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九十七章 真真假假谁辨

    可以得到长寿的丹药,太子殿下便如此轻易的舍弃了吗,答案是肯定的,太子他从来不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

    正如当初道宗妄想破开天门接引天道,还有剑阙山庄开炉冶炼神兵的事情等等,他丝毫不放在心上,什么天道神兵,不过是那些江湖人士,为了诱惑一些愚昧之民的冠冕堂皇的说辞罢了。

    但父皇都深以为然,并且极度重视,更是因此展开了马踏江湖的行动。

    当然,更深一些的原因也是武林发展到那时已然颇具规模,对身为执法者的朝廷产生了严重的影响,佛门小莲花山上万的信徒,只知佛祖不认天子的事情就不说,就七帮十六派也是屡屡挑衅朝廷。

    正是考虑到这些,当时拥护此事的朝臣才不少。

    太子也是认可的,可他没想到父皇就像是年纪越大越糊涂一般,竟然对那些传说深信不疑,更是到了一种痴迷的地步。

    炼丹,增添寿命?长生?可笑之极,可笑之极啊,太子殿下微微摇头大步走出了屋门。

    说到底太子殿下还是年轻,无法体会如此事情,再如何聪慧的人,尤其是一个位高权重的人,在面对生老病死时都难以坦然。

    那时,他不是富有四海的天子,只是一个个垂垂老矣,行将就木的老人,即使理智上知道一切都是虚假的,但万一呢?

    就是这个万一,没人能抵挡住这个诱惑。那是一个快死的人,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结果也是非常明显的,本就重病在身的皇帝又突遭太子这一变故,原本在他膝下温顺的像猫一样的太子,露出利爪张开巨口之时才知这是一头虎。

    可他却已经没了保护自己的能力,每天晚上一闭上眼睛,他仿佛就能看见勾魂的小鬼,黑白无常还有阎罗大殿在他眼前晃悠。

    当一直渴求的丹药出现在他面前时,没有任何犹豫的便一口吞了下去。

    丹药的确不是故意炼制的毒药,就是楚牧正常炼制的丹药,配方什么的不知道,反正一个身体康健的成年男子吃一颗下去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只可惜皇上年老体弱又带病。

    常言道,是药三分毒,是丹七成害,就这一颗颗小小的药丸,便索去了当今天下最有权势之人的杏命。

    恐怕,当初楚牧在炼丹时,都没想到会有如此结果,不过是与不是的也不重要了,他的目的都已然达到。

    之后的事情,还需要太子殿下好生合计合计,当他回转勤政殿时,已换了一副模样,朝着许大统领微微一笑说道:“父皇正在服用丹药,相信不日就会召见大人你,让许统领暂时在偏殿住下。”

    “有劳太子,吾皇万岁。”许青良站起身来,躬身行礼之后退了出去。

    待到许大人走远,室内只剩下两人的时候,齐闲面露好奇,看着太子殿下开口问道:“不知殿下何必多费这番功夫?”

    “许青良对皇上忠心耿耿,恐其生变呐,不一定就能如此顺利的拿到丹药,而且留下他并且能为本殿下所用是有好处的,太清山的那批人马可是重要,虽然我不认同父皇的做法,但周阁老的谋划也需稍稍有些改动。”

    言语至此,太子殿下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齐闲不再打扰,只是安静的候在一旁,一如当初吴松候在陛下身边一般。

    大内监四大掌印太监,如今还剩下三个,除了他以外余下两个已经投了太子。

    少的那一个由于过分忠心,忠于吴松已被斩杀,其中还少不得有营御阁一位元使大人的出力。

    否则就凭他齐闲一人,也威慑不住那三位,更别说拉拢两个还斩杀一位了,他实力虽是四个之中最强,但也强的有限。

    而这位帮助他除掉异己的元使大人竟然一直都藏在宫中,他却不知,但这位元使大人既不‘缺胳膊’也没有‘斜眼歪嘴’,那就只能是‘少腿’了,可对方明明双腿俱全。

    直到后来,齐闲才彻底想明白,对方与他这样的人一样,少的是男人的第三条腿啊。

    如此再有太子殿下的帮助,还有其一身高超的武功,能够隐藏宫中这么久,也就不足为奇了。

    想来即使是吴大总管未被调离皇宫,太子也有办法,不过是麻烦些罢了。而齐闲独独想不到的是,太子殿下的谋划如此之深,隐忍更胜,不止从大内监里挖出一块墙角,更是连元御阁也拉上了。

