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八十三章 小人物的手段

    “咳咳咳……”

    匍匐在宫中庭院的地面上,三皇子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声,脸前的地板上洒落斑斑血迹和一颗白色碎牙。

    一身锦衣华服沾了满地尘土,已变得凌乱污秽不堪。

    顾不得起身,也顾不得擦干净嘴角血迹,三皇子跪趴在地上,朝着门厅方向不住磕头,同时后背还微不可查的颤抖着。

    心情已然平复,太子殿下将碗中最后一块鱼肉吃进嘴中,细嚼慢咽的吃过饭后,擦了擦嘴。

    抬头看着垂手站在自己身前的两位大人,一位乃煌阳宫的长使,一乃仪使。

    “这假货,是二位大人什么时候找来的?”太子殿下平静的看着两人,轻声说道,平静之下有波涛。

    闻言左右两人霍然一惊,尤其是那位胡须花白的仪使,惊叫一声:“殿下。”

    “我俩可是什么也不知啊,就在殿下您到来之前,我俩都还以为是三皇子呢。”

    长使大人紧跟着又点头说道:“确是如此啊。”这两人在三皇子宫中为官,那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说起慌来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哦。不知。”太子殿下恍然点了点头。

    转而眼神落在两人脸上,“你二位与三弟朝夕相处,竟然到得如今都还没有发现异常,是不是太蠢了点?”

    “呃……”两人一时噎住,还是长使反应迅速,开口道:“是我等年老蠢笨,已不适合留在这煌阳宫中为官,稍后便会向皇上请辞,告老还乡。”

    今儿早朝的事情才刚刚过去,之后太子殿下便来了这宫中。

    所以二位大人还不知就在过去的两个时辰里,到底发生了如何巨大的变化。

    “父皇,两位大人就不用见了。”太子殿下缓缓摇了摇头。

    “煌阳宫发生如此惊变,堂堂大魏的三皇子在尔等的眼皮子底下,竟然都能被调换。苦了我三弟还不知被有心人如何利用,是死是活,两位大人还有何颜面见圣上!?”

    “既然两位说不知,好,姑且就当是不知,不是你俩在背后阴谋算计,那两位也摆脱不了这失察之罪。”

    语气逐渐拔高,太子殿下更是不给两人说话的机会。

    又道:“因尔等失察,导致三弟下落不明,随心所欲,至天家血脉不顾,终已酿成大祸,愧对当初父皇的信任,现免去二人长仪使之职,交由大内监查明事情真相。”

    一番话说完,两位大人一时还没能反应过来,只见齐闲已躬身应道:“遵命。”

    “我俩乃煌阳宫属官,殿下怕是没有这个权利。”长使说着看了齐闲一眼,心里已有了几分不好的预感。

    “啊,是了,二位大人还有所不知,父皇已令我暂理朝政。”说罢太子殿下也不再赘言,起身就朝外走去。

    齐闲看着两位大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两位,大内监有请。”

    望着齐闲的脸庞,两人此时才有了些害怕,大内监是什么地方,他两可不是不知。

    先前世人形容元御阁时,曾流传过这样一句话,进去是人,出来是鬼。而深居宫中的他两,更知道大内监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当初与三皇子议时,早就料到了会有今日一幕,但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早。

    看着齐闲的人,却好似从他身后看到了无穷无尽的深罗鬼域,一时间毛骨悚然,产生了浓浓的惧意。

    不管身后会发生什么,总之交给齐闲他放心,出了厅门,没两步便跨出了屋子。

    正看见那西贝货三皇子跪在地上,身前已满是血迹。

    听见脚步声,‘三皇子’抬起头来,只见其额头殷红一片,开口就道:“小的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按照吩咐来的,求殿下饶过小的一命呐。”

    说罢头又重重的磕了下去。

    虽然知道是个假货,但看着这张与三弟近乎一模一样的脸庞,如此跪在脚下磕头求饶的样子,太子心里仍旧感到了一丝快意。

    眨眼间回过神来,太子摇了摇头,悠悠叹息一声:“终究不是他啊。”以那个人的骄傲,宁死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走上前几步,太子殿下没有去问这个西北货是听的谁的安排,都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无需多问。

    而是直接站到了其身前,对方只能看着太子殿下的鞋尖。

    “抬起头来。”

    闻言‘三皇子’缓缓抬头,即使如此仰视,也只能看见太子殿下的下颌。

    “你姓什名谁?”太子殿下沉声问道。

    “小的黄丙,在家中行老三……”跪着的人一五一十的回答道,将来路等都说的一清二楚。

    “想活命?”殿下微微一笑。

    “想想想。”黄丙一个劲儿的点头。

    “说说,你除了这张脸以外还有什么用处。”

    盯着黄丙这张酷肖三弟的脸,太子殿下心头萌生了诸多想法。

    即使此人再无什么别的用处,他也会暂时放其一条生路。

    但没想到,黄丙接下来的一句话,竟带给了太子殿下惊喜。

    为了活命,黄丙想破了脑袋挖空了肚肠,什么上过学堂,会读书识字,追鸡撵狗的本事都说了出来,太子都只是摇头。

    最后实在是想不出了,黄丙才弱弱的低声一句:“小的……小的还会造假。”

    “造什么假?”太子眼神一亮,来了兴趣。

    “不瞒殿下,小的赖以谋生的手艺就是造假,印章字迹包括古玩玉器,都可。”不知道成与不成,说完之后黄丙便忐忑不安的看着太子殿下。

    “可堪一用,起来吧。”无论心里如何想,太子面上都十分平淡,在黄丙起来之后,才道:“待会儿去书房试试,就先仿个三弟的笔迹看看。”

    “好的好的。”

    二人说完,殿下在前,黄丙在后,等到了书房,拿起笔墨纸砚,模仿着写了一首三皇子的小诗,太子拿起纸张一瞧,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你能继续活着了。”

    “谢殿下不杀之恩,黄丙定当肝脑涂地,死而后已,鞠躬……”

    “打住,以后记住,少说些废话。”

    “诶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