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六十九章 叮

    才不过几天的时间过去,这间小客栈竟然就有了这么大的动作,天下第一的名头都敢用上了。

    在场的哪个不是在商行摸爬滚打多年的老资历,深谙低调积蓄厚积薄发的好处,换了他们当中任何一人,是断然做不出如此事情的。

    “啧啧,当真是后生可畏啊。”一人抬头望着匾额,感叹出声。

    “狂妄。”另有旁观者好不避讳的沉声说道。

    “哈哈,老赵你过了,我反倒是觉得掌柜的和那厨子有些想法。”

    “反正和咱们没多大关系,便不知城中其余几家酒楼是怎么的想的,越来越有意思了。”最开始那人饶有兴趣的又说道。

    不管是利是弊端,总之这匾额是按照刘元的吩咐给换上了,这事儿呢,是当初就定下的,徐明也没有多说什么,当下继续招呼着客人进屋落座。

    待人进了屋之后,葫同巷空了些许,谢尔冬总算是挤了进来,你要说单单是人还好,关键这些个老爷们谁不是坐轿来的。

    当初周少爷举办的那个宴席,谢尔冬自也受到了邀请,周的目的就是为了解释清楚那日的误会。

    但那几天谢尔冬忙的焦头烂额,便谢绝了。结果没想到啊,那天之后这小客栈出名了。

    吹嘘的那些个吃食是天上少有地上绝无,谢尔冬好奇之下,今儿就来了,顺便还有些关于刺客的事情,要问问客栈的人。

    却说周小少爷第一个进客栈,客栈里早有了个男子坐在桌边,模样十分陌生,上次来也不曾见过。

    一旁还蹲了个娃娃,这男孩他倒是认识,是徐掌柜的儿子。

    “刘元住哪屋?”

    估摸着那男子是客人,所以周少爷笑呵呵的朝那男孩问道。

    不知虫虫是不是看着地上的蚂蚁正玩的出神,丝毫没有抬头理会他周少爷的意思。

    后者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刚要出口再问,那陌生男子却是扭头看了他一眼说道:“那姓刘的住在后院,后院就一个屋,过去就看到了。”

    “多谢。”周少爷抱拳说着朝后院走去,临走之前稍稍有些诧异的看了那陌生男子一眼。

    本以为是个客人,现在看来应该是徐掌柜新招的伙计。

    没再多想,推开转角一扇矮小的木门,周少爷踏进后院。

    瞅见有外人来了,刘窜风朝其打了一个不太友好的响鼻。

    “哟,这驴儿神俊啊。”饶是周向文见多识广,在看到刘窜风的第一瞬间也赞叹出声。

    当下也不急着去屋里,站在木栅栏外,细细打量起这头驴来,向来中意马的他,难得的对驴也起了兴趣。

    一时技痒,竟然翻过护栏,想要骑上这驴试试。

    结果也不知是不是刘窜风察觉了对方的目的,一点儿面子不给,嘶鸣一声,一蹄子就踹了过去。

    地方狭窄,刚刚翻身落地的周少爷想躲已是来不及。

    心里也不慌,想到他自己这么多天来,在冷面师父手下学的拳法也不是白练了的,看准了一拳就挥了出去。

    待在屋里正琢磨着落叶诀的刘元,突然听到屋外响起哎哟一声惨呼,忙推开屋门走出去。

    双目往右一瞅,赶巧就看见周少爷摸着屁股一瘸一拐的从马厩里站了起来。

    再看刘窜风一双眼笑的跟月牙似的,露出一口大板牙,脚下还刨着土。

    隐隐的刘元已经能猜到几分,当下忙往走进马厩,将周少爷从里扶了出来,顺手还拍了刘窜风脑袋一下。

    “周少爷你这是?”出了马厩之后,刘元好奇的问道。

    “别说了,被你家驴踢了。”周向文揉着屁股,没好气的说道,这话怎么听怎么像周少爷在自己骂自己。

    看对方这模样,刘元想笑又怕对方尴尬,死死咬着牙,强忍住,可笑意还是从眼睛里流露出来。

    “行了,要笑就笑吧。”周少爷挥了挥手。

    乐呵两声,刘元转而问道:“您怎么想着翻马厩里去了。”

    “看你这是一匹好驴,就想试试。”周少爷说着,又回忆起了刚才的情况。

    那一拳打出,没起到应该有的作用啊,他没有怀疑师父藏私,也没觉得是拳法不行,只觉得应该是他自己没学到家。

    一时间有些泄气,看来他真不是习武这块料啊,等回了小院,还得再请教请教师父。

    “哈哈,驴脾气嘛,暴躁了点儿,您多担待。”没忍住,刘元又笑了两声。

    “担待担待,我还犯不着与一头驴置气。”周少爷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话间两人已走进屋里。

    屋子不大,两人分左右落座,刘元注意看着周少爷只欠了半个屁股在椅子上,不由得又乐了。

    “听徐掌柜说你有事找我。”

    聊到正事,刘元敛容端坐点了点头问道:“不知周少爷可方便告知我,是谁在找那买刀的人?”

    言毕,整个屋子都静了几分,周少爷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元眼睛

    还以为只是个码头上的黑势力,小角色罢了,没想到还抓到了一条大鱼。

    会地狱封刀诀的,只有可能是小莲花山的弟子,这刀法绝没有外传的可能。

    取通缉榜上之人的头前,先拿了这小莲花山余孽的头来作为开门红,窦歧初心里这般想着,面对这自上而下的一刀,丝毫不躲。

    更是先其一步,腾身而起,左手高举手中长剑迎了上去,一身白衣裹挟着满地风雪。

    假如夏象这兜头一刀是出闸猛虎,以大德大威之势要关上地狱大门,镇封恶鬼,窦岐初这便是缥缈出尘的风雪一剑,好似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剑势比夏象速度更快三分,只听得叮的一声,剑尖一点毫芒便点在了对方宽厚大刀的刃上。

    身周两丈有余,漫天的风雪为之一静。

    这一瞬,两人都凝滞在半空,四目相对,好似有电花闪过。

    不愧是以刚猛著称的刀法,窦岐初承力的左手手肘一弯,稍稍往后一收,落地一步。

    夏象倒飞而出,一双大脚板重重的踩在泥地上。

    横刀在身前,双眼微眯,刚要抬刀再上,咔咔——

    细微的声音响起,正对着夏象的刀面上现出两道裂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