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八十七章 当时年少(4000)

    当初在长街之上,由于与手下人起了冲突,他周向文因此才得以将冷面师父捡了回来,又费了老大的劲儿,才从其手里学了几手拳法。

    可自冷面师父来了府上之后,至今没有离开过那小屋一步。

    先前好奇,周向文也不是没有问过对方来大德郡的目的,只可惜没得到任何答案罢了。

    当然心头也不是没有过些微猜测,他怀疑冷面师父应该是个流落逃亡在外的高手,找了他这儿当一个避世之所。

    既然问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就先这么着吧,反正周向文不在乎添多一张嘴吃饭。

    况且留在这儿,迟早能多套出一些东西来,也未必不能为他们周家所用。

    然现在看来,他捡来的师父要走?看着对方一步步走来的身影,周向文心中总有一种预感,对方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师父。”周向文忍不住上前几步,率先迎了上去拱手喊道。

    “早说过了,我不是你师父,你我二人不过萍水相逢,教得你一招半式,换取个暂时的容身之所罢了。”男子面无多余表情,声音依旧冷冰冰的道,好似眼前站着的真是个陌生人一般。

    嘴上说这话,男子并未停下自己向前的步伐,已经越过了周少爷,走到了院外。

    刚才情急,才喊出了师父二字,虽然心中隅把对方当成了师父,但也知对方不喜,一直藏在心底。

    此时看着男子的背影又道:“您这一走,还会回来吗?”

    “不知。”男子顿住脚步,摇了摇头,转眼间已彻底从周向文的视线里消失。

    守门的人也是周少爷招揽来的三教九流中的一员,这会儿正依在门边还在打着哈欠。

    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待看清楚了前方那人的身影之后,双手扶着门边站了起来。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腿肚子还微微有些发颤。

    对这尊大佛,周少爷都没有办法,他更是不敢稍有阻拦,当即把门打开,躬身相送,恭恭敬敬的看着其离开。

    之后立即转身,就要去通报周少爷知晓。

    谁知刚走没几步,就见周少爷自己从里间走了出来,“少爷。”垂手喊了一声。

    “恩,事情我都知道了,切记此事不要说与任何人知晓。”说着周少爷也紧跟着就出了院门。

    那守门的人虽说心里疑惑少爷这么早出门作甚,却也不敢多问。

    离开府门之后,周少爷左右望着空空荡荡的街道,心下怅然,他是想既然冷面师父不说他要去哪,他便追上跟去瞅瞅。

    谁知师父速度如此之快,这才几个眨眼的时间,便已然不见了人影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夏玲玲安安静静的坐在屋子里,刚要端起手中的茶杯又放下,放下之后又端了起来。

    一连反复了三四次,待到茶水彻底凉了之后,才喂到了嘴边,轻抿了一口。

    冬日里,一口冰凉的茶水如喉,夏玲玲为之一静,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后,又徐徐的吐了出来。

    对方身为大内皇宫,当今圣上贴身的第一高手,又是整个大内监的首领,人的名树的影,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从这茶水,可见夏玲玲心思一二。

    虽然至今为止,深居宫中的吴松出手次数屈指可数,且无多少目击之人,但大内监四大掌印太监在江湖中却是声名赫赫。

    那段血雨腥风马踏江湖的日子里,元御阁为主,大内监为辅。

    有四位太监出手狠辣,武功高强,一身内力深厚,所杀江湖人士不知凡几,死在他们手中的还不乏一些高手,四大掌印太监之名由此而盛。

    那吴松能稳压这几人一头,更是坐在大内总管的位置上长达数十年之久,夏玲玲对其的武功,因此也就能揣度出七八分了。

    可这一坐再坐,一壶茶都喝完了,眼看着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去,夏玲玲却连吴松的人影都没看见,心头凭生几分烦躁。

    起身在屋子里走动起来,眼神时不时的瞄过那几个暗藏玄机的地方,一应准备都齐全了,就待吴松的到来,奈何这老混蛋他死活不入瓮啊。

    恐,迟则生变,但城内也没什么动静,没有下人来禀报她城中出了什么状况。

    两头都没有反应,这叫夏玲玲这个还没当几天的城主如何不急。

    突然,心中警兆顿生,夏玲玲抬起头来看着天花,下一瞬便听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不知我要的东西,城主大人可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备好了好了了。”

    声音在整个夏府上空响起,循环往复,久久不绝,偏生还寻不到声音的源头!

