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六十二章 有那孤舟自北来

    对于入城这件事情,许青良压根儿连考虑都不考虑,直接来到了码头前。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这一路行来,到今天,都没有遇到丝毫意外,可能真是他们这身打扮起了作用。

    然而现在站在这河岸边,许青良双目环视,密切的关注着周围情况,心里疑惑渐生。

    左边码头前穿着宽松大裤,卷起裤脚半身厚衣,正在卸货的男子,男子西北方向一个扛包的男人,再右边一个坐在木箱上与旁人闲聊的男人,其前方站着个壮汉,一头短发加络腮胡还背着把大刀。

    诸如此类的这些人让许青良皱起了眉头,凭借他多年从军,直至统领的这些个年头培养的直觉和敏锐的洞察力来看,这些人都十分可疑。

    绝对不是普通的平头老百姓,或者什么码头工人,往来的商人,虽然他们掩饰的很好,但许青良依旧隐隐觉得这些人是假扮的。

    仿佛,仿佛就像是刻意的在等候着什么。

    刚想到这儿,许青良的脸色都变了几分,他们还能等什么?无非不就是想夺他的丹药!越想脸色便越是难看。

    “大人。”身后一人上前,贴近了许青良小声唤道,后者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恩,说。”许青良微微颔首,双眼依旧看着前方。

    “咱们是不是应该上船了?”察觉到自家大人脸上的神色不对,他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话语问完,大人却是不答,那手下心里又泛起嘀咕。

    走还是不走?上了船渡到河上,再想跑可就更难了。他虽然实力不错,内力算深厚,但要想靠游的,横渡仁河,也是办不到。

    又或者,是他多疑了呢,一手牵着马,一边又继续打量起那些人来,现在再看过去,刚才在他眼里可疑的那些人又变的正常起来。

    或许真的是他多疑了吧,细细想来,楚山主练成丹药一事,只有山主与他知道,没道理再告诉旁人,所以这消息不可能被外传了出去。

    如此想来,许青良又稍稍放松了些,脸上的神情变的正常,既然来都来了,便赶紧坐船离开吧。

    脑子里转过数个念头,许青良刚要踏步往前找艘正要离开的渡船,就见先前看见的那个背刀络腮胡大汉朝他走来,顿时又警惕起来。

    “兄台,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还在几步开外,夏象便对着许统领瓮声喊了起来。

    被小姐派到码头上来,目的是为了让夏象严密注视码头上的动静。

    一些特征夏玲玲也都已经告诉了夏象,此刻正是看眼前这人有些奇怪,夏象才走上前来问道。

    之前这几位牵马的男人一到,夏象便注意到了,毕竟那几匹马还是不错的。

    再一看,几人身无长物的模样,不值得多留心,本来都不打算理会了,结果领头人的表现又引起了夏象的注意。

    “啊,我们几位要坐船过河,正不知该选什么船好。”许统领未多做思考,直接回答道。

    待汉子离的近了,许青良隐隐能感觉到对方也是个练家子,背后那大刀不是摆设,心里越加警惕了几分,码头上的这些人果然奇怪。

    “不知,是否赶时间?”夏象一边问着,暗自打量眼前几位。

    “对,是赶的急。”许青良点头应道。

    闻言夏象点了点头,转头就朝一个方向大声的吆喝起来:“老五,来生意了,六位。”说完,许青良就看头前码头左边,一个中年汉子回应了一句。

    “好了,有空位,兄台去吧。”夏象微微一笑,往那个方向一指。

    “诶,劳烦了。”答应一声,许统领带着五人牵马走去。由于几人牵着马,夏象指给他们几位的还是一艘大船。

    但也放不下这么多马,迫不得已只能就在码头前,折价卖给了一个行商,乐的那人跟捡了宝似的。

    望着那几人上船的背影,夏象想了想还是没有什么动作,这几人虽然有一点奇怪,但也看不出什么。

    首先小姐就说过了,那些人必定是从水上来的,而这几位骑马走的陆路,连方向都不对,也没什么好怀疑的了。

    当下摇了摇头不再理会,走去先前的位置,继续安排着别的事情。

    彻底上了船之后,看着码头逐渐远去,许青良的一颗心才总算是落回了肚里。

    只要过了河,彻底的进入圣天道地界,这颗丹药便出不了任何问题了。

    心情一好,看这涛涛河水上的白白雪花也美起来了。

    索杏在船板上坐了下来,长出一口气,想说些什么又说不出口,有时他还真羡慕那些京城有名的文人骚客,可吟诗一首直抒胸臆。

    哪像他这样的大老粗,顶多能说出真美二字,心思一起,许青良转眼看着自己几个手下问道:“来来来,趁着无趣,谁能形容下现在这一番雪景?”

    几人听的一愣,大人这又是抽的哪门子风。

    “就你了,孙胜,你来。”统领大人依稀记得这小子从军之前,是在乡里学堂读过些诗书的。

    “诶。”被点名了,孙胜没有办法,硬着头皮道:“这雪下得真美。”

    貌似比自己也强不到哪儿去啊,统领大人有些失望,但眼神还是鼓励的看着孙胜又道:“语气情感淤强烈些。”

    “啊!这雪下得真他娘的美。”

    说完船上好几个人都噗嗤一声大笑起来,偏生这孙胜还一脸得意的看着统领大人道:“咋样大人,我这语气够不够强烈了?”

    “”定定的看着孙胜,许青良简直后悔多嘴叫他来说,平白的坏了心情。

    又过去小半个时辰,众人说笑着,这船便已经快渡过三分之一了。

    渐渐的船上都没了谈话声,许是河水看的腻歪了,众人也累了,多数人开始闭目休息。

    许青良肯定是睡不着的,即使是在河上,即使是到现在,他也依旧分出几分心神警惕着周围。

    正四处观望着,便看见背后圣天道的方向漂来一叶孤舟。

    舟头上笔直的站着一白袍男子,几缕黑发在寒风中飘飞,其上落了点点白雪,背后一把玉柄长剑。

    此情此景,整个人真如神仙中人一般,飘逸离尘。

    但许统领不是惊诧于此人的的气质,而是此人他认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