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九十二章 如此有情有义

    那一声凤鸣可谓是清亮悦耳,怪就怪在世上何来龙凤,诸人也从未听过鸾凤的啼鸣,但在听见院外那一声时,心底就已然认定了,凤鸣就应该是如此声音。

    下一瞬便见一道银芒闪过,悄无声息间便扎穿了门板,随声音而起,直直的停在了徐明身前。

    仿若有灵一般,停在徐明身前之后尤自颤动长鸣不止,凤鸣亦是枪啸,在客栈内循环往复。

    “乖乖,这枪真能伤人。”刘元望着身前的一人一枪,嘴里喃喃低语,有些发懵,脑子里不断的响起先前徐明在后院曾说过的话。

    就刚才那枪飞射来的瞬间,凌厉的寒芒便让他后背一麻,这还是对方并未针对他。

    “白鸾枪。”吴松定睛朝徐明与他身前之枪看去,人是依旧不认识,但这枪,他认识了。

    “哈哈哈,这可真是热闹了。”蒋枭云先是神色一动,转而摇头失笑道。

    白鸾枪徐明,江湖十大高手榜上排在第七,当然,有些特别的是,第七不止他徐明一个人。

    刚刚想到这儿,蒋枭云便见正对着他而坐的吴松又开口了。

    “咱家倒是失敬了。”吴松冲着徐明拱手又说道:“可惜,你明逍夫妇二人,如今怎的却只有你白鸾枪徐明一人在此。”

    说罢摇了摇头,似乎并不为对方的名头所惧。

    也正是如此,十大高手榜上排第七的是他夫妇二人,若单单徐明一人,不会有如此位置。

    夫妇二人一心,同进同退,男的谦和女子霸道,倒也算是互补,两人联手下,实力可谓是倍增。

    想当年即使是其余诸位高手,也不愿同时与这两人对上。

    倒是有人曾揣测过,这夫妇二人其实是出自极其擅长合击之术的大同派。

    不过后来谣言不攻自破,只因为同样是擅合,大同派门下不服徐明夫妇二人,赌斗一番,其结果是大同派十赌十输。

    甚至包括,他们最为厉害的四象合击术,在徐明两人手里,也完全不是对手。

    即使是青出于蓝,也断然不会如此不留脸面,想来双方必然是没有任何干系了。

    之后江湖传言便更甚了,多半都是些嘲讽。

    倒还是有人提到大同派真正的镇派绝学未出,乃青霄二十四子,却是永远的没有机会了,因为后来这二十四位高手,一大半亡于朝廷的铁蹄兵马之下。

    江湖再难现当初那百家争鸣的盛况,自然也不可能再见到最擅长合击的两人与大同派的争斗了。

    然,早早的便听说这夫妇二人隐居起来,过上了羡煞旁人神仙眷侣般的生活,连朝廷的清洗都避开了,不曾想,能在此地这般小的一间客栈里遇上。

    不过现在既然只有徐明一人,那威慑力自然就小了不少了。

    “这就不劳您吴大总管操心了。”徐明将枪握在手中,轻轻的抚摸一下,顿时安静下来,不再长鸣不止。

    “既然处在我这客栈之中,大总管还是遵守下规矩的好。”

    现在刘元总算是知道老徐先前为何那般殷切的倒茶了,那是枪和茶都摆在了面前,由对方去选了。

    “你这是摆明了要和这铁山派的人站在一边了?”吴松双掌按住桌面,眼神可怖,随时都有暴起伤人的可能。

    “来者是客,我也不知他是谁,只要离开我这客栈,我徐明也没那闲工夫多搭理你们,你们爱干啥便干啥去。”徐明微微摇了摇头。

    离开?吴松可没那么多时间候着对方离开,对方若是一直不离开这客栈,难不成他还要一直在这客栈内等着不成?