    参与此次行动的所有人,顿时使出浑身解数,寻声找了过去,然,尽管那声音是清清楚楚,众人还摸不到丝毫踪影。

    只这一手,高下立判。

    其实这一声还远不止于此,方圆一里地之内,皆能听见吴松这句话,以整个夏府为中心辐射开来。

    正街上巡逻的士兵驻足停下,于后院聊了一夜的刘裴二人,站起身来抬头望去,刚要出门的蒋枭云神情凝重,徐明摸了摸虫虫的后脑勺不动声色,在长街上走到一半的冷面男子当即转身

    守在城墙上的卫士,相视一眼,神情各不相同,有惶恐有惊讶也有想看热闹的。

    那夜城外之事,别人不知道,他们怎会不知,谁都不想成为那先死的一个。

    但也并无多少害怕,毕竟这么多人,谁都不相信自己会是那个倒霉蛋。

    对方大清早的嚎这一嗓子,于夏玲玲的威信脸面来说又是大损,可也没有办法。

    当下只得是高声应道:“早已准备妥当,还请吴总管下来一叙。”管他人在哪儿,先把其诓骗下来再说。

    一个‘叙’字才刚刚落下,夏玲玲定睛朝门前大院看去,不知何时那里已站着吴总管。

    “现在可以拿来了。”吴总管看着夏玲玲开口说道。

    嘴上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得一声炸响骤起,一时间来自于四面八方的攻击以铺天盖地之势,朝吴松袭来,未有丝毫停顿手软。

    或掌或拳,或刀或剑。

    速度最快的还当属夏玲玲一拳直取吴松心房,后者面容依旧平静,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夏玲玲的拳头堪堪停在了身前,被吴松张开的五根手指一把包住。

    力自丹田起,吴松整条右臂的衣袍都鼓胀起来,内力运至掌心,含而不吐,咔咔咔的声音响起,夏玲玲右手骨节被尽数捏断。

    脱手甩开夏玲玲,吴松身子飘摇一个后撤,恰似闲庭信步一般,闪开了分属上中下三个不同点的刀剑攻击。

    “一群乌合之众,也妄想伤到咱家,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声音不怒不愤,只是在平静的述说一个事实。

    开腔之时,吴松更是抬手挥袖间打出气势磅礴的一掌,崩飞了自头顶而来的长燕派一位长老。

    后者倒飞而出,翻身落在了屋顶之上,蹬蹬蹬的倒退数步,踩碎了无数瓦片,心口一甜,骇然望着吴松的背影,噗嗤一声,嘴中喷出一口血雾。

    “血煞掌!”长燕派长老嘴中惊呼一声,一把胡须上染着红星点点,此时方知这位大内总管练的是何武功。

    此掌法端的是歹毒异常,中掌者一身血气逆行,乃是当年邪魔司徒珏的独门武功。

    几大派倾力围剿,付出一定代价后,才将其灭杀,事后却没能找到这武功的秘籍,想不到今日竟能在吴松身上重现。

    此武修炼起来殊为不易,再观吴松刚才那一掌之威,不用想也至少是十五年以上功力,如此说来,吴松与邪魔司徒珏之间必有不浅联系。

    “不错,确是血煞掌,你们当初杀死司徒之后,就没发现他其实是个太监吗?”吴松冷眼看着对面,嘴里又说道:“司徒不过学了我这掌法五成而已,徒具歹毒之形,并无刚猛之能,殊不知血煞掌二者兼而有之。”

