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九十八章 车到山前

    看裴姑娘瞪着一双金鱼眼,刘元噗嗤一乐道:“我怎的就不能来了?”

    “能能能,你刘大厨子多高的本事,天下之大,大可去得。”裴姑娘自今想起先前的事情还有些来气,嘴角微翘不乏一些讥讽的意思。

    讥讽的什么?自然是刘元一身本事竟然甘愿在客栈内当一个小小的厨子,不过刚想到这儿,她脸上的神情又愣住了。

    如果刘元这样的本事窝在客栈当一个厨子都值得讥讽的话,那白鸾枪徐明又算什么?

    这样想想刘元也不是窝在一个小小的客栈里了,而是窝在江湖十大高手榜上排第七的徐明手底下干厨子,怎么都不委屈啊,于是裴姑娘脸上的神色立面变的有些讪讪。

    也不在意对方话语里的嘲讽,毕竟连续两次的争斗中,他都占了上风,若是再不让裴姑娘言语之间沾点便宜,可能对方要疯,再说对方也是女孩子不是。

    当下也不废话直接说道:“我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你不要动那怪人的包袱,你怎么就是不听?东西藏哪儿去了?”刘元说着翻了个白眼。

    “我这不是,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心吗,再说那怪人都不在。”裴姑娘立即有些委屈,微微颔首又说道:“从那年轻人身上得到的,不费半点功夫。”说完裴姑娘还左右转了转,示意自己一点事没有。

    显然她会错了刘元的意思,刘元并不是关心她有没有出什么事,而是关心那秘籍搁哪儿了,或者说裴姑娘抓错了这句话中的重点。

    “我知道,我是问你,你偷的东西放哪儿去了?”刘元压低了声音,说着拉扯一下裴姑娘的衣袖就把她往一边带,道:“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一条没人的巷子口,双方都警惕的确认了一下四下无人之后,裴姑娘才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薄薄的泛黄的纸张。

    “喏,就是这个了。”裴姑娘将折叠了两次的一张纸递了过来说道,仿佛手里捏着的不是剑阙山庄的不传之秘,而是一张厕纸。

    说来裴姑娘还真的不在乎,她本来也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罢了,只可惜无论如何都找不着那李童儿的人影,若不然她早就想还回去了。

    此时既然刘元想要这块烫手山芋,给他岂不正好。

    “就是这个?”刘元一脸好奇疑惑还带着两分难以置信的说道,怎么如此宝贝竟就敢这样随意的折叠,也不怕坏了?

    要不然,真就是皇宫里的上乘秘籍如此之多?多到,类似于破星十六剑这样的秘籍都可以不在乎了?

    不管心里怎么想,刘元还是接过了这张纸,又往角落里躲了躲,缓缓打开看了下去,细细看了一遍之后,他忍不住又看了一遍。

    凭借他现在的见识,越是琢磨,越是深入,越觉得十分有意思,不愧是剑阙山庄的无上宝典。

    “诶。你看出什么名堂了吗?”看刘元看得入神,可这里始终不是个方便之地,裴姑娘忍不住用手肘撞了刘元一下道。

    “啊”刘元刚开口,想想有些事不能细说,于是淡淡的道:“好东西。”说罢重新将这一页秘籍折了起来,就要放入怀里。

    却被裴姑娘一伸手拦住道:“诶,你就打算这么就把我的东西带走了?”

    “什么就你的东西了?”刘元哭笑不得的说道,神偷门都是这般理直气壮的吗,想当初郑东西也是这样。

    “看过之后,我就打算还回去的,现在既然给了你,那你帮我还回去。”裴姑娘回答道。

    那个任务在身,哪能还回去,刘元当下就要开口糊弄过去,但想到这儿突然愣住了,是啊,如今这秘籍既然到手,应该任务完成了才是啊,怎么吊坠还不震动?