    离开皇宫的时日已然很久了,吴松心里还忧心着宫中的情况。

    再者说,迟则生变,谁知道大德郡又是什么反应,到时候派重兵来围,即使他能跑,也再不可能将秘籍带走了。

    仿佛知道吴松要说什么一般,蒋枭云都不待对方发问直接笑着答道:“这客栈挺好,蒋某人暂时还不打算离开。”

    一个蒋字,听的刘元神情一动,用眼角余光再次打量了对方一番,如此他便有十分的把握,敢肯定那秘籍与此人有干系了。

    同样是不待吴松做出什么反应,背着大木匣的苏巨芒躬身朝徐掌柜的施了一礼,转身就朝客栈外走去,如此已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先后三次变化,让吴松心思变了又变,最终化为淡然一笑,状若随意的看着对面说道:“不碍事,咱家等得起,你可在这客栈内住好了。”

    “咱家就在客栈外候着,便不信你这一辈子都在这客栈内住着不出来了。”说罢,重重的一甩袖子,吴松也跟着走出门去。

    依旧站在屋顶上的几位门派长老,此时面面相觑,可能他们在来客栈之前,怎么也没想到会演变成如今这种局面。

    天下第一客栈的名在城中闹的是沸沸扬扬,他们自然也是听说过的,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客栈原来不止是菜做的好吃这么简单。

    起先他们哪里会想到把这客栈放在眼中,想要什么还不是他们予取予求,现在看来,倒难怪当初客栈的厨子敢定这般规矩了。

    若是知道众人此刻心里的想法,刘元一定会大喊冤枉,老徐深藏不漏,就是连他也一并隐瞒了。

    再想想,先前在后院发生的事情,饶是他向来脸皮够厚,也禁不住有些泛红。

    “总管大人您慢走,小心别先死在别人的剑下了。”蒋枭云看着吴松离去的背影,意有所指的说道。

    待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蒋枭云皱着的双眉表明他并不如嘴上说的那么轻松。

    心思十分沉重,只是稍微和徐明招呼一声,便朝楼上走去。

    正如吴松所说,他不可能在这客栈里住一辈子,况且他蒋枭云也不习惯将生命安危完全依托于他人手中。

    即使徐明那样说了,他也不愿给别人招来难以解决的麻烦。

    兼之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他不知道吴松是不是真的等得起,他是必然等不起。

    从先前码头上发生的事情来看,大德郡也在谋夺他所携带的东西,只要稍稍在此地逗留的久了,必然会被重兵围困。

    内有重兵,外还有吴松等人虎视眈眈,就算再来两个他,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更别说,他还带着李童儿了,乌鱼先生不会武功,想来李童儿也必是不会的。

    想到李童儿,蒋枭云上楼的步伐又快了几分。身上背负的东西多了,果然是很难快乐起来啊,心里感叹着,推开了房门。

    看见李童儿的第一句话便是:“刚才下面的事情你都已知晓了?”李童儿微微颔首,笑了笑道:“想来蒋大哥的目的是让我和这个包袱同时离开。”说着还举起了手中的包袱示意了一下。

    “不错。”蒋枭云直接点头应下,都这会儿了,也不是绕弯子的时候。

    “那就并不难。”李童儿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蒋枭云眼神一亮:“你当真还有法子?”

    之所以是还有,是因为先前李童儿来找他是曾说过能助他离城,不过那时已然晚了,吴松等人已赶来。

    “蒋大哥现在就出去,定然能第一时间引开那些人的目光,随后便由我带着你的包袱离开,这样的你的两个目的便都达到了,相信比你独自一人突围要容易且保险的多。”

    “而除了客栈里的人,也没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客栈的人也必然不会说出去,此乃现如今最好的办法。”

    “除非,蒋大哥你有独斗这么多人且战而胜之的本事。”李童儿不急不躁的一番话说完,蒋枭云直接愣在当场。

    这的确是个好法子,李童儿带着包袱走,稍微乔装打扮,以前者对大德郡的熟悉和机敏,当能脱身而出,他这两个目的也的确是都达到了。

    但这样的话从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口中说出,不免有些太心寒了些,让别人出去挡在前面,好让自己活命的话语说的如此若无其事。

    一时间,让蒋枭云有些难以适应。

    看蒋大哥脸上神情的变化,李童儿就知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轻声说道:“童儿这可是在帮蒋大哥你达成心愿,要知道此事本与我无关,我可一走了之。”

