着,其能不能度过少庄主那一关都还两说,所以刘元之前是一点没放在心上。

    闻言徐明也只是摇了摇头,点着刘元道:“你这是小觑天下英雄了啊。”既然徐明都这样说了,刘元心里也不由得提高了警惕。

    几句话谈完,两人之间再次陷入了沉默,刘元心里在思考那句暗号的问题,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思来想去,还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刘元索杏装作好奇的模样直接问道:“老徐你之前嘴上说的那什么乌木碑,红枫谷啥的,是在说的什么?”

    闻言徐明本来在提壶的手一愣,神色间都僵住了,轻轻的将壶放下,头一次颇为正色的看着刘元道:“既是闯荡江湖,刘兄弟难道不懂得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吗。”

    “抱歉,是我冒昧了。”刘元微微垂首说道,实在是心里太急没能想到一个万全的办法。

    毕竟事涉自己父亲,而且他也不能直说,可能知道这神秘暗号的人,一共就那么几人。

    只要自己一开口说和自己父亲有关,对方恐怕就能猜到是谁,还不知老徐对他爹具体是个什么态度,所以他不敢冒这个险呐。

    ……

    却说在苏巨芒离开宅院之后,周少爷到底是按耐不住心头的好奇,虽然紧跟着出了门之后,就没了他冷面师父的身影。

    但他凭着心里的直觉,顺着一个地方走了下去,没过去太久,当城里热闹起来之后,他自然而然的就知道了地方。

    即使离的比较远,他也算是见识到了他师父真正的实力,听旁人说那个一身太监服的是大内第一高手,了不得啊。

    看着别人战斗的威势,周小少爷一颗心跳的砰砰的,他期待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能有这一天。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前方包围着的士兵,远远的散去。

    听从前面那些老百姓嘴里传来的消息说,好像是那两人已经分出了胜负,却是消失不见了。

    没了士兵的阻拦,老百姓们顿时一窝蜂的冲了上去打算找个热闹。

    而周小少爷没去,他心里有些怅然,慢慢的往府门走去,一路上脑子里都在琢磨之前冷面师父教过他的那几招拳法。

    既然师父都有如此本事,他怎也不能堕了师父的威名,即使是一点普通的拳法,他周向文也要练出一点名头来。

    三两步跨进了府门,周小少爷显得有些忧郁,脸色上有些惆怅。

    门前的几个门子一看周小少爷这个脸色不对,顿时也哑巴了,不敢再多说些什么,远远的退开到了一边,只是压低了声音招呼一声。

    同样的,周少爷抬头稍稍看了一眼道:“我走了之后,宅子里有什么发生吗?”

    “没有。”那门子立即摇头如拨浪鼓,不敢再多说一句,其实宅子里真还有些事情发生。

    就是在得知那位冷面男子走了之后,宅子里还留下的部分人便有些不安分了,吵吵闹闹的也不知在闹个什么名堂。

    “恩。”周小少爷微微颔首,踏步又走了进去。

    看着周少爷的背影远去了后,那门子才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希望不要闹的太大吧。

    进了屋子里后,一路上遇到的那些三教九流杂七杂八的人,周少爷看的一阵心烦意乱,养了如此多的人,愣是没有一个起到作用的。

    说到底他还是称得上一句养客三千,偏偏感觉不到这些人的作用。

    如今大德郡自立,他们周家的位置相当尴尬,别看他一天吊儿郎当像是个纨绔子弟,其实心里着急着呢。

    然而,就连他养了这么多人的行为,放在整个大德郡那也是个笑话一样,没人会真的以为他这样做有什么用。

    罢了,没用,也就只能靠自己了,一路上周少爷的心思转了无数,甚至都没注意到那些手下人的异样。

    就这般没头没脑的走到了屋子尽头,竟也没有走回自己屋子,不知怎的,下意识的就走到了那处小院子。

    他冷面师父待的那处小院,院子还是那个院子,没有什么变化。

    哒哒的脚步声在院中响起,周小少爷突然定定的站住,深呼吸一口后便气定神闲起来,脑子里不断浮现先前教导过的拳法,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

