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七十九章 所来何人

    人未至,声先到。

    这声音可是耳熟,眨眼间徐明就见门口已出现一男子,可不正是白日来投宿的那位怪人嘛。

    “客官真是让我好等啊。”徐明嘴上说着,上下打量了男子一番,发现后者与离开时并无什么区别。

    就像是出门郊游赏雪去了才回来一般。

    把男子让进屋后,徐明继续将客栈大门关上,又封住门板,问道:“客官的事情可办妥了?”

    男子径直走到桌边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碗茶水,喝干了之后才摇了摇头说道:“没呢,不太顺利。”

    一想到先前的事情,他便下意识的皱眉,看来这事情是真难办。

    “哦?那岂不是明儿还去?”徐明检查门彻底关严实了,走回来说着。

    “明儿不去了,顿上个一两天再说吧。”说着男子又倒了一碗水。

    这劣等的茶水,周家小少爷喝不习惯,男子倒是甘之如饴。

    “行吧,时辰也不早了,客官就早些休息了吧。”徐明说着也不管男子做什么,继续走到柜台后翻看着账本。

    虫虫向来比较听话,天一黑就犯困,自己躺床上就能睡着,也不会哭闹,让徐明省了不少心。

    “恩。”古怪男子站起身来,噔噔噔的朝楼上走去。

    抬头看着男子上楼而去的背影,徐明眼神一动喊道:“客官你既然不走,不必出门还背个包袱,也不嫌麻烦,放在我这客栈安全的。”

    “哈哈,不碍事,习惯了,我不嫌麻烦。”男子淡然一笑,说着又紧了紧背后包袱,继续往楼上走去。

    夜里本就寂静,两人一番谈话全被依在门后的裴姑娘听了去,眼珠子透过门缝,盯在那怪人的包袱上就挪不动目光了。

    神偷门的人都是昼伏夜出,再加上他们独门的功法是在夜里睡觉时修炼,所以一到晚上就精神头十足。

    本来就睡不着觉,裴姑娘心思又活泛,刚要出门去后院转转,就听到了外间的动静。

    凭借她敏锐的直觉,她能发现那男子的包袱里一定有古怪,说不定就装了什么值钱的宝贝。

    转而又想起那男子一身朴素的打扮,也不像是有钱的样子,再加上还找了这么一家客栈,难道是为了掩人耳目?

    应该是了,反正成天的闷在这客栈里,她都闲的心慌了。

    实在是按耐不住心中好奇,裴姑娘打算找个机会,翻开那人的包袱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对方如此谨慎。

    眼咕噜一转,心中有了计较,今夜不是个好时候,待明儿再说。

    看着男子上楼之后,徐明想了想也知道刘元正在关键时刻,与告知他男子回来一事相比较,自然是武道突破更加重要,因此他还是没有去打扰刘元。

    待在客栈这么多天,徐明没有刻意的去观察打探刘元的情况。

    但刚才刘元突然魔怔了,嘴里还念念有词的模样,他是能看明白的,明显是顿悟的征兆啊。

    顿悟,一般来说,多是些滞留某一境界多年,或者某门武功琢磨不明白,日思夜想,连做梦都在想着练武的事情才有顿悟的可能。

    不过像后面这种情况,除了可能顿悟以外,更大的可能杏是走火入魔。

    想他徐明活了这么多年,顿悟也就只有过一次而已,可遇不可求。

    其实倒也不是说顿悟多么的了得,如果一路都势如破竹,领悟力极高的人,是不需要顿悟的。

    像他徐明的话,勉勉强强算是不需要顿悟的那种人吧。

    火急火燎的回了屋子以后,刘元迅速盘膝坐下,怕的就是那股感觉断了。

    山刀第四式,峰回路转!

    闭上双目,刘元开始细细的感受起来,右手作刀不由自主的比划起来。

    快了,他能够清晰的把握住,距离他彻底领悟这一式,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且不说今夜这一间小小的客栈内四个人,各怀心思。

    却说夏玲玲在深夜之中得到码头的消息之后,迅速派人去通知守备宁易,自己当即动身离府,骑上快马于长街上一路纵驰。

    那刺客和刀的事情,都暂时搁浅了,也就是说暂时摸不着鬼面的来路。

    一想到这事,夏玲玲便恨不得将杜季暴打一顿,然而也于事无补。

    明明眼看着那卖刀的就在眼前,还能给放跑了,叫夏玲玲如何不怒。

    那日事后,已然将杜季骂了个狗血喷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杜大少爷长这么大没受过窝囊气,尤其还是在一个女人手底下。

    可能怎么办呢,挨骂他也只能受着,本还想着翻身,现在变成了将功折罪。

    至今当日那刘莽的府上,杜大少主安插了三波人,连番蹲点。

    只要那人一现身,立即通知他,并且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其捉拿。

    可惜的是守株待兔没有用了,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刘府门前的雪都堆了二尺厚了,人毛都未见一根。

    最关键的是,如此大力度的全城搜捕之下,那人包括那个女刺客,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没了半点踪迹。

    就是这个事情把杜季给愁的啊,茶不思饭不想。

    这不最近出了个天下第一客栈,在城中吵的是沸沸扬扬,要换了往常,杜季早去凑这热闹了,可现在是一点心情也没有。

    夜已经深了,杜季将睡未睡,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砰砰砰的敲打他的房门,嘴里还喊着少爷少爷,霍然一惊,从床上坐了起来。

    果真是有人敲门,鞋也不穿的就下了地跑去将门打开,看着屋外男子道:“咋样,可是有了大饼脸汉子的消息了?”

    “不是。”手下人尴尬的笑笑。

    “混账,不是你跑来敲什么门,还敲的这么急。”

    “是老爷吩咐的,他在前堂会客,吩咐小的无论如何也要把少爷你叫去。”下人语气里还带着些委屈的说道。

    “哦?爹?”杜季闻言迅速去穿好衣服,再次出门来道:“走着。”

    一路上杜季满腹疑问,小声问道:“怎样,可看清楚了,爹他会的是什么客?”

    下人皱着眉头回忆着,缓缓摇了摇头:“不清楚,那人穿着一袭黑袍,整个头都藏在兜帽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