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七十二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四条规矩看罢,场面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众人相视一眼,很快整个大堂便一片哗然。

    先前徐掌柜虽然也提了一些要求,可毕竟记得不清楚,说的少,此刻就不一样了,那木板上的四条规矩无论哪一条放到其他酒楼客栈去,都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和客人的不满,最后的结果便是那些店的生意会一落千丈。

    当然,这四条规矩加一起搁在这天下第一客栈,也达到了这个效果,甚至尤有过之,就是不知这最后的结果是不是一样了。

    同样的将规矩看完,周少爷瞠目结舌,又啧啧感叹起来,刘元比他还能胡闹,当下扭头看着刘元道:“这就是你闷了好几天才出锅的一盘好菜?”

    “是啊,还不错吧。”刘元面带笑意的点了点头,周少爷能看出来刘元不是假笑。

    紧跟着又听刘元对自己说道:“咋样,你再帮我想想还有没什么要添的规矩,有没有什么遗漏。”

    “你自己想吧,我算是服了你了。”周向文苦笑着摇头,不想掺和他这破事。

    还得亏是堂子里吵闹喧嚣,两人的谈话没被客人听见,否则还不知听到刘元那句话的客人们,会不会骂他无耻。

    说到这儿,周向文突然又想起了,拉住刘元道:“可别忘了,当初答应我的,分我一成收益。”

    “客栈的今天有您一份功劳,忘不了。”刘元点头应道,说的也是实话。转而眼珠一动又笑道:“怎么,不觉得我这规矩夸张了,还有信心赚钱呢?”

    “拉倒吧,我这是尽量找补会一点损失。”周向文撇了撇嘴。

    “不会让你失望的。”刘元自信说完,走到前边儿去招呼客人了,因为他看到了谢尔冬,一个今日不得不招呼的客人。

    其实周向文心里不是这么想的,望着那块写着四条规矩的木板,他再次陷入了沉思,心头暗道,难不成当真是不疯魔不成活?

    刘元如此动作,只有两个结果,要不衰败,要不便是抗住了这番压力,就会一飞冲天,周向文更相信是后者。

    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谢尔冬先是惊,跟着便哑然失笑,不由得想到到底是年轻人,有点成就便忘乎所以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一直处在客栈二楼的裴姑娘并没有进屋,而是默默看着大堂发生的一切,在吃过了刘元的七香水煮鱼之后,她也不得不承认那是真好。

    刚想着下次要不要软硬兼施,让姓刘的做些别的菜给他,眼神一亮便在人群中看到了谢尔冬。

    她与郑东西虽同是这一任神偷门的红尘历练,但两人却完全不一样,郑东西太随杏了,但她可是发誓,这次历练要做出一番成就后才回师门的。

    同时,比郑东西晚一步下山的她还领了师门的命令。

    一路行来,天下大乱,正合裴姑娘的意,西南道势力盘根错节,甘济道形势错综复杂都不是好去处,最终选择了在刚独立的大德郡落脚。

    怎么说大德郡新任守备能够自立,那称得上是一方枭雄,若是让这样的地盘乱起来,幕后主使还是她,也算是干出一点成就了。

    刚开始下手目标不能选的太强,装扮成鬼面的模样,刺杀谢尔冬这位副手,应该就能达到目的了。

    这才有了当日茶舍的刺杀一幕,谁知道效果比她预想的要好太多,即使人没真死。

    可乱是真的乱起来了,也乱的太过了,甚至于她险些都有生命危险,当时刚脱身就有人跟踪,她不是没察觉,还好以她的轻功身法顺利逃掉了。

    之后的事情发展和变化更是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她堂堂一个神偷门的红尘历练,竟和一客栈的厨子合作了。

    更关键的是,这位厨子貌似与他们神偷门还颇有几分渊源

    “谢大人。”刘元走到谢尔冬身边,行了一礼说道。

    “刘兄弟生意做得红火啊。”谢尔冬笑着道了一声喜,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看在周少爷的面子上,礼数也得到位。

    “往后还要承蒙谢大人照顾。”刘元谦逊道,其实就算没有裴姑娘那一档子事,谢尔冬在他眼里也已经是个死人了。

    双方都是反贼,大德郡是必争之地,即使不是,大德郡也不会放过身处腹地的柴听山,两边必有一战。

    而谢尔冬身为大德郡内一个还算是重要的角色,又没多么出众的本事,不存在招降的必要,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至于在这一战中会输,刘元倒是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

    刚要再说些什么,大堂渐渐安静下来,有位宴会来过的富商看着刘元大声问道:“不知何谓贵客,怎么才能成为天下第一客栈的贵客?”

    很明显,这个问题也是大家最关心的,视线纷纷投注到了刘元的身上。

    微微一笑,“简单。”刘元刚要再说些什么,手心的吊坠霍然震动了一下,震的他心头一慌

    树欲静而风不止,漫天的雪花有了越下越大的趋势。

    窦岐初朝夏象走去的这短短一段距离,肩头便落满了雪花,一头飞舞的黑发也沾了白花点点。

    他很清楚自己那一剑的威力,交手一招,也十分了解对方的地狱封刀诀又练到了什么地步。

    再加上占了兵刃上的优势,那壮汉是个什么下场,出剑的那一刻便已经注定。

    码头之上人多又杂,取了人头之后得赶紧离开,窦岐初加快了几分步伐。

    眼看着就快要接近那人了,一阵喊杀声竟突然从右后方的码头上响起。

    蓦然回身望去,一个接一个的,原本寻常的工人百姓不知从哪儿抽出了兵刃,满脸凶悍的挥刀就朝窦岐初冲了上来,人群大有咏来越多的趋势。

    凝神看了两个眨眼的时间,悄然将剑插回了背后的剑鞘,双脚一跺,毫不停留的直接开溜。

    至于什么小莲花山余孽的人头,暂且寄存在对方脖子上吧,下次再来取。

    这一场突然的行动,是李真调动的,在冒然改变小姐的行动和救夏象一命之间,他选了后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