    越想越是奇怪,刘元当下再无法冷静,迅速将秘籍揣进怀里,也不理会裴姑娘,眼神四处寻摸着,找到一个靠近巷子的小屋,身形一动便飞了上去。

    只来得及留下一句:“你在此帮我把关。”说完,人已经消失在了墙后。

    气的裴姑娘上前两步:“姓刘的,你算老几,本姑娘凭什么帮你把关?”边说边跺了跺脚。

    不过说是这样说,气也是真的气,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墙下帮刘元警戒着,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怎么总是在刘元这儿吃瘪。

    双脚落地无声,刘元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之后,挑准一间屋子便走了进去,跟着迅速将门反扣上,躲到床沿点开了手心里的吊坠。

    直接点到了试炼任务,果真不是吊坠出了问题没震动,而是任务真就没有完成。

    如此,便只有一个可能,他和裴姑娘都被戏耍了,这张纸根本就是假的!并不是什么破星十六剑的秘籍,而很有可能是那少年人伪造的。

    现在刘元再回想起先前发生的一切,总算明白了那小子为何这般镇定,丢的是假秘籍当然镇定了。

    只是如此一来,真的又在哪儿呢?之前搜过那小子的身,的确没有东西,既然都出了城门,那小子也不可能算准了他刘元还会突然出现,自然也不会将秘籍给藏去了别的什么地方。

    难不成还在那位蒋怪人身上,其目的是为了声东击西?

    思来想去没有结果,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再想出城去追那小子定然是追不到了,为今之计,一个字——等,等前方的战斗结束,等着看能不能从蒋的身上搜到什么。

    至于蒋怪人能敌过大内第一高手吴松,再加一位剑阙山庄的高手等这么多人的同时,还能从大德郡的包围中脱身的这个可能,刘元压根就没考虑过。

    看着手里的秘籍,刘元一时间颇多感慨,那位少年人这页假秘籍造的有够逼真,说不准就是在真的基础上稍稍改动。

    以他如今的眼力看来,就算是照着这页秘籍去练,多半也能练,只不过稍不注意就是个走火入魔经脉寸断的下场。

    当下还是暂且将这玩意儿收好,同时将吊坠点了回去,刘元从同样的地方纵身一跃翻了出去。

    落地之后发现裴姑娘果真老老实实的站在墙根下,刘元上前说道:“你被骗了,这剑法是假的。”

    “假的?”闻言裴姑娘瞪大了双眼,又有些狐疑的看着刘元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先别管我怎么看出来的,你来的早,可曾看见前边打成什么模样了?”刘元略有些焦急的问道。

    “什么模样,还能什么模样?屋子倒了一边,路也恐是要重新翻修了。”裴姑娘随意说道。

    “谁问你这个了,我是问你那姓蒋的怪人怎么样了?”

    “他啊,我看见的时候,他一点儿事没有,霍,好家伙,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这么一号人物,与吴松打的是有来有往不落下风。”裴姑娘一脸感叹啧啧称奇。

    听着裴姑娘的描述,再听前方动静,这一战恐怕还有的打了,至于那姓蒋的身份来历,刘元并不如何好奇。

    想来就葫同巷那一间小破客栈里都能冒出个天下第七的高手,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再说那姓蒋的怪人还是护送秘籍的人,身手了得才是常理。

    不过不管怎么来看,这对他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若是吴松等人赢了,秘籍也不会落在他刘元手里。

    若是那蒋怪人赢了,顺利突围出去,刘元也看不到一个结果,连秘籍在哪儿都不知道,断了最后的线索,去哪儿找都毫无头绪。

    两相比较起来,还是前者于他来说要更有利一些。

    可就算是知道秘籍在哪又如何呢?要让他从那些人的手里虎口夺食是不可能成功的,即使拼了命服用下二级内力丹也于事无补。

    脑子里思来想去,也没有一个更稳妥的办法,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到底是五星难度的任务,吊坠真是一点不作假,只看这些人不是榜上有名的就是大内第一高手,让他一个小人物夹于中间如何是好,刘元想想便一脸苦涩。

    本来还以为自己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得来全不费工夫,谁知道还是个假秘籍,那少年人心眼有够多的。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裴姑娘伸手在刘元眼前晃了晃道。

    “啊,没什么。”刘元正烦闷着,突然灵机一动问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靠近那处战场中心看看?”

