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六十三章 雪地娇阳(第三更)

    他怎么来了?许统领心下暗自疑惑。由于身上揣着那丹药的缘故,更是多想了些。

    可就是思前想后,眉头紧锁最终也还是那个问题,他怎么来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太清山上给他留下过极深印象的,那位元御阁最年轻的玄级御使——窦岐初。

    然而此人他认识是认识,却并不熟悉,即使是当初在太清山上的时候,两人的交流也不多。

    只是交流些关于天子行宫的事宜,后来他见过这位窦御使出手捉拿江湖余孽的风姿,一手剑术端的是了得。

    不过是内力四重楼的境界,使出的凌月剑法,让他这个五重楼的高手都胆寒。况且还是左手剑,这才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这么长时间过去,实力应该又有精进。

    说起来左手剑窦岐初的名号也算是小有名气,在江湖上也不是没人知晓。

    例如当初鸡鸣山那些贼寇便认得,只是许统领久在太清山,这才不知。

    身为太清山长羽军的统领,对方应该也认识他,暂时还没想清楚对方的目的,避免被认出来,许青良还是往手下身后躲了躲。

    十分不巧的是,就是这个时候,窦岐初好似感受到了目光一般,侧脸看了过来,一眼看到了许统领躲闪的半张脸。

    叫许青良猜对了,即使窦岐初只看见半张脸,也一眼认出了他是谁。

    当下窦岐初脑子里闪过了与许统领同样的问题,他怎么离开太清山了?莫不是擅离职守,还是皇上有调令?若是皇上有调令的话,是为了什么?

    想了几个瞬间,窦岐初都没有头绪,也不再多想,毕竟事不关己,他来是另有任务在身,是为了取几个通缉榜上的江湖余孽的人头。

    临行之前,窦岐初没多问,古大人为什么知道大德郡这边会有那些人出没,他只需要做就好了,别的事情并没有兴趣。

    这一叶孤舟漂的速度不慢,两人又是相向而行,转眼间两艘船便已然是背道而驰相去甚远。

    彻底的远离了那窦岐初之后,许青良才坐了回去。

    差不多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后,这艘船彻底的抵达了对岸,直至登上河岸后,他才彻底放下心来,这一路也算是风平浪静了。

    望着漫长官道,大喊一声:“走!”

    闻言几个手下两两共骑一匹,六个人快马加鞭的就朝皇都而去。

    此去皇都还有段不短的距离,去一个小镇的客栈里,吃饱喝足又喂饱了马匹之后,几个人才再次上路。

    长路漫漫,几个人疾行了不过一个时辰之后,转过一个弯角,许青良突然双目一瞪,惊的立即勒马嘴里大呼一声:“你这女人,走在官道中央不要命了吗?!”

    高头大马人立而起,两条马前腿抬的老高,扬起一阵灰尘与烈风,吹的马前女子衣服与头发齐飞。

    站在马头下,女子身形不高,五官柔美,神色却是平静,好似刚才的一切都未发生一般。

    居高临下,看对方没有丝毫反应,统领大人暗骂一声:“罢了,原来是个傻子。”

    没道理和个脑子有问题的人计较,说罢‘架’的一声,拉住缰绳绕过女子就要继续往前。

    结果一连策马几次,马匹竟然都纹丝未动,啪的一声,又是一鞭子甩在马屁股上,胯下棕马疾嘶一声,却依旧未能挪动分毫。

    这次许统领当真是奇怪了,扭头朝身后看去,就见几个手下都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自己,准确的说是看着他的马。

    顺着目光,许青良朝下看去,只见先前那女人依旧站在马下没有离开,更是伸出柔嫩右手抓了他胯下马匹的一只前蹄?

    使劲眨了眨眼,许统领确保自己没有看错后,脸上露出了和几个手下一样的表情。

    就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人,如此简单轻易的,只是把手放了上去,便让他的马匹不能移动分毫,该死!真是见鬼!

    心里一连骂了好几声,紧跟着许青良的脸色便格外的凝重起来,除了对方是个高手以外再没有别的解释了。

    “敢问阁下想干什么?”许青良压着嗓音问道,同时已经摆好了防御姿态。

    那女人不答,却身如鬼魅一般的向上倒飞起来,一脚便朝许青良胸口踹去,同时嘴上说道:“不做什么,借你马一用。”

    好像真的就只是想把许青良踹下去借个马一般,这一脚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力道。

    但许青良哪里会信,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情?突然冒出个女的就是个高手,还说是借马。

    就是借马,他也不可能,他如今正赶时间。而且宁肯杀错,也不能大意,万一这女人目的就是抢丹呢?

    当下面对这软绵无力的一脚,许青良运起了浑身八分力,腾身而起,一拳就朝女人的鞋底轰去,自然还留了两分力作为后手。

    看见对方的反击,女人原本平静的脸色变了,变的凌厉。

    原本还软绵的一腿顿时犹如钢鞭一般,浑厚的内力直接发出了炸响,速度更快了,绷直的脚尖比对方的拳头先一步不说,更是绕过了拳头,点在了徐青良的胸口。

    只听波的一声轻响,似那水滴落进湖面,又似一个气泡被戳破。

    看似刚猛的一脚,竟然没有将许统领一脚踢飞。

    预想的事情没有出现,几个手下脸上一喜,刚要拍手叫好等着看那女人被自家大人一拳锤飞,下一瞬,笑意便凝固在了脸上。

    只见以那女人鞋尖为点,许青良的胸膛直接炸开,血肉模糊。

    哇的一声,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许青良满脸痛苦的垂直向下落在了地上,双膝一软跪了下去,疼的他脸部扭曲的连眼睛都看不见了。

    虽然没有倒飞而出,但这所受之伤比飞出去还要重三倍不止。

    堂堂内力五重天的统领大人,竟在这女人手底没走过一招,更是连那女人的衣角都没碰到,便身受重伤没了再战之力。

    这女人是谁?

    如今这个江湖,有谁有如此本事,还正巧被他们给撞见?真是倒了血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