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章 走了

    说走就走,两人一路上不做任何耽搁。

    但凡是有想要拦住蒋枭云的甲士,要不是速度完全赶不上,只能跟在屁股后面吃灰,要不就是力量薄弱,还没等近身就被掀飞了,完全无济于事。

    早早的宁易便接到了夏玲玲的指示,然后准确的传达了下去,交给了每个兵种的首领,并且挨个通知到了小队长。

    可即使如此,当包围圈不断移动的时候,仍旧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破绽,最终还是让蒋枭云给跑掉了。

    当夏玲玲从宁易口中得知这个消息时,表现的并不如何意外,实是在她的意料之中。

    当然,即使超出预料,她面上也会是现在这般淡然,开口说道:“可有按我的吩咐,提前将城门紧闭。”

    “是,四大城门早已关闭。”宁易躬身应道。

    “好,既然追不上就不要追了,无端的损失能避免就避免,还是按计划来,着令城门兵给我严防死守。”夏玲玲眼神中透露出果决,直接开口说道。

    听夏玲玲说完,宁易又迅速快步前去督战,望着其离去的背影,夏玲玲眯缝着双目,被吴松一掌捏断了的指骨,在她内力持续不断的治疗下,现在终于恢复了些,至少是能简单的活动了。

    不过仅仅是如此的话,对于前方的战斗来说,依然起不到什么作用。

    驱散了身边的护卫,只留下杨审之与她两人时,夏玲玲轻声说道:“那刘莽现在果真还在你那儿?”

    “啊,是,也不是在我那儿,刘莽现在同样是我回峰派的一名弟子。”还在出神的杨审之被夏玲玲拉回思绪回答道。

    “哦?既是你回峰派的弟子,你们会将那人交给我来处置?”夏玲玲略有些诧异的说道。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我回峰派传承这么多年,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杨审之笑笑摇了摇头。

    闻言夏玲玲扭过头来,眼神不善的看着杨审之道:“你耍我?!”

    “岂敢。”杨审之坐在马上一抱拳道:“审之事先所言绝无虚假,虽然不能交给小姐你处置,但可以代为帮你问问情情况。”

    “不知小姐你想从我门派下,这名小小弟子的身上知道些什么?”杨审之看着夏玲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十分温柔和煦,然而落在夏玲玲眼里怎么都像是一只狐狸。

    “你还想套我的话?”夏玲玲甚至是有些气愤的说道。

    “哪里,这不是审之知道了小姐你想知道什么,才能更好的帮助你不是?”杨审之一脸我是为你考虑的模样。

    这句话说完,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过去了相当长的时间,夏玲玲都没言语,就在杨审之都以为是不是自己逼的太过时,只听夏玲玲说道:“也好,便告诉你,你帮我问问他,当日买刀的那人是谁在哪。”

    “哈哈,小姐莫不是怀疑我们回峰派的人都是傻子?还是看不起我等?”杨审之的这句话让夏玲玲好一阵疑惑,还不等她问出口,杨审之又道:“这些日子里,小姐你要找一个买刀的人,已然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还需要多言吗?”

    “审之要的是,小姐你找的这人的身份,或者是这把刀又有何奇特之处?”语罢杨审之微微颔首。

    “胃口不小。”夏玲玲没再动怒,只是简单的说着。

    不过这次倒是没有沉默太久,想想双方之间多次合作,甚至要长久合作下去的关系,夏玲玲直接说道:“鬼面,买刀的那个人极有可能便是鬼面。”

    当真是一语惊人,杨审之好一会儿都没能反应过来,瞪着一双大眼看着夏玲玲,眨了眨眼道:“鬼面?你确定你说的是通缉榜上的那个鬼面?”

