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六十八章 天下第一(4000)

    当真是风水轮流转,原先他看不起王八拳,现在轮到他和王八大战一场。

    听见徐明远去的脚步声,稍稍喘息了几声,刘元平息下来,双目盯着地板上的甲鱼,再次摇了摇头露出一丝苦笑。

    起先他不是没想过这箱子里装的应该是甲鱼,可这黑影端的是如此厉害,任他想破脑袋也没想到这玩意儿会是甲鱼啊。

    什么样的甲鱼,有这样的本事?

    难不成,当初那大河帮的王八拳,就是眼瞅着这样式的甲鱼得到了启发,从而琢磨出来的?

    还当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当初的他看不起大河帮的王八拳,现在轮到他被一头王八给揍了。

    越想越觉得有意思,不由得一个人笑出了声来,刘元呼出一口气,走上前几步,站到那甲鱼边蹲下身来。

    此时这甲鱼四脚朝天一动不动,就跟死了一样,可刘元知道其还活的好好的,毕竟头上一双眼就这么看着他。

    戳了戳甲鱼的肚皮,后者四个腿一缩,果真还活着。

    “强!”

    刘元感叹出声,经他那样折磨了一顿之后,这甲鱼都还活泛着,估摸着是打累了正躺地上休息呢。

    伸手将其翻了过来,看着它的王八壳,正如小册上所记载的那般,有八个鳞,围在一起像朵莲花。

    不过现在倒是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丝毫看不出先前那凶悍的模样。

    刘元总算是想明白了,刚才他觉得十分坚硬的部分,是一腿踢在了这硬壳上,难怪疼的他龇牙咧嘴。

    又打量了这甲鱼几眼,发现比一般的甲鱼个头要大上不少,有他两个手掌大了。

    甚至是皮肉上还多生了一层护甲样的东西,如此也就不奇怪它为何如此抗揍了。

    看着这只甲鱼,刘元心思变换,眼神一亮,突然又萌生了一些别的想法,如此坚硬凶悍的甲鱼,杀了之后取其材,壳甲等物,当能冶炼一把好刀!

    凭他自然没有这个炼刀的本事,但如今风云变换,相信距离剑阙山庄重开之日亦不远矣,到时候可带着材料上门求取一把宝刀。

    既然如此,这甲鱼肯定是不能用来做汤了,因此刘元顺手又将其丢进了木箱子里,把盖子给盖上。

    先前是他打开盖子之后,这甲鱼才冲出来袭击,想来这箱子关上后,它是跑不出来的。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刘元还是问了舱舱,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再不管它。

    转而视线又落在了那一箱子‘姜’上,这般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明显不靠谱,可不敢做给外面那些人喝,自然也不能用了。

    看来这甲参汤,只能用现有的一般材料代替了,叹息一声,刘元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走出门去。