    当年的皇帝还在东宫时便着手组建了大内监,而今日殿下与其父皇如出一辙,世人都说三皇子酷肖乃父,只有一直在太子身边的齐闲才知,太子才是最像陛下的人啊。

    不过想到之前那位元使大人的手段,齐闲便有些胆寒,他是大内监老资历的太监了,是有幸见过吴松出手的人,心里暗自将两人比较一番,也不过五五之数。

    但这样的高手元御阁有四个,四大元使之名天下皆知,如此说来,沉寂多年的元御阁岂不是有四个足以媲美吴松的高手。

    想到这儿,齐闲不由得便又多想了一些,想着想着便忍不住开口说道:“殿下”

    “嗯。”殿下刚思虑到了应该如何与紫薇山相处,事不太好办。

    “那元御阁,殿下可不得不防啊,毕竟当中还有与三皇子交好的”齐闲一段话还未说完,便被太子殿下一声呵斥打断了:“齐闲,大胆!”

    身处东宫隐忍唯诺多年,他又是太子,既是旁观者又是当局者,正好将一切都看了个清清楚楚,甚至比大多数人都看得透彻。

    原先在父皇手底下,元御阁不过是一把被雪藏起来的宝刀,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能有出鞘之日,而这个目的,只有他,能够帮他们实现。

    只要牢牢的抓住这一点,太子殿下其实并不太担心什么,至于别的,又何须向齐闲言明。

    同样的,他也知道齐闲没有异样心思,不过这一点很不好,令其十分不喜。

    “是,臣僭越。”齐闲心头一惊,立时垂首后退半步,不敢再多言半句。

    没过去太久的时间,那位前去与宫中制印师交流的黄丙,便信心满满的朝勤政殿走来。

    等检查过黄丙的成果之后,太子殿下望着对方那张谄媚的脸庞,彻底乐了。轻轻拍了拍后者的脸蛋,说道:“好,很好,你有了活下去的资格。”

    将那位年轻人跟丢了之后,裴姑娘一时间茫茫然,当下怀里揣着那页秘籍还有些惴惴,她自己不修剑法,拿着这玩意儿也没什么用啊。

    自家门派的心法武功加上那些奇门玩意儿,就够博大精深的了,哪还有余力钻研别的,即使那剑法再如何高超,她也没兴趣。

    “都是命呐。”裴姑娘当下感叹一声,既然找不着人就算了,大概是天意吧,她眼珠一转,顺着人流往吴松和那剑阙山庄等人交战的地方赶去。

    即使是在师门的时候,她也鲜少看见过如此厉害的人物交手,观高手之战,自然对她的武道路大有裨益。

    此时,就在裴姑娘刚刚赶到那处战场的时候,李童儿已经顺利的出了城门。

    同样是这个时候,刘元追着李童儿离去的踪迹走开了两条街之后,无论怎么用心,也再也找不到分毫了。

    心里暗想,若是把那裴姑娘带上就好了,先前郑东西跟踪隐匿的本事他可是见识过的,想来裴姑娘应该更擅此道。

    不过既然不在,就想别的办法,时间紧迫不容多想,只是略一思索,刘元双目一亮,有了!

    他何不就去最近的一处城门口候着,来他个守株待兔。既然找不到过程,便直接去守结果,对方的目的肯定是要出城不是。

    越想越是这么个理,刘元不再浪费时间多做耽搁,当即动身去了城门前附近,没有让刘元等的太久,不出所料,来了!

