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八十八章 请你血试锋

    男子的回话仿佛正好是在回答先前吴松的问题,还有谁?还有我剑阙山庄,苏巨芒!

    七个字,一字一句,声音清列,如山石上之溪水,又带着一丝厚重。

    声音绝处,只见一个剑眉星目,面罩三分寒霜的男子步入院中,身后还背着一个半人多高的大木匣。

    木匣看上去又宽又长,顶部稍稍超出肩膀位置,显得格外厚重。

    真可谓是横生变故,夏玲玲扭头看去,见是一完全陌生的男子,但这个男子的到来不失为一个好消息。

    再听其自述的身份,剑阙山庄,了不得。

    虽然人不认识,看木匣也是没听说过的,但剑阙山庄偌大的名头,来的人总归是能有点用吧。

    否则她现在就只能依靠那还未出现的,回峰派的‘碧眼青狐’了,想到这儿,夏玲玲又有些疑惑,这镇派的暗器,怎么候到现在都还没个动静。

    莫不成,年久失修,失灵了?

    也不能啊,前不久才悄无声息的夺了前大德郡守备的杏命不是。

    一时间脑子里转过诸般念头,而场间的形势已然变换,准备好瓮中捉鳖的十来个高手,此时遭了重创,哀呼着在石板上躺了一地。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众人才踉跄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却只是站着远远的看着了。

    “城主大人真是好本事啊,就连剑阙山庄曾经的少庄主,都被你请来当打手了。”吴松嘴上说着夏玲玲,眼神却是看着苏巨芒,笑了笑说道。

    “倒是不曾见过大内监的吴大总管,大总管何以识我?”苏巨芒右边眉头一挑,有些诧异的道。

    少庄主?竟是那位少庄主,夏玲玲心头一突,不由得又高看了来人几分。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一些,有关于这位少庄主的事迹。

    可想来想去,好像也没多少,唯一算是比较清晰的一件事,便是当年在这胭脂河上花灯会时。

    剑阙山庄有位身背巨剑的少年,胜了魔门的少主半招,事后还赔偿了千两白银。

    当年这件事闹得是甚嚣尘上,很久以后才有人翻出那少年的身份,原是庄主之子。

    弄了半天,那夜花灯会上,是双方少主在较着劲儿呢。

    如此倒也难怪事后因为自家儿子输了半招,魔门门主相当震怒,关了那位少门主的禁闭了。

    “纵观剑阙山庄历史,先后冶炼过九把举世无双的兵刃,大剑巨芒乃其一,庄主将其赠给了自己的儿子,你既以此剑为名,自然是少庄主了。”

    吴松说这话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看了男子背后那木匣一眼,又道:“当年剿灭剑阙山庄时,便没找到大剑巨芒,果然是被带走了啊。”

    提到剿灭几个字的时候,可明显感觉到苏巨芒神色间的变动,当年一役,整个剑阙山庄上下死人无数,至今忆起,他还是满目血红。

    那一年,元御阁为主,大内监为辅助,皆有抹之不去的仇恨,所以待发现吴松的那一刻,苏巨芒便朝这里走来,没有任何迟疑。

    “我会让尔等付出代价的。”苏巨芒风轻云淡的说着狠话。

    “哈哈,当年你父亲与整个剑阙山庄都办不到的事情,凭你又能如何?”吴松丝毫不以为意,朗声笑道。

    “从你之始。”

    话音方止,苏巨芒解开肩带一旋,砰的一声,将木匣重重杵在地上。

    四面木匣一开,大剑巨芒应声出鞘,不似寻常利剑那般蹡踉一声,剑鸣清脆,似能切金断玉。

    反倒是发出一声闷响,像晨钟暮鼓清远悠扬,直震人心魄。

    就那般悬停在了苏巨芒身前,被后者伸手五指张开轻轻握住,平举大剑指着吴松。

    剑身寻常普通像是青铜材质,无繁琐花纹,一眼看去,只一个特点,便是大!

    苏巨芒复仇的第一战,就挑了大内监最厉害的那位。

    “好剑。”夏玲玲眼神一亮,暗赞一声,假如苏巨芒走哪儿都背着这把大剑,想来早也被人认了出来,难怪还要个大木匣子了。

    她向来是喜欢兵刃的,奇怪的是,偏生学的是双手武功,家里收藏了不少的武器,也都只是收藏。

    “好剑!”吴松再赞一声,身为九大绝世兵刃之一,巨芒剑他也是第一次见。

    “好剑当渴饮高手之血。”苏巨芒横剑在手,突然高声喝道:“请吴大总管为巨芒开锋。”

    本来早就要带着李童儿离开的蒋枭云,听见那声呼喊,此刻又走回了屋里。凝神望着窗外,皱着眉头。

    虽然他听不出来是吴松的声音,但就这手音波无踪的本事,也能料定那人实力如何。

    有些风险若是没有绝对的把握,能避免自然还是避免了的好,姑且在这客栈里再多逗留一会吧。

    万一城门那一关过不去了,再把这尊瘟神招来,可不是件好事。

    刚想到这儿,自己屋子的木门被敲响了,虽然早听到了脚步声,却没想到是冲着自己屋子来的。

    “谁?”当下一手抓在了包袱上,开口问道。

    “李童儿。”门外之人,轻声说着自己名字。

    是他?蒋枭云心里诧异一声,起身将门打开,李童儿进门之后看着蒋枭云的第一句话便是:“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吴松这一石,惊起千层浪,各人的反应各不相同,徐明揉着虫虫的脑袋,揉着揉着,等到后者睡着了之后,一点一点的从床上起来。

    没有像往常那般去前堂准备开门营业,而是回了另外一间很久没有打开过的小屋子,门一推开,一阵灰尘就扑面而来,被其一口吐息压了下去。

    跨步走入屋子,视线的正前方有一杆蒙尘已久的银枪,徐明探手捏住,拿在双手之中轻轻擦拭,轻叹一声:“抱歉,让你孤单久了,老伙计。”

    整个客栈内一直都不是只有他徐明一人,一直都有这么个伙计

    后院的角落里,刘元挥了挥手,示意裴姑娘安静下来,小心翼翼的往后门而去,刚要将后院的门打开瞅瞅外面情况,却听三声蹩脚的布谷鸟叫。

    一脸好笑的将后门打开,左右望了一眼,回了一声‘布谷’,就见二牛憨头憨脑的从一个阴暗小巷里走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