    外面那些人多半不是冲着吃饭来的,或为了名或是利,有周家小少爷陪着,聊些生意上的合作,也不觉得怎么饿。

    可待厨房里的饭香飘出来后,所有人的抑制不住的将目光投向了厨房的方向。

    几大撑场面的主菜都由刘元烹饪,其余的边角配菜则是徐明来料理。

    后者能开这么间客栈又当掌柜又是伙计还兼着厨子,做饭自然是会的,而且这些天里他看着刘元做七香水煮鱼,他的厨艺也提高了不少。

    一些小菜的火候掌握的是越发到位,三荤两素,凉热均匀,做起来是得心应手。

    若说这点香味,外间大堂的客人,大德郡的头面人物还忍得住,等到刘元的七香水煮鱼起锅,他们无一不是瞪大了眼睛。

    碍于面子没有说些什么,但从眼神里已经流露出了渴望,更是吞咽着唾沫。

    悄然看着这一切,周向文也不点破,只是暗自好笑,虽然他此刻也饿的咕咕叫了,鲜有人能抵挡得住七香水煮鱼的诱惑。

    菜式陆续上桌,正是徐明所做的那些菜式,问到了刚才那样的香味,几人相互客气一番后便迫不及待的动手夹菜。

    可待每个菜都尝过一遍之后,众人无不是露出些失望的神色,虽说这些菜也是不错,但闻过了先前的香味,心里的预期过高了。

    环视一圈几人的反应,周向文并不着急,继续说着别的,他攒这么一个局,可不只是为了给这间小客栈积累名气,还有别的目的。

    如今大德郡造反自立,面对朝廷的围剿是迟早的事情,他家老爷子身为郡守的左膀右臂,没有丝毫退路。

    到时候朝廷一旦功成,周家只有满门抄斩这一个结局。

    所以,周家的实力越强越好,能依靠的,对他们能起到帮助的,还是大德郡这么多年来都看屹立不倒的望族。

    东西不能全放在一个篮子里,只靠夏家是没有用的。

    西岭夏家的老窝还是在西南道,到时大德郡失陷,夏玲玲一拍屁股走人,回了西南道,他们呢?

    思来想去,如今的大德郡就是夏家的一个窟罢了,狡兔三窟的窟,牺牲的还不是他们这些人。

    看似一天不着四六,吊儿郎当的周少爷,心里还是揣着不少事情。

    他如此不遗余力的帮助刘元,一来是这人对脾气,二来是也不忍如此好菜蒙尘,三来,是为了他自己。

    客栈的事情,于他是相辅相成,再加上之前通风报信的事情,卖了刘元一个人情,很不错。

    既然是夏玲玲要找的人,那就不能让夏玲玲太轻松了。嘴角轻轻一笑,周向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过不多时,刘元亲自端着一个大木托盘走了出来,盘上放着一个圆碗,十分完整,已经是找遍客栈最好的一个碗了。

    来都来了,这些人也不挑剔什么用具了,没看人周少爷都用的那么开心。

    对众人笑了笑,刘元托盘往正中间一搁,在众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猛的一下揭开了盖子。

    热气腾腾的白烟四散开来,伴随着足足七种香味,不出预料,这道传遍整个晴川的名菜没有让一个人失望。

    看着这些人尝了一块鱼片之后,满脸都是那夸张的表情,各种丰富,周小少爷的心里那就一个乐呵。

    不过没乐多久,周向文便迅速拿起筷子,因为这些人吃过一片之后,再也绷不住矜持,迅速又朝那大碗里夹去。

    之后刘元又接连上了滑蛋豆腐和鲜香卤煮,还聊什么生意啊,这些人吃的是完全停不下来,一筷子又接一筷子。

    酒过三巡,菜至五味,正酣之时,刘元又端来了最后一道重头戏——甲参汤。

    这玩意儿是第一次做,但刘元凭借做了那么多菜的领悟力,已然做的有模有样。

    比他做七香水煮鱼的功力稍次一些,但这会儿众人大鱼大肉的吃了这么些,赶巧缺的就是这道汤。

    那一口汤下去,感觉整个灵魂都要升华了,从喉暖到了胃,整个身子都热乎起来,这大冬天的,别提有多舒爽了。

    搞了一辈子杂货农具的郑大户,什么酒楼没吃过,可就今儿这一口汤下去,他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仰着脖子,望着破破旧旧的客栈二楼,发出了一句令周向文捧腹大笑的感叹:“白活咯,前半辈子都白活了。”

    话听起来有些夸张,但身周这些人竟然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显然十分认同郑大户的话。

    衣食住行,人生四大享受,在衣住和行上,他们这些人已经没法再有多少提升了,本以为‘食’之一字上也就这样了。

    谁知今儿长了见识,天底下的食物竟然还能如此美味,不由得对客栈包括周向文都刮目相看了几分。

    众人吃的开心,周向文这个请客的人面上也有光啊,心里越高兴了几分。

    趁着兴奋劲儿,周向文提起了那对联的事情。之后客栈又掀一波高潮,终于到了他们这些个文人墨客有所展示的时候了。

    这事就简单了,最终由周向文拍了板决定下来。

    一场宴会结束,周向文答应之后会由城中书法大家亲自书写对联,作为礼物送来客栈。

    站在稍显狭窄破旧的客栈门口,众人来客栈前后的心情看法已完全变了过来。

    望着客栈下立着的那个年轻人,都仿佛看到了一个大德郡新贵富商的冉冉升起。

    有周家在背后撑腰,要不了多久了。

    临走之前,有相当一部分人对刘元表达了一番善意,并且答应在周少爷来送对联的时候,一并送上礼物,恭贺这间小客栈焕发第二春。

    笑着将这些客人一一送走,待人去楼空之后,刘元望着这条蜿蜒的葫同小路,怔怔出神。

    客栈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比他预想的还要快上几分,很多事情是他事先没有想到的。