    那一年吴松还只是个东宫总管,便已在当今圣上,那时还不过是个太子的示意下,着意培植党羽高手,大内监在那时,便初具雏形。

    司徒珏其人,那时只是其中之一罢了,就扰乱的江湖不得安宁,也难怪之后的四大掌印太监有如此本事了。

    至于司徒珏为何成了江湖邪魔,又是很多年前的,另外一个故事了。

    那时的周阁老还是年轻,那时的小莲花山主持不过是个光头小和尚,那时的剑侠叶飞蝉正风流。

    那时的当今圣上还不过是个东宫太子,却已是三四十岁的人了,城府不可谓不深。

    只要活得久,熬到父皇归天之时,迟早有他登基的一天,而元御阁始建于太祖太宗皇帝,并算不得亲信,那时的太子便想着着手养一些‘自己人’了。

    也因此,大内监其实并不是一个凭空冒出来的东西,而是当今圣上着意培植了多年的成果。

    当年马踏江湖,元御阁明为主,实则削弱,大内监为辅,实则扬名,如此一来,接手消息网,立大内监便是必然了。

    有时候很难想象当年一个这样的太子,不过在皇位短短数年,就做出无数令后世跌破眼球的举动。

    历代皇帝,行至晚年,有昏庸之举者,不在少数,可犹如魏武帝这般前后变化如此之大者,唯其一人尔。

    或许当真是窝在东宫当太子的那几十年中,压抑的久了。

    后世学士,遍读史书,看魏武帝从孩提走到年老,每个时间段尽不相同,终其一生,是个相当复杂的人。

    看着吴松,夏玲玲神色一变再变,一息内力蕴养着骨头碎裂的右手,轻声吐出三字:“碎魂手。”

    这是夏玲玲从打探的消息中隅就知道的,可当真遇上了,依旧是招架不住,付出了一只手的惨痛代价。

    还幸得是她也算有些本事,否者就不是右手骨断裂那般简单了。

    换了别人得碎成渣,右手软的跟个面条似的,现在这般她还有把握将右手骨接上。

    不过交手这短短的几个瞬间来看,吴松先后便施展了血煞掌碎魂手等等武功,就连身法也不一般,所会武功多且精,非是一般难啃的骨头啊。

    往后又稍稍的退了两步,看着场间情况,那吴松左右开弓,无论是谁遇之即伤,不过轻重之别,真个犹如魔神一般,看的夏玲玲眼角不住的跳动。

    吴松一头须发晃动,前后两位朝着吴松夹击而来,分是回峰派和长燕派两边的长老,招式武功或有不同,但一身内力皆是八重楼的高手。

    前者不愧是回峰派长老,身法着实了得,阴而阳之,虚虚实实,犹若鬼魅幻影,后者长燕派长老,十二式飞燕手已然是炉火纯青。

    两人合击,终是对吴松造成了一些麻烦,三招之后,吴松衣服破烂。肋下脖颈之处横添几道伤口。

    “哈哈哈不过如此,不过如此。”

    即使受伤,吴松反倒是越加狂放,张嘴大声吼道:“暗器伤人,回峰派,飞燕手,长燕派。”

    “当年你等七帮十六派都不顶用,如今区区几位,又如何?当年没将你们这群余孽灭个一干二净,尔等不知苟且偷生,一帮乌合之众,还敢反抗朝廷。”

    “怎么,以为天下乱了?敢重开山门了?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啊,今儿正好将你等都处置了。”

    吴松说着双掌一合,一身沛然充盈的内力鼓荡开来,双掌捏拳一震,眨眼间地面龟裂开来。

    无论是明里暗里,十来人吐血倒飞而出,即使隐匿之能如回峰派这般,也难挡其锋芒分毫。

    其人内力之深厚,已是得以窥见十一重楼的大高手,习武至九为极,往后每上一重,便是一天,吴松自是远胜他们。

    先前被伤,不过皮毛,只是在宫里闷的久了,想再玩玩罢了。

    “哈哈哈,来,让咱家看看,还有谁?”吴松站在崩裂的碎石板中央,环顾四周,昂首立于天地之间,颇有几分舍我其谁的意味。

    突兀之间,这天地多了一道锋锐,那是一剑,一剑将整个被吴松笼罩的天地割开一线。

    只听一冰冷男声自门前响起:“剑阙山庄,苏巨芒。”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