    “是通缉榜上的那个鬼面,但至于那个买刀的人是不是鬼面,还要经过最后的确定。”夏玲玲说话间显得有些慎重。

    “好。我会尽力。”杨审之点了点头,这位‘鬼面’已经引起了江湖上很多人的注意。

    且不说被他带走的三千道藏,就是他那些神秘的武功心法,便足够惹人好奇,甚至之前有人曾怀疑过鬼面是从烂驮山里出来的弟子。

    现在既然有了鬼面的线索,杨审之无论是为了什么,都会尽力去调查清楚

    招呼也不打一声的,刘元就走了,裴姑娘愣了一瞬赶紧跟了上去,两个人一前一后,穿街绕巷的速度不可谓不快。

    但就是如此,刘元也还是差了老徐和姓蒋的两人很长一段距离,大概一两柱香的时间之后,他略微有些气喘的在一条街前停下。

    再往前便是城门了,只可惜现在那巨大的城门紧闭,城前列队一百余人,人人手持凌厉的长枪,摆了一个枪阵。

    不仅如此,城墙之上一个个的弓箭手也已然张弓搭箭,森寒的箭头瞄准了下方二人,欲将蒋枭云两人拦截在此。

    奔行至此,已然只有这一条路可走,而且城门关闭,早就在两人事先的预料之中。

    当下二人相视一眼,低语一句后同时点了点头,只见徐明右手横枪而立,枪杆紧贴着胳膊,双脚一跺便飞了上去。

    只一个横扫千军,凌厉的风势便刮了过去,白蓝色的光芒一闪,砰砰的声音接连响起,一百余人手中的枪头断了一地,眼神惊骇纷纷止不住的朝后退去。

    “走。”徐明一枪出并不后退,张口便道。

    枪尖儿顺势在地上一点,整个人继续凌空朝城头飞去,动作之流畅,怎一个飘逸潇洒了得,蒋枭云紧随而上。

    没有半分犹豫,只听城头上一声令下,密密麻麻的箭雨便狂泼而下,两人各显其能,一根根锋芒毕露的箭矢完全破不了蒋枭云的防。

    至于徐明,其人掌中一杆长枪飞舞在身前化作两个白亮的圆圈,水泼不进。

    哒哒两声,两人一前一后的落在了城头上。城头上顿时响起了一阵惊呼,实是未曾想到这两人如此悍勇。

    众人稍显慌乱后,立即形成包围圈,将两人围在中央,却迟迟不前,只不过持刀将他们看着。

    也不知身后是谁吼了一嗓子,霎时间所有人一窝蜂的就扑了上去,也不要命了,一个接一个的叠罗汉一般压了上去。

    反正即使是抽刀子上,也于是无补,干脆动作快些用身子压上去,说不准还能将这两人拦住。

    然而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也不见两人如何动作,只不过是左闪右躲,再时不时的挥上一两拳,眨眼之间便像泥鳅一般滑了出去,两人脚尖在城垛上一点便跃下城头,直直的飘了出去。

    待到徐明两人都落下城头跑出好一段距离之后,城头上的一些人还茫茫然的在往里扑,一个接一个的叠了好大一摞,死死的往里压。

    直到第一个趴在城头上往下看的人发现了什么后,大吼一声,那些人才慌了神的反应过来。

    然而此时的蒋枭云两人早已是远离了城头,跑在徐明身侧,蒋枭云问道:“兄弟,你说的接应在哪儿呢,咱们如今已经跑出城了都还没看见?”

    “要是连个马也没有,咱们就靠着轻功,恐是跑不了多久。”说着还有些担心的回首望了一眼,只见那城门在缓缓开启,那些人果然不愿轻易放弃啊。

    “呵呵,就在前边儿了。”徐明目不斜视的淡淡说道。

    这句话刚刚说完,也不过是盏查的功夫,只见前方山坡的转角处立着一位并不算高的女子,一手牵马一手牵娃站在那儿。

    “原来接应的人是徐兄妻子,现在夫妇两可是齐了。”虽然从未见过,但蒋枭云只是稍稍一想也知道了那人是谁,不过心里却在奇怪,怎的只有一匹马?

