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六十五章 热闹

    背后长剑自动出鞘,凌厉的锋芒以那一线倾泻而出,断掉的木棍落在地上,切口光滑平整。

    更是余势不减,无形的气势扩散开来,七个人嘴里接连响起一声声的惊呼,向后倒飞而出。

    一剑出鞘,窦岐初便知道是什么结果,压根看也不看背后,长剑飞出持在手中,握紧手中长剑,旋身一剑便刺了出去。

    前后几个反应,不过眨眼之间完成,到这一剑刺来之时,夏象的双拳都还未至。

    双掌一合,堪堪在长剑刺到咽喉之前夹住,窦岐初分毫不让,劲力一吐,剑芒绽放出白色毫光,霎时间破开夏象双掌防御,一滴滴鲜红血液落入泥土。

    “接刀!”不远处不知是谁吼了一声,一把宽厚的长刀便凌空朝着夏象飞来。

    两人同时眼神向上看着刀,夏象并没有泳起,反倒是一拳朝窦岐初轰出,这一拳不似刚才,使上了十分力。

    在空中发起一声爆响,待对面那白衣男子如他预料的那般抽身后退后,夏象这才一跃而起,探手将刀一把抓在手中。

    其实要说挡,刚才那一拳窦岐初至少有四种办法能拦下,甚至不给对方丝毫拿刀的机会,但既然对方是使刀的,不给对方刀,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右手攥紧刀把,雄壮的身躯还在半空中,夏象凌空倒劈一刀,直朝着窦岐初而来。

    刀势刚猛,速度快极,气压直将两边的雪地劈的分裂开来,一身白衣的窦岐初立在刀下,一头黑发飞扬,眼中精光四射。

    这是,小莲花山,地狱封刀诀!

    又是几天的时间过去,城中的事情没有丝毫进展,不仅那个女刺客没了踪影,更是连本来找到人的刘莽也消失不见,仿佛这两人是同时人间蒸发了一般。

    正因为如此,夏玲玲雷霆大怒,首当其冲的便是宁易,连守备大人都被数落的狗血淋头,身为当事人的谢尔冬自然没能逃过,他又被宁易好生痛骂一顿。

    走出守备府,谢尔冬简直是满腹的委屈不能言说,他才是最大的受害人啊,现在又成了最大的背锅人。

    好在宁易念及旧情,又给了他一次机会,宽限十日,如果十日之后,还不能有所进展,便只能降职了。

    值得一提的是,有关那刀和那买卖双方的事情,也告诉了谢尔冬,这几件事,只要有一件能有所进展,便可放其一马。

    走在长街之上,心里想着事情,越想心里边就越发的堵得慌,谢尔冬气的一脚踹了出去,踢飞了路边一个石块。

    想了想,谢尔冬朝着葫同巷走去。

    如今的葫同巷可是今非昔比了,只要一想到那日的境况,谢尔冬脸上仍旧会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就这几天,先前的事情不算,整个大德郡最热闹的事情,莫过于葫同巷那间名不见经传的小客栈了。

    先有周家小少爷周向文在客栈内大宴宾客,能参与宴席的无不是城中有些名望的富商和高官子弟。

    紧跟着更是开出五十两银子的天价,只为求一副对联,适合贴在客栈正门的那种,此举一经传开,好些个文人又蜂拥而至。

    说起来大多数的文人即使喜钱,也会假清高一番,不至于让如此多的人趋之若鹜,并且五十两银子说多是多,但也不至于特别多。

    但不知为何周少爷这事被传的甚嚣尘上,整个大德郡城内知晓此事的人不知凡几。

    即使没那个想法的平头老百姓也好凑个热闹不是,密切的关注着这件事,更有人那是早早的就候在葫同巷外。

    这叫什么,这叫名啊,只要谁的对联能夺得第一,不仅是会在他们文人之间流传,还能被老百姓们争相传颂。

    而且看周少爷这架势,是要力捧这间客栈,将来这客栈说不准就能发展成堪比城中那几大名楼的存在。

    他们的对联能贴在这样的客栈门前,那是多好的机会,开客栈的,迎来送往有多少人?那是想不出名都难呐。

    若说区区小利这些文人假装清高还能把持的住,但为了这个名,那是彻底的疯狂了。

    面上依旧保持着一点文人的矜持,相互之前闲聊起来,都说对这件事不是太感兴趣,脚上却是半点不肯落后于人。

    甚至偷偷在家里写好的对联都扔了五六张了,就怕差人一筹。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依旧破旧的小客栈,灰不溜丢的门槛都快被踏平了,只那葫同巷口子前落的红丝软轿便不止五顶。

    其余的什么高头大马,流苏珍珠轿等,更是将狭窄弯曲的葫同巷填了个水泄不通。

    一个个锦衣貂裘的富商头戴圆绒毡帽,一个个腰悬香囊或者玉佩的书生文人,一个个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纷纷走进了这间连听都没听说过的客栈。

    大堂的桌凳早就被刘元与徐明二人腾空,换了张大圆桌,可即使如此也依旧显得无比寒酸。

    就在这些人进来之后,倒还产生几分蓬荜生辉的感觉。

    无论是谁,对这间小破客栈的印象都好不了,进来之后都或多或少的皱了皱眉。

    起先还觉得这客栈能发展成几大名楼的,来了之后都打消了这个念头。

    再一想,反正也是给周小少爷给周家面子,至于客栈如何反倒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既然客栈都这样了,几人对客栈的菜式也更是没什么好期待的,说到底他们这些人什么没吃过?

    至此,一切的情况都在刘元徐明和周少爷的预料之中,包括其中几富商的小声闲聊,或明或暗的透出一点对客栈的鄙夷,他们也都听在耳里。

    但是他们一点也不担心,并且都对后面的事情信心十足。

    周向文早早的就在客栈内了,此刻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招呼着宾客落座,脸上没有半点,觉得身处这样的客栈掉价跌份的意思。

    大堂一片祥和,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后厨却是十分热闹,毕竟刘元还从未准备过这样大的一桌宴席,有些手忙脚乱也正常。

    “茄子,来来快点,对对,就是那个,诶,让你洗个茄子这么慢,再把那鱼丢过来让你丢个鱼,你要砸死我啊”刘元噼里啪啦的嘴就跟连珠箭似的,吩咐着一男子做事。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在城隍庙内易容过后的裴姑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