    霎时间全身都动了起来,一拳一脚都有模有样,整个院子里虎虎生风。

    却不知何时中间那小屋的门开了一丝,从门缝里透出一缕目光。

    正全情投入的周向文没有丝毫察觉,只是全身的动作越来越快。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冷面师父离开前所教导过的拳法便全部演练完毕。

    一种晦涩凝滞的感觉突然盈满心头,周少爷皱了皱眉,砰——

    一声炸响,他也不知怎的一拳就挥了出去,仿佛脑子里的某根弦崩断了,或者是体内的关节被打通。

    一拳出过,他双手之间越来越顺畅,直至完全打完,周向文收势而立。

    突的,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进来吧。”

    霍然转过头去,看着门边的方向,周向文双目大睁,目露惊诧的眼神,实在是没想到,跟见了鬼似的。

    不,即使是见了鬼也没有他现在心情这般复杂。

    当然,不管心里再如何想,周向文嘴角笑的跟朵花一样的,屁颠屁颠的就推门走了进去,反手将门给关的严严实实。

    看着正前方盘腿坐在床板上的冷面师父,身边还放着那个宽大的木匣,乐道:“师父。”说罢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他没有问师父怎么又回来了,也没有去想这样一个大德郡城主大人,那位母老虎一般的夏小姐的敌人,躲在他这儿会有什么后果,这个时候他的眼里只有师父。

    有些奇怪的是,原先只要他一喊师父,对方定然会冷冷的看着他,驳斥他,今天竟然是什么也没说。

    待周向文一礼到底过后,苏巨芒才开口道:“接下来的话,你可听清楚了,好生考虑。”

    “恩。”难得对方有如此郑重的时候,周向文也格外严肃的点了点头。

    结果冷面师父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喜出望外,只听苏巨芒道:“你可愿拜我为师?”

    刚要有所回答,苏巨芒又道:“不用急着答应,你听我继续说完。”

    “我乃剑阙山庄少主苏巨芒,如今山庄虽不存在,但若为我弟子,必当以复兴山庄为己任,此其一。”

    “你们大德郡的甲士在四处搜索我的行踪,虽然我与你们城主没仇不像是那位大内总管吴松要杀一杀百的,可也不想被他们找到,你得帮我隐瞒下去,此其二。”

    在这周府里住了这么多天,还托别人帮其打探消息,苏巨芒自然知道周向文的身份,若是有此人帮助,想来顺利瞒过去的希望将大大增加。

    “若是你能接受并答应这两个条件,我便收你为弟子,此事不易,虽然时间紧迫,但也容你半个时辰考虑。”

    谁知苏巨芒的话音刚落,就听周向文轻呼一声:“不用考虑了。”说罢一揖到底,跟着直接双膝跪地,一撩身前袍子道:“徒儿周向文见过师父。”头深深的埋了下去。

    “你不后悔?”

    “不后悔。”周向文抬起头来看着他,郑重的点了点头道,一脸真诚。

    “好!”闻言苏巨芒双目一亮,竟十分罕见的笑了起来。

    之前他曾在心里念叨过,周向文悟杏还行,只可惜习武的时间晚了。

    现在他有了新的看法,周向文习武的时间依旧晚了,但悟杏不是还行,而是极高!

    ……

    从徐明这得到了消息之后,刘元着手开始打算起那秘籍的事情。

    至于乌木碑的事情还得从长计议,想一个更加稳妥的办法才是。

    既然那秘籍还在大德郡内,一时间也没有一个确定的地方,刘元索杏噔噔噔的踏上楼梯,就从那两人居住的地方找起吧。

    径直推门走到了蒋枭云屋中,环视一圈,跟着把所有的东西都挪开找了一遍,查无所获。

    之后刘元又趴在地上翻找起来,双手四处寻摸,咚咚咚的声音响起,空心的?刘元心头一动,是个暗洞……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