    说起来也有几分运气,毕竟整个大德郡有东南西北四大城门,谁知道那少年人会不会绕路走别处。

    站在城外十里山坡下的风雨亭处,李童儿抬头望了望蓝天白云,伸手摸了摸怀中,当发现那页秘籍丢失的时候,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

    “不错不错,到底是没让我失望。”李童儿低声喃喃一句。

    即使有蒋大哥出去引开注意,但只是引开了明处的,这东西既然这般重要,定然还有暗处的人盯着。

    先前鬼面和那个白衣郎只是其二,应该还有。

    果然,虽然在城里的时候,他压根儿没反应过来自己的东西被偷了,但现在一摸便知。当这页秘籍丢失之时,他便知道这祸水东引的办法彻底成功了。

    李童儿脸上刚露出一丝料事如神的笑容,突的背后便响起一个男声:“小兄弟跑的急啊。”

    闻声李童儿转过身来,看着来人他还认识,摇了摇头笑道:“还好,我也不急着赶路。”

    跟着又问道:“不知兄台你不在客栈里应付生意,怎的也跑到这城外来了?”

    少年人的镇定,让刘元稍稍有些诧异,沉声直接说道:“那位客人应是有东西让你带走吧。”

    “真是想不到啊,兄台你一介厨子,竟也对这等事物有兴趣?”

    看着对方脸上始终找不到一丝慌乱,此时更是毫不掩饰的直接认了下来,刘元越来越诧异了,他有何底气镇定?

    对方如此配合,弄得他想干坏事都不像个坏人,反倒是还有些尴尬只好继续道:“那也就不二话了,将东西交出来吧,莫要让我动手。”

    先前与窦岐初一战的时候,对方行走之间漏了怯,已经让刘元试出了对方的底,所以自是不惧。

    “可惜,兄台来晚了,东西已经不在我身上了。”李童儿摊手做一脸无奈状。

    “在哪?”看对方神色不似作假,但一想到对方先前的机敏,刘元也不敢大意。

    “我也是刚刚发现的,已经被偷了。”李童儿说着还展开双臂:“兄台不信,大可搜身。”

    也不纠结,刘元上前仔细搜过对方的身后,发现的确没有他要的东西。

    再一想,少年人说是被偷了?刘元的脑子里瞬间浮现出一个人来。

    “果真是被偷了?”眼神一眯,刘元再次问道。

    “真。”李童儿点了点头。

    “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刘元再问。

    “受人所托,帮人之事,不过既然超出我能力范围内了,急也没用。”李童儿耸了耸肩,语气依旧平静。

    “小兄弟你倒是洒脱,可否告知是什么时候发现东西丢了的?”刘元皱了皱眉。

    “就刚刚,我这手往怀里一摸,就发现东西丢了。”李童儿说着还做了个探手入怀的姿势。

    说到这儿倒是皱了皱眉,仿佛是也在好奇那小偷的本事到底是如何办到的,神不知鬼不觉。

    听完对方的说辞,刘元一挥手径直就往城门走去,他心里已然有了目标,不出意外就是裴姑娘偷的了。

    看着那厨子离去的背影,李童儿微微垂首,低声呢喃一句:“第一个。”

    进了城门之后,刘元一路狂奔,身子飘摇晃过过往行人,不过几个眨眼间就回了客栈,奇怪的是客栈甚是安静,进门更发现静悄悄的,上下走过一圈,空空荡荡没有一人。

    “古怪。”刘元低声念叨一句,突然灵机一动,立马想到了什么,将客栈门关好之后,当即就朝此刻大德郡最热闹的那处战场赶去。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听见动静了,然而还远远的刘元便被一众甲胄齐全的兵士拦了下来。

    “前方止步。”一男子横臂挡住,神色严肃,腰部还悬了一个箭壶,背后一张长弓。

    “好的好的。”刘元笑笑往后退去,能不能进去的也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裴姑娘的身影。

    四处都是老百姓,伸长了脖子往里望,即使什么也看不见,他们还是显得兴致勃勃,就是听着动静也是好的啊,他们能靠声音来想象画面。

    “喂。”刘元从背后一拍裴姑娘的肩膀,后者兀的转过身来,待看清是刘元之后,目露讶色道:“你怎的也来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