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两百八十章 所为何事

    听了手下人对来的那个客人的一番描述,杜季的心里反而是更加没底了。

    什么一袭黑袍,还带个大兜帽,如此神秘,又是如此深夜造访,所来之人必定不一般。

    而且,所图不小,此刻杜季放慢了脚步脑子里各种想法急转,一时间将刘莽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

    那么这般重要的客人,爹他为什么一定要拉自己前去?

    像是原来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爹他都恨不得自己这个在他眼里不成器的儿子,离的远远的才好。

    思来想去,杜季也没能提前弄明白爹的心思,现在只能到了以后再说了。

    他现在盼只盼着爹他不要自误啊,夏玲玲那个女人可不是吃素的。

    不管来人所图的是什么,爹可一定要站住自己的立场。

    “到了,少爷。”杜季刚想好了该怎么做,手下人就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袖说道。

    “啊,好。”长出一口白气,大晚上的天可真冷。

    将少爷带到,那手下自然离开了。

    定了定心神,杜季敲响了屋门道:“爹,是孩儿。”

    “门未锁,进来吧。”

    门内响起杜大人的声音,杜如疑看着眼前这位已然揭开兜帽的男子轻声喊道。

    用力将门推开,屋内只掌了一盏小灯,光线略有些昏暗。

    先是一眼看到了父亲坐在书桌后的身影,杜季躬身抬手行礼道:“父亲。”

    “恩。”杜大人微微颔首,又一指前方那人说道:“来,季儿,见过三皇子殿下的来使。”

    话语刚刚说完,杜季悚然一惊,慢慢转回头去,就看见一个面容俊朗的男子朝其微微一笑。

    ……

    夜都过了一小半了,长街之上除了照例巡逻的卫队,没有什么多余的人。

    唯见一匹快马在疾驰,夏玲玲不敢耽搁,已然驾马转过了三条大道,远远的就见城门在望。

    突然从右侧的小巷子里闪出一个人影来,就那么挡在了大路中央,正拦在夏玲玲的去路上。

    律的一声勒马停住,马蹄高高跃起又重重落下,夏玲玲脸带三分怒意的问道:“拦我作甚?”

    路中央所站之人,一身文士儒衫,面带三分谦和,可不正是一直与夏小姐谈合作的杨审之吗。

    “小姐好生健忘,一趟镖一页纸,是咱们合作共赢的东西,真的如今来了消息,独自一人就往城外急奔。”

    杨审之面无丝毫惧意,摇头晃脑的跟吟诗似的又道:“也不通知一下咱们这些朋友,小姐不觉有违道义吗?”

    “事发突然,我已做好了安排,相信过不了多久宁易便会知会你们的。”夏玲玲依旧骑在马上,双手拉住缰绳,居高临下的说道。

    “好一个事发突然,好一个过不了多久,这多久是多久?”杨审之淡淡一笑,拦在马前分毫不让。

    “让开!我没空与你在这儿废话。”夏玲玲看着杨审之,眼神凌厉。

    “哈哈哈。”杨审之假笑几声,“想当初小姐你来与我们谈合作的时候可不是这个语气,可不是今夜这番做派。”

    言语之间,杨审之所提及的合作,自然是当初夏玲玲与回峰派密谋夺取大德郡一事。

    前任守备大人,若不是死在了他们回峰派的‘碧眼’之下,岂能走的如此悄无声息。

    “威胁我?”夏玲玲眼里带着寒芒,右手悄然松开缰绳,握成了拳头,一身气势含而不露,隐约犹如一头睡狮。

    眼见运力到了极点,夏玲玲刚要吐劲,杨审之霍然张开双臂,朗声便说道:

    “审之知小姐武功高强,内力深厚,非在下可以匹敌,但我回峰派亦不是无人,老祖宗留下来的‘碧眼青狐’也不是好看的摆设。”

    “行事之前,还万望小姐三思啊,莫要坏了你我之间如此好的盟友关系。”

    气势一点点的卸去,夏玲玲再次变得平静,面无表情的看着杨审之道:“你要如何?”

    不管今日的事情成与不成,她夏玲玲都把眼前这位记下了。

    听到夏玲玲问话,感受到气氛终于缓和了些,杨审之才暗自擦了一把冷汗。

    天知道刚才那一番对答,他从夏玲玲身上承受了怎样的压力。

    不由得想到,下次再有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打死他杨审之都不上了,谁爱来谁来。

    “在下愿随小姐一同出城。”杨审之拱手说道。

    其实刚才那些话,才是杨审之真正的目的,夏玲玲自视本事,已不把回峰派放在眼里,更和长燕派十分亲近,不是好事。

    借着今儿这件事的由头,刚好提出来说道说道。

    “你若跟的上我,便一起吧。”说罢,夏玲玲一挥鞭子,策马绕过继续狂奔而去。

    “谢小姐宽恕在下失礼之罪,轻功身法正是我回峰派看家的本事。”

    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声音还在马后,直到一句话全部说完,杨审之已经傍在了马匹右侧。

    双脚在地上都踩出了幻影,迎面而来的风吹的他发丝舞动,脸上还笑容自若的说道。

    “莫要谢的太早了,若是由于你这一耽搁,城外的事情出了什么差池,回峰派不会有什么,你可就得小心小心自己的脑袋了。”

    看也不看身边,夏玲玲言语冰冷。可以听出其话语里的决绝,若真出了什么意外,定会取杨审之小命。

    “小姐说笑了。”杨审之目视前方,已然城门在望。

    同样的夏玲玲也看到了城墙,看到了竟然大开的城门,心头煞是疑惑。

    却听杨审之用着欠揍的语气,继续说道:“为了不耽搁这件大事,我派已早有人拿着小姐姐您给的令牌,出城而去了。”

    “算算时间,如果顺利的话,现在应该也已经差不多拿下了。”

    杨审之一句话刚刚说完,夏玲玲再绷不住脸色,扭头正对上杨审之的笑脸,气极反笑道:“好,你杨审之真有本事啊。”

    “你拦我就为了拖延时间?”

    “是小姐不讲道义在先。”杨审之没有正面回答。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夏玲玲不再言语,犹如一阵风般的冲出了城门。

    远远的已经能看见,远处河岸上码头前,星星点点的火把还在燃烧,喊杀劈砍的声音如旧。

    面上一喜,夏玲玲嘴角微微上扬,轻声道:“好像不太顺利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