    说罢脸上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像我这般有情有义的人可不多了。”

    好话歹话的,都叫别人说了,他还能说什么?蒋枭云脸上露出一丝无奈苦笑。

    时间有限,紧跟着便不再过多耽搁,他决定采纳李童儿的办法,开始抓紧时间交代事情。

    约莫不过是又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蒋枭云一个闪身便从客栈的窗户处脱身而出,且全力朝外奔去。

    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客栈外不足一里之处就响起了砰砰啪啪的声音,显然是双方交上手了。

    “他们,走了?”刘元扭头看着徐明悄声问道,双手捧着茶杯,显示着他此刻内心的不平静。

    “啊,走了。”徐明点了点头。

    之后,整个客栈陷入了寂静,老徐的身份转换太过,刘元一时间还没能适应,尚且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而徐明却是眼神盯着手里的白鸾枪,心里想着自己的事情,才没心思理会刘元怎么想。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由于心情紧张,刘元丝毫没注意到时间过去了多久,只能从听见的声音来判断,那些人的战场越拉越远了。

    其中也包括落在屋顶上的那些人,也一个接一个的跟了上去,天下第一客栈再次恢复了平静。

    吴松那几位都离开了,余下的这些个长老再留下也没什么用处,客栈内有白鸾枪徐明守着,难不成他们还敢试锋不成。

    即使明逍夫妇中如今只有徐明一人在此,大内总管吴松可不惧这名头,他们这些门中硕果仅存的老家伙还是怕的。

    也果真如李童儿先前所预料的那般,没有人会想到客栈内还有个普普通通的客人竟然会与护送秘籍的人有关系,且是如此重要的关系。

    透过窗户,李童儿眼神平静的望着远方,直到时机成熟之时,这才从二楼的窗户处一跃而下。

    区区小二楼的高度,倒是难不住他,落地之后,认准一个方向便径直离去。

    此时的李童儿不仅换了衣服,更是得到蒋枭云的同意,将包袱内的东西全部带在了身上。

    客栈就这么大的地方,那动静瞒不了人,刘元眼神一动,看着徐明道:“又走了一个。”

    徐明点了点头,又开口说道:“走就走吧,走了多好,咱客栈的规矩没破,这些能惹事的人,都走完了岂不正好。”

    然而这次走的这位徐明可以不在乎,刘元不得不在乎了,他敢肯定对方带走了蒋枭云的包袱。

    里面可有他完成任务的重要东西——秘籍!

    虽然至今那个任务没有新的提示,告诉他要对这秘籍做什么,但刘元心里已隐隐有了种预感,如果放任秘籍就这样离开,他必然失败。

    “还没见识过这样的高手过招是什么场面,我出去瞅瞅去。”刘元朝着徐明笑呵呵的说道。

    闻言徐明脸上笑得意味深长,却也不多说什么,挥了挥手道:“去吧去吧。”

    “诶。”被老徐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终觉得对方发现了什么,刘元答应一声赶紧从后门溜了出去。

    就在刘元刚刚离开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二楼上,裴姑娘一跃而下,顺着一个完全与刘元不同的方向快速离去。

    说到跟踪,刘元又哪里及的上裴姑娘的手段。

    她始终是没能将那包袱里的东西放下,现在那棘手的怪人走了,不过一个年岁不大的男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过裴姑娘并没有急着在城中下手,再等等,等到彻底不会被别人打扰的时候再说。

    清楚的感受到裴姑娘的离开,徐明也没有多说什么,至此整个客栈再次变成了最初的状态,只有他与虫虫两人。

    那小子还在熟睡呢吧,刚想到这儿,却听后院清晰的响起了一声:“娘。”是虫虫的声音,声音里喜悦异常。

    紧跟着徐明便看到一个日夜在脑海里浮现的女人,牵着娃的小手走了出来,就那般静静的立在徐明对面。

    徐明一咧嘴笑了,笑的嘴角都咧到了耳根子,笑的合不拢嘴,笑着轻声道:“原来,不是虫虫做梦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