    “哦?你就这么好奇?”裴姑娘歪了歪脑袋,之前她刚到的时候,那战斗的余波都不是她能承受的,一退再退,退到已然看不清楚什么了。

    紧跟着便是大德郡的军队来了,索杏她也不再上前。

    看着刘元点了点头,裴姑娘目露思索,好一会才道:“可以倒是可以。”

    说到这儿,刘元眼睛一亮,然后裴姑娘紧跟着就说道:“不过我一个人可以,要想带上你就不可能了。”

    “”刘元一时无言。

    却说刘元在街角外人群中,急的是抓耳挠腮,另外一边的夏玲玲在一匹骏马上高坐。

    不出多时,前方一身甲胄的守备大人便大步流星的朝这里走来。

    单膝跪地,垂首沉声道:“启禀城主,总共一千五百兵马分步骑弓弩手,已全部安排就绪,静待大人指示。”

    “好,分三路作战,无论是哪边露出败相,都给我狠狠的打,务必将他们留在包围圈内。”夏玲玲向下一挥马鞭道。

    “末将领命。”宁易说罢扭头离去,在统兵作战这样的事情上,夏玲玲对于宁易还是放心的,若对方真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她也不会将其安排在日此重要的位置上。

    不过此时战场中央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吴松一身所学可谓驳杂,另还见识广博,只皇宫内便缴获了无数各大门派的典籍,可他却从未见过类似于那蒋姓男子这样的武功。

    打到现在已然过去了快一刻钟的时间,可他依旧没能弄清楚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来路。不

    不仅吴松内心费解,那位剑阙山庄的少庄主同样如此,并不清楚此人是个什么来路。

    但他与吴松不同,就算心里再如何如何,面上都是冷冰冰的,同时手底下的剑招还越发的凌厉。

    不过最古怪的还是,战圈中的三人各自为战,少庄主在攻蒋怪人的同时,也没有忘了给吴松这老狗一剑。

    苏巨芒身为山庄少主,岂能与这阉狗一路,山庄秘籍要夺,吴松的人头亦要取。同样的吴松不仅要攻姓蒋的,同时还要留三分力防备着少主。

    别说他现在还有伤在身,即使是全盛时期,那人的剑法他又岂能等闲视之。

    也正因为是如此,三人才迟迟没能分出个身份,从速战速决变成了拉锯战。

    虽然短时间内没有败亡的风险,但蒋枭云的心里那个着急啊,他可不是没有注意到四周围拢来的甲士。

    兼之心里还担忧着离城而去的李童儿的安危,那小子不会武功,也不知一路上顺不顺利。

    三个人心里其实都抱着同样的想法,都不想陷入包围圈中,无端给别人做了嫁衣,所以是且战且退,一边打一边往城门方向退去。

    但三人出手之威,又岂是一般人能够抵挡,就连一路跟来的那些个长老都切入不了战圈,更何论那些普通人。

    所以无形之中,这个包围圈也随之移动,渐渐的就又多出了些缝隙。

    瞅准一个机会,蒋枭云铁拳一挥,浑身势力压下,暂时打退二人,紧跟着就夺路而逃,往外围最薄弱的一处冲去。

    “想跑?”吴松怒喝一声,通红的右手还闪着血光,一掌就朝蒋枭云的后背劈去。

    与此同时,少庄主亦是没有留手,掌中阔剑携劈山之势,朝蒋枭云的中线一击而下。

    说时迟那时快,一栋栋房屋后齐刷刷的冒出一排排的弓箭手,一波齐射,霎时间箭雨朝蒋枭云泼洒而下,前后无路!

    “欺人太甚!”蒋枭云嘴里大吼一声,直接立地不动,双手抱拳在胸,跟着保持着像是结印一般的奇怪姿势,整个人仿佛大了一倍,大有虎背熊腰的感觉。

    无边的气势扩散开来,吴松的那一掌率先轰在了蒋枭云后背之上,却好似泥牛入海,没有半点动静。

    如此还不算完,那飞蝗一般的箭矢直射而来,只见蒋枭云一动不动,箭矢落在他身,并没有出现什么万箭穿心的画面,不过是响起了叮叮叮的金铁之声,凡中其身之箭,尽皆断成两截,颓然落地。

    眼见如此情况,吴松瞳孔骤缩,望着对方此时厚如山岳般的坚实后背,一声惊呼脱口而出:“烂陀山,玄武衍圣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