    候在街口,望着不远处的城门,刘元皱着眉头一筹莫展。

    “诶,你跑什么呢,这么急?”裴姑娘走上前来,一拍刘元的肩膀好奇道,同时也看见了前方紧闭的城门。

    “追人啊,他两倒是出去了,我怎么出去。”刘元满脸苦涩,头也不回的说道。

    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人,好不威风的一路横推就上了城头,落了满地的枪头在述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听到刘元的喃喃自语,裴姑娘一脸好笑的道:“咋的,你也想出去,恐是办不到了。”

    办不到也得办到,刘元不甘心,也不离开,直接靠在墙边等了起来,他就不信等不到一个机会。

    既然刘元不走,裴姑娘索杏无事也在这儿候着。也许是老天开眼,或是听到了刘元的心声,也没过多久,就看见几个士兵下了城头从里徐徐将城门打了开来。

    “开了,竟然真的又开了。”刘元眼神一亮,不料裴姑娘朝他泼了一瓢冷水道:“说的这城门开了你就能出去了一样。”

    “”好像真如裴姑娘所说的那般,城门虽然开了,但附近又没什么遮挡,刘元一个大活人如何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出去?

    而且就像是在配合裴姑娘所说的话一般,紧跟着一队队的人马便赶到,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兵,全数拥在了门口,马蹄嘚嘚的就跑了出去。

    “看来咱们这位城主大人,是无论如何也不打算放过那人了啊。”裴姑娘不无感慨的说道。

    原地小范围的来回踱步,然而刘元绞尽脑汁也没想到好的办法,气的一拳就锤在了墙上,那个任务先不说,事涉自己父亲,他不能不急。

    背着双手,埋着头来来回回的走着,这会的刘元就像个小老头一般,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刘元的脑子飞速运转,急的额头上都泌了一层汗珠,突的,裴姑娘猛的一拍刘元肩膀。

    “作甚?”刘元抬起头来,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道。

    “你快看那边。”裴姑娘当下也顾不得刘元的口气和眼神,抬手一指前方说道。

    顺着裴姑娘手指方向看去,刘元豁然瞪大了双目。

    只见老徐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双腿磕紧了马腹,双手扶着骑在他脖子上的虫虫,身前坐着一个姿容普通的女子在拉着缰绳。

    如此也就算了,偏生他们一家三口走在最前边儿,身后却是跟着一大片骑兵慢慢的坠在他们身后,仿佛他们是这大德郡的将军一般。

    “这就,这就回来了?”刘元难以置信的呢喃着。

    虽然没有看见那个蒋怪人,但只要老徐还在就行,这会儿刘元的脑子里就全是先前老徐口中的那句暗号,乌木碑,红枫谷。

    当初他爹拿着的那块碑,他虽然不知道代表了什么,甚至没有看清楚上面所记载的东西,但的的确确是乌木质地。

    当然也不一定这碑就和老徐口中所述说的是一回事,但他爹的确是看了这碑之后,才接了元御阁任务离开的,至今没有消息。

    但凡是一丝一缕的线索,刘元都不打算放弃,此刻既然老徐又回来了,自是再好不过。

    两人躲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老徐一家三口骑马离开,宁易就骑马陪在一旁,身后跟着的士兵少了不少,在众人走远了之后,刘元立即拉着裴姑娘跟了上去。

    一路上都没有被发现,直到看着老徐一家三口进了城主府。

    府门外,刘元满脸疑惑的看着裴姑娘道:“这算是怎么回事,这就成了城主大人的座上宾了?”

    很显然,裴姑娘并不能解答刘元的这个疑惑,两人就这般在府门外等啊等的,直等了足足一个时辰,才终于看到老徐三人再次出府。

    远远的看去,发现几人都毫发无损,放跑了城主一力想抓的那姓蒋的,老徐就一点事没有?

    看几人离去的方向竟还是葫同巷的那间客栈,怎的,难不成还能留在郡城内?

    心里存了无数的疑惑,也只能等当面问才能解释清楚了。

    过不多时,刘元便尾随着徐明等回到了客栈里,裴姑娘什么也没问,表现的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就回了屋子里。

    留下一楼大堂里,刘元与徐明两人眼对眼。

    还是后者率先问道:“怎么,跟了一路了,有什么想问的?”

    “夏城主就这样放你回来了?”刘元脱口而出道。

    闻言徐明一愣,继而乐道:“只要你够强,这世上便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