    其中自然也包括,城中居然会有人因为那把刀,将他和鬼面联系起来,并且找起了他和刘莽的踪迹。

    客栈的名气越大,是好事,但也有弊端,便是他越容易暴露出自己。

    待今日的事情传开,迟早会吸引到那位杜家少爷过来,亦或是别的,当初在三禾楼见过他面容的人。

    可壮大客栈又是他不得不干的一件事,前后一联系,此刻的他无异于踩着滚轮在独木桥上行走,稍不注意就是个跌下山崖的结局。

    心情有些沉重,当然脸上还是和徐明笑笑,不想被对方看出什么。

    独自回到自己的小屋之后,刘元才沉吟起来。他现在需要确定的一件事,便是到底是谁在背后找他。

    仔细回忆当初在三禾楼见过他那把刀的人,杜季的嫌疑最大,之后嘛,突然刘元脑海里浮现出那位叫做玲玲的女子的身影。

    “难不成是她?”刘元忍不住呢喃一声。

    杜季如果要报复,当时或者第二天就会动手了,这女人的嫌疑也相当大啊,假如这女人还在城中的话。

    仔细思索了一炷香的时间,刘元能想到的最后办法,只有一个,便是杀。

    只要当日在三禾楼见过他和这把刀同时出现的人都死了,自然就没有暴露的风险了。

    不过话说回来,对方不一定是因为想到了鬼面才要找他,如果不是这个目的,就杀了这些人,太过了。

    看来还需要求助到周少爷的头上啊,周少爷或许会知道对方找他的目的是什么。

    而且,别人都好,杜季死了后的影响太大,也不一定就是件好事,多半还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想来想去,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最重要啊,不论什么时候,这都是第一要务,当下在屋里又修炼起来。

    转眼间就到了周少爷送书法的那一天,这几日功夫,葫同巷这间小客栈的事情就像长了翅膀一般迅速传开。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家客栈,好奇之下还是来了不少的人,但因为一些原因,得到徐明的同意之后,这几日刘元都在客栈外挂起了打烊的木牌。

    直到当初约定好的送礼的日子到来,才将牌子摘下,一直偏僻的葫同巷再次热闹起来。

    也就是听说了这一天,谢尔冬在离开了守备府之后,才朝着葫同巷的方向走来。

    当初看不上的客栈,如今摇身一变,反倒是成了整个大德郡都闻名的地方了。

    “徐掌柜的,真是恭喜了。”郑大户来的算早,在门外就抱拳拱手说道,差人上前递上了礼盒。

    “好好,感激不尽。”徐明笑的都快合不拢嘴了,虫虫也牵着大黄陪在一旁,洋溢着喜气

    “徐掌柜的”

    随着日头逼近正午,来的人越来越多,葫同巷再次被塞了个满满当当。

    “周家小少爷周向文到,送上书法大家柳上青的手书对联一副!”陪着周少爷同来的六子,远远的就喊了起来。

    手底下养了那一帮子闲人,这个时候体会到用处了,周少爷颇有几分自得。

    命人将对联挂起来,却发现原先的匾额上竟罩了一块黑布,也不知是何用,懒得理会,而是看着徐明问道:“怎的没见刘元?”

    “在里屋,等候着周少爷呢。”徐明悄声说道。

    看着周少爷进屋而去,大德郡内的头面人物也来的差不多了,徐明踏步走出客栈,转过身来抬头望着被黑布包裹住的匾额。

    轻叹一声,手里拽着根绳索用力一拉,黑布滑的一声落下,露出内里匾额真容。

    “天下第一客栈。”不知是谁第一个惊呼出声,接二连三的惊叹声便响了起来,这名头忒大了点。

    当初刘元所想的,要在最是风光的时候,高挂他天下第一客栈的匾额,实现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