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八十九章 你见过多长的剑

    “我当初真是有够后悔的,让你学这布谷鸟的叫声,你这布谷鸟叫的真是有够蹩脚的。”刘元脸上笑的一脸无奈的看着二牛说道。

    “呵呵,二牛这一辈子,鸟打了不少,但其中就是没有布谷,所以这叫声不怎么会,大人您要是让我学杜鹃叫,那包管是没有一点的问题。”二牛摸了摸头,笑的一脸憨。

    “拉倒吧,就你还杜鹃,笑起来跟朵杜鹃花似的。”刘元没好气的说着,反手将门掩上,拉着二牛就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谁知这话听得二牛倒是一乐:“大人您是夸我好看呢,我听明白了,可别说,我在咱们村那也是出了名的俊气。”

    走到地方了,刘元回头望着二牛那一张横看竖看都不好看的脸,一时间哭的心都有了,他手底下咋尽是些这不要脸又能吃的货呢。

    “好好,你好看,说正事吧,找我可是有什么消息?”刘元赶紧打住,岔开话题问道。

    虽然到底是谁在找鬼面他心里已经确定了,但还是想再听听二牛的消息做最后确认。

    如今时间越发紧迫,他心里一直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样的预感也越来越强烈了。

    “啊,对了,我来是有正事的。”喃喃一句,紧跟着二牛便直接说道:“长燕派内,平日里教导武功的长老都不在门中了,据说是去了城主府。”

    居然是这事,刘元紧跟着问道:“去了城主府可是真?”

    二牛想了一会儿才回答道:“这个,一半一半吧。”

    “行了,我知道了,还有别的情况吗?”

    “没了,啊,不是,还有一个,您之前托我的有消息了,如今咱们大德郡的城主大人,的确曾来长燕派问过那日花灯会的事情。”二牛想想才又说道。

    果然如是,周家小少爷并未骗他,刘元眼珠转动,刚要挥手和二牛作别,谁知今儿二牛古怪,突的一下又开口道:“啊,对,还有一事,也不知大人你知是不知。”

    “你说来。”

    “诶,就是我在长燕派内听说,近日有一新奇事,好像是从皇宫大内来的一位高手,欲找咱们这城主大人讨要一页秘籍,若是三日不给,便杀城中将士一人,再不给便是十人。”

    一番话说完,气的刘元敲了二牛脑门一下:“如此要事,怎的早不说来。”

    捂着额头,二牛嘀咕着:“整个长燕派内都在传,还当大人你知道呢。”

    “我来问你,现在是几日了?”

    “刚好是第四日。”二牛刚回答完,刘元就朝门的方向走去,同时头也不回的说道:“消息继续打探,下次来时,学杜鹃叫吧。”

    杜鹃?想不到大人果然看出了我貌比杜鹃,二牛就这样心里想着杜鹃,一路走回了长燕派。

    也不管二牛作何想,总之刘元回了后院之后,简单的和裴姑娘交代了几句,便径直的朝着自己屋子走去。

    先是从床底下将‘了然’找了出来,紧跟着又将一个鬼脸面具揣进了怀里。

    顺道还检查了一番自己怀里的二级内力丹有没有放好,手腕上的袖里箭也还在,诸事妥当之后,想想再没了别的东西。

    刘元这才将手心吊坠点开,找到那个试炼任务,定睛看去,果真多了新的提示,就在原先的秘籍二字后又多了蒋枭云三个字。

    不用想,这得是个人名,秘籍与此人也必然有莫大联系。

    思索一二后,刘元在床榻边盘膝坐下,将裹的跟个烧火棍似的‘了然’横于膝上,闭上眼,开始静静等待一个结果。

    从先前的那一句呼喊来看,必然是就是那位大内高手,在向城主大人讨要那页秘籍了。

    而秘籍肯定不在城主手中,因为吊坠上所提示的蒋枭云还未出现,也就是说秘籍的下落不明。

    其实刘元对于蒋枭云这个人,心中已有了几分猜测。

    很大可能得是这几天才住进来的那位怪人,无论从时间上还是行为举止来看,那男子都有极大的可能是蒋枭云。

    同时心里也暗骂大德郡的人无用,这都过去多少天了,既然在查秘籍,竟然还没查到二楼那男子的头上。

    当初找个刺客找不着,如今找个携带秘籍的人也找不着。真不知当初那男子进城的时候,将秘籍藏在了哪儿,才躲过了城门守卫的严密搜查

    苏巨芒不是个多话的人,今儿他已经说了很多的话了,之后,用剑说话。

    站在一旁的夏玲玲继续恢复着右手伤势打算先作壁上观,只见苏巨芒脚步动了,踩的是剑罡星斗步。

    可让夏玲玲诧异的是,对方的动作完全能够捕捉,别说比不上吴松,就是比她也差的不少。

    堂堂剑阙山庄的少庄主,身法不见如何了得也就算了,最关键的是,更好似被掌中大剑巨芒带着在动一般。

    剑再如何了得,也不过是兵器,别人都是剑随身动,他却是身随剑动,完全落入了那把宝剑的摆布中。

    而且被那样厚重的一把大剑带着行动,看上去还颇有几分滑稽之感,像是七岁稚童强耍大刀,又像是喝醉了的人在路边摇摇晃晃。

    与苏巨芒先前冷冷冰冰的高手感觉,完全是判若两人。

    危险了啊,夏玲玲心头一凛,估摸着这位少庄主也是个徒具其表的货色,最后对付吴松,还得靠她这一方的人。

    心中只盼着回峰派掌‘青狐碧眼’的那人一定要找准时机,一击功成是好。

    谁知下一刻异变陡生,不见苏巨芒的动作如何快,却见他每一次落在空出的一剑都带动了一小股的风势。

    起先毫不起眼,夏玲玲并未发现,直到真正发现的时候,已成大势。

    澎湃的飓风,环绕在那个喝醉了酒一般的男子周围,吴松从始至终站在原地未动分毫,一身衣物已然贴紧了身躯。

    不知是否风沙太大,吴松双眼微微眯缝。

    如此风势,已然让夏玲玲又后退了数丈之远,跑到了台阶上,甚而跳到了屋檐上。

    居高临下的看去,心头悚然一惊,道:“我去他娘的剑阙山庄,信了你的鬼邪,这他娘的哪里是蹩脚的身随剑动,明明是天人合一,遵循着天地规律啊!”

    心下还未感叹完,只见大剑巨芒携